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3426|回复: 10

[正史] #森罗线# 蓝染 Sorrow In Blue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敏特·艾格斯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1537 GP
活跃度
1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77 TP
存在感
1159 BP

生物学D 考古学 地质学 魔导开发D

发表于 2016-1-2 23:05: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希瑟·亚德里安 于 2016-1-22 00:07 编辑


蓝 染

SORROW IN BLUE


血色的浪漫,染上了蓝色的悲伤。

花朵扎根于土壤,土下埋着一段无望的念想。





*附录其一* 《最后的留言》

克莱因玫瑰,真希望我墓前还能看见你绽放的蓝色。








*410/5/11 晴*
终于来到时茵了。

对这个老师年暮时心心念念想要回去的城市,我曾经有过很多种猜想。幸运的是,这座城市和我猜想中的样子倒是相差无几。
一下飞艇,迎面而来的潮湿空气都变得柔软了起来,我是说和硬邦邦的森染相比。
空气中充斥着馥郁的玫瑰、果子、还有酒混合成的甜美香气,光凭气味这一点,我想时茵大概是我除了晓光以外第二愿意定居的城市。
这样说来,至今离家也快满一年了——我承认,我是稍微有那么一点怀念晓光带着淡淡腥味的潮湿海风了,不过距离再次嗅到晓光海风的日子大概也不远了。

这次入住的旅馆位于时茵城的第五环路,虽然环境差一点,但起码价格合理。(虽然不大乐意承认,我的预算似乎是有一点超标了,不得不开始考虑性价比这种“贵族们”从不考虑的东西了。)
不过撇开其他因素不谈,最令我满意的一点是,这家旅店的老板也兼职花店生意。从这间房间的窗户望出去,可以看见旅店后院一小片精致的玫瑰花圃,再往远处就是时茵渐要入夏的果林和农田,如果再有一阵合适的风,我能在房间里就闻到街道上的那种让人心悦的香气。
不会有比这更棒的住所了不是么?

晕飞艇真是个尴尬的症状,当然也有可能是空气中飘飘然的香气会让人变得怠惰。今天的我自从到达旅馆就没法离开床,也许我暂时是需要好好休息一场了。
那么今天先到这吧——即使现在夕阳尚未下山,也请允许我对你说声晚安,玫瑰之城。



*410/5/12 晴*
没有人听说过克莱因玫瑰。
甚至没有人听说过时茵城里哪里有蓝色的玫瑰。
当我向花农们问起蓝玫瑰,所有人都向我报以尴尬而遗憾的微笑(有的是不加掩饰的嘲笑)。他们说,我们这有各种各样的玫瑰,尤其是红玫瑰最好,娇的如同小伙们心上姑娘们火红的嘴唇;白玫瑰也有,美的胜过夜里的白月光——但是蓝玫瑰,哈哈。
当我从时茵城的五环路周游一圈回到旅店,旅店老板(他也算是一个小有资历的花农)听说了我的想法,也好意的劝告我,蓝玫瑰只是一个传说,多少人穷尽一生想要培育出蓝玫瑰,然而他们皆无功而返。你年纪尚小,不要将人生浪费在一个梦话上。
我只好笑着向老板解释,我并不打算去培育出前无古人的蓝玫瑰,只想知道是否真的有一种叫做“克莱因”的蓝玫瑰,如果有,我想将它作为纪念——即使找不到我也不会将人生都投入到玫瑰种植事业之中的。

我不愿相信,难道只因为玫瑰之城里都没有这种蓝色的玫瑰,整个阿泽兰就不再可能存在蓝色的玫瑰了?

不。不……还有一个地方。
他们不会去,所以不会知道。

看来我明天除了去拜访更多的花农以外,还要去一趟赏金猎人公会了。




*410/5/13 小雨*
没有新的收获。

赏金猎人公会的委托已经张贴出去了。
希望能早日有人接受这份委托。




*410/5/14 大雨*
我居然忘了时茵城没有图书馆。天。哪。
我收回三天前的发言,没有图书馆的地方是不能定居的。

在旅店老板的帮助下,倒是拜访了几位学者的私人藏书室。然而非常遗憾的是,魔导理械相关的书籍比较多(不愧是魔导技术发达的时茵),其次是各种小说与诗歌的选集。而有关植物学的资料,实在是太少太少,从书里所获得的信息几乎比我之前从花农们口中打听到的消息还要贫瘠。

也许我可以趁着在时茵的日子编一本有关玫瑰花种相关的专辑?虽然不见得能找到蓝色的克莱因玫瑰,但是我想老师大概也会喜欢这一本小册子。

还有,今天的雨真是讨厌极了。




*410/5/15 雨*
今天的雨小了一点。

我又拜访了另外的几个私人藏书室,意料之中的毫无所获。当我沮丧的回到旅店时,老板友善的提醒我,何必拘泥于在书上看到的资料呢?

