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之光3.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572|回复: 16

[正史] #双月任务#Innocent Days(流水账意识流慎入排版更新)

[复制链接]

魔导士学徒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战斗力⑨⑨⑨的传说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2252 GP
活跃度
81 AP
技能点
13 SP
剧情点
1324 TP
存在感
4403 BP

理魔法A魔导开发A格斗A匕首A烹饪A键盘乐器A赌博A商业A

发表于 2015-3-31 23:5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柯瑞森特 于 2019-4-30 11:45 编辑

Warning
+布丁月。
+流水账。
+意识流。
+胡言乱语。
+话题发散。
+NPC乱舞。
+好久不画画了。
+Call me 点题小能手。





Innocent Days


请将我带到那没有罪孽的时代……


☼☼☼☼☼




  她所拥有的关于布丁的最早的记忆,是除了那双递来黄澄澄布丁的纤细的手之外,剩下全部物事都散落融化在风景中的残缺片段。

  光影斑驳。

  那或许并不是她第一次得知甜味的存在,却是有所印象中的第一次。柔软的布丁顺滑的口感,即使牙齿没有长全也能轻易地咽下。但是那双手似乎有着什么犹豫,银光灿灿的什么东西不断地落下,切开,让它们变得足够小块之后,才沉默着递到她的嘴边。

  她想那或许是紫菀的手。年轻的女仆总是如此小心翼翼,容易担心的。而且“自己”也正在自己身边,握着自己的手轻轻捏着。

  她听到那个声音在远处响起,氤氲在模糊的景色之中。

  说了什么呢?

  回忆继续的话那双手也好黄澄澄的布丁也好都会被推开了,沉闷的落地声,新出现在视野中的手白皙而干净,然后又消失了。

  “你▇▇▇▇▇▇”

  那个声音变得近而清晰,依旧无法理解。

  “你▇开心▇▇”

  ……开心哦,因为甜甜的很好吃呢

  “▇▇▇▇▇”

  记忆不明,无法理解。

  “柯莉。”

  我在这里哦。

  记住的部分是当时为数不多可以理解的词汇。她就像是吸收了数滴露水的海绵球,艰难地挣扎着想要保留住那些水分——仅仅为了证明自己是一只海绵球。

  仅仅是因为那是来自于之后再也不见的谁的话语。

  时至今日,她依然渴望着可以对谁进行回答。

  或者对着谁述说吧。

  尚且无法言语的她,因为甜味所得到的快乐。

☀☀☀☀☀

  
  躲过那些尖锐的獠牙和狂暴的利爪,眼前是一望无际绝望的茂密森林。

  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从什么地方出现怎样的危险,森林对于普通的人类而言就是这样的地方。

  若是行至深处,就算烈阳当空依旧暗无天日。而那份黑暗之中,饥饿和仇恨的眼睛便是致命而明亮的星星。

  旅人并非无所畏惧,旅人只因心有所求。



☼☼☼☼☼




  她还记着最初用来垫脚的小凳子是和布丁一样的黄色,矮矮的,就算她踩上去,踮起脚,也就勉勉强强可以扒着桌面,看到紫菀的动作。

  ……或许只是因为她太矮了。

  黑色的小锅子咕噜咕噜地愉快地歌唱着,下面是比任何草原上红色的花朵都要鲜艳而炽烈的赤莲色泽渐变而贪婪。那双纤细的手所握着的利刃明亮,上下的动作像是配合着的舞步,咚咚咚咚。

  她一直知道触碰赤莲,触碰冷光是会感觉到痛的,只是疼痛最后总会随着留下的痕迹一起消失……她也渐渐习惯了。

  ……而且这些并不是甜的。

  后来她换了一张高一些的椅子,依旧是布丁黄澄澄的似乎有些透明的颜色。于是紫菀偶尔会停下,将手中的东西放入她伸来的小手中,然后握住她的手,或是搅动,或是敲击,或是切割,咕噜咕噜,咚咚咚咚。

  ……可是这些并不是甜的。

  当时的她并不知道Pudding这个单词,就算想要向着紫菀表现出自己的愿望也无从下手。此外,她也并不是那般渴望。

  需要记住的事情是那么多。需要学习的事情是那么多。想要记住的事物是那么多。想要学习的事物是那么多。未知的,五彩斑斓的世界是那么耀眼,她甚至无暇顾及一刹那之间错觉一般的违和感。

  后来她第一次坐在甜品店,纳鲁坐在她的对面,仿佛在照着镜子——这时候她已经能够分辨自己和纳鲁的区别了。洁白的木制桌椅上铺着漂亮的碎花桌布,精致的餐具闪闪发光,一切都清晰而灿烂。她也将一杯柔软而甜腻的布丁全部吃光,那只小勺的末端是雕刻精美的结晶雪花——可是她强烈地感觉到别的什么感情压过了开心的心情,布丁的甜蜜在嘴中酝酿久久,变成了无味。

  例如,陌生的风景,好奇和恐惧。

  后来她学会了让咕噜咕噜歌唱着的锅子煮起牛奶,制御着炽热的红莲,倒入用银灿灿冰凉凉圆圆扁扁的小片叶子换来的白花花的沙子,搅拌成布丁的最初模样。紫菀告诉她这些小片叶子上被磨得模糊的人像是名为阿斯方的英雄,同时也是一名有着和银月一般漂亮的头发的骑士,若是没有他将魔物领主泪眼斩杀,便不会存在森染……那也是她最初得知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的名字和历史的契机。

  有着仿佛传说中的龙的姿态的泪眼,有着好听却忧伤的名字的残暴魔物领主的泪眼,和她熟悉的漂亮的湖泊同名的泪眼,已经成为了历史的泪眼。它至今仍然会在人们津津乐道“圣灵返祖”的时候提起,在每年十月十日的竞武日被提及,在描写骑士的书中,被草草地画成长长的蜥蜴。

