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3872|回复: 12

[主线] #黑澜线#蔡司伊康耶拿忙碌的60小时 [复制链接]

夏维朗司祭

战斗力①⑤⑨的英杰

Rank: 6Rank: 6

难度
支援
路克威尔
所在地
夏维朗
携带金
2888 GP
活跃度
10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04 TP
存在感
528 BP

神学 读唇术 戏剧C 重武器A 豪饮 投掷E 饕餮

发表于 2015-3-19 18:28: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蔡司伊康耶拿 于 2015-3-23 01:32 编辑

1024日,早晨,蔡司谈笑风生。


“最近怎么样,忙不?



在夏维朗教堂的餐厅阳台上,蔡司伊康耶朝身边同样眺望着远方天空的法卫问了这句话,然后把手里的一大块樱桃果酱馅饼塞入口中。他们在闲聊。蔡司其实只是下意识地找个话题而已,起个头好让对方多说几句,自己只要用耳朵听着,同时就可以充分享受甜稠的果酱被挤压而流淌到嘴里的满足感。



“忙啊……确实有些啊。你呢?



这位脸上藏不住心事的法卫,名叫阿德利诺·凯东。见着他犹豫不决的仪态,以及回问蔡司你呢?而后立即挂起尴尬的微笑,好像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样,实在不是一次机智的搪塞。蔡司当然知道他身为法卫,一定会有种种或是不想说或是不能说的行动,也就没有多加追问下去。便转身给两人各倒了一杯红茶,递过去后,回答说:我当然也有不少事,最近在夏维朗和晓光两地跑了好几回,今天下午晚些时候还要去一次呢。



“唔……如果顺利的话,我明晚或者后天也会到晓光去晃一圈……”凯东看来颇为凝重,似乎正在谋划着某事。



顺利的话?也就是说你要去办可能会不那顺利的事情,是吧!蔡司心里这么想着,眼前这位朋友也太容易被猜到心思了呀,于是就说:这次可别再遇到让我把你从地下挖出来的事喔!



那就换一换,我来挖你,或者干脆我把你从海里捞起来之类的……怎么样?对了,晓光的大海和海产品都是当地特色哦!



“相比之下,我倒是更乐意泡在下面那瓶397年的野赤啊。蔡司指了指楼下,今天如果说到397的话,一定是指一会儿上午即将举办的婚礼上将会开启的那瓶397年酿造的玫红色蜂蜜酒。那一年是时茵的丰年,那一年的酒里都伴着百花的气息,更何况是如此高级而悠久的藏品。



看来已经被你盯上了,一会儿我会悄悄地和新郎说让你多喝几口的。凯东眨了眨眼睛。



“那酒挺烈,我也难保喝得了几口的。作为婚礼主持者我可得保持清醒,更不能让你一语成谶,弄出个乌鸦嘴啊!



不不,蔡司你太谦虚了,哈哈!



“哈哈哈哈。




1024日,上午,蔡司一本正经。



“愿女神祝福我们的新人,愿圣普照在你们未来共同的道路上,甘苦与共,永结同心。愿以女神的名义,请各位来宾也给予我们的新人祝福吧。”



蔡司司祭扬声宣告,今日在这女神的殿堂里,雪夏.达保依戈德.萨拉尔嫁给艾尔贝雷希特·萨拉尔,成为了萨拉尔夫人。作为夏维朗教会的神职人员,他再一次地见证了眼前红毯上的这对新人在亲友来宾们的祝福声、掌声与笑声中,彼此誓约合二为一。在新人温情亲热过后,新娘与她的姊妹流下感动与喜悦的泪水,连蔡司也沉浸在了感慨之中。



更何况这位新萨拉尔夫人所经之事非同寻常,蔡司有所耳闻。



其实在婚礼之前,与新人及家庭沟通的时候,蔡司就与新娘新郎谈过几次,当然不外乎两人的结识经历,以及仪式流程诸事。应该说,在两人之间,蔡司见识到了一种均衡感。一般贵族家的婚礼,总是男方颇有主见,女方则从属于依附地位。偶尔也有反过来男方百依百顺的姿态。这些没什么不好,这些是新婚的常态,总是一个吃定另一个,才有缠缠绵绵一番,然后步入婚姻的殿堂,依然可以看到这种主与辅的关系。不过在萨拉尔家族这对新人的婚礼上,通过谈吐交流蔡司感受到了两人之间关系十分匀称。并不是那种泾渭分明,而是默契如一。