如果说在晓光收集情报的最好方法是去图书馆,而在时茵收集情报时就该去大街小巷的酒馆了!




*410/5/16 阴*
获得的情报鱼龙混杂,但一个新的消息夺走了我的注意力。

酒馆人人都在热烈的讨论着一周后的美酒节。
虽然我对酒类并没有什么嗜好……但所谓赶早不如赶巧,既然来了就去看看吧?毕竟闻名阿泽兰的时茵玫瑰蜂蜜酒对一个异乡人还是有着吸引力的。

另外赏金猎人公会那边还没有消息。
真希望赶快有人能接受我的委托——




*410/5/22 阴*
情况并不是很乐观。
也许是我的出价太低了?

可我确实出不起那么多酬金了!
——我现在一定是阿泽兰史上最贫穷的贵族小姐。




*410/5/23 多云*
说起来我似乎都忘了,其实我也是个赏金猎人嘛!
家庭教师和找宠物这类工作……我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410/5/28 晴*
原来自己赚钱是这个感觉……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有更多的钱可以雇佣一个更靠谱的助手了!



*410/5/30 晴*
赏金猎人公会终于联系我了!
一位先生接受了我的委托。但依这位猎人的意思,他一周之后才有空与我见面。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好消息,总算是让我稍微安下心来了。

好好享受美酒节吧!干了这杯野赤酒!~



*410/6/6 晴*
今天与我的助手(我先暂且这么称呼)碰了一面。

我没想到接受我委托的是这样一位……唔,朴实刚健的小哥?
他名叫雷古勒斯·纳博科夫,来自时茵骑士团,擅使弓。(我有询问他的行为是否符合骑士法,他回应说骑士在休假时间赚外快是允许的,这有点在我意料之外。)
在和我的交谈间我似乎总觉得他有些局促。不过我想他也许只是不擅长和女性交往,譬如面对刚刚给他上点心的小姑娘,他也表现的手足无措:
“先生,在这告白节的大好日子,您是打算对面前的这位小姐告白吗~?丘比特双心绵糖蛋糕杯是本店今日告白节特供,能够保佑您的恋情哟,不考虑来一份吗?”
“不……我和这位小姐不是这种关系……”

我当时可不厚道的笑了。
母亲说过,不擅长应付女性的男人都是正直诚实的人。这位纳博科夫先生,很显然,或者说我愿意相信,他正是我母亲所说的这类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在他身上闻到了久违的晓光的鱼腥味。(当我提到这点时,这位先生尴尬的表示他刚刚没有接触鱼类,而且在碰面之前特意换洗了衣服。我只好向他解释这是一种直觉上的表述,并不是指实际上的味道。)虽然对这位纳博科夫先生尚不能说足够了解,但我想这会是一次愉快的合作,以晓光的鱼腥味起誓(笑。

在我们分开前,我有试探性的问他是哪座城市出身,不过他似乎不大乐意回答这个问题——尤其当我提到晓光时,他铁青的脸色让我觉得我可能在无意中伤害了这位骑士——这世上人人都有难言之隐,而我唐突的触碰了它。虽然事后我做出了道歉,但我心中依然萦绕着某种和愧疚有些关联的奇怪情绪。真希望他能不介意这次无心的冒犯。

我们约定明日在三环路以北的蜂蜜酒馆门口碰头,采买红区探索所需物资。当然,这些采办的花费由雇主(也就是我)负责。
哦——我的钱。




已有 6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伊斯雷 + 1 效果拔群
雷古勒斯 + 1 治愈治愈系
达兰克 + 1 治愈系
柯瑞森特 + 1 排版的新玩法!OwO——
凯瑟琳 + 1 棒呆了!