  偶尔人们会继续说,可惜圣灵已经只剩下一位了,却配合着看不出惋惜的表情。

  她能够听懂,记住,却不明白。

  至于知道阿斯方是继承骑士血脉的王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骑士这点则是在不久之后,作为真正属于森染的骑士的爸爸告诉她的。

  那天的天气晴好,透过窗外能看到飘浮着大朵大朵软绵绵的云朵的天空,只是在回忆中似乎有些褪色,变成了灰蓝。

  而爸爸金色又渐变至浅褐色的长发却依旧那么耀眼。和她还有纳鲁卷卷蓬松的金发不同的,笔直的金发被仔细地绑成了整洁的麻花辫,从爸爸的肩头滑落。她记得那时候爸爸总是穿着红披风的骑士团制服,看起来精神抖擞,和现在没用的大人的状态完全不同的神气。

  特里修拉·伽斯塔倚着墙,低着头看着她,平淡的语气像念睡前故事一般。她已经不太记得为何会提到“王”的话题了。

  “现在的王是暗夜……艾尔温·I·奈特皇帝陛下。”

  温暖的大手落在她的头上,揉着她细软的胎发,有些金色的发丝跟着飘入了眼她就伸手去揉揉,然后发觉头上的大手改为了轻轻的抚摸。

  “在森染,王就是秘仪……阿尔卡纳家族。”

  “王呜有两够人?”

  她还揉着眼睛,口齿模糊。当然当时她并不能理解王的含义,只是明白那是和布丁一样的,用来形容什么东西的字眼。



  “现在的话,是阿尔洛的王和朝灵的女王。”

  “绿王唔?”

  “朝灵语是██。”

  她眨了眨眼,又是不知道含义但是优美的发音,甚至搞不懂对方只是在自言自语还是真的在对自己进行回答。她被没用的大人——也就是爸爸,这个是紫菀最早喊起的称呼,她在某一个瞬间觉得简直太贴切了——的发言扰乱了好久,在可以轻松阅读比她的手掌还要厚上好几倍,写满了密密麻麻文字的书籍之后才第一次搞清楚。

  例如何为圣灵,例如王的定义,例如当时所提到的两位顶点之人,例如为何骑士血脉不再,例如为何人们提及丧失的圣灵,却总露出一副轻松的神情。

  阿尔洛的皇帝陛下,和朝灵的城主

  至于明明只有着只身一人,同时拥有五座城市和一座城市到底有什么不同,她在当时并未能理解。

  明明一个人只能同时存在于一个地方呀,就像是阿尔卡纳之于森染。

  ……森染亦之于阿尔卡纳。

  她也并不觉得从很早之前,森染建立之前就踏上了这片土地,为了这片土地而奋战,又在那之后一直掌管亦守护着这片土地的阿尔卡纳被称为森染的王会有什么不妥的。

  而且苍犀馆前面的装饰用大角,金色的纹理比任何精美制作的家具纹路都要漂亮多了,威风凛凛神神气气的。能够将它作为战利品的森染骑士,一定是不输于阿斯方先生的英雄吧。

  当然关于布丁的制作并不仅仅停留在搅拌成最初的模样这一步。在最早的那几次,她敲鸡蛋的时候仍然会将碎壳混入其中而不知,紫菀也不会提醒,就让失败的口感成为她下决心找出问题的起点。于是哪怕要一片一片地拣出,她也会不厌其烦地做着。而将鸡蛋打混,搅拌成统一的黄色——布丁美味的颜色则练习了好久,足以等待牛奶重新变得冰凉。然后又是混合和搅拌,花上许多的耐心等待凝固。已经烧烫了的烤盘非常危险不能触碰,用煮的似乎也可以凝固——然而无论是太心急还是太疏忽都得不到最棒的颜色。至于倒入的又被叫做砂糖的白色沙子的量竟然会决定甜味的多少,也是在数次的制作之后才得知的经验。

  由自己亲手制作的布丁有着和店里完全不同的味道……是可以留下的甜味。

  她偷偷地猜测过,说不定亲手制作的过程让那份甜味更加浓郁了。因为同样的布丁,能够让她觉得美味而露出笑容却只能让纳鲁露出不客气的嫌弃表情。即使对方一点也不剩地吃完,心口似乎还是闷闷的。

  原本只是为了自己而制作的布丁,不知何时变成了为了让纳鲁露出心服口服地觉得好吃的表情而进行的赌气般的无数次重制。对她而言,这绝对是一场不比打到泪眼和苍犀角龙要简单的战役!因此在被纳鲁彻底承认之后,她的心口瞬间爆炸开无与伦比的感动和快乐。

  不仅仅是双倍呢。

  还是小小的她,便已经体会到了亲手制作的食物被承认美味的快乐。

☀☀☀☀☀


]  旅人曾听过这样的故事:在深深的,深深的远古森林中隐藏着古神遗留下来的赐予人类的恩惠。

  无论什么悲伤都可以抹去,无论什么欢乐都可以延续,无论什么疾病都可以康复,无论什么死亡都可以唤醒……只有被选中之人才可能得到的无上的幸运。

  旅人曾经对于这样的童话嗤之以鼻。只是在所有的希望都失去之后,就算在绝望的沼泽之中越走越远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就算在仿佛漫无边际的无星之夜下迷失了方向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就算喉咙干涸,脚掌磨裂,双目浑浊,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然后旅人看到了——



☼☼☼☼☼


  她的记忆越是接近现今越是明朗。

  许多年过后,她和亲爱的家人们一起来到了由所谓真正的王——皇帝陛下所直接掌管着的首都,以骑士之子为名的夏维朗。这又是一个温暖而灿烂的日子——倾泻而下的光把每一片叶子,每一朵花,和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映照得分外清晰。即使要穿过开在墙壁上的那扇大窗落进来,那些丰沛的日光也能轻易地把所有厨具都衬托得闪闪发亮。头发和身高一样增长了不少的她正双手搭在厨台上,托腮歪着头侧过脸看着边上忙忙碌碌的青年,那是一片阳光照不透的夜色,名副其实的暗夜。



