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1376|回复: 4

[正史] #黑澜线#《海之音》 [复制链接]

尼恩格兰骑士

战斗力⑨⑨的精锐

Rank: 5

难度
所在地
星芒圣域
携带金
2608 GP
活跃度
19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352 TP
存在感
260 BP

剑E 理魔法A 生物学C 野外生存 占星学 动物驯养 水性 演唱S

发表于 2015-3-14 23:32: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莉蔻 于 2015-3-18 22:39 编辑



  海的声音是怎么样的呢?
    如果说大海是温柔可爱清新自然的,但它却又有着能摧毁如此多生命的海啸,为什么呢?
    如果询问大海这个问题,它又会用什么样的声音回答我的提问呢?
   
    莉蔻闭上眼,仿佛自己漂浮在四周被水所悬空的大海之中。波浪时而激烈,时而温柔。就象是喜怒无常的人的感情。她想起来了,在小时也有过这份感觉,遥远却又象不太遥远的记忆。看似清晰而又实际模糊的印象。   
    虽然我无法回答准确答案,答案实际也要很多的不同。莉蔻在内心认真地说道:“不过我会选择那个最温暖人心的答案……那便是我的答案。”
    那便是海之音。

-------------------------------------------

一 清晨的迎击.救援

  “那一天我们必须作出行动。不能停歇。”——抵达晓光的尼恩格兰方救援队某成员

---------------------------------------

  10月27日清晨,天阴。晓光城海螺湖。

    薄雾在海边蔓延,灰暗的天仿佛映衬着这三天来灾区的愁苦。西边海岸刮来的冷凛秋风,刮在落叶满地的暗青色的湖边残剩的林木枝干间,抖落了最后的一部分叶片,发出了犹如谁在低哭之音。这里是晓光城本次受灾最严重的核心区域。经过了两日的抢救,虽然也清理了不少地方,然而其余大量倒塌区域依然存在有幸存者或者是未知状况的可能。对于拯救每一个幸存生命而言,现在可谓是争分夺秒。因为大部分居民撤离了戒严区,所以此刻的清晨湖岸边是相对寂静的。

    然而,突如其来的魔兽的呼啸声以及不远处骑士们的喊叫声,划过了清晨之雾。
    莉蔻.罗奥斯,咬紧牙,很认真地注视着面前的状况——从清晨两点开始,搜集及防备工作了整整一夜未眠的尼恩格兰骑士分队已有点疲劳,但在这时,却于他们面前出现了从废墟的积水中冒出的魔兽。现在在莉蔻面前的,就有两头巨型魔岩蛙。两米高的身躯,岩石般的皮肤,平常隐藏居住在海岸边的这种魔物不常出现在城市周边。然而受到海浪冲击而随之冲到城里废墟下的它们,给予救援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在挖开一堆废墙时,这两个魔物就冒了出来。而闻讯赶来防御的正是尼恩格兰的支援骑士们。

    其中一只魔岩蛙显然在冲上岸时大腿受了伤,因此不能借助其擅长的跃跳来展开攻击。而另一只则活跃依然,每下蹦跳都能跃出数米之远,被之强有力的脚踩踢一下便会有如被钢锤用力捶打一样。而那只不能跳动的则利用弹出的长舌,展开有如强鞭般的抽击。被抽打的地方即使是墙壁也会被瞬间戳穿一个洞。如果打到了人的身体,那就是致命的。

    不过此刻两只魔岩蛙的攻击都被无型的一面盾挡下了!那是一面看不见的盾之墙,而且那个盾还会跟随着身后那些骑士们转移,永远保护在他们的暴露危险的身前。而盾后的尼恩格兰骑士运好术式,给手中剑刃枪刀附上了雷殛+的效果,奋而出击的时刻盾瞬间解除,然后骑士们的攻击便在这间隙打到魔物的身上。