听伴郎凯东说,新娘之前穿过红区,直达朝灵聚集地远京。那是蔡司在书上、在故事里和在想象中存在的境界。这名女子,不,这位新娘,萨拉尔夫人竟然去到过那里,见过那片东方的大地。



闲话里的那些高人踪迹云云,什么看一个人走路姿态,甚至从一个人的眼神轨迹就能知道对方高深莫测等闲话里的故事,蔡司是不信的。但眼前这位新娘的气质,确实凛然出众。



当然,对于眼下迎来的婚后生活,她和他的丈夫将如何处之呢?一句话:愿女神祝福。




1024日,下午,蔡司忙里偷闲。



“对夏维朗的生活,算是习惯了吗?



去晓光的飞艇航班离预定时间还有一阵子,所以蔡司从教堂领受了任务之后,便抽了个空又到T*剧团转了一圈,只是日常般关照一下情况。不过就是见着熟人了就提一句自己最近几天要去晓光办事,好免得人家到教会却白跑一趟。尽管真的会大刺刺地径直跑进蔡司住的教会房间里的也就普兰娜小姐一位,不过今天正巧她正忙于排练,蔡司便和正在一旁歇息的,算是实习阶段的演员兼舞台监督海莉尔·福伦达(Heliar·Voigtlander)聊了起来。



“哪儿都一样,不是吗?这里的楼房比晓光的高多了。对于从晓光来到夏维朗的人而言,这确实是两个城市之间最鲜明的差异点——晓光的建筑平实低矮,夏维朗的建筑高耸肃穆。



“你一下飞艇时就这么说了吧?接下去眼看就要入冬了,这里的冬天冷得出名。前几次和晓光教会一位来过夏维朗的弟兄谈起这边的冬天,他可直呼受不了啊。蔡司想起了自己神学院读了五年书以后回到夏维朗的情形。



我会去努力适应。师父也差不多熟悉晓光的气候和生活了?



她口中的师父不是别人,正是蔡司。而福伦达小姐则是由蔡司从晓光带来的剧团新成员,原隶属于晓光贝瑟剧团,现移籍至夏维朗T*剧团。近来几个月,蔡司多次往返于晓光与夏维朗之间,一方面是教会事务上双方有所联络,有文书物件的移交工作;另一方面就是剧团的私事。很巧,这两边凑到了一起,所以蔡司对于晓光城的圣俗之事,都有所领略了一番。特别是,在丰收节上连日畅吃的海鲜盛宴,回来蔡司给赛洛·纳尔声情并茂地比划了一番,让他流了一脖子的口水。



“气候和生活不说,我的肠胃早已经适应了海鲜啦!



“应该说,从来就没有不适应的食物吧?啊,时间差不多了。别忘了带上要拿的东西。



在蔡司看来,守时是好习惯,也是作为一名舞台监督的基本条件,而福伦达小姐在这方面非常可靠。只是……这个话题以后再说,蔡司现在该出发了。



那么,晓光那边有什么要我代为办理或问候的吗?蔡司还是照例这么问了一句。



卡尔团长没有特别提过,我想应该没什么吧。”福伦达小姐习惯性地扫了一眼手里的记事本,便如此答道。



……好吧。替我向卡尔先生还有普兰娜小姐她们说一声,我这就不打扰她们了。



转身,蔡司提起行李,又一次动身去了晓光。



这一回,尝鲜吃些什么好呢?





(下接6楼


已有 9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云容 + 1 效果拔群
莉蔻 + 1 效果拔群
伊斯雷 + 1 效果拔群
夜霾 + 1 效果拔群
艾薇安 + 1 噗凯东东的乌鸦嘴

总评分: 存在感 + 9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尼恩格兰骑士

战斗力⑨⑨的精锐

Rank: 5

难度
所在地
星芒圣域
携带金
2608 GP
活跃度
19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352 TP
存在感
260 BP

剑E 理魔法A 生物学C 野外生存 占星学 动物驯养 水性 演唱S

发表于 2015-3-19 18:38:4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莉蔻 于 2015-3-22 18:41 编辑

先在工事前占沙发

详细回复在之后的楼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艾德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1238 GP
活跃度
4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05 TP
存在感
1390 BP

弓C 理魔法A 神学 朝灵语 易容C 陷阱C 催眠术 豪饮 野外生存 潜行 格斗C 医药学C 毒药学C 烹饪A 魔导开发D 空艇驾驶 开锁C 剑S

发表于 2015-3-19 18:53:15 |显示全部楼层
简直不能直视!
有没有被我坑了的感觉?