  熊先生不是普通的熊。

  虽然相识的过程乱七八糟她也不太记得清楚细节,但是相遇次数多了,该有的了解还是有了一些。

  例如熊先生……的大尾巴先生非常擅长烹饪这点。

  这是她因为某次无法控制的哭泣——熊先生也好,突然出现的鸽子先生也好,熊先生的大尾巴先生也好都无法让她停止的哭泣而得知的。最后熊先生的大尾巴先生祭出了堪称完美的焦糖曲奇——和他哄小孩子的方式的笨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然后甜味很有效地抚慰了哭泣的她。

  比起不中用的大人……大尾巴先生可有效多了。

  她还记得当时自己一边嚼嚼嚼,一边仰起头看着大尾巴先生和熊先生一样的独眼思考着这是用哪一家的面粉制作的曲奇这样理所当然的问题,然后在咽下之后发音清晰语气深沉地这么发问了:

  “请问,有布丁吗?”

  之后的焦糖布丁自然也非常完美好吃。至于她扑闪着大眼睛一直盯到大尾巴先生先生揉着她的头开口问她要不要来当他的徒弟二号这件事,则是让她有点骄傲的催眠术成功案例——那正好是那天她从书上看到的神奇的术,不过她并没有准备水晶的灵摆。只是努力地想把自己的愿望传达过去。而之后她和纳鲁提起的时候纳鲁不知为何笑得有点让人生气:“肯定是因为你的想法都写在脸上啦柯莉莉小姐☆”

  “唔唔唔我才不相信区区熊先生的大尾巴先生可以拥有这样的智慧和判断力呢!”有点对不起大尾巴先生,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反击了。而接下来纳鲁的论证,似乎也好有道理:“既然你都是多拉古先生的二号弟子了,那他肯定之前就见过这样的表情了吧?w”

  ……二号?啊,是这么说过呢。

  “……是多古拉先生啦!”

  “萨娜娜丽丝·多古拉?”

  “这次是前面错了啦!……等一下性别是不是也错了?”

  “萨斯布莱德·罗纳克维尔三世?”

  “——这完全是不认识的什么人了吧?!”

  ……最后又会变成这样日常的抬杠。

  她不清楚大尾巴先生的徒弟一号……或者说是前辈是怎样的人。因为她不会特意去问,大尾巴先生也不会特意提起。有时候她和熊先生的谈话间会偶然涉及,但也就仅仅得知对方是比自己大上好多,和总会追着自己跑的可怕的某位先生差不多年龄,相同职业的骑士大姐姐。

  对,是骑士。

  这个时候她早已经很清楚在阿泽兰骑士代表着什么,并不仅仅是通俗爱情小说中简简单单的王与骑士与少女的故事那样浪漫又着重于忠诚的称呼。那是荣耀,是生机,是守护,或许也会是她的未来——如果纳鲁真的想要成为骑士的话,无论他是要拜读晓光的都青府,还是投靠家乡的海柏军校她都会跟着,同样成为骑士候补生——他们都有着这样的能力和资格。

  他们是就算分开也依旧联系在一起的双生子,是想要永远在一起的双生子,也是绝对不会彻底分开的双生子。而无论是有着师傅,海洋和红须蟹的晓光,还是作为家乡所以有着熟悉的一切的森染她都同样,发自内心地喜爱着……

  ……因为不断的搬家,陌生的城市也变成熟悉。虽然一个人不可能同时存在于两座城市,她却能同时在心里挂念着五座不同的城市。也正是到了这个似乎可以被称作少女的年纪,她才开始有些明白当时爸爸的一些说法。

  偶尔也会想想,若是能去远京看看风景多好呐。

  然而纳鲁始终只是笑着揶揄她作为一个女孩子似乎过于矫健不合规格的身手——她的格斗技一直比纳鲁要好多了,甚至碰上大人都不会输……当然前提是她自己没有先因为怕生逃跑了——并且不断询问她是否想要成为骑士。语气却总是只有一分认真,听不出对于结果的期待和渴望,更不曾说出他自己是否已经做了如此的决定。

  此外无论是爸爸还是紫菀都显得丝毫不关心双子对于未来的选择。只有一次,唯一的一次,在尼恩格兰的时候,紫菀在某次出门之前突然沉默地看着他们好久,才询问他们是否想要去圣域看一看。

  ……因为那是紫菀很少提出的带有个人愿望倾向的建议,所以虽然很害怕,她还是和纳鲁一起去了……但是至今只留下了被汹涌的人流吓得到处乱窜的记忆,被救助的记忆,和建筑物很壮观很好看的记忆。

  或许纳鲁更明白这一次的提议是为了什么,但是她并不知道。也,并不是那么渴望答案。

  后来他们也只是跟着身为理械师的尼尔师傅进行了魔导士的修行。只要是她感兴趣的方面,无论是关于术式的琢磨和开发,还是对于魔导器的制作和维修,她渴望知识和回答的心情都高涨到前所未有的境界。而当花在这些方面的时间和思考变得更多了,其他的问题似乎也没那么重要了。

  她像是海绵一样,尽情地吸收着所有让她心动的解答,未知的知识,和必要的技能。

  ……只是关于未来的回答依旧漂浮在虚空中,未能抓取。

  “……喂,小柯瑞。”

  她听到大尾巴先生的声音而回过神,方才发现制作好的新料理已经放到了她的面前。她认真地皱起了眉头,这和说好的并不一样。

  “不是说,要做甜甜的东西吗?”

