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4449|回复: 19

[主线] #黑澜线#心澜 星士side [复制链接]

第二十二星士

战斗力⑤⑨的前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支援
阿德利诺
所在地
星芒圣域
携带金
1487 GP
活跃度
3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9 TP
存在感
120 BP

剑D 星魔法C 匕首D 手语

发表于 2015-4-6 00:21: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德 于 2015-4-30 19:53 编辑

因为凯东帮我断了后路所以先发上来^ ^
仍在赶稿中 可以达成压线完结(。

↑压线完结达成!
片段灭文法
简单粗暴的剧透      教会验证了有人投毒的猜想之后去抓人最后失败了
 请阅读阿德利诺·凯东的【法祭side】


   SA412.10.28
  下午一点。圣女的奇迹几乎传到了安置点的每个角落。越来越多的人不甘于躺在安置点里等死。凯东还记得今天上午那些感染的人群躺在地上,身体因为呼吸困难而发抖,只有头向着他的方向转过来,一双眼紧紧地盯着凯东和他身后几名巡逻的法祭。那种神情——他不敢确定——就像是在看他的笑话。

  大概很快就会有人向凯东的靴前吐唾沫了,算是以这种形式报复这场灾难和女神。但是心痛以外凯东的确救不了他们。没人可以。

  即使是那个恶魔,做的也不过是将他们从泥浆里拉出来再扔去烈火之中罢了。

  从海啸发生的当天开始凯东和他的法祭同伴们就开始管理安置点的秩序,目前还没有非常大的骚乱,但自从圣女事件之后凯东的心正在变得越来越紧张。就像所有人都明白的,混乱什么时候爆发只是时间问题。之后会发生什么已经是可预见的了,凯东在获悉圣女出现的消息之后就立刻报告了圣域,要求加派法祭,在之后也增加了巡逻的频率。他必须对一切都做好准备,灾难永远是混乱的温床。

  所以当凯东和法祭们发现有人正在悄悄尾随着他们的时候,凯东什么都没有多想。他只是点头,示意和他同行的法祭们可以分别分散穿过小巷去包抄。他们这么干当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让对方跟丢目标自己再上去倒打一耙这样的活,凯东还是相当有底气的。

  那个人将没有机会逃走。凯东用拇指抵住剑格拔出剑来,健步如飞。那个人的跟踪能被法祭们发现,显然表达出他的实力在众人之下。或许他们的人还不止一个,但至少以此推测要是打起来的话应该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缠的对手。凯东率先走入跟踪者疑似藏身的巷子,两个法祭在后边跟着,同时可能通行的出入口也已经被卡好了。

  必须搞定,一点差错都不能有。天灾之后不能再有更多人祸。

  向前走了几步,一个高大的男性身影出现在不远处的拐角。黑色扎马尾的长发,穿着相当不起眼的衣服,似乎还没有注意到凯东和法祭。凯东停下来耐心等待了几秒钟,发现像他推测的那样,男人有同伙。那个男性像是和拐角后边的谁打过招呼以后,朝那个人相反的方向走了几步。

  他还背对着法祭们。相信这是各个击破的最好时机,凯东做了个手势,身后的两个法祭便靠着墙跑着碎步上前,而凯东猛地冲向了那个黑发男人,将剑尖对准了对方的肩,试图先压制住对方。然而,凯东注意到对方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银光一闪多出来两把精致的匕首,随着凯东的剑刃和那个男人的剑刃摩擦产生的尖锐摩擦声,凯东的剑被匕首卡着,刺到了空中。

  应该是不可能失手的,凯东的脑海里闪过一个问号。凯东瞄了一眼这个男人,他的双眼紧紧闭着。凯东觉得他应该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

  花了片刻在脑海里搜索的时间,凯东回忆起这个人的身份,凯东立刻放下剑,回头喝住那两个刚才还准备上来帮忙的法祭,告知他们威胁解除了。同时他听到那个黑发男人的口中飘出一句轻轻的嘘声。


  他是封魔省的星士,黑斯·坎伯兰,凯东熟悉他的搭档艾德。刚才抵挡住看起来毫无破绽的一击想必是开启了星图了。凯东哭笑不得,现在真的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凯东在圣域见过他几次,更经常的是和艾德闲聊的时候提到过他,但他之前见到他的每一次都没觉得黑斯有这么令人厌烦过。

  “你在闹什么?不要制造不必要的紧张了!”凯东觉得他没法把自己的意见表达得更加清楚了,“你来这里想必也是有正事要干的吧?艾德呢?”