点评

蔡司伊康耶拿  我还没考虑好在晓光灾后遇到你该是什么表情…  发表于 2015-3-20 14:42:07
很高兴一路有你。
【情商Z】【串场S】

使用道具 举报

赏金猎人/杀手
└「月照寒江」
└「花树堆雪」

战斗力①⑤⑨的英杰

Rank: 6Rank: 6

难度
支援
弗尔斯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156 GP
活跃度
28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5 TP
存在感
460 BP

潜行 空艇驾驶 野外生存 动物驯养 刀S 魔导开发C 弓C

发表于 2015-3-19 22:11:02 |显示全部楼层

转天下午的时候,会有蔡司一脸吐魂么(你

点评

蔡司伊康耶拿  有奄奄一息……  发表于 2015-3-22 11:25:48
/ 店铺 / 『拯救大陆单身强迫症』
承接各类浪漫邂逅、野外杀人、图文推广、排版校对、代写情书。价格厚道,老板人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岁魈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9384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4 SP
剧情点
1007 TP
存在感
1700 BP

二刀流 野外生存 潜行 生物学C 剑S

发表于 2015-3-20 12:48:19 |显示全部楼层
“干脆我把你从海里捞起来之类的……怎么样?”
哈哈哈哈,救命,凯东简直乌鸦嘴!

樱桃果酱馅饼很好吃的样子,“甜稠的果酱被挤压而流淌到嘴里”…………怎么这么好吃!

真是无聊的聊天啊,但是蔡司写得好形象,感觉凯东就是会这么和人聊天呢。
“忙吗?”“忙啊,你呢?”“我也忙……”
到了晓光就可以聊天气了!
“昨天下雨了。”“是啊,下了一个海螺湖。”

原来蔡司是婚礼主持!话说那天到底喝醉了没呢?如果喝醉了就是真乌鸦嘴法卫啦,没喝醉则是意想不到的乌鸦嘴!
不,那也不能算乌鸦嘴呢。
毕竟神职者一语成谶是受女神宠爱的表现。
所以是很厉害的意思吧?

总之快填坑!

点评

蔡司伊康耶拿  是啊,你看凯东很清楚,所以说蔡司是“谦虚了”。  发表于 2015-3-21 19:19:54
阿德利诺  蔡司有豪饮!  发表于 2015-3-20 15:23:57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夜霾 + 6 认真回帖奖励
柯瑞森特 + 1 下了一个海螺湖www

总评分: 携带金 + 6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夏维朗司祭

战斗力①⑤⑨的英杰

Rank: 6Rank: 6

难度
支援
路克威尔
所在地
夏维朗
携带金
2888 GP
活跃度
10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04 TP
存在感
528 BP

神学 读唇术 戏剧C 重武器A 豪饮 投掷E 饕餮

发表于 2015-3-22 13:04: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蔡司伊康耶拿 于 2015-3-23 01:31 编辑


10月25日,午后,蔡司措手不及。

“房子……怎的了?!”

花了一点时间,蔡司与他三圣灵教堂内事工的弟兄姊妹们才缓过神来。剧烈的震动刚才窜过整栋建筑的楼板,内部桌椅摆设被震晃得七零八落,散乱在地。

“是地震,地震了!女神啊……”互相帮扶着在倒塌的家具间勉强站起来的司祭们认识到了当下的紧要情况,蔡司的头脑里却蹦不出半点实际的想法。而此时,楼下在教会礼拜的市民们已乱成一群,吵嚷的声音透过地板都清晰可辨。

下一步、下一秒,该做什么?

女神并未回答。

一瞬间蔡司再次意识到自己不是能与女神真实连结的星士,更不是神使。

然而,灾厄的异象已然压境而来。窗外,黑色海水连成片地翻涌成了一道骇人的高墙,直逼晓光城市而来。

“往上走!让大家往上走!到上面去避水!”司祭里的一人这么喊着,然后其他司祭以及神职人员也都行动了起来。只是这里满是倒塌砸落的器件,步履维艰。靠近窗的司祭纷纷向楼下大喊,招呼人们上来避难。也有几位翻找着杂物堆里的钥匙,或是扶起门边的家具,好让地面清空一些。

蔡司做了一个几乎是乱来的决定,简直放肆。

“失礼!扶着墙、靠边站、看着我的行动,我要把路开出来,你们要躲避。”

紧连着一连串命令似的短语,蔡司已经踩着橱柜跳到门边,两手各抓了一个长条的坐凳摆下,弓起身子憋了口气,大喝一声:

“失礼了——!!!”