  “这就是啊☆”

  “唔……”她拿起叉子,冰冷的银色金属材质在阳光中反射着想要干扰用餐一般的炫光,她不由地多眨了几下眼才戳下去翻起来,检查的结果还是如同她第一眼所判断的那样:“这怎么看都是肉类吧?还有骨头的部分……是裹上了面粉炸过吗?”她开始思考起这道料理看起来油光闪亮的偏红色色泽的可能性,“唔……是加了番茄酱吗?”

  “你吃了就知道啦☆”

  她略微踌躇了一下。当然她的大尾巴师傅先生从来也没有端出过什么难以下咽的食物让她试吃,但是她也要先确认一下这份红色并不是来自于辣椒的红艳,她对辣味可是敬谢不敏——她嗅了嗅并没有什么刺激性的气味,倒是一股略陌生的酸甜味。

  ……算了,反正就算是辣味料理,也一定会很好吃呢。

  烹饪技术了得的大尾巴先生所言非虚。

  这是一道甜腻却又让人惊叹的肉料理。布丁的用料之一的砂糖和吃炸鱼的时候常用的醋共同吟唱成为美味的二重奏,和音成为前所未有的口感。奇异的是这味道和排骨非常合适,浑然天成。与番茄酱的百用不同,这几乎是专门为了这一门食材所设计的酱汁。而无论是其他什么食材似乎都要进行一定的调整才能与这酸甜的酱汁合衬,相配。总而言之,又是她未曾品尝过的美味,也是未曾见识过的搭配。

  又学到了新的东西呢!

  随后大尾巴先生告诉她,这是塔菲风味。

  她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的独眼。

  虽然她马上就在心中将塔菲替换成了尊重朝灵的远京一词,还是突然觉得料理的余味多了一丝微妙而扭曲的味道。

  并不是就这样变得难吃了,只是觉得有些难以轻松下咽……

  明明不该是这么沉重的味道……

  她已经成长到足够理解阿尔洛和朝灵的历史,现状,矛盾,和仇恨,也发自内心喜欢着另一个种族优秀而丰富的文化和传统,想要尽可能地尊重他们。然而她太容易被悲伤的事情触动了,所以纳鲁会代替她去倾听,会捂住她的眼,在她耳边只轻轻地说着故事最单调客观的结局。但即使如此,她还是理解了,感受了,然后,苦恼了。

  就算什么都不去做,什么都不需要她去做,她也依旧苦恼着。

  在这样勉勉强强可以被称为少女,外表还带有七分小孩子的稚嫩的年纪,她得知了就算是美味的料理也未必一定会带来快乐的心情这点。经典的菜谱更是有着背后的故事,而谁又能想到小小的菜谱甚至可以触动到两个种族之间恩怨情仇的那根弦呢?或许也只是因为,她已经得知了太多,因此想的太多了吧……

  知道太多或许并不是幸福的……

  但是她还是放下了变得低迷的心情,认真地和大尾巴先生学了过来。

  她已经成长为,比起去不断苦恼情感上的纠结,更倾向于考虑实用性的性格。

  用上这么多肉的话纳鲁一定会很开心吧……

  而让她可以开心地继续进行着学习的理由,只要是自己的愿望和亲人的喜悦便已经足够了。

  如此容易满足。

  她深爱着理魔法和魔导器研究,所以她倾尽所能去记录,理解,搜寻,和练习。

  为了家人的口福和个人的爱好她也对家事中的烹饪一门精益求精,还幸运地遇到了千载难逢的烹饪师傅。现在她再也不会要花上好久的努力才让纳鲁承认自己制作的料理了。而熟练制作料理可以省下不少时间让她投入到其他感兴趣的领域去。

  想要更好地精简家用,她甚至啃完了天书一般的那本夏娃·密斯的《阿泽兰财富说》,现在能看透许多商贩的经营之道和供应链运作根本不可能被油嘴滑舌的推销哄骗了。不过她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把人说得一惊一乍的讨价还价技能还是多亏了后来和熊先生的相处,在潜移默化中被加强了。

  因为担心着常常只有她和纳鲁两个人的家不够安全,她翻完了可以借阅到的所有关于陷阱的工具书,甚至还央着纳鲁去询问那些以赏金猎人为职的年长者,研究出了一套独创的家用防盗陷阱。虽然实际上这套陷阱从来没有真正地抓到过小偷,但是纳鲁却认真地和她保证过陷阱运作的可靠性和威力……真不知道是被用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了。

  总是不知道到哪里浪的,现在以赏金猎人为职业的爸爸的工作据说充满了危险,于是她和紫菀学会了制作护身符。为此她也在裁缝和编织上花了心思,现在已经可以做出至少286种不同花样的设计了。爸爸不止一次夸过她制作的护身符效果拔群,却不知为何总是正好又弄丢了护身符——于是她也一直不断地制作着,越来越熟练,想要制作护身符赠予的对象也在不知不觉中多了起来。她在某次突发奇想地统计过,在圣盾塔报时的间隔内她稍微努力一点就可以做完两个纳鲁娃娃,当然复杂一点的话肯定还是要多花点时间和心思。

  而为了更好地记忆复杂的知识点和喜欢的诗歌,她偷偷地练习了大概不会在任何外人面前进行的演唱。她一直是喜欢旋律和节奏的孩子。住在森染的时候隔壁家的大姐姐不仅仅能弹得一手好钢琴,同时也有着婉转的歌喉。她就是跟着那位大姐姐学了一些看不出用处的吐气,开始了歌唱……当然既然没有听众的话,她自己究竟是怎样的水平并不太清楚呢。

  ……想要学习的事物还在不停地增加着,她不断地学习着,吸收着。

  学习是快乐的。新的邂逅是快乐的。使用知识是快乐的。

  但是她不知道,自己是否之后,会像这次无法因为食物的美味而开心起来一样,因为了解了太多,知晓了太多,目睹了太多,倾听了太多,想要诉说的东西也变得多而复杂而难以让心情高昂起来……更加无法将内心涌动着的回答传达出去了……

  她究竟,可以被允许这么无忧无虑地生活着吗?