    队友们合力打倒了一只魔岩蛙,而那挣扎着的魔岩蛙临死前还吐出最后一击的长舌攻击。危险时刻那术式护盾依然出色地出现在队友们身前,恰到其位地又挡下了这一击。

    “莉蔻,干得漂亮!”带领着尼恩格兰骑士的尤菲娅队长在刺倒了最后一只魔岩蛙后说道:“时间和角度把握完全没有缝隙给魔物任何机会,而且面对强硬的攻击也丝毫没有崩裂。目标移动中也不会停顿下来,你的护盾术式真是相当出色啊。”

    队友们也对保护着大家作掩护的莉蔻表示了称赞。对于新加入骑士团,尤其是和前来支援的很多队友还没合作过的莉蔻来说,这确实不容易——她平常在团里可是出了名不可靠的冒失鬼。

   忙碌着把干掉的两头魔岩蛙尸体清理后,尼恩格兰的骑士们已经忙碌劳累得个个面容疲倦双眼发红。

  自从在三天前,晓光海啸灾害发生之后,来自各地的救援队伍陆续准备及出发前来协助。由尼恩格兰骑士团所组织的队伍在昨天早晨到达。中队长尤菲娅迅速地让队员们投入到被委派的协助海螺湖及中区的巡逻任务中去。这个地区是灾害的核心区域,情况复杂且艰巨。被委以重托后,他们就几乎没再怎么睡过,顶多是稍为轮班休息个一两小时打个盹。

   “好吧,我们也该和晓光的人换换班了,忙了那么久,你们需要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了。”尤菲娅队长说。不过队伍里的骑士们还是坚持要趁这黄金救援时间多干点事,争取时间。“不休息是无法好好干的。那这样吧,我们分两队轮着班再休息一下好了。”

    莉蔻虽然也觉得非常困倦,但精神上却是很积极的,她在旁说:“我还可以,莉蔻可以继续去协助救援。”“好,那你别勉强,如果不行了就要早点说,好好去休息知道吗?”队长说完,莉蔻马上答:“是的!队长!我会努力!”于是接下来,她就跟随着继续留下工作的队伍,向着未清理区域而去。

    一边清理救援,一边留意防御隐藏在废墟里还未被发现的随海浪冲上的魔物。队伍因此而格外紧张而及疲累。

    利用着弦力术式的帮助,莉蔻把很多瓦石推起,一处处,一个个楼房细心地协助着。她也清楚了解自己不擅长体力活,所以都只是在旁用术式协力。当辛苦挖开大片瓦石却发生牺牲者的遗体,那份伤心会让在场的人略略沉默,然后一起简短祈祷,在通知其他处理人员后,便又得投身新的一处地方发掘。及而也会遇到偶然发现的生还者时,大家会禁不住大声欢呼,然后又紧张地把受伤的人谨慎地拉出来。遇到那些被困其中一时脱身不得的清醒者,则要鼓励对方不要放弃,不要慌张。如果对方还是些孩子之类,这时莉蔻就会展露她的歌喉,来上点温柔的歌声,安慰哭泣的孩子冷静下来。

    忙忙碌碌中,莉蔻感觉自己也在尽着自己能做好的那部分,欣慰地笑了。

……………………………………………………………………………………………………

二 事起突然.诀择

“要是所有人类面对困难都只是踌躇不前,那人类又怎么能发展到如此这般的壮大?”--阿古泰德·罗奥斯(莉蔻的祖父)

------------------------------- 

  10月27日下午,天阴。
    天色格外的浓暗,天边泛黄,云带也呈现出撕裂状。“也许晚上就会有雨。”莉蔻看着天色,预言着。她看天色的知识还是相当丰富的。不过她没有主动跟其他人谈起过这个。
  忙碌完应该也到极限了,莉蔻终于被安排轮换下来,到安置点睡上一会。由于放松下来,莉蔻这才有了观看天色的想法。不过在抬头看天时,她不知道自己拐入了另一条和其他一起回去休息的队友不同的岔道。

  这边街道的房屋损坏没有湖边区域那么触目惊心。但是不少也已开裂或者局部窗或屋顶崩裂掉下。这里算是戒严区的外面,因此偶然会看到些赶回来收拾东西的人。这里感觉也相对安全和平静很多。
  地面有些地方还有浅浅的水洼。  