总评分: 存在感 + 6   查看全部评分

这是何等幸福——
遗忘了世界,亦被世界遗忘
澄澈无暇的心灵伴随永恒的阳光
可以接纳每一个祈祷,可以舍弃每一个愿望



++++BORN TO DIE++++
而真正的离别从无宣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缇可
所在地
时茵
携带金
15565 GP
活跃度
7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796 TP
存在感
2347 BP

理魔法D 弓S 兵法B 潜行 水性

发表于 2016-1-3 13:18:3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雷古勒斯 于 2016-1-3 13:21 编辑

咦时茵居然没有图书馆,好吧,还真像是历史悠久的老城和新生乡下会有的区别。

因为是日记形式所以全是希瑟本人的口吻呢,柔和内敛看着就很舒服,就连往往满含嘲讽酸味的”(笑)“在这里也只是带着淡淡戏谑的温和味道。

(也许是)阿泽兰史上最贫穷的贵族小姐好萌XD  自己做赏金任务好增加赏金金额的赏金猎人小姐好萌XD(好拗口)  
这么一想,”每块钱币都有自己的故事“的俗语还真所言不虚。希望我那时切实地对得起这笔酬金了(紧张)

希瑟小姐干得好啊!好想早些看到后续!我这边也要加快速度了,一定要及时赶上,以晓光的鱼腥味起誓!(咦这么说来我好久之前换的世界互动喊话还挺应景?)

点评

希瑟·亚德里安  为什么文中说时茵没有图书馆呢……是因为我在地理设定里没找到!【你。  发表于 2016-1-3 20:17:42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夜霾 + 8 认真回帖奖励
希瑟·亚德里安 + 1 /////❤

总评分: 携带金 + 8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爱の传教士」

战斗力⑨⑨⑨的传说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1202 GP
活跃度
25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257 TP
存在感
4085 BP

理魔法A 魔导开发A 格斗A 匕首A 烹饪A 键盘乐器A 赌博A 商业A

发表于 2016-1-7 22:17:39 |显示全部楼层
诶好像没人想抢前排了那我就抱着板凳过来啦!

希瑟小姐有这——————————————————————么治愈!



我就试一下这个版图是怎么搞出来的——

好玩,恩,好玩w




不过还是没有希瑟小姐的那么精致!谜の配方!

环游了阿泽兰一周的赏金猎人博物学者却——————晕飞艇?哇……真是拼了命的旅行呢……(字面意思的)

蓝色的玫瑰是不存在的所以才是梦幻的奇迹……这种浪漫的感觉真好!……虽然并不知道希瑟小姐的老师为什么对这种玫瑰念念不忘呢……感觉也有一个……必然有一个怎样的故事!

“没有图书馆的地方是不能定居的”!希瑟小姐的味道!

说起来,当初我也一直死命盯着时茵的地图研究……的确没有图书馆呢(。

其他,晓光自然有,夏维朗也有,尼恩格兰也有,圣域也有………………就森染和时茵…… 因为太东方了太乡下了吗……

不过森染有海柏还有有图书馆的一线希望……时茵就真的……??!

不过因此拜访藏书室的感觉特别阿泽兰!想到要编写花卉手记的感觉也好棒啊////(感觉都可以和伊格先生搭线了!)

感觉希瑟小姐的手帐真的非常有本人的感觉非常治愈///好多发言看着就觉得“啊果然是希瑟小姐啊”!

竟然挑战野赤酒!要点豪饮吗少女!

描写雷古团长的部分栩栩如生!也特别有雷古团长的感觉!(ˉ﹃ˉ)!而且甚至还涉及到了黑历史……不知道两人在将来的红区冒险里会不会变得熟悉一些,熟悉到可以谈谈晓光的鱼腥味呢……!

期待下文!希瑟小姐加油呀吼!

从标题看似乎又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呢……?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希瑟·亚德里安 + 1
夜霾 + 10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10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敏特·艾格斯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1537 GP
活跃度
1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77 TP
存在感
1159 BP

生物学D 考古学 地质学 魔导开发D

发表于 2016-1-9 01:49: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希瑟·亚德里安 于 2016-1-10 23:03 编辑


*附录其二* 《少年所见之物/少女所赠之物》

……

她魔术般的从背后变出一支玫瑰来,娇嫩的花瓣上露珠未晞,折射出荧蓝色的辉光。
月色皎然下,连少女黠然微笑的眼中的都盈满了蓝色。她说:
“你还是输了,先找到的蓝玫瑰的是我~”

最后年轻的女骑士右手牵住青年魔导士的左手,单膝跪下,左手献上鲜花。
“——那么,莱伯利·阿斯克先生,您愿意遵从赌约,娶罗莎·克莱因作为你的妻子吗?”