便踩着如钢铁也能碾碎一般的步子,一尺一寸地推动,用长凳把四周的家具一概挤向两边墙侧。变形断裂声无数,好歹算是在中间开拓出了能两人并行的狭窄通路。

此时楼梯上从下而上奔跑的人群正从蔡司背后惊慌而至。蔡司一跃站到旁边倒下的橱板上,一边喊着“往这里走!小心脚边!别被绊倒!”一边以赤手空拳之力将眼前所见凸出的桌脚橱尖一类阻碍,逐个狠命劈开掰断。其他司祭也纷纷从废墟中爬出,纷纷疾呼引导、见危扶稳,幸而无跌跤踩踏。

未能察觉到天色忽暗,只感到背后狠狠推了一记,蔡司整个人不得不松懈下来,于是他在心里把最后刹那时间留给自己,眨眼回顾这半生年华,竟未来得及找出只字片语感叹,就匆匆落幕了。

海啸倾覆,自这座三圣灵教堂漫肆晓光。



10月25日,傍晚,蔡司奄奄一息。

“……”

蔡司伊康耶拿觉得自己要死了。
这是好事。不是吗?
并不是说“就要走向女神了”这样的在葬礼上用以安慰丧家而口头上用以劝慰的解释。

蔡司伊康耶拿觉得自己要死了。
这不正说明他觉得自己目前还活着吗?
这份活着的感觉,是当下这连哭都哭不出来、湿透了的世界中唯独有的真切感受。无他,唯此真实存在。

耳中的闷与脑中的胀,这种从未体验过的极恶感受,一定不是信仰中那份回到女神怀抱后的宽慰。所以身体先于意识而明白清楚地感受到了自身的存活——

于是蔡司伊康耶拿,觉得自己还活着。
意识渐渐复苏。

再来是口中的涩与身受的重压。
现在还不会觉得黑暗,因为人只有当意识到“看”,发现什么都看不到的时候,才会在意到黑暗。而此时,蔡司连睁开眼睛的念头都没有。他正全力把注意力集中到“集中注意力”这件事本身上来,这让他觉得可以试着挪动食指的最末端一个关节骨。

啊!知觉还在。

再试着夹紧一下脚趾骨头呢?脚趾之间的缝隙好像也能轻轻地并拢起来,只是带着刺痛。

蔡司的意识恢复到了这一层:他可以找回对身体各部位的控制了。自己终于不再想象自己是摊落一地的木偶了。同时也还开始想象,当年星殿里那些最终成为星士的同伴们,他们连接星图时,是不是也有这样慢慢连接身体的感觉呢?

下一步,卯足全身力气,将力道集中在左侧背部,稍稍抬起右边大腿,试试?成功!但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左臂呢?动不了,被压住了,是已经不存在了吗?独臂的话可不好办,以后没有手拿叉子的话,会无法正常进餐的,用勺子代替不了刀叉,不能切割猪肉排了。那在面包粉里反复拍滚过,在金黄色的大豆油里炸到香酥可口,滚烫的油里冒起层层白花花的碎泡,浮腾着把肉排表面变魔术似地弄成麻麻粒粒、酥脆可口的样子。轻轻一咬,应该就能撕下一整块鲜嫩的肉,含在口中还热气腾腾地容易烫到,或许使劲一咬就会喷洒出肉汁……

那肉……
想吃……
那块肉……
那样酥脆的猪肉排……
想咬一口……
咬一大口……
张大嘴巴咬到甚至把嘴唇两边都蹭破了的一大大大口!

想回到每天吃着这样金黄色的滚油炸猪肉排,可以和大家一起闲适地坐着,安心地品尝美味的每一张餐桌上啊!

蔡司意识完全清醒了。
大概是哭醒的。是边想着肉边哭醒的,真是好笑。

肚子饿了。女神救了我。
耳旁有水流淌的声音,好像又有来自上方远处的哭喊,撕心裂肺的哭喊。
我要爬起来。
爬起来就有希望,再向以前那样,吃到酥松的肉排了吧。
要站起来,一定要站起来,要活着。

蔡司用嘴唇吹开嘴边还在滴滴答答流淌着的不知道哪里来的苦涩的水,用力吸了一口气,并整理了一下现状,他意识到:自己整个人被废墟掩埋了,重压在了被海水淹没的教堂废墟的某处底下。教堂?大概已经整个被冲毁了吧。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三圣灵教堂中的大家,还好吗?