  踏过水洼时,莉蔻很认真小心,她可不想再摔一次。

  忽然她听到了低沉的喊叫声。在那拐角位,有一所房子的一角歪塌了下来。屋顶的一角正好压在一个在屋下的人的双脚。那个人是位十五六岁的金发少年。少年双目紧闭,发出呻吟。而在他身边,一个黑发的十三四岁年纪的朝灵少年奴仆正蹲下在那里喊着:“少爷,少爷!”显得手足无措。

  莉蔻忙走上前:“需要帮忙吗?发生什么了?”边说边俯身检查。那个朝灵少年象是掉水里找到了救命稻草,忙对莉蔻恳求说:“骑士大人快帮帮忙,我家少爷腿压断了。怎么办!”莉蔻沉着地问:“发生了什么?”那个仆人少年颤抖着声音:“少爷带着我回来家里收拾物品,然而地板的洞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然后房子的顶就被掀塌了!”莉蔻:“奇怪的东西?等等,我先帮你把少爷救出来。你能动吗?可以去帮忙喊医护人员来吗?”可是那个仆人好象很紧张,也可能不敢离开少爷,只是一个劲地摇头。
  划出弦力的术式,莉蔻不作催促仆人喊人帮忙。她先尝试着自己把压在那个被压少年身上的砖石移开。然而她立即感觉到术式的不如平常自然稳定——脑海里想到了之前老师的提醒。

  理魔法教学里有一个重要的教育,就是关于避免或者如何减少被朝灵的封魔干扰的机会的问题。“如果那些人在你旁边,你的水平发挥就不如平常,这时是最容易出意外的。”

  此时倒是救人要紧,莉蔻不作多想,努力把石头一个个移走。少年的双脚露出了,莉蔻正准备弯身去拉出那少年时,忽然感觉到被一个黑影笼罩。

  在背后的塌废房子里,忽然闪出一段青色的反射着金属般银灰色的钳子。随即一只庞大的蟹型魔物打横从阴影中闪了出来。浑身散发出一阵淡淡的白色的水雾气。对魔物知识丰富的莉蔻立即明白这是一只魔化寄居蟹,而其亚种是铠蟹系的——寄居魔铠蟹。巨大的右钳,上密布尖刺,粗大而结实,恍如一个大型攻城锤,比人的身体还长。左钳则细如人手。身体有一层青色的反射着金属银灰光泽的象是骑士盔甲般的蟹壳。背后是一个岩石般的巨大螺壳。

  铠蟹系的寄居魔蟹活跃的地区是海滩和接近水域的岩洞或海边深谷。在晓光地区曾也颇多,只是在多年的清除后蓝减以内已很稀见。这些家伙会寻找船或海边房子作寄生的壳,所以威胁颇大。其本身防御能力又高,弱点乃是关节缝隙和呼吸的腮位。其余部分几乎是结实无比的盔甲,附魔后的武器也未必能轻易砍穿刺破。而且魔物的钳实在是恐武有力,寻常的防御方式也很难招架。

  莉蔻脑海里闪过这些魔物知识,然而实际上她也只是一个转念。这蟹的速度比想象的敏捷快速多了。看似笨重的身驱转眼来到跟前,巨大的钳毫不留情就砸向莉蔻及她身旁的两个少年。

  莉蔻现在的选择不多,她可以利用弦力马上跳开闪过这一击——可是这么一来身旁的少年就凶多吉少。而她此刻选择的是另一个——以非常快速的手法划出了护盾术式。

  护盾是莉蔻所有术式里最纯熟精通的一个。因为经常摔倒的冒失特性,她为免自己受伤过多,从学习理魔法起,就特别注重修练这个术式。在双脚的鞋子内衬中各镶嵌上一枚珍贵的附有护盾术式的祈理石,以加速术式启动的快速。加上她的天分和修炼,可以说她的护盾术式使用不仅仅维持力度强,而且启动异常的快。甚至已达到本能般的境界。