  或者在家人的守护环绕之下,或许在森染的王的荫蔽之下,或是在阿尔洛的皇帝所统治的层层屏障的堡垒之中,她安全,懵懂,只是一块一直吸收着外部养分的海绵,不断地变得充足而沉重。

  当海绵想要动起来,哪怕是作为一只最微不足道,渺小的虫子而蠕动着,会因此改变的东西有多少呢?

  至少,海绵再也不会仅仅是一块海绵了。

  单纯无垢的日子,会就此一去不返吗?

☀☀☀☀☀


  旅人张大了的口中发不出惊呼,因为它已经开裂,就算是鲜血也无法滋润。

  野兽咬着他的脚踝,野兽咬着他的脖颈,野兽咬着他的手腕,并不用力,只是轻轻地咬着,又足以让那些渗毒的利齿嵌入他的皮肉之中。

  它们安静地等待着命令。

  旅人曾经见过她的眼珠被刨出,曾经询问过她的双唇被撕裂,曾经祈求过她的膝盖被打碎,即使如此旅人也不曾在绝望之中陷得更深,他觉得自己大抵是到了绝望的深渊。

  无欲无求,无知无感,无念无想,无情无恨。

  反正终究一死,孑然一身。

  这或许触痛了她的什么。

  旅人尚能聆听的双耳听到她急躁的来回踱步,伴随着那声音的是她身上佩戴的小饰品撞击摇晃的声音。

  旅人记得那是什么,非常可爱的,看着就能让人感觉到制作者温暖的人偶挂件。看不清细节但应该是一个小女孩的形象,金灿灿的。也就是这样一件挂件让他丧失了基本的警戒心,甚至重新燃起了一丝丝希望的火星。

  至于对方是恶魔这种结局,旅人也不意外。

  本来就是绝望深潭中掉入的小小萤火虫,以为是光明,却是即将被溺死的弱小的生命。

  即使如此也不过一死,只是早了一步或晚了一步回到女神身边罢了。

  旅人最后只残存了一点好奇。

  对方优美的仿佛歌唱的语调之后四肢麻木的疼痛似乎加剧,但是很快又随着对方急躁而失去了韵味的命令而放开。如此反反复复。

  旅人不知道对方在犹豫着什么。

  折磨吗?旅人事不关己地想着。虽然不能看见,流出的血必定已经染红了他的衣裳,然而即使如此他依然思路清晰着,甚至能在野兽的喘息之间听见她偶尔想起什么般的碎碎念。

  “……又……”

  “…………啧…………”

  “……我可是个美食家啊……”

  或许也并不是迟疑,只是还没有想好最好的料理方式呢。

  旅人这么想着,感受着自己身体被拖拉,被推搡,在阶梯上滚动,重重跌落到吸满了露水的草甸子之中。

  “不要弄脏这里。”

  旅人开始模糊的意识中,那是最后的讯息。

  “嗚呼……”

  那或许是,确定夺取性命的命令吧。

  随之是长长长长再也不会结束的黑暗。



☼☼+☀☀

神赐予了人主宰世间万物的灵巧的双手。

人用双手制作美味的料理。

料理的美味或许会带来喜悦,带来悲伤,又或者是谁都不曾听过的故事。

神赐予了人遍布世界每一个角落的食材。

人用智慧料理着各种食材。

为了让不同的食材相互交融,相互糅合,成为适宜同食更加美味的菜肴。

神赐予了人以恩惠,神赐予了人以灾难。

神愤怒,那愤怒之中诞生了兽;神叹息,那叹息之中诞生了光。

然后神离去了。

而人依旧搜集着食材,收获着食材,猎取着食材,将它们制作成美味,为丰收而喜悦,为美食而幸福。

而恶魔以人的负面情感为食,那些再也不见的悲伤,丧失所爱的伤痛,淋漓尽致的仇恨,本性难移的贪婪,力所不及的死亡,怨声载道的暴乱,熊熊燃烧的妒忌,和死于非命的绝望……

人因为美味的料理而快乐,亲手制作的料理会带来更多的快乐。

恶魔因为美味的绝望而快乐,亲手制造的绝望会带来更多的快乐。

追根溯底,他们都来自于同样的神,或许曾经沉眠在同样的襁褓。

只是,作为唯一的真实,他们遥遥相斥,他们的快乐互不相容——

——此时正站在门的两侧。

Hal-le-lu-jah!

Praise the Lord.


☼☼☼☼☼


  “如果变成连你这样的小女孩子都不得不行动起来的困局,那些骑士大老爷们脸上可真是挂不住啦☆”

  纳鲁轻飘飘地说着,他已经把她制作的新菜吃完了。

  “多谢款待~☆”

  “可、可是我确实可以把见习骑士先生抛甩出去哦!”

  她一边喃喃着一边收拾起盘子。略显干净的盘子充分体现了这次学到的新菜谱——糖醋排骨的受人欢迎度,酱汁也被刮得干净,几乎就差上舌头舔了。

  当然,伽斯塔家的孩子还是不会做出这样不合礼节的动作的。

  “呜哇你是说夏维朗骑士团的那位?”

  纳鲁含着刮过盘子的勺子,抬眼看了看天花板似乎在搜索那位可怜的先生的样子,随后他还是像往常那样灿烂地笑了起来,嘴上却丝毫不留情:“沙维特·罗利孔先生就算了,暗夜骑士团的弗瑞德团长还是可靠能干的大人哦。就算夏维朗骑士团有没用的骑士先生,还是有很多能干的大人保护着城市和人民的哟,所以……你也不用那么着急于成为什么了。”

  “柯莉只要像平常一样就很好了呀☆”

  他的目光飘过了她,落向了窗外。漆黑的夜空中,一轮新月寂寞而执着地散发着清冷的光芒。



  “……只要保持现在的纯真就好了……一直是这样简简单单的日子就好啦☆”

  那是肯定隐瞒了她什么的音调。

  至于纳鲁又把熊先生的大尾巴先生的名字念错这件事,她都已经不想再进行纠正啦!