  黑斯翻了个白眼,手指向右边点了点,仿佛根本不在意凯东说了什么,也无意做任何回复。作为回报凯东瞪了他一会,艾德正好从一堵墙后走出来。

  艾德穿得也相当普通,头发草草地向后扎着。凯东花了几秒钟才把艾德和他平日印象里那个总穿着制服的家伙联系在一起。“好了,凯东。我道歉。没有故意跟着你们,只是想看看你什么时候会稍微闲一点再碰头罢了。没想到会给你们的工作造成麻烦。"艾德耸了耸肩,“好消息是圣域加派的十五名法祭也和我们一起到了。他们是散开来走的,但不出半个小时一定能到。”

  “那真是我最近能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凯东把剑收回剑鞘里,试图不让自己的声音里显出太多的怨气。至少一场误会总比真正的危险令人安心一些。他叹了口气,“你们先去圣拉塞尔大教堂等着吧。我们巡逻完毕再在那里和你们会合。”

  “事实上我还有些……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还是教堂见。”代替把话说完,艾德像他一贯会做的那样微笑起来。凯东疑惑了两秒,最后还是把好奇抛在了脑后。他想要回报以微笑却发现自己的嘴角已经被这灾难的悲苦气氛腐蚀得生了锈。

  最后凯东叹了口气,目送艾德和黑斯离开,自己又带领着法祭们去寻找任何可能的动乱。
已有 12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格雷格.金莫 + 1 效果拔群
青鸲 + 1 效果拔群
敏特·艾格斯 + 1 效果拔群
亞納 + 1 效果拔群
伊斯雷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存在感 + 12   查看全部评分

封魔显圣
若是不知该要作何表情,那么尝试微笑

使用道具 举报

第二十二星士

战斗力⑤⑨的前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支援
阿德利诺
所在地
星芒圣域
携带金
1487 GP
活跃度
3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9 TP
存在感
120 BP

剑D 星魔法C 匕首D 手语

发表于 2015-4-6 00:22:17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小时之后在圣拉塞尔大教堂的里间,艾德突然回过神来,放下钻研了许久的晓光地图。他望向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旁的长凳上背靠着墙闭目养神的黑斯。

  “刚才好像有什么人叫我。你有听到是谁吗?”

  “你聋了?”黑斯如此简单地答道。他甚至都没有睁开他的眼睛。

  “你就不能说点别的?”不指望从黑斯这里得到什么更具体的回答,艾德只有选择自己去查看门外是不是有什么人。他把地图放好,拧开房间的门把手,抬头和凯东打了个照面,而对方也正握着门把准备进来。艾德只好笑笑:“抱歉,没听见你。”

  很高兴凯东没有在意,短暂的尴尬之后艾德立刻让凯东进房间坐下,而艾德坐在他对面。艾德感到凯东有些不一样,他有点……激动。似乎急着想要说些什么。艾德的脑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担忧着凯东是不是又发现了灾区有什么新情况,他立刻询问凯东有没有出什么事。

  “圣灵保佑,还没有。你们发现了新的情况吗?”凯东有些疑惑地盯着艾德,似乎反而被他急切的语调吓到了。

  “你看起来……有点紧张。”

  “啊……”凯东愣了一下,旋即放松下来。“其实是因为圣域加派来的那些前辈们,克鲁茨、琴和克劳莉娅。说实在的,这次的手笔真是大。你上次要说的话也是关于这个的。对吧?”

  艾德这才回想起来他们二人刚见面时他想说却没有说完的话。“被吓到了吗?”艾德打趣地说道。

  “有一点。”停顿了几秒,凯东又答道,“不过这样也终于不用担心人手不足的问题了。那些前辈即使单独行动也毫无问题,经验也很丰富,绝对是强大的助力。还有你们。虽然压力有点大,我现在可是信心更足了。”

  艾德微笑着,想要发表议论,但他的视线很快被一张晓光地图遮住了。

  “好先生们。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干点,我说,正事?你们真的不嫌无聊?”黑斯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那张长凳上起来,单手抖开一张地图站在二人中间。他以惯用的鄙夷目光紧紧盯着艾德,手上把地图摊在了桌上。

  艾德被黑斯盯得有些不舒服,直到黑斯入座他还是能感到从他的搭档身上传来的压迫感。当然现在的确该是交流情报的时候了。艾德清了清嗓子:“总之,我们严重怀疑这次大规模的中毒事件并不是海啸引起的。特别是圣女的神迹出现以后,赛兰圣教信徒人为投毒的嫌疑已经相当大了。”

  凯东在两三秒内僵着难以置信的表情,接着是疑惑和惊异。他腾地一下站起来:“什么?!”

  艾德注视着他面前透着一脸严峻的法祭,表示相当理解地点了点头:“现在只是怀疑而已,调查之前我们没法下定论。我们对晓光不熟,常驻于此的十四和十七星士刚才已和我们进行联系,决定从贵族方面入手。他们去彻查晓光的贵族阶层是否有赛兰圣教的人渗透。即使这次水源污染并没有人为原因,调查也是十分必要的。”“我们首先要确定投毒,这也并不复杂。我们会下井去搜索……大概会需要你们的帮助。”黑斯如此漫不经心地补了一句。

  “那么,离这里最近的水井在哪里?我们先从那一口开始。”现在轮到黑斯来仔细查看那张他没怎么看过的晓光地图,他貌似对它产生了莫大的兴趣——虽然上面不会标着水井的位置就对了。

  “大概在这里的街区有一口。” 凯东重新坐下来,用手指点点地图上的某个位置,“但是我建议不要搜查这一带的井,因为官方划定了污染区并禁止使用被污染的食水后就没有新增感染的报告了。走远一些,我和你们一起去。如果有什么初步证据能证明污染是人为的我就带着法祭去大范围搜井。这就是我需要帮的忙了,没错吧?”