蔡司想到了几个月前,凯东大概也是这么被掩埋的。

啊!凯东的金色的头发,和炸猪排的颜色有点像啊!下次,如果能活着见到他的话,一定拿这句当玩笑话送给他,或者也悄悄地记到某部以后新编的剧作的台词里吧,哈哈!

蔡司想:我要活着啊!我还有很多人要见啊!还有很多剧本要写啊!还有很多事要做啊!

蔡司这次试着挪动半个身子,没问题,右手肘刚才顶着的地方,似乎还有一些空间空隙,有些松动,可以顶起来吧!

蔡司试着把手肘转了个弯,生疼生疼的,不要紧。

——凯东好像说过什么吧?

蔡司的左臂也移了一下,严重的发麻的感觉立即窜上沿着肩膀窜了上来。

——凯东今天早上是说了什么来着的?

蔡司睁开眼睛,什么都看不清,但有微光,透过了眼帘上的水膜。

——凯东说要到海里来捞我起来,是这么说过吧?乌鸦嘴!

蔡司撅起下嘴唇,让嘴里的气向着面颊上部吹出,好把眼睛上的水吹掉一些,想看得清楚一些。好像离地面不是很远,大概两三个人的身位吧。有自己爬出去的希望。

——要是真让凯东说中了,他知道了一定会很难过、自责的吧。不,他现在一定已经难过起来了吧。


蔡司咬紧牙关,给自己像是即将踏入舞台临场般下了一个念头,便不顾一切,左右挣扎着顶出了废墟,撑着一根铁条,歪立了起来。

不是故意要对脚下连绵成堆的废墟尸首污泥血脓视而不见,只是傍晚的夕阳,竟从未如此刺目过。
脏水顺着头发、额头和眼皮流淌下来,再度迷了蔡司的眼睛。他知道自己已经在晓光的大地上站了起来,似乎悲凉而幸福的样子。

——凯东,我可不能让你一语成谶啊!


10月25日,晚上,蔡司悲从中来。

“是吗?谢谢。你也早些歇息吧。”

蔡司捧着半边脸,无力地向陌生的神职人员道了谢。

亏得星殿那段历练,又蒙女神佑护,所幸蔡司并未伤及要紧,只是些许扭伤肿痛,已渐消褪。相比于目及之处无数已经失去生命的人来说,真是太过幸运了。随之而来的代价,恐怕是历历在目的灾难,以及今后也难以磨灭的苦厄回忆吧。

就在今天午后,晓光地震,紧接着是吞噬一切的海啸。本以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水是来自天上的倾盆大雨,没想到,最危险的却来自地平线的那头。这海啸甚至如巨力的手掌般轻易地就拍碎了无数栋建筑,更何况人?

蔡司时不时地惦记着三圣灵大教堂的人们,怎么样了呢?有人爬起来没有?有人因为自己在巨浪逼近前的一刻奋力推开的那条小道而走向更高的楼层,幸免于难了吗?

恐怕是没有。

蔡司是自己摇摇晃晃站起来的,待他站稳之后,从废墟间翻开十几个人的身体后,他实在是放弃了,因为竟无一具身体出声答应。他们都死了。有一个是扯着自己头发的,有一个是把手塞进自己嘴里竟咬断了一截手指的,有一个抓了另一个的脚踝,至终也没有放开的。蔡司奇怪自己为什么要去记忆这些痛苦的惨状细节呢?然而他们都死了。

若当时海啸来临前,自己不那么拼命呢?不去推开椅子,只是无助地惊慌失措呢?或许,这样的话此时此刻心里会好受一些吧。可现在明明做了那番努力,却依旧没能救到哪怕是一个人,一条命。自己的努力,竟是玩笑一场。身为司祭,无论是自己的信仰之心,还是手中之力,竟抵不过海洋恶力,真是无言的嘲弄。

后来,蔡司被赶来的救援者送到了这里,位于晓光城中央的拉塞尔教堂。陌生的同工们替他疗伤,又安慰了一阵后,便又各自忙开去了,救灾工作的第一时间,实在需要这些人。后来听说有同工已设法与圣域去的求助联络,圣域将派遣森染主教前来晓光灾区代主持工作。也有同工帮着联络到了夏维朗教区,蔡司得到的指示是在晓光教堂养伤,并在力所能及之处协助救灾工作。教会既然知道自己幸存,想必会及时通知到自己家族,而剧团方面应该也很快能打听到消息。这下,夏维朗方面倒是没什么要担心的了。

今天尚属伤员之列,明天天一亮,自己也要投身于救灾的繁忙事务中了吧。蔡司看着远方黑暗处摇摇曳曳的火光,也不知究竟是救援队手里的明灯,还是海面上不祥的兆光。

演绎吧!