  此刻以右手的祈理石为发动点,张开的护盾护在了三人的面前,正好挡下了那有力的一击。然而在承受此击的时候,莉蔻感觉到这次术式的发动明显的吃力——那是因为背后的朝灵少年吧?因为他的存在,估计自己的魔力频率降低了不少。尽管现在还能运起术式,可是明显效果大不如前。

  魔蟹一击被挡,毫不迟疑,又是第二下敲落,间隙非常的快。莉蔻没有退缩,只能用力维持魔力减弱化后的护盾去抵御。一击两击,三击!莉蔻感觉到自己的能力被减弱得太多了,并且清晰地预感到这盾能维持的时间和能抵抗的程度也快不够了。身后的少年的呻吟,还有朝灵仆从吓得无法动弹后的颤抖的喊叫声。

  莉蔻想到以前自己好象也曾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都青府的一位老师这么对自己说道过:“你太不爱惜自己了。明明有更好的选择,却只为了些所谓的原因而放弃了更合理的,这样是会让自己和身旁的人都一起陷入困境的。”

  老师,可是……

  我还是不太懂。事情不是很简单吗?我只能选择一个的话……
  莉蔻这样想着时,双眼瞬间看到的,是无型的盾的破碎,然后自己手上维持着的术式的感觉也消失了。

  所以人们才叫你笨蛋吧。

  在盾碎掉的空隙,莉蔻依然有瞬间跑开的机会。然而她就是这样一个笨蛋,所以她完全没有跑开……双手展开护在了少年们的面前。当然她也来不及切换用其他减弱了魔力频率后的术式了。

  魔蟹的巨钳从下向上挥起……

  莉蔻纤巧的身体仿佛被狂风从半空吹落的小鸟,断翅坠落般,被这一击扫飞出去,直跌出六七米远。在地上翻滚了好一阵,才撞到一面墙边停下。鲜血从她的口里渗出,而她双目紧闭——晕死过去了。

  在她倒下后,追寻她而返回来的队友的声音,还有随后与魔蟹战斗的声音,她都听不清了。

……………………………………………………………………………………………………

三 恍惚之间.梦之声

“傍晚那声声海浪啊,不是在为谁低唱,而是在告诉你,记忆与珍惜。”——吟游诗人卡雷泽.贝索

------------------

    这是一种飘浮在海中的感觉。四周看起来仿佛是透明蓝色,但是颜色变幻着,仿佛阳光透过水面照入海中。
    不知何时,飘荡在四周的点点音符。我和着唱起来,唱不完整,却能唱出各种单独的音符。
    很久以前,我也有过这样的感觉。当在水里分不清方向时,正是那些光亮启示了我。于是我能找回返回水面的方向。
    从海里来,回海里去。好象有什么人曾这么唱过。
    大海有母亲的感觉,就象人还在母亲怀抱里。不过人为什么最后还是要离开了母亲怀抱呢?

    在我向海问出这个问题时,我听到了那些音符串连起来了。
    头顶的光越来越亮。我知道我得游回去。
    四周的音符连成一首歌,让我轻轻和着。没有歌词的歌,却包含了所有我此刻所想到的词。

    我想此刻我是在微笑着的。

    在都青府时,同学喊我笨豆蔻。他们也对我说:“你啊,连我们在嘲笑你的叫法,你也微笑接受的吧?就不能生气地拒绝一下吗?” 我想起我在听到这句话时,忽然闪过脑海的,是大海的画面。漂浮在海中,你会感觉到四周没有方向般,旋转旋转。这会带来恐慌吗?不,我却感觉这是种自由。你可以感受到所有方向的力量。无论你希望触摸哪个方向,都是自由的。如果说飞翔也是一份自由,应该和这也很象吧?所以在感受到大海后,我感觉同学们的话如果放入海中去聆听,也只是音符之一吧?不管用意如何,都被大海所包容,溶化在那无比宽厚的海之世界中。

    如果再细想,星空的七重天是不是也如海般深邃呢?
    比如从手杖开始,把那些星光作为音符去聆听。宝书作为结束和新的开始。记录着真实之书,这些一切一切,都化作音符,那么,也是一片被音符包围的海了吧?