  “明明我有能力去做什么吗?”

  “可是需要的并不是能力,而是心哦。”

  双子温暖的手也抚上了她的脑袋,抚摸着她和他相同的卷曲的金发,她觉得有些害臊,别过脸去:

  “我明明也是有着想要去做什么的心的啊!……还有你不要学爸爸啦!明明和我一样高!年龄也一样大!”

  “因为我们是双子嘛☆”

  对方咯咯地笑了起来,抚摸的动作也变得乱七八糟最后干脆是把她的刘海揉成了一团。她愠怒地打开纳鲁的手,嘟起嘴瞪着他。

  纳鲁始终笑着。

  “我不是指渴望的心,柯莉。而是你能够得到什么的心,是你的心情。”

  纳鲁依旧微笑着,眼却眯了起来,她知道那是对方一种认真的姿态。

  “如果你不能够得到喜悦,不能够得到满足,不能够得到你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承认,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去做的。”

  没有丝毫辩驳余地的肯定句。

  “只有那件事是非你不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你的用处的时候,我才能够忍受看到你苦恼,悲伤,和痛苦。因为我们是双生子啊,我也会有着同样的感受。”

  他换成了皱着眉的苦笑,放下了小勺伸展开手臂环住她,和从很久之前一直就在做的那样摩挲着她的面颊,又捏了捏她的手心。

  “因为我是这么的弱小啊,柯莉……所以……请你就这样留在我的身边吧……”

  她看入他的眼,那是不容置疑的感情。

  不希望她发生任何危险的,一如既往保护着她的最亲密之人的爱情。

  她沉闷着许久然后默默点了点头,示弱的纳鲁总是如此狡猾,狡猾地知道一旦他示弱,她就毫无理由毫无逻辑毫无挣扎地沦陷了。

  谁让他们是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在一起,并且向着永远伸出手去的双生子呢。

  只是……纯真的时光,究竟还能够维持多久呢……

  在一切尚未明朗之前……

  在被掩盖的真相尚未被窥探到之前……

  在她,与她想要回答之人命中注定的再次相遇之前……

  时间或许已经无多。

☀☀☀☀☀


  “嗚呼……会いたいなあ,コッリ。”

  她抬起头,舌尖触碰牙齿,仿佛咏叹一般优美的发音。

  时间或许已经无多。



+END+




谢谢熊先生陪我玩!!!


+True End+

评分

参与人数 21携带金 +500 剧情点 +22 存在感 +19 收起 理由
修·德米安 + 1 纯粹真挚
梅尔 + 1 效果拔群
艾薇安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青鸲 + 1 图文并茂棒棒哒。
洛克斯 + 1 万恶的KUMA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战斗力⑨⑨⑨的传说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2252 GP
活跃度
81 AP
技能点
13 SP
剧情点
1324 TP
存在感
4403 BP

理魔法A魔导开发A格斗A匕首A烹饪A键盘乐器A赌博A商业A

 楼主| 发表于 2015-3-31 23:5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柯瑞森特 于 2015-4-1 00:20 编辑

啊忘了说我的题目是绿色,用欢乐 美食 恶魔为主题了(′・ω・`)

…………难得首楼那么好看我就不编辑了ry

+附记+


+想要隐藏一滴水的最好的方法是把它投入大海。

+告诉你柯莉是如何成为9C萝莉的。

+将来或许还会变成11C。

+双月大概会变成意识流收割机……

+虽然这篇确实在讲一些事情。

+当你不知道写什么的时候,打开所在地区地理志,看着,发呆,然后你就懂了。

+标题依旧是歌名,太出名了我反而不想做链接了。

+Call me 胡扯也要点题小能手。

+依旧有伏笔……勉强算是吧。

+我不会杀NPC啊!旅人先生对不起!

+为什么一篇双月我要作死这么多字……

+想写副本——

+其实这篇最早的构思不是这样的。

+是美食漫画(误)来着……

+但是觉得写文比较快……

+……然后结果你们也看到了_(:з」∠)_。

+卡卡卡卡卡卡卡小僧是ry

+纳鲁大大一直是煽情小能手……

+写他真是让人害臊!

+……遗憾的是到最后也没能中二起来……

+一定要说就是柯莉其实想要做点什么但是因为性格中的协调部分所以应允着双生的任性继续过着平凡而纯粹的日子。

+她自己也仍然是纯真不知世事的样子。

+和里之人不同的啦!

+如果说9C萝莉挺普通的话……

+副本我来啦————————————————————

+(大笑三声摔门去。

评分

参与人数 3携带金 +8 存在感 +2 收起 理由
岁魈 + 1 治愈系
夜霾 + 8 认真回帖奖励
雷古勒斯 + 1 治愈系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时茵骑士团团长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战斗力⑤⑨⑨的贤者

支援
缇可
所在地
时茵
携带金
15565 GP
活跃度
7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796 TP
存在感
2348 BP

理魔法D弓S兵法B潜行水性

发表于 2015-4-1 09:30:32 | 显示全部楼层
被绿色服饰的柯莉击沉了,咕嘟咕嘟……
小孩子认识世界的方式果然大同小异,虽然我没有名为双胞胎的另一半,虽然我已经回忆不起这么初始的部分了。(“我心大”脸
以及,双子真棒啊……(捧脸看实现几率超低的转生计划)

点评

呜哇雷古团长不要沉0口0?!……啊!点了水性应该没关系吧!XDDD……谢谢评论~如果也是转生萝莉的话大概电脑先生那边……ry  发表于 2015-4-2 03:53

评分

参与人数 1存在感 +1 收起 理由
柯瑞森特 + 1 谢><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尼恩格兰骑士

Rank: 5

战斗力⑨⑨的精锐

所在地
星芒圣域
携带金
2609 GP
活跃度
19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352 TP
存在感
260 BP