……




*410/6/9* 晴
我们骑马从时茵城南门出城。再转头往东,沿着阿欧穆尔河一路向前。

起先,沿途还有从城内延伸到城外的农林和畜牧场。再行半日,就彻底走出了蓝减区的范围,我甚至能感受到圣盾令人安心的气息正逐渐抽离而去,而面前的烬月森林的草木却变得愈发妖异起来。

在沿途的最后一个资源点,我们决定在此过夜稍作休整。
明天等待我们的,就是真正的红区了。




*410/6/13* 多云
好运,这几天一切正常。
我们很快要进入红加区了。

丛林的密度此时已经不适合骑马行进了。我们将马匹放在了一个附近一个贵族(这位贵族同我母亲有些私交)的私有矿区里,拜托工人们替我们看管。




*410/6/14* 小雨转晴
刚进入红加区的第一天,我们就被一群凶暴的胡椋鸟袭击了(我不喜欢这种欢迎仪式)。多亏了纳博科夫先生精湛的弓术,我们虽然弄丢了罗盘和一部分食物,但得到了一餐美味的烤鸟肉。

现在我们只有白天依太阳指示前进,晚上依靠星辰指路,若云朵太多,便只能依靠从林间隐隐传来的阿欧穆尔河的潺潺水声,希望我们不要偏离既定路线太多。

而食物的问题除了需要节约以外,还得在林中因地制宜的解决,所幸,我确实认识林间一些派的上用场的植物和动物。譬如今天这群胡椋鸟,它们虽然对进入它们领地的生人很粗暴,但是肉质鲜嫩的足够让贵族们花大价钱去找猎人收购。我又从附近收集了几种可以作香料用的野草(不过不知为何纳博科夫先生对我这些野生植物似乎有些抵触)。味道如书中所说,确实不错。嗝。




*410/6/15* 雾
今天袭击我们的是赤貂,一种长得挺可爱的小型魔兽,但被它的小尖牙咬上一口大概就要去见女神了。我偶尔有一种很奇怪的想法,说不定魔兽、甚至疾病这些夺取人生命的灾祸其实都是女神的接引人,假如死亡真的是回归女神身旁的话。今天林中的雾气很大,他(我研究了它的尸体后确定它是雄性)仗着雾气的掩护,再凭借小巧的身形和肉眼难以跟上的速度,在我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冲向了纳博科夫先生,还好后来被我一剑挑飞了。很遗憾的是赤貂肉有毒,否则今天又有野味可以吃了。

纳博科夫先生因我当时击中赤貂的那一剑吃惊了很久,他说,他没有想到一个第一次进入红区的贵族小姐能有这样的身手。
当然我之前也确实有些不安。但自从亲身进入红加区以来,对魔物的袭击不知为何就变得见怪不怪了,也许红区的空气有麻痹忐忑内心的作用也说不定呢?




*410/6/16* 多云
今天也被小型魔兽袭击了——依旧是赤貂,不止一只,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小群,并且还不止一波。
有了昨天的经验,当然也因为数量变得更加多了,这次我们发现的很及时。大部分的赤貂都在近身之前被纳博科夫先生一箭毙命,我甚至没有看清这位神射手是如何瞄准那团能跑出残影的小东西的(骑士团出身果然很可靠),我则负责打扫(几乎没有的)漏网之鱼。

这次我没有去捡赤貂尸体研究,因为它们实在是太多了。我一开始怀疑它们是为昨天死去的那一只来报仇的,但现在这个反常数量的赤貂,以及再之前异常暴躁的胡椋鸟,让我稍微有些不妙的预感,真希望这种不妙能仅仅停留在预感阶段。

扎营时纳博科夫先生提醒我,再这样毫无目标的沿着阿欧穆尔河往东走,除了能死在去塔菲的路上以外,不会有其他的结果。
我深以为然。不过说到塔菲(朝灵叫那儿远京),我也或多或少的从一些朝灵口中听说过一些关于那里的传闻。我本就一直觉得朝灵是一个美丽又神奇的种族,他们身上总有种不同于阿尔洛的神秘气氛(凯特琳说那是你们这些会用理魔法的人对封魔场的感觉,我对她嗤之以鼻,这根本是两种感觉)。我偶尔会想象,许多自由的朝灵,用朝灵的方式自由的生活,该是一番怎样的奇妙图景——然而仅仅止于想象。但现在岂不是能去亲眼见证一眼了?