  “你说得没错。你也准备一下,我们现在就出发。”短暂的思考之后艾德起身去拿他随手放在房间角落椅子上的外套,而黑斯立刻走出了房间。

  是的。事不宜迟。

已有 7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青鸲 + 1 雷厉风行。
雷古勒斯 + 1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伊斯雷 + 1 效果拔群
天狼 + 1 效果拔群
洛克斯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存在感 + 7   查看全部评分

封魔显圣
若是不知该要作何表情,那么尝试微笑

使用道具 举报

第二十二星士

战斗力⑤⑨的前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支援
阿德利诺
所在地
星芒圣域
携带金
1487 GP
活跃度
3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9 TP
存在感
120 BP

剑D 星魔法C 匕首D 手语

发表于 2015-4-6 00:22: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德 于 2015-4-6 00:36 编辑

  当凯东,艾德和黑斯回到教堂时,天已经黑下来了。点上一座烛台来照明,凯东把从井里搜上来的东西从麻袋里小心地抖到一块油纸上。

  那是一块黑色的略有些腐败的肉块,发黑发紫的物质像海绵里的水缓缓渗出来。不是很大但是足以确认这应该属于某个魔物尸体的一部分,然而这还不足以成为让三人沉默着,蹲在地上、坐在地上或是半靠这墙长久注视着那该死玩意的理由。

  真正吸引了他们注意力的,是那块尸体上明显被切割过的痕迹。粗糙的反复割过的棱角和好几道浅浅的印痕,切得不甚精致,却证明了这口井的污染的确和人为的下毒有了确定的联系。

  凯东终于直起身子来,以一种给出结论的语气这么说:“你们的猜测很可能是对的。下一步,照我曾经说过的,就该轮到我们法祭大范围查找更多证据和清理了。毫无疑问地我们将会找到更多这样的被切割投放的魔物尸体,你们要做些什么……你还好吧?”

  让凯东改变了他的问句的是艾德。或许是烛光带给他的错觉,他似乎看到艾德在发抖。

  “事实上,我有点冷。”艾德捋了捋他浸了水而纠结成一缕一缕的长发,“井里面还不算冷,出来被凉风一吹就觉得了。没有什么。”凯东半信半疑地看了艾德一会,直到他感到黑斯带着戾气的目光都没有停止:“我建议你还是尽快把头发弄干。”

  “你以为我会得感冒吗?”当艾德带着笑意问出这句话时凯东感到安心了许多,“既然有人为投毒的线索,我和黑斯是这么想的。我们可以伪装成这里的难民,去寻求塞兰圣教的帮助。晓光人这么多,多我们两个不多。如果顺利的话我们就能够由此顺藤摸瓜找到他们的窝点,毕竟你说过有不少被圣教救过的人成为了圣教的一员。”

  凯东开始仔细的思考起这个计划:“你们真的有把握吗?对于他们来说你们有那么信得过?”“你有什么好办法?说来听听?”黑斯的接话似乎带着不明显却难以无视的一股质疑。

  “不巧,我真的有。你们混入难民中之后我们可以找个办法让你们变成他们的‘铁哥们’。比如你们作为圣女的狂信者,带领一群民众暴起反抗所谓,”说到这里,凯东苦笑一下,“‘无为的女神’。我们可以先把你们抓起来再放水让你们逃跑。让你们和那些人经历一段出生入死的日子之后你们也许会发现,在那群容易被蒙蔽的可怜人眼里你们已经成了伟大者。”

  “听起来好像有点糟。”这次提出疑议的是艾德,“造成这样的混乱会引出很多问题。可行?”

  “可行。以三圣灵之外者为神是重罪。已经有狂信者聚集在鱼市膜拜‘圣迹’、宣扬圣女的事迹了。身为法卫我们怎么能放着不管呢?另一方面这是先发制人,有助于我们获得优势。”

  “那就按你说的办,但首先,这位是塞西尔,我同父异母的哥哥。我是雷米。”

  “那么这次我们就结束了吧。大概明天我们就可以准备着和难民们碰头了。”黑斯漫不经心地点点头,然后像是再也不能对这个话题提起一点兴趣走出了二人的视线。

  凯东立刻领会艾德所说的是他们的假名。他才走两步,又想到应该和艾德说星士们取假名的品味又变差了,却看到刚刚想要从地上起身的艾德又明显地颤抖了一下。

  “你还冷吗?真的不需要再拿一件外套?”“我想我是需要的。我去拿。”

  “幸好你只是着凉,否则恐怕我又得报告污染中毒的新病例了!”