剑E理魔法A生物学C野外生存占星学动物驯养水性演唱S

发表于 2015-4-1 09:3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反黑字的信息很棒.....
文字很深沉干练...
也许不是简单点评可以概括

点评

这样看就很开心了 无论是认真严肃还是话叨,只要看到一堆堆的见解就足够开心了  发表于 2015-4-2 08:48
……XDDD嗯……反黑的部分因为是柯莉绝对不知道的情报所以就这么处理了,因为原本就打算写的很短很意识流(我不擅长这些,搔头)……大概看起来比起平常话叨会好一些?XDDD虽然还是一样一堆排比||  发表于 2015-4-2 03:54

评分

参与人数 1存在感 +1 收起 理由
柯瑞森特 + 1 谢谢》《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尼恩格兰骑士

Rank: 7Rank: 7Rank: 7

战斗力①⑨⑨的勇者

支援
耶米利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375 GP
活跃度
2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285 TP
存在感
931 BP

理魔法A剑S潜行

发表于 2015-4-2 02:57:41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先允许我为 沙维特·罗利孔 点一套赞

这样短短的(并不短)的篇幅中似乎包含了相当多的……说内容也有点不恰当,啰嗦一点是“想表达的东西”吧。在各种意义上点了“恶魔、欢乐和美食”的题呢。双子的羁绊特别戳人,尤其是最后应该是有意的字号变化?直观地感觉到了音量和语气上的微妙转变呢,太棒XD

副本文也请继续加油w【哪壶不开

点评

这种完全看不出原名的真的好吗!www虽然我也很喜欢!嗯达兰克团长说的确实……我有一些想表达的东西XDDD但是我自己也说不太好|||……最后的用意也被get了超开心!副本文我……我……QVQ……  发表于 2015-4-2 03:57

评分

参与人数 2携带金 +6 存在感 +1 收起 理由
夜霾 + 6 认真回帖奖励
柯瑞森特 + 1 谢谢谢><

查看全部评分

言多必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森染骑士团团长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战斗力⑤⑨⑨的贤者

支援
格尔希因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938 GP
活跃度
57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517 TP
存在感
1426 BP

理魔法SS剑S空艇驾驶历史政治C兵法B

发表于 2015-4-2 11:42:03 | 显示全部楼层
仍然是信息量很大的一篇,每次看新月小姐的文都能感到愉悦的满腹感^ ^(我也来扣一下美食的题(不
然后就被夏娃·斯密呛到了,咳……

所以,柯莉是以亲族之爱,搭配甜美柔软的布丁,和沧桑微苦的历史哺育成长起来的呢——所以才会是这样战力拔群的9C loli啊
伽斯塔先生作为骑士英姿令人神往,有机会真想见一见,不知道有没有画像之类的留存下来?(←变相求图

纳鲁小先生每一句都扣人心弦,不过配合反黑内容看到最后,不知道应当更为双子之中的那一个担心一些……
妈妈似乎对柯莉更执着一些——有什么特别的缘故吗?等后篇

然后,关于“王”的定义……
现在的我,也和年幼的柯莉一样,并不确切知道它的答案。
即便手握支配的权利,或心存保护的愿望,又是否就意味着真有资格代替他人做出决断?
决断之后,他又是否能承担起历史将要向他讨还的代价?
也许只有承担得起这份代价的人,才能将冠冕安放在他的头上吧。

所以说,大人真是没用啊^ ^

评分

参与人数 4携带金 +6 存在感 +3 收起 理由
雷古勒斯 + 1
夜霾 + 6 认真回帖奖励
柯瑞森特 + 1 谢谢谢谢>////////<
穆雷 + 1 效果拔群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异端之人

Rank: 5

守护者

支援
约瑟夫·温琴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138 GP
活跃度
2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37 TP
存在感
306 BP

二刀流理魔法A潜行偷窃B口技陷阱B腹语杂耍读唇术格斗C开锁B剑A烹饪S弦乐器C饕餮催眠术野外生存

发表于 2015-4-2 19:5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萨那 于 2015-4-3 14:18 编辑

我!终于!忙完!了!终于可以回了!
等我一会追加评论【虽然估计也没几句
意识流我喜欢——
你真是把平时好多梗都用上了啊——
好评——
纳鲁尼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捏脸攻击——
点题小能手不务正业跑来出长篇不得了——【喂

我迟早要让人画个左右来回跳的gif黑白熊【深沉】

点评

才看到点评!这次BGM就是鲁路修的那首插曲了太有名了所以我懒得做链接搜一下就有呢_(:з」∠)_……我只想用冷曲子的魂呜呜呜(够了|纳鲁的人设就是永远不好好叫你的名字!认命吧!XD  发表于 2015-4-10 17:18
不过这次居然木有bgm么  发表于 2015-4-3 21:18

评分

参与人数 2存在感 +2 收起 理由
雷古勒斯 + 1 难以直视
柯瑞森特 + 1 谢谢谢谢谢=A=

查看全部评分

本农家乐VIP可享受每年一次天然橘子园任意吃活动,欢迎您的加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赏金猎人

Rank: 6Rank: 6

战斗力①⑤⑨的英杰

支援
弗尔斯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165 GP
活跃度
28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5 TP
存在感
460 BP

潜行空艇驾驶野外生存动物驯养刀S魔导开发C弓C

发表于 2015-4-2 23: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穆雷 于 2015-4-4 20:24 编辑

    凌晨一边赶死线一边看的,本来是为了及时结算,一脸码农DEBUG的表情(咳咳咳JUST比喻),到夏娃-密斯的《阿泽兰财富说》顿时呜哇噗出来、忍不住开了群戳柯萝的小脸儿~太萌啦~!然后既然已经破功,索性就还是轻松愉快地往下看,又被罗利孔先生哈哈哈带跑了……
    开心完食、感谢款待!