于是我对纳博科夫先生说,那么我们就改道专门往塔菲的方向走吧。说不定这些孤立之城的神秘之民就会知道我要找的蓝玫瑰呢?
纳博科夫先生神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对我的提议不置可否——好吧,从他的表情看来他是反对的。

但说实在的,我们到底还能再向东找多久呢?
关于克莱因玫瑰我并没有任何确切的线索。甚至可以说,我连它是否生长在时茵附近也不敢确定。就算它生长在时茵附近的森林里,也说不定是生长在碎心湖附近,我们前进的方向可能完全是错的。(如果将这段话原本告诉纳博科夫先生,他大概会直接把我拎回时茵。)

但现在我唯一能确信的只有,克莱因玫瑰一定存在,即使我此行没有找到。
在他门下学习这些年,我深知老师从来不会言之凿凿的记下他未亲眼见过的东西。但他既然见过又为什么从没有记载过这玫瑰的外型、习性、栖息地?并且他生前也从未提起过关于这玫瑰的一丝一毫,却在临终前的最后一份手稿上潦草的写下这种玫瑰的名字?——如果不是我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了废纸篓里最后的那张手稿,他是不是要怀着这种遗憾直至一切都被无尽之海的海水带走?

这森林的确容易让人迷惑动摇。
我感觉我们很快就不得不返程了。




*410/6/17*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所见的。
满目所及的枝条、叶片,也在月光下发散着蓝白色的荧光。同样荧蓝色的飞虫在花间翩跹穿梭,一路朝着着月亮的方向飞去——但这一切都不及那些带刺的花朵。它盛开在荆棘丛中,月光之下,就那样静静的舒展着荧蓝色的花瓣,好像自很久以前它就这样安静的开着,直到了我们见到它的这一天,它还是这样安静的开着,仿佛时间在此未曾存在。我甚至觉得那些花朵的蓝色有着蛊惑人的魔力,除了盯着这一片花海我几乎什么都做不了,连双足陷在荆棘之中也无法令我感到疼痛。


文字在这里失去了意义。
我们见到了绝景。






已有 4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达兰克 + 1 效果拔群
伊斯雷 + 1 效果拔群
柯瑞森特 + 1 哇哇哇哇萌!!!!!!!!!!!!!!!.
雷古勒斯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总评分: 存在感 + 4   查看全部评分

这是何等幸福——
遗忘了世界,亦被世界遗忘
澄澈无暇的心灵伴随永恒的阳光
可以接纳每一个祈祷,可以舍弃每一个愿望



++++BORN TO DIE++++
而真正的离别从无宣言。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爱の传教士」

战斗力⑨⑨⑨的传说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1202 GP
活跃度
25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257 TP
存在感
4085 BP

理魔法A 魔导开发A 格斗A 匕首A 烹饪A 键盘乐器A 赌博A 商业A

发表于 2016-1-9 17:21:06 |显示全部楼层
哇哇哇哇哇女骑士和汉子魔导士求婚什么的!!!!好萌啊!!!!!!!!!!!这种男友力爆表的感觉简直一瞬间希瑟王附体!(什么比喻ry

所以叫做克莱因玫瑰啊!

…………可是仔细想想是在红区生长的玫瑰,不知不觉就多了一些危机感呢……联系文中所说,不知道对着蓝色玫瑰的避讳是不是也有什么关系呢……

……说起来,之后不知道是放弃蓝玫瑰,还是希瑟小姐双手捧着蓝玫瑰回晓光呢……

红区美食kya——————————————————————!

说起来看到纳博科夫先生的称呼总会愣一下呢……什么时候能够变得亲切起来呢……

关于女神和魔物的那一段想法也很有黑澜线里希瑟小姐的feel……虽然某种意义上来说错的离谱,但是学者果然,就是要对不可能提出假设和疑问的人吧~!