  就在凯东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的呼吸停顿了一下。他终于发现有什么正在使事情变得越来越不对劲。

  他一个激灵,不顾艾德条件反射的后退一把抓住了艾德的肩。凯东上下审视艾德的脸,毫不意外地发现艾德显得脸色糟糕。血流不通而发白,不祥的糟。井水的污染不会造成体温降低,也许艾德真的只是下了趟井着了凉,然而凯东见过那些中毒者,他见得多了。这种症状他扫个两眼就能认出是属于污染中毒。

  “艾德,你说实话,那口井里的水你有没有喝?”凯东几乎能感到自己的表情在短短一秒钟内就变得狰狞可怖起来,但是他管不了那么多。他等了三秒,回答却只有沉默。

  “有没有?!”

  那一瞬间凯东没法控制他自己的情绪。他扯过艾德的领子,用目光和他对峙,用吼的音量斥责他。

  “你怎么能这么干!太乱来了!你有想过吗?就那么自信自己一定可以赢过这个毒?!万一真有个三长两短——”凯东突然出现了类似噎住的反应,没有继续下去,“女神的眷顾不是这么用的!”

  艾德只是低下头静静等着凯东说完,而凯东说完这番话就恨恨地松开了艾德的领子转身离去。

  “凯东,你冷静点。”

  名叫凯东的法祭在短暂的犹豫之后停住了身子。

  “我很抱歉还是让你担心了。我是真的很抱歉。但是无论如何这井水我还是要喝,我还是喝了。毕竟那些信徒的信念也许错了,但他们的痛苦是真实的。你不能指望那些绝望的人们对一个空喊着信仰而看上去就不能体会他们的痛苦的人敞开心扉,因为信仰是单纯的,但拯救是功利的。没有苦难也就无从信仰,若我有所不同也就不会获得成功。中毒通过使用星魔法不会难以解决,否则我也不会这么冒险。你放心吧,我知道分寸,不会真的等到救不回来才使用星魔法。如果凯东你真的很在意,那么就继续骂直到你心里爽了为止。但之后那出说好的戏,你还是要演。”

  艾德满心忧虑地期待着凯东能够转回头来。凯东没有让他失望。

  “原谅你了。我并不是想斥责你,只是……”凯东拧着眉毛,显得又无奈又纠结。他深深呼出一口气,“你说得对。为了不让你中的毒浪费,我也只有努力配合你了。”

  艾德笑着,克制着自己没有给面前的人一个拥抱。

  凯东先离开房间,艾德跟在后面。当艾德关门的时候,他蹲下躲过了黑斯的拳头。

  “胆大包天!你不告诉凯东,可以理解,但是你甚至都没有告诉我?你在搞什么?!如果我没有在门外你难道打算到你中毒中到昏昏沉沉走不动路了再来告诉我‘好搭档我的计划是这样这样的’?犯个什么傻!”

  他极度没耐心地打断了艾德的解释和可能的道歉。

  “还是别解释了,求你。我不想理解你的低智商。既然凯东已经骂过你了,我也就不浪费口水了。只是你要记得我不想救你第二次。听清楚了?你耳朵没有问题吧?”

  “……”艾德点了点头,心里估算着日后这件事要被黑斯说起多少次才能算完。

  “很好,我们走了。”
已有 10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菲莉希雅 + 1 当时我就笑瘫了XD
青鸲 + 1 被塞西尔三个字戳到了心脏……|||||||||||
艾俄 + 1 效果拔群
雷古勒斯 + 1 治愈系
亞納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总评分: 存在感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封魔显圣
若是不知该要作何表情,那么尝试微笑

使用道具 举报

第二十二星士

战斗力⑤⑨的前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支援
阿德利诺
所在地
星芒圣域
携带金
1487 GP
活跃度
3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9 TP
存在感
120 BP

剑D 星魔法C 匕首D 手语

发表于 2015-4-6 17:35:0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德 于 2015-4-8 23:46 编辑

   SA412.10.30
  艾德抬头看看天空。灰色却晴朗,没有一朵云。他、黑斯还有其他十三个在鱼市参与了闹事的人,现在已经在这件小教堂的后院里待了三个多小时,保持着诡异的安静。艾德几乎都要可怜起艾文,那个变成众矢之的、几乎要被目光射穿的作为看守的法祭了。

  所有人的双手双脚都被紧紧地绑在一起,如果动不了,至少他们还能以目光作为反抗的途径。当然他们也试过对着艾文守大声叫嚷,但在他们嗓子发哑,意识到训练有素的法祭不会做出任何反应之后,这个形式就自动改成了无声的抗议。另一个姓西蒙的轻症患者甚至拒绝了法祭们提供的毯子。