    所以如果这么看来,我们一直是在海之中啊。即使在阿泽兰的土地上。每个人看作一个音符,这片大地看作大海,也是可以的。唯一的区别……

    是我们缺乏如在水中的自由漂浮吧?

    但是也正因为失去了漂浮时的自由,我们才能判断出方向——
    头顶阳光所照来的是天空,脚踏实在的是大地。

    不需要彷徨地寻找光从哪来,然后奋力向上。

    因为光一定会在头顶照来,让我们安心踏路吧。

    为什么突然又会这样地胡思乱想发散着想起来呢?如果认真想想,不是没有任何意义么?我想起来,和我在水里记忆很近的那时,或者说我从水里回来后,便开始了这样的心情。不时地会想些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

    然后给一个理由。一个温暖的理由。

    那现在我又在想什么呢?我是谁?为什么不愿意回去呢?

    我啊,我叫莉蔻。是的,总会给朋友们添麻烦,给队长添乱的莉蔻。他们怎么想我不知道,可是我放不下他们。因为他们愿意告诉我他们的想法,而我,什么时候才能告诉他们,我的想法呢?

    所以,还是回去吧。也许没有人会细心去聆听我所唱的,但是我愿意细心地聆听他们。而且我也希望……

    唱给他们听,关于大海的,歌……



四 蓝天之晨.海之音

“大海并不残酷也不温柔,它甚至不会告诉你它是谁。能告诉我们大海是怎么样的,其实是我们的双眼和内心。”——莉蔻.罗奥斯

----------------------------

    在恍惚间,醒转过来的莉蔻,张开眼便看到窗外灿烂的晨光。
    这里是中区东侧的安置治疗点,她正躺在病床上。右手的上臂传来疼痛的撕裂感,此外肩膀位置好象是骨折了。不过随着用术式的自我治愈,这些皮肉伤应该很快就能消除吧。

    身旁是一群包扎着的病人,有男有女有老人有孩子。不过此刻他们不少人都注视着自己。
    “姐姐唱得很好听。”有个小男孩包折着头,却咧开缺了门牙的嘴对莉蔻微笑。

  此刻在身旁一位躺在病床的少年对莉蔻说:“骑士姐姐,你刚才昏睡中却在哼着一首歌呢。虽然听不清歌词,但是旋律真的很动听。”他脸红红的:“此外,我得谢谢姐姐!是你把我救下来的。”莉蔻想起来了,这个少年不就是被压断腿的那位吗?莉蔻于是问道:“对啊,你们就是那两位少年!另外你的那位仆从少年他怎么样了?”莉蔻追问。少年摇头微笑:“我家那位仆人他没有事,他也被救了。而且正因为他,我才被姐姐你发现的,所以真正来说,他也救了我啊。“

    少年递上一个海螺:“姐姐,这个是我让我家仆人找来给你的礼物。我没有什么能表达感谢。而我家仆人不敢再在你面前出现,他说是他连累了姐姐受伤的。不过他用心找来了这个呢。”

    这不是个普通海螺,是个深海的海螺,颜色是翠绿色和黑色交杂的,相当罕见。这个海螺估计也是随着海浪冲到城里的。海螺被认真清洗过,还绑上了一根红色细绳,可以挂起来。

    “这礼物我很喜欢呢,非常非常的。”莉蔻很高兴,发自内心的。她把海螺拿近耳边,然后闭上眼陶醉地听着什么,接着把螺递给少年:“你也试试?放在耳边,能听到海的声音呢。”少年:“真的吗?”将信将疑地放到耳边,然后很兴奋地:“真的呢!这……太神奇了,是魔法吗?”莉蔻也让旁边一些小病人试试,然后说道:“海之声是不是很动听?”
     “可是,我们现在很怕海!大海把家都毁了!”有孩子说道。