期待更新!还有一天加油呀!
已有 1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希瑟·亚德里安 + 1 吸收柯莉莉的治愈力——【倒头回去码字

总评分: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敏特·艾格斯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1537 GP
活跃度
1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77 TP
存在感
1159 BP

生物学D 考古学 地质学 魔导开发D

发表于 2016-1-10 22:46: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希瑟·亚德里安 于 2016-1-24 21:39 编辑


*附录其三* 《罗莎·克莱因个人档案》



姓名:罗莎·克莱因
性别:女
出生日期:SA345.6.7
个人经历:
SA345年6月 出生于晓光普通平民家庭
SA356年6月 入读海柏军校
SA362年7月 海柏军校毕业,分配至时茵骑士团
SA363年3月 因表现突出,获准进入玛尔蒂尔骑士馆进修
                    同年升任时茵骑士团小队长
SA364年6月 参加第二次塔菲讨伐战,确认死亡

——该档案现存于时茵骑士团档案馆





*410/6/18 晴*
我想我们昨夜一定是疯了,或者是出现了幻觉。

简而言之——昨夜分明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蓝色玫瑰,今天竟全变成了普通的红色玫瑰。昨夜的景象到底是我们脑内的一场梦,还是谁撤走了她施下的神奇魔法?
当我们在荆棘丛中醒来之时,周遭只是与普通玫瑰丛别无二致的一小片暗红色野玫瑰。纳博科夫先生说这在红区很正常,有许多植物和动物都能分泌出致幻的物质,我们昨夜可能是陷入了短暂的幻觉,才导致没有分辨出玫瑰的颜色。确实,昨天在见到这些玫瑰之后的记忆就变得不甚清晰起来,醒来之时已是第二日早晨,似乎是就这样倒在荆棘丛中昏睡了一夜——那么现在我所见到的纳博科夫先生又是真正的纳博科夫先生吗?我被我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不过那依旧存在的熟悉的晓光海滨的味道足够让我摒弃这种胡思乱想。

我想在我们昨夜见到克莱因玫瑰时一定发生了什么我们都未察觉的事情,我征求了纳博科夫先生的意见后(或者说他再一次容忍了我的任性),我们决定今天继续观察一天。为了防止出现昨晚的昏迷状况,我去找了一些薄荷,希望我们能清醒并且安全的挨过这个晚上。



现在是下午六时,太阳很快就要下山了。面前的玫瑰依旧是普通的玫瑰。
下午七时,太阳的光线已开始消逝了,克莱因玫瑰开花了,但依然是普通的暗红色。
七点四十三分,有一些昆虫开始出来活动了,我认为他们就是昨夜我们见到的那些发光的蓝色小飞虫,但它们并没有发光。
我感觉到有些头晕……之前采摘的薄荷派上了用场。纳博科夫先生不知从哪找出来了一块手帕递给了我,叫我沾水蒙在口鼻处,不得不说骑士团的经验真是效果拔群。我觉得这种让人麻痹的物质可能是这些飞虫散布出的。
八时二十九分,现在已经是属于月亮的领域了。我终于确定我们昨夜所见并不是幻觉——没有了日光的遮挡,玫瑰的花瓣开始在月光的衬托下显出了蓝色,而那些飞舞的昆虫,也成为了空中飞舞的点点荧光。

空气中令人迷糊的成分越来越多,即使是手帕和薄荷叶也没 法保持 让 我 足够的记 注 意力……哦纳博科夫先生掐了我一下,感谢他。我们现在稍微远离了玫瑰丛一些,我这才感觉到我们刚刚那儿的空气是多么粘稠。

依稀听到了有什么摔进了草木中的声音。纳博科夫先生告诉我,是一只误入这片林子的夜枭刚刚迷迷糊糊从空中栽了下去(弓箭手的视力真是可怕)。我们昨晚大概就跟那可怜的鸟儿一样……还好现在我准备了足够多的薄荷,哦……这植物生吃起来可真刺激。也难怪我们昨夜躺在荆棘丛中安睡一晚都没有魔兽把我们吞了当美餐——他们准知道这些“迷人”的花和虫子并非善类。

那么之前我们见到的反常的胡椋鸟和赤貂好像也有了解释。玫瑰的花期一般都在6月左右,它开花这一两个月花期吸引来了这些会迷倒生物的小飞虫,本来居住在这附近的胡椋鸟和赤貂只能先逃离这一片荆棘丛。