  所以艾德也没有接受,也放弃了劝说西蒙接受。通常来说,是个人都知道被教会找上麻烦的人往往没有什么好结果,虽然事实并非如此,异端裁判对于平民来说就是他们能有的最恐怖的想象。尽管这些人的确表现得非常坚定,艾德不相信他们一点都不害怕。比如那位红头发的中年女士,她有点神经衰弱的迹象,总是抬起头几秒钟,又迅速把头低下去祷告,像一只兔子一样时刻都在警惕。

  无论这些人对他们的未来有什么或乐观或悲观的预测,艾德和黑斯知道至少这些人——或者说,“他们”——现在还不会被请去接受调查。被拘束在这里的时候不会太久,毕竟这只是一出戏而已。总之,到了晚上他们就能因为黑斯的帮助和凯东的放水得到脱逃的机会。

  至于黑斯,他作为一个演员非常敬业,不像艾德那样心里没底。他完全进入了角色,扮演一个名叫塞西尔·贝尔的社会底层人。也许困境中的无助人的防线本身就弱也是原因之一,但还是多亏了黑斯深藏不露的口才,他和艾德才得以在一天内以不徐不疾的恰当方式讲完了他们的背景故事而没受到任何刁难。

  甚至连艾德难以启齿的异端台词在黑斯口中也是理直气壮冠冕堂皇,值得庆幸的是艾德大多数情况下只需要安静地做病号,接受“塞西尔”的照顾就可以了。黑斯就坐在艾德身旁,像其他人一样,用他所拿手的浮夸的蔑视神情作为武器。艾德很高兴他没有忘了正经的活,黑斯正拿他的鞋跟踩在他破烂衣衫的下摆上,用捆绑中可以做得到而又不至于引人注意的幅度在砂石地上摩擦。

  艾德知道黑斯衣物的里层缝着刀片,因为事先通气而没有在搜身时被搜走。这将是他们晚上得以逃脱的重要道具。艾德稍稍把身子往前挪动了一点,帮他挡住法祭们可能的视线,黑斯假装警戒地向四周扫了两眼,低下头加快了磨断缝线的进程。

  但是这个进程却突然中断了。黑斯不再动了,他微微皱起眉,仰着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特别的动静。艾德带着些许疑惑也跟着仔细聆听,从远处教堂正门的方向隐隐约约间传来一阵一阵的喧闹。接着这声音变得越来越嘈杂,虽然仍然听不真切,但吸引每一个人的注意力已经足够。窃窃私语声在十五人之中嗡嗡地响了一会儿,艾德生出一丝担心来。

  出了什么事?这不在计划内。身旁的黑斯应对艾德的疑惑目光只是耸了耸肩,看守他们的法祭艾文一脸忧虑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握紧了剑把。

  “是我们的兄弟姐妹,一定是他们来找我们了,来找我们了!”谁低低地说出这句话,这句话马上被另外一个人重复。没有人知道事实是不是真的如此,但这句话的效果却立竿见影。每个人都直起身子充满希望地转头望向教堂大门的方向,刚开始的呢喃几乎变成了坚定的呼号。

  有些人嘲讽地望向了艾文·瑞恩菲尔德。这个娃娃脸的法祭摆出一副焦急而受了莫大耻辱的臭脸。

  “你们这些信仰虚妄的人!就算你们的同伙来冲击这里他们也是没法把你们带出去的,你们宣扬异教理应接受裁决,法祭们不是吃干饭的!”然而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频频眺望远处,像是对教堂门口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心焦……对自己刚才所说的话的不自信。

  “都写在脸上了。”黑斯用不大的声音咕哝了一句,在四周激起了一圈嘲笑。

  “够了!”艾文开始来回踱步,几秒钟的犹豫,便沿着通向前门的路急切而大步地离开了这些被绑得牢牢的的乱民们。

  艾德试图压抑住他脸上的紧张和疑惑,对黑斯附耳道:“一定是什么大事。否则艾文不会这么干。”

  “有的时候你真的很烦,什么大事那也是凯东的事。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演戏。艾文也只是在演戏罢了,就当行动提前了。”黑斯目不转睛地盯着艾文消失的那个路口,回忆起刚才艾文离开时带着笑对他使的那个眼色,一脸厌恶地吹毛求疵,“当然如果他的演技不那么浮夸就更好了。”

  接着黑斯便继续在地上蹭他的衣角,毕竟不管怎么样艾文总还是会回来的,如果错过这个机会也就没得交待了。这次他动作的幅度之大引来了其他人的目光,当他们看到黑斯的脚底下冒出一张刀片时,发出了一阵惊呼。

  黑斯露出一个符合他角色定位的丑陋微笑,用脚将刀片折弯,解开了自己的束缚:“咱老本行嘛,不想等死。”接着他解放了艾德,又割开了一位靠近他的女士身上的绳索就把刀片扔给了她,丢下一句:“玛丽,要快!”就跑去按摩他的弟弟雷米——也就是艾德——被勒了太久的关节。