蔡司心中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演绎,这个答案先于问题而冒了出来。这时,蔡司才清晰地捕捉到了此时心中的迷茫指出,明天天亮后,该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一切呢?

要说通常,司祭应当知人疾苦,却显得安稳、快乐。要表现出一种来自女神的安定情绪。但在这样巨大的灾难现场,难道真的要表现出所谓的正能量吗?要表现得积极乐观吗?这样的乐观对废墟下已经死去和正迈向死亡的人来说,是尊重的吗?更重要的是,面对如此的灾难,蔡司还能安稳快乐得起来吗?

但反过来说,要是自己挂着一副悲怆消极的表情参与到明天的救灾工作中,又会怎样呢?一定会打击灾民的信心的吧。或许自己散发出的悲伤情绪又感染到他人,致使起了轻生的念头,也不可取。

正能量也不适合、悲伤也不应该,所谓的多难兴邦,更是虚妄之言。到底,明天天一亮蔡司应该以怎样的态度,来面对一双双眼睛呢?

演绎吧!

这是答案。这是一个没有结论的答案。蔡司想起了T*剧团卡尔先生对他说过的话。古人为何起舞、演剧,既在欢乐时,也在悲痛处?歌剧为何既有喜剧,又有悲剧?是因为人要演绎。

在这神不遂人愿的世界上,人必须不住地演绎,以度过一场场悲欢。通过演绎,人将意义赋予其自身,在其中臻于化境。蔡司想到了,在教会的某些仪式上,或是演剧基本功练习中,总有这样一个动作,就是双手托物上举以至高处。这个动作应当是某种形象的象征。

通过演绎,人不是强调喜悦,亦不是压抑悲哀,而是将连同喜乐悲痛在内的自我生命,整个地托举到高处,举到天上,呈于古往今来、女神座前。

蔡司尽管还是没想到明天到底应该是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一切,当然也不是说他要去演出什么剧本。但他把握到了生命中的这份演绎的内涵,是一切文艺形式植根于原初的动机。他内心感受到了宽慰,并再度意识到了端坐于尊贵观众席上的女神。

在晓光灾难的这座舞台上,明天起就是蔡司对自己生命形象的新一幕的演绎。

(下接8楼

点评

莉蔻  不是能与女神真实连结的星士 这段很感动。。。细节虽小,却很勾起联想  发表于 2015-3-26 22:00:50
已有 5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伊斯雷 + 1 效果拔群
夜霾 + 1 效果拔群
潘豆顿 + 1 演绎棒
柯瑞森特 + 1 炸猪排www
艾薇安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存在感 + 5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阿齐斯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902 GP
活跃度
9 AP
技能点
100 SP
剧情点
677 TP
存在感
1335 BP

野外生存 二刀流 剑A 理魔法S 兵法B 政治B 空艇驾驶

发表于 2015-3-23 00:03: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薇安 于 2015-3-23 00:04 编辑

前半段的轻松闲适和后半段的生死攸关结合在一起看特别有种震撼的感觉
回复意识的地方描写超级形象细致,忍不住自己想象着感受了一下那种感觉,唔,果然不太舒服呢,想起炸猪排又吃不到的情况下就更辛苦了。
看到其他人都不幸罹难觉得好难过,独自作为幸存者的感受……旁观者是无法体会的吧,不管怎样只要活着就好。
凯东东也不用自责了呢。发色像炸猪排的地方先让我笑一会
已有 1 人评分携带金 收起 理由
夜霾 + 6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6   查看全部评分

不说硬话,不做软事。

努力活久一点。

使用道具 举报

夏维朗司祭

战斗力①⑤⑨的英杰

Rank: 6Rank: 6

难度
支援
路克威尔
所在地
夏维朗
携带金
2888 GP
活跃度
10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04 TP
存在感
528 BP

神学 读唇术 戏剧C 重武器A 豪饮 投掷E 饕餮

发表于 2015-3-23 01:31: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蔡司伊康耶拿 于 2015-3-23 07:11 编辑

10月26日,午后,蔡司不辞辛劳。

“那位就是森染调来的主教吧?”