真可惜,如斯美景却只可远观。

如果这真的就是老师当年见到的克莱因玫瑰的话,他一个不擅战斗的学者又是通过何种手段才见着了这红区深处的奇花的呢?如果这不是他当年见到的克莱因玫瑰,那么红区深处是否还存在着其他的蓝玫瑰呢?现在已不可知。

天隐隐亮了。
玫瑰合上花瓣,飞虫还巢,细碎的阳光穿过枝叶缝隙,洒在身上有些许暖意,花依旧是花,草木也依旧是草木。
——月光下的魔法又一次被日光所掩盖。




*410/6/25 雨*
我们终于回到了时茵,灰头土脸的带着两株野玫瑰和一小笼飞虫。

我暂时告别了纳博科夫先生,回到了旅店。
好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干——除了睡觉。




*410/6/27 雨*
“这就是夜莺玫瑰呀!”
“夜莺玫瑰哪有红的,蠢材!”
这我睡了整整一天后听到的第一段对话。

拜托给旅店老板照顾的两株玫瑰,被老板认定为一种普通的观赏玫瑰,也就是所说的“夜莺玫瑰”。他从他自己的花圃中给我指了一颗夜莺玫瑰,两厢比对,我从红区带回的玫瑰确实在外型结构上与旅店花圃中的夜莺玫瑰毫无二致——唯一不同的是,花圃中的夜莺玫瑰是干净的白色,而红区野玫瑰是如同凝固血液的暗红色——这也是老板娘和老板争执的原因。

我捧着那两株玫瑰拜访了十几位花农、十几家花店,他们肯定的说,这就是夜莺玫瑰嘛。就是这颜色有点不太正常,姑娘,你用什么方法染的,染得挺自然呀?
唯有一位老花农告诉了我这样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株白玫瑰,要向她的爱人表达爱意,却苦于自己没有红玫瑰的鲜艳美貌。白玫瑰的苦恼被悄悄恋慕着她的夜莺听到了,夜莺便决心用自己的鲜血来成就白玫瑰的愿望。夜莺失去全身的鲜血死去了,白玫瑰也如愿变成了红色的血玫瑰,却依然没有得到她心上人的青睐。伤心的血玫瑰日夜不停的流泪,泪水将夜莺鲜血染上的红色尽数洗去,血玫瑰终于变回了白玫瑰,却也因哭尽了泪水随着夜莺腐烂的尸体一起枯萎了。
——这就是夜莺玫瑰的名字的来历,当然这只是个传说,没什么可信度。
我不喜欢这个听着就令人难过的故事。

老花农还告诉我,大概几十年前还有一个小伙,跟你差不多年纪,也拿着这种红色的夜莺玫瑰来问过我,还问我这花是不是在晚上会变成蓝色,最后也只是失魂落魄念念叨叨的从我这买了几颗夜莺玫瑰的幼苗就走了。

我有一种奇怪的直觉——当年那个来问老花农的小伙子,就是年轻时的老师。

夜里我好好的观察了一下这笼从红区一起带回来的飞虫,在夜间发光的是它们翅膀上的蓝色鳞粉,我猜想这种鳞粉可能跟玫瑰的夜里变蓝之间存在某种联系。我将鳞粉扫下后轻轻涂在红色的稿纸上,但透过鳞粉的淡淡荧光依然可以看出稿纸本来的红色,这与我们在烬月森林里看见的完全是蓝色的玫瑰尚有差异。

我又将鳞粉涂在了玫瑰的花瓣上,这时荧光变得强烈了许多,明显的蓝白色荧光在夜里完美的掩盖住了玫瑰的本色,在一旁点上蜡烛后,明亮的烛光又遮盖住了荧光,使玫瑰变回了红色。这大概就是蓝色克莱因玫瑰的真相吧。

可我为什么有些失落呢。




*410/7/3 雨*
从红区带回来的那两株玫瑰,自从移植到了旅店的花圃中后,颜色一直在变淡。直至今日,已看不出当初暗红的血色了。我却只能看着它们逐渐变淡的花瓣颜色束手无策。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夜莺和玫瑰的传说。
夜莺玫瑰。血玫瑰。