  艾德慢慢站起来,他真切地感到自己的力量在中毒的影响下一点一点消失。像是对这种虚弱不习惯似的,艾德有些站立不稳。黑斯伸手去扶他,艾德却把他推开了。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几乎只是反射。艾德对黑斯的这种行为有些惊讶——黑斯即使是在当年最同甘共苦的训练生时期都很少做出这种贴心的举措,这的确让艾德有点反应不过来。直到黑斯以一副痛心的惨样后退两步艾德才想到……

  他一定是又入戏了。

  “你就这么不肯原谅我?坑蒙拐骗的活计是不好,我给你抹黑了,我知道。然而我又有什么路可走?你能赚到的能够让你吃饱穿暖至少是衣衫整齐地进出你那些学生的家里?”黑斯深深地垂下头去,声音越来越轻,“现在爸爸和妈妈都丧生了,我们被女神抛弃……你觉得你的归宿在哪里?那么我的呢?至少让我在这段时间里照顾你,我要看到你活下去,必须看到你百分百地活下去……否则我也不知道我……”

  被松绑的人一个个围了上来,眼神中带着悲悯。艾德此刻百感交集。黑斯讲的故事是在讲这对只存在了三天的兄弟吗?不,是在这场灾难中感到无力的任何人。艾德凝视黑斯的眼,苦笑着把自己的手伸给他。

  粗略地扫了一圈后院的四周,大家很快确定下翻墙是最好的脱逃方式。阻止了几个想要获得优先脱出权的男人之后,妇女和感染者踩着人梯翻了出去,即使是这些人之中最年长的那位老妇人都没有花多少时间。剩下的人便把刚才用来束缚他们的绳子结得死死的,依靠它来翻越院墙。

  当艾文跑回这里的时候他只来得及看见黑斯沾满了灰和泥浆的裤腿消失在墙头,接着就是从墙的另一边传来一声大喊:“跑!”。艾文稍微舒了口气,估摸着大部分人还没有跑远,又默数了五秒之后才发动弦力上前追赶。他把那双原本属于黑斯的匕首佩在身上,冲进黑斯钻进的巷口——他决定为“塞西尔”送点礼物。

  艾文没费多大力气就极度威风地站在了黑斯还有那三四个和他一起跑的人面前的屋顶上。人群里没有艾德,大概是从另一条路走了。他享受了一秒黑斯看见他身上武器的惊愕,开口道:“赛兰教值得你们这么拼命?我劝你们还是不要逃啦,这样也能少吃点……”

  “……苦头。”艾文侧了侧身躲开被下面那些完全不买账的人扔上来的石块。

  “他就一个人!我们揍死他丫子的!”初见法祭时的惊慌已经完全变成了乱斗一场的决心。

  艾文也懒得继续和他们磨嘴皮子,打个两三下意思意思这场戏也就差不多了。他从屋顶上跳下来,闪过一个男人毫无技巧的直拳,抓紧他的手臂把他甩了出去。察觉到后方有人靠近,艾文一个肘击就把他砸到了墙上,一块板砖之类的东西从那个人的手上掉了下来。又踢倒一个企图从正面进攻的蠢蛋之后,一个黑影从一旁径直冲向了他所在的方向。

  艾文装作没来得及保持重心,和那个黑影一起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翻滚了两圈之后艾文看清对方正是黑斯,正好奇黑斯想要以什么方式取胜,黑斯却腾出手一把扯住了艾文的头发用力揪。艾文叫了一声,不是因为痛,更多的还是因为被黑斯的出格举动吓到了。碍于情势,他没法直接质问黑斯“这种像个娘们儿一样的打法,你来真的?”,只好照着黑斯的脸就是一拳——好像有些用力了点。

  出人意料地,黑斯没有后退,反而表情狰狞地张开嘴巴把头伸了过来。艾文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这家伙是要咬上来。他往后躲开那张嘴的时候头部磕到了地面,艾文现在满脑子都塞满了不可思议。他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黑斯的时候这个星士怎么怎么高傲冷淡,但现在艾文发现自己面对着的这家伙明明就是一下三滥。

  无心估计自己的脑袋撞在地上的那一下有多疼,艾文现在很高兴黑斯没有真的咬下去,否则他日后再见到黑斯绝对追着他打。感受到黑斯已经麻利地得手了他皮带上扣着的那双匕首,艾文一脚把黑斯踹开。还没等他拍拍身上的灰,他发现其他人已经找到了扫把竹竿之类的东西,把他团团围住。

  黑斯透过人群虎视眈眈地盯着他,抹了一把鼻血,用匕首耍出一道花来。

  艾文把手放在剑上,忍住了用鞘把这些人一个个揍晕的打算。他承认现在他心里极度不爽,然而这个时候也是他退场的最好机会。他不发一言地再次发动弦力踏上屋顶,消失在众人眼中。

  “咱从那家伙身上抢到的。好货,储头子旺!”黑斯向查看他伤势的那些人炫耀他的“战利品”,而没高兴一会神色又变得严峻起来,“那个法祭没理由不回来的,他会带着援军,到时候想跑都跑不掉了。”

  “我知道有个人可以求……”