蔡司手握钝化的小刀反复割摩着绷带布条,回头望了一眼教会走廊上匆匆走过的一队神职人员,并向一旁正给灾民上药的同工确认。

同工点了点头,继续手上的活。倒是被救治的人首先发了话:“姑娘家的也被调派来,也真是可怜。哎哟,我这么说太不敬了,到底还是女神派下来救我们的主教大人啊。愿她多多祈福吧。哎哟,哎哟~”来看这位是没怎么经受过皮肉苦楚的贵族,倒不是什么重伤,却连连哀叫了好一阵子。只是见了主教一行人从正道上穿过,才停歇了一会儿。

只是他的话里有两个不大不小的错误。其一,安排森染主教临时到此代任的不是女神,而是神使。尽管说“神使是女神的代行者”,但这种安排通常是基于现实条件层面的考虑,应该是神使根据当下的紧急情况做出的果断指示。其二,这位森染来的主教,应该是一位男性才是。蔡司并没有听说森染的主教改换为了女性担当,只是自己刚才注视队伍前头那位白衣的少年时,一时也愣了一下。


森染教区主教墨菲潘豆顿,即刻开始主持晓光地区教会的灾后救援工作。

他问清了灾情和教会内尚存的人力,于是走回大堂,向正在救治灾民的弟兄姊妹们一并做了问候。忽然间他发现室内的长凳都被五个一组交错着叠在了圣坛前,而女神像则放置在墙壁的一角,旁边平铺了几层原本是长凳的坐垫。潘豆顿主教提高了一些嗓音,问:“女神像为何不在中间?”

“是夏维朗来的蔡司弟兄刚才特别提议的,他很坚持这样。”一位晓光的司祭这么回到。

“夏维朗……?他现在在吗?请他过来。”潘豆顿又看了女神像一眼。

蔡司听了有人叫他,便把手中尚未捣成糊状的草药连同钵一起递给了身边的一位,起身快步走去。

一时间,行走中的蔡司和潘豆顿主教对上了目光,对方个头不高,要是看成女孩也原非不可思议。而在主教眼里,蔡司尽管有些犹豫,眼里却又一份胸有成竹的镇定。步调也没有因为宽厚的身材而显露出散漫迟缓。

“蔡司弟兄,请你说明一下,为何要将女神像挪到角落?还把长凳和坐垫堆积一旁?”

蔡司先点了点头,以示尊敬,并说“是的。一切都是为了防灾和安全。一来是雕像本就直立易倒,平时全赖背后的钢架与底座支持,却不是耐得了这样地震的。最保险的其实是让神像横躺下来,但恐怕对神不敬,因此靠在墙边,而且是远海的一座墙,万一海啸再来,一般情况下也不会被冲走。而长凳和坐垫,首先是为了清出大堂的场地,便于弟兄姊妹们来往走动和展开救治,因此需要把平日的凳子挪开,集中摆放。凳子归凳子,垫子归垫子,若是要拿来取用也更方便。垫子放在女神像旁边,也正是为了万一倒塌,还有个缓冲。这次地震依我的感触是东西方向,却也难保下一次会是从哪里传来。而长凳交错叠起,也是为了堆积稳固并方便搬移。”

双方一阵沉默。
蔡司揣摩着主教到底有没有听明白自己的道理,若是自己说得再简练一些,或许会更好。

“你做得没错。现在这里救治环境稳定有你的功。此外,夏维朗方面参与了8月救援的是你吗?”

蔡司明白,主教是在问那次蔡司跟随家族矿区工人一起赶赴红区塌陷地区进行的救援任务。只是本应是秘密潜回家族的,不料连森染主教也知道了。

“是的。”因为有他人在场,所以蔡司只做了简短的回答。

“那么,你就不必留在这里帮忙了。应该还有更适合你的救灾任务,赶紧去发现它吧。”说毕,潘豆顿主教在胸口做了一个祝福的手势。

蔡司回过礼后,心中的想法也逐渐具体、明朗起来。


10月26日,傍晚,蔡司哭笑不得。

“我没事,没事,真的!放心吧。”