    就一直觉得,萝莉或者说孩子的视野,所看到的世界会截然不同。
    那些证明的愿望——假如我们可以认为文如其人,那么似乎也与柯萝的意志存在共通之处,与常日不言自明的选择相辉映。而探索的愿望同样如此。令我想起我真正年幼的时候,对知识憧憬亲切,和后来长大后能专注系统也效率地学习时感触并不相同。


    “虽然她马上就在心中将塔菲替换成了尊重朝灵的远京一词,还是突然觉得料理的余味多了一丝微妙而扭曲的味道。”

    柯萝总是很明白又很能理解的,带着天赋的敏锐、和别与不同的视野。
    当然、称为“朝灵风味”似乎是更通行的说法~☆


    “如果变成连你这样的小女孩子都不得不行动起来的困局,那些骑士大老爷们脸上可真是挂不住啦
    “如果你不能够得到喜悦,不能够得到满足,不能够得到你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承认,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去做的。”
    “只有那件事是非你不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你的用处的时候,我才能够忍受看到你苦恼,悲伤,和痛苦。”

    纳鲁小先生总是特别动人也特别聪明也特别爱柯莉呢=-=


    黑色的部分、我这眼中只有星星的人就不发表什么看法啦w||| 但是“无论什么悲伤都可以抹去,无论什么欢乐都可以延续,无论什么疾病都可以康复,无论什么死亡都可以唤醒”……
    这样的愿望,是果然只有恶魔才能实现的吗?
    ——低头看着掌心,也感觉一些缅渺的悲意了。



    我曾问过学生,你怎么理解“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你认为这句话哪一部分更重要?
    学生回答,“这句话的意思是‘想要戴上王冠,就一定要承担它的重量’,可以引申为‘想要得到力量或权力就必须承担代价’,它告诉我们承担责任的重要性,要学会承担责任。”

    这的确是标准答案。

    不过我心中本来认定,“欲”、愿望,更为重要。先下决心,再做行动,这样才能成就一件事;无论如何总也是想要做些什么的人比什么也不做的人更值得敬佩。
    毕竟我是不论成败的唯心主义者呀❤


    最后,我私意还有个疑问。
    “旁听者”也好“单纯无垢”也好,虽然是描摹状态,多多少少还是给人以某种下了定义或打上标签的感觉。
    为什么?


    萝莉或说是孩子,最美好的不正是无穷无尽的可能与未来=-=



评分

参与人数 3携带金 +12 存在感 +2 收起 理由
雷古勒斯 + 1 治愈系
夜霾 + 12 认真回帖奖励
柯瑞森特 + 1 谢谢谢谢谢谢0//////0

查看全部评分

/ 店铺 / 『拯救大陆单身强迫症』
承接各类浪漫邂逅、野外杀人、图文推广、排版校对、代写情书。价格厚道,老板人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战斗力⑨⑨⑨的传说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2252 GP
活跃度
81 AP
技能点
13 SP
剧情点
1324 TP
存在感
4403 BP

理魔法A魔导开发A格斗A匕首A烹饪A键盘乐器A赌博A商业A

 楼主| 发表于 2015-4-15 13: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柯瑞森特 于 2017-3-6 23:03 编辑

无聊的四格补充A。之前就画好了一直懒得嵌字今天等魔神80波回魂力顺便搞了搞就先发了吧……

督促一下我一定要记得拿起板子把四格B也给画完回图都回了TVT


其实暗夜制服+黑发看起来真的是黑一团……
于是据说黑一团变成四个之后柯莉莉开始犯了脸盲XD
还好发型有长短之分(。)



冷笑话四格B。关于纳鲁大大那段煽情得我害臊的台词(。




其实大家的意思都是你【先】别去骑士校了那地方【现在】不适合你。
当然也有些别的语境别的意思。
……忘了紫菀姐姐的泪痣!

其实大概有一定的规律比如纳鲁大大是示弱+小小的撒娇,因为他知道这是最有效的。
紫菀是直截了当地表达但是话题本身太抽象,而且她比起任何都更尊重柯莉自己的意见。
尼禄其实……是文青(。)大概我不太能表现出那种感觉吧_(:з」∠)_他对柯莉的语气就比较像是要求了。
没用的大人……爸爸就是“啊?那先打赢我啊连我都打不赢谈什么……咦要谈什么来着?”的电波。
这次连柯莉都觉察到哪里不对了呢爸爸!
但是其实,因为柯莉绝对不可能在可以进入骑士校的年龄阶段打赢他的www
所以大概是个变相的“乖女别去”的表达吧www||||
……
……不过是特里修拉呢,大概是真的觉得想去当骑士就要打赢前骑士的自己不然没有资格吧……
毕竟是个脑回路在无限之海另一边的电波啊……(深沉)。


果然今天的伽斯塔家也很愉快呢w★

顺便一提为什么只有这张是彩色是因为……之前的单色图快想在索伦先生评这个帖子的分前加上,结果还是没来得及,评完分的时候这个才画到第三格的一半,我就放置了半个月重新画手感都不太对了(。)
想想彩色GP多我就彩了,简单粗暴直接。

才不是欺负熊先生所以给他单色呢!才不是XP!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9携带金 +60 剧情点 +2 存在感 +8 收起 理由
索伦 + 60 + 2 奖励发放
伊斯雷 + 1 效果拔群
达兰克 + 1 效果拔群
雷古勒斯 + 1 效果拔群
洛克斯 + 1 效果拔群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十二支“霜鬼”

Rank: 7Rank: 7Rank: 7

监督者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708 GP
活跃度
19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65 TP
存在感
449 BP

对不起,你是个好人野外生存潜行易容C重武器S阿尔洛语匕首B二刀流格斗C鞭S

发表于 2015-4-15 18: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品种:狼熊萨那诞生

点评

………………暗夜又有新周边了呢买买买!(等。  发表于 2015-4-15 18:1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