  黑斯抬起头来,眼睛里闪烁着希望之光。


  计划正在起作用。

点评

穆雷  最后这句www  发表于 2015-4-6 18:22:03
已有 8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菲莉希雅 + 1 效果拔群
亞納 + 1 效果拔群
伊斯雷 + 1 效果拔群
天狼 + 1 效果拔群
洛克斯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存在感 + 8   查看全部评分

封魔显圣
若是不知该要作何表情,那么尝试微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难度
支援
乌秋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434 GP
活跃度
22 AP
技能点
28 SP
剧情点
236 TP
存在感
287 BP

剑A 医药学B 毒药学C 阿尔洛语 读唇术 野外生存 潜行 二刀流 弩B 格斗C 陷阱C

发表于 2015-4-6 19:55:02 |显示全部楼层
不说别的,为了那份喝污染的水的勇气点赞!
等看继续的~

点评

艾德  谢谢,很开心呢。我会赶紧写的!(匿  发表于 2015-4-6 20:54:41
艾德  /u\!  发表于 2015-4-6 20:42:45
看起来很好欺负

使用道具 举报

尼恩格兰骑士

战斗力①⑨⑨的勇者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耶米利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372 GP
活跃度
2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285 TP
存在感
931 BP

理魔法A 剑S 潜行

发表于 2015-4-7 09:42:43 |显示全部楼层
放长线钓大鱼w好精彩。
刚看完骑士那边的救灾情况再看教会这边,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言多必失

使用道具 举报

第二十四星士

NPC

Rank: 1

难度
所在地
星芒圣域
携带金
106 GP
活跃度
0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5 TP
存在感
22 BP
发表于 2015-4-7 11:00:37 |显示全部楼层
黑斯太好玩了wwwwwwww
在遥远的圣域为我大封魔省新星的初次活跃喝彩!
已有 1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穆雷 + 1 思考了好久也不知道期待你活跃不小锁头|||

总评分: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http://i2.tietuku.com/5701e398abaf83bc.jpg(已入空港黑名单,勿念)
1. 100%
2. 100%

使用道具 举报

第二十二星士

战斗力⑤⑨的前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支援
阿德利诺
所在地
星芒圣域
携带金
1487 GP
活跃度
3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9 TP
存在感
120 BP

剑D 星魔法C 匕首D 手语

发表于 2015-4-8 21:58: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德 于 2015-11-18 19:35 编辑

    SA412.11.4
  “我们在指引下齐聚于此。”

  “风暴让我们看见了真神。她就是我们新的港湾。”

  “我们以真正的神迹力量而骄傲。”

  “我们的女神将充满怜悯地呼应一切对她有所召唤的人。”


  “……” “……” “……”


  采光不良的不入流诊所,低声的、坚定的、充满希望的祈祷和赞美在这里反复响起。只是这些都属于另一位女神。艾德目光呆滞地坐在狂信的人群之中,并不幸福地微笑着。这些信徒的肺腑之言和他们目光中闪烁的盲目乐观一起飘出来溶解在空气里,这空气就充满了教人窒息的剧毒。他们的赞颂之辞是丑恶的谎言,在艾德脑中不停刮擦只留下轰鸣的噪音……

  夺取希望的骗子是没有资格谈论希望的。这是对它的侮辱。

  那个棕发红瞳的女性,莱玛诺安,无疑是这里这些信徒之中说话最有分量的一个。她的四周存在一种超人的气魄,如果“狂热”有具象化,那么一定就是她。所有人都在愉悦而不自知地按着这个枯槁瘦小的中年女人的疯狂节奏行事,当时也是她极度热情地接待了找到这里寻求庇护的黑斯,并帮忙找到了在逃跑的过程中和黑斯失散的“雷米”。

  当时是艾德中毒程度最严重的时候,他被黑斯扶着,甚至没那个力气仔细端详那个名叫莱玛诺安的女人,但是艾德已经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她的危险。随后毒素渐渐自愈,他也毫不意外在黑斯递过来的那张来自法祭的情报中找到了莱玛诺安的描述。

  她是一个投毒者,但是投毒者显然不止她一个。三天的调查已经可以确认在这所诊所里在场的七个信徒中至少有六个参与了海啸发生后的投毒,或许在艾德和黑斯无法触及到的地方还有更多。

  大逆不道的异端宣言还会持续一会,大逆不道的异端宣言不会持续太久。艾德继续等待。面前这个人之后,就可以轮到黑斯发言。那个时候在这里的一切都会结束了。

  黑斯终于站起来:

  “我们是如此幸运以至于我们在被弃绝之际找到了光芒,各位。只有赛兰圣教,只有我们的女神,才拥有拯救的力量。我和我的兄弟曾经都是愚蠢的,而灾难使我们看清山上那一位的无情。”

  信徒们纷纷点头。

  “说这么文绉绉的话真叫我舌头打结……总之我就想说现在我找到正道了。”黑斯伸手捋平舌头,一转刚才严肃的语气,满脸堆笑,“我真的非常可怜那些曾经和我们一样的人。这些人不理解什么才是拯救、不相信力量,因为一点小把戏而被欺骗了。”

  黑斯故作深沉地停顿了两秒,望向莱玛诺安的方向。

  “您说是吗,‘人鱼’莱玛诺安?”