    “大海并不残酷也不温柔,它甚至不会告诉你它是谁。能告诉我们大海是怎么样的,其实是我们的双眼和内心。它确实很可怕,但是如果只是害怕它,我们就没有办法再去直视它了。而我们,还需要直视它,重建家园吧?”莉蔻边说着,边唱起了一首歌——

    大海是什么?
    我问了妈妈。
    妈妈说海鸥知道。
    我问了海鸥,
    海鸥说:“那是啊~
    划过大地后的惊涛!
    我害怕,
    但是我不畏惧!
    我依然翱翔,
    自由的海面是我的家!
   
    我又问了海岩,
    海岩说:”那是啊~
    划过波浪的淘天,
    我害怕,
    但是我不畏惧,
    我依然坚守在海边。
    因为这是我的家乡。


    我去问大海
    大海说:
    你能听懂我的声音吗?
    我对大海说
    他们说得对吗?
    大海说:
    我也不知道我是谁啊
    有时我很安稳平静,
    带来美丽风景
    海鲜和船运!
    有时我又很暴躁野蛮
    随时颠覆其上的轻舟!
   
    大海问:
    那你能告诉我,
    我是谁?


    我回答啊~
    海之声啊~它告诉了我!
   
    如果你害怕,
    大海啊,卷向深渊
    如果你不屈,
    大海啊,只是你飞翔之下
    一片翻动的浪
   
    海之声啊,
    是什么?
    谁能告诉我?
   
    当我聆听海螺,
    我听到了声音。
   
    灾难虽已到过,
    希望却不会沉默。
    蔚蓝的海水孕育下的我,
    听着女神祝福,
    对大海说,
    我们一定能坚强度过!


    海之声啊,
    在唱着,
    给予我们希望的人的歌
   
    别辜负那份希望和心意,
    今天的活着,


    为了明天能给予别人更多。


    海之声啊,
    请告诉大海啊~
    我们不会落泪屈服
    一定微笑着站起来
    重唱凯歌。   

    “哟。你醒了。”和莉蔻一样,同样来自尼恩格兰骑士团的军医修玛先生双眼疲倦地走了进来。“还能唱歌呢,很精神嘛。”他摸摸头上的汗(显然刚在为工作忙碌,出了不少的汗),抖落了身上一些绷带的碎末和沾染上的血:“那我就放心了。你啊……”
    他很认真地指着莉蔻:“你这次的伤可不少。擦撞伤一堆。不过幸好没伤到内脏。应该之后用术式好好治愈一下就不大碍了。”莉蔻:“谢谢你,修玛先生,是你看护我的吧?是大家送我回来的?”
    修玛用力点头:“对啊,还是尤菲娅中队长亲自背你回来的。据说你当时很险,大家发现晚点就可能会被魔物直接杀掉了吧。”莉蔻:“队长现在在哪呢?”修玛:“当然是休息了一会就又赶去救援了。太拼了啊。对了,她可是吩咐我,如果你醒了要好好问问你——为什么会笨到被魔蟹打倒?我也觉得虽然你不算聪敏,但是可是团里出色的用理魔法防护的骑士,平常任务都很少见你能有什么受伤的。”莉蔻没有说出原因,只是笑笑:“应该是我太笨的缘故吧。总有失手的时候的。”
   莉蔻低头看到自己衣服从制服换成了一身病人的袍子,衣服里的身体好象还绑缠了不少绷带呢,于是望了望修玛医生。修玛连连摇头:“喂喂,不要误会哦!给你换衣服和包扎身体的可不是我,是尤菲娅队长啦。”他用手刮刮面,侧着头:“不过我是有指导她了。总之呢,你给大家添麻烦了,快快养好伤。别再让大家担心!好吧,我先去治疗其他人了,走啦!”他说着急急转头去其他病人那边了。
   莉蔻却是感觉内心一阵温暖。对着修玛的背影说:“谢谢你!修玛先生!我现在就回队里去!”