被凯东强拉着上下其手,严肃认真地检查蔡司全身有没有哪处受了伤的蔡司,只能配合着笔挺地立了五分钟。实际上,对于蔡司来说,这场灾难最险恶的时间早已经过去了,现在最应该担心的,是仍被埋压在泥浆废墟下的灾民,以及难以预料的次生灾害以及社会事变。但眼下又能与凯东平安相见,全赖女神垂怜,便少不得互相慰问上几句,也交流一下各自的情报。

“可没让你乌鸦嘴成了。真是抱歉啊!“尽管周围紧张的现场救援气氛容不得说笑,但蔡司还是找了句两人之间才明白的话来戏谑一下凯东一脸紧张的表情。

“说什么话呢!在飞艇上一看到这里的灾情,我就惦记着你的安危了!多谢女神。蔡司你也是福大的人啊!“

“是信仰哦,信仰。对女神的信仰,以及对吃的信仰,也就是本能。有些时候本能就是这么不可思议啊。”蔡司看了一眼凯东的头发,现在看起来好像要比油炸肉排酥脆外皮的颜色要淡一些。于是补充了一句:“倒是有不少时间没吃你做的菜了。这次你会负责炊事吗?”


凯东挠了挠头发,便说:“这些细节事务还没分配到。估计到时候就是看谁空着方便谁下厨吧。不过你要是想,方便的话我给你找个锅子来开一灶?”

“这句我听了可不能放过啊!当然还是以配合整体救援工作优先。对了,这次晓光的主教恐怕是遇到险情,所以把森染的主教调过来了。见过面了吗?”

“见了。是一位年轻有为的主教。”凯东只是做了这样一个简短的评价,脸上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很明显,他又在考虑什么了吧。

“在想什么?”蔡司微笑了一下,让自己的表情显得放松一些。

“蔡司,我在想……这场灾难,到底是恶魔作祟,还是女神的考验或……?”凯东环视了受灾现场,想必看到这一切的人都会有这个深刻的疑问吧。

“神谴”——凯东最后吞吞掩掩着没问出来的应该是这个词——历史上记载,人类先民索求无度,惹怒了神明,因此神降下天谴,使大地坍塌,海水倒灌,万物在痛苦中挣扎。寒冷、炎热、疾病、饥饿……灾祸接踵而至。这是标准的神学院的回答。如今身临其境,却难开其口。要是面对这些灾民,搬出这段教义的话,简直是指着他们的脸说:“你有罪、你活该。”是十分不妥的,但也确实需要一个解释,尤其是对于信仰深厚的民众,以及凯东这么耿直的青年。

“是不是恶魔作祟我不知道,这要靠封魔省和你们宗正省的弟兄姊妹们努力排查了。至于灾难本身,我想可以视为女神给我们的一场突如其来的考验。而我们正在以及接下来争分夺秒万苦不辞要做的,正是为了要避免它成为神谴。阿诺利德,你我受女神恩惠多年,现在更是将她的爱与守护重新栽培在晓光这片大地上的时候了。”

“蔡司,你的信仰心果真是清澈明亮。”说着,凯东双臂交叉成十字星形按在胸前,在教会中,这是“请祝福我”的象征姿势。

“论信教资历,还是你比我更……”蔡司一时间犹豫了一下。

“请祝福我!”耿直的凯东依然如此坚定。


(完)


点评

蔡司伊康耶拿  奇怪,word里明明是“潘”来着……  发表于 2015-3-23 07:12:43
已有 8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艾德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神秘男子 + 570 + 28 奖励发放
格尔希因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伊斯雷 + 1 效果拔群
潘豆顿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总评分: 携带金 + 570  剧情点 + 28  存在感 + 7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艾德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1238 GP
活跃度
4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05 TP
存在感
1390 BP

弓C 理魔法A 神学 朝灵语 易容C 陷阱C 催眠术 豪饮 野外生存 潜行 格斗C 医药学C 毒药学C 烹饪A 魔导开发D 空艇驾驶 开锁C 剑S

发表于 2015-3-23 13:04:23 |显示全部楼层
站个沙发…………
我的心情很复杂,嗯。
很高兴一路有你。
【情商Z】【串场S】

使用道具 举报

红衣主教

NPC

Rank: 1

难度
所在地
星芒圣域
携带金
10 GP
活跃度
0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0 TP
存在感
5 BP
发表于 2015-3-23 16:15:52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蔡司每天都祝福凯东“明天可以吃到美味的猪排”(别信
「我们终将归去。从这里,回到万物初始之地。」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