  棕发的莱玛诺安露出一个宽慰的微笑:“你们总是会想‘如果我能早一点知道赛兰圣教;如果我能早一点相信海中的女神;如果我能早一点见到真正的奇迹就好了’这样的话。不过这没有关系!”

  “你自己清楚。我们总是会想‘如果那些绝望的人能更多地注意到其他人的努力;如果那些绝望的人能对自己的力量更有自信;如果那些绝望的人能够知道到底是谁一手造成了这场灾难就好了。塞西尔和雷米是蒙蔽了双眼的人,很不巧,我和艾德是蒙住了双眼的人。”

  黑斯的话已经说得够清楚了。艾德默不作声地站起来,从积灰的药架后拿出他自己的剑。莱玛诺安紧紧盯着黑斯。眼里溢满了讽刺的笑意。


  “我们没有被抓到。”几个声音应和道:“宁死不屈。”


  一阵异响,一个黑发的信徒手中的匕首已经深深地刺入了另一位信徒的胸膛。艾德甚至来不及出声他就倒了下去。黑斯立刻出手试图卸除那位信徒手中的武器,但他已经将刀刃划进了自己的脖子里,黑斯得到的只不过是一团血污。艾德出鞘的剑变得几乎无用,他丢弃他的剑直接依靠压制来阻止还活着的信徒自杀,但他不能阻止别的信徒帮忙了结。


  这些信徒放弃了一切进攻的机会一心求死。他们达成了目的。到最后他们一个人也没能留住。在莱玛诺安将刀挥向她的脖子之前,她瞪着一双眼睛:“无论怎么说,这是你们的失败。你们等着瞧吧。塞兰圣教是不可阻止的。”


  黑斯出去点燃信号弹,艾德留在屋里面对着这幅惨状,这些尸体。血的气味异常令人恶心。


  这些人原本不该送命。


  此时的艾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深切地,感受到“恶魔”这个词的意义。



  【完】

已有 10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艾俄 + 1 「我整个人都被这篇文震动了」
伊斯雷 + 1 效果拔群
神秘男子 + 660 + 33 奖励发放
尤菲娅 + 1 效果拔群
天狼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携带金 + 660  剧情点 + 33  存在感 + 9   查看全部评分

封魔显圣
若是不知该要作何表情,那么尝试微笑

使用道具 举报

第二十二星士

战斗力⑤⑨的前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支援
阿德利诺
所在地
星芒圣域
携带金
1487 GP
活跃度
3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9 TP
存在感
120 BP

剑D 星魔法C 匕首D 手语

发表于 2015-4-8 23:47: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德 于 2015-4-9 01:12 编辑

 写了一堆感想发现都是在夸奖凯东先生 太耻,删了(。  没有凯东我写不完这篇文

 我不擅长言辞我就这么说一下
 艾德:蠢 黑斯:影帝 凯东:圣光
 ↑写到一半之后我心里的印象

 最后一段太简单粗暴了,一大遗憾。耍帅未遂,另一大遗憾。
 还是自己文力太弱了……

 第一次在YZ结文很激动 虽然很大程度上是赶出来的但是我还是很开心。
 这一篇对于我是很多方面的第一次。比如第一次对死线这么上心,第一次这么深程度的和搭档交流互动。
 如果这还算是一个良好的开端的话,YZ实在是太有乐趣了。

 接下来没有死线了我先安心把影子写完……

点评

阿德利诺  最后一段太简单粗暴了,一大遗憾。耍帅未遂,另一大遗憾。←没关系以后可以再修!  发表于 2015-4-9 11:44:43
已有 5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穆雷 + 1 效果拔群
柯瑞森特 + 1 期待期待~♪
伊斯雷 + 1 治愈系
夜霾 + 6 认真回帖奖励
阿德利诺 + 1 收到了你的心意:)

总评分: 携带金 + 6  存在感 + 4   查看全部评分

封魔显圣
若是不知该要作何表情,那么尝试微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艾德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1238 GP
活跃度
4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05 TP
存在感
1390 BP

弓C 理魔法A 神学 朝灵语 易容C 陷阱C 催眠术 豪饮 野外生存 潜行 格斗C 医药学C 毒药学C 烹饪A 魔导开发D 空艇驾驶 开锁C 剑S

发表于 2015-4-9 00:07:08 |显示全部楼层
啊……最后这一章这浓浓的快进感……
意犹未尽啊。

特别喜欢“蒙蔽了双眼的人”和“蒙起了双眼的人”这个对比。

点评

艾德  (其实就是扯淡(。)  发表于 2015-4-9 01:16:05
很高兴一路有你。
【情商Z】【串场S】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