   拿起海螺,跟病房里那群孩子和病人告别。“姐姐这就回去继续救援了!大家也要好好地养伤。快看外面!”莉蔻指着外面从阴转晴朗的天色。那碧蓝如海的天空,让人心里也明亮起来。“明天也会是蓝天!”
   莉蔻换上破损严重的制服,不顾得伤痛,决定要追寻回自己的队伍去了。在蓝天之下,她再次奔走在晓光中区的街道上。往海螺湖奔去。虽然跑不了多远又摔了一下,不过很习惯地又爬了起来,继续一点事也没地朝前直去。

   “谢谢你,骑士姐姐。对不起……”坐在安置点外的角落的那位朝灵仆从少年,注视着远去又摔倒,摔倒后站起继续远去的莉蔻。在内心说道。不过在他的眼里,本来彷徨无助而又灰暗的目光,此刻正映出清澈天蓝的天空之色。而心里,回响的,是那首——海之声。

(三楼补上本故事海报)
http://savan.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0008&pid=176022

(本文完)

已有 4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神秘男子 + 480 + 24 奖励发放
亞納 + 1 效果拔群
夜霾 + 1 效果拔群
柯瑞森特 + 1 高产?!

总评分: 携带金 + 480  剧情点 + 24  存在感 +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407 GP
活跃度
19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65 TP
存在感
449 BP

对不起,你是个好人 野外生存 潜行 易容C 重武器S 阿尔洛语 匕首B 二刀流 格斗C 鞭S

发表于 2015-3-15 07:42:13 |显示全部楼层
勇敢的笨拙的向日葵一样存在的小姑娘,加油

点评

莉蔻  谢谢夜大! 一定会努力的!  发表于 2015-3-15 09:28:48

使用道具 举报

尼恩格兰骑士

战斗力⑨⑨的精锐

Rank: 5

难度
所在地
星芒圣域
携带金
2608 GP
活跃度
19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352 TP
存在感
260 BP

剑E 理魔法A 生物学C 野外生存 占星学 动物驯养 水性 演唱S

发表于 2015-3-15 18:23:17 |显示全部楼层


补上故事的绘。
已有 4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索伦 + 22 + 1 奖励发放
柯瑞森特 + 1 治愈系
夜霾 + 1 效果拔群
敏特·艾格斯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携带金 + 22  剧情点 + 1  存在感 +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407 GP
活跃度
19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65 TP
存在感
449 BP

对不起,你是个好人 野外生存 潜行 易容C 重武器S 阿尔洛语 匕首B 二刀流 格斗C 鞭S

发表于 2015-3-15 19:23:25 |显示全部楼层
总是散发着淡淡的温柔的光的少女,真美好。

点评

莉蔻  总是回我贴的夜大也是非常好的,蹭  发表于 2015-3-15 20:23:00

使用道具 举报

远京城主家二小姐

战斗力①⑤⑨的英杰

Rank: 6Rank: 6

难度
支援
云罗
所在地
远京
携带金
5047 GP
活跃度
4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204 TP
存在感
430 BP

机械工B 催眠术 伪造B 易容B 医药学C 陷阱B 阿尔洛语 政治A 绘画C 兵法B 弦乐器C 毒药学B

发表于 2015-3-16 18:08:52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这样牺牲自己也要保护他人的善良勇敢的莉蔻,虽然精神值得赞扬但是真的让人担心啊……

非常喜欢第三部分的梦之声。www

点评

青鸲  抚摸了莉蔻……╰( ̄  ̄o)  发表于 2015-3-16 18:30:10
莉蔻  谢谢小青姐姐,让你担心了。梦里的碎语也让你见笑了……  发表于 2015-3-16 18:22:37
莉蔻  我爷爷说过,如果人类都是踌躇不前,那么是不可能有如今这样的繁荣的。也许这就是象我这样力量不强,且被人叫作笨蛋的人的奇迹魔法吧。勇气的魔法。。。  发表于 2015-3-16 18:21:50
保护我最多的人,也是我最想保护的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