我突然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410/7/4 雨*
今天我把两株玫瑰重新移回了盆中,又移了两颗之前就种在院中的普通夜莺玫瑰,把它们都放在了自己的房里,又从市场上买到了一些待宰禽类的血,在浇水时一并浇了进去。

我觉得这样的行为如果被人看到,大概会直接抓我去教会进行异端审判。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浇水时我不小心把盛放鳞粉的盒子和一小瓶鲜血一并打翻在了地上,它们在一起居然也发出了我在玫瑰上看到的那种蓝白色荧光。




*410/7/7 晴*
用禽类鲜血浇灌的第三天,从红区带回的野玫瑰的红色已明显有了恢复的迹象。而花圃中移来的两株夜莺玫瑰,还是一贯清清淡淡的白色。

我必须承认的是,这玫瑰,无论红色还是蓝色,都有远胜于它白色同族的美。
但此时,这美却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危险意味——也许也是因为危险,才让人心折吧。

明天之后还是改回用清水浇灌吧,就让它们和普通的夜莺玫瑰一样,在一个普通的花圃里,普通的生长,再开出普通的白色花朵。
已有 3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达兰克 + 1 治愈系
伊斯雷 + 1 效果拔群
柯瑞森特 + 1 QAQ呜啊啊啊啊塔菲————————————.

总评分: 存在感 + 3   查看全部评分

这是何等幸福——
遗忘了世界,亦被世界遗忘
澄澈无暇的心灵伴随永恒的阳光
可以接纳每一个祈祷,可以舍弃每一个愿望



++++BORN TO DIE++++
而真正的离别从无宣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敏特·艾格斯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1537 GP
活跃度
1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77 TP
存在感
1159 BP

生物学D 考古学 地质学 魔导开发D

发表于 2016-1-10 22:55: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希瑟·亚德里安 于 2016-1-26 21:40 编辑


*附录其四* 《时茵东郊夜莺玫瑰变种及其相关生态的初步分析》


……


因其花色暗红,近血液凝固时的颜色,此文将此变种暂称“夜莺血玫瑰”,下文中简称“血玫瑰”。与其伴生的飞虫在此文中暂称为“血光蝶”,命名原因可见下文相关段落。

……


血光蝶
首次发现地:烬月森林,近时茵东郊阿欧穆尔河流域附近
首次发现时间:SA.410.6
外观:成虫体长约0.8公分,灰色,身形扁平细长,头较小。有触角,触角约占体长1/8。具两对翅,翅上有鳞粉。幼虫肉食。虫卵呈白色米粒状。
习性:生命周期大约两周。夜行,推测与夜莺血玫瑰存在伴生关系。

……


其鳞粉对生物体有较强麻痹作用,在50*50*50公分的封闭空间内对普通小鼠进行实验,结果表明,投入约3克时,小鼠基本丧失痛觉;约10克时,小鼠陷入昏迷。投放大于30克时,小鼠于昏迷中死亡。

……


可发出微弱蓝白色荧光,遇夜莺血玫瑰花瓣或生物血液时荧光会变稍亮,但亮度依然只有在夜间或黑暗环境下可见。

……


夜莺血玫瑰
首次发现地:烬月森林,近时茵东郊阿欧穆尔河流域附近
首次发现时间:SA.410.6
外观:作为夜莺玫瑰的红区变种,其外观形态与夜莺玫瑰基本一致。花色根据土壤成分可能呈现白色或暗红色。
习性:基本同夜莺玫瑰。但与其不同的一点是,当其生长的土壤中沁入动物的血液时,花色会向血色靠近,靠近程度与土壤中沁入血液的量有一定关系。

……


花瓣遇血光蝶鳞粉发蓝白色荧光,可能也是由于血光蝶鳞粉会遇血液发光所导致的。

……


由此可以初步推定,夜莺血玫瑰为血光蝶的幼虫提供食物和庇护所,而血光蝶具麻痹作用的鳞粉则能保护血玫瑰免于被其他动物采食。每年的六月,夜莺血玫瑰迎来花期,血光蝶随之苏醒,并同时开始繁殖期。花期结束后,血光蝶成虫陆续死去,产下的虫卵在夜莺血玫瑰的荆棘丛中蛰伏,等待第二年六月孵化并生长繁殖。

……






致雷古勒斯·纳博科夫先生,

望您如今依然一切都好。
托您在时茵一路的照顾,我现已平安回到晓光。

随信有两份标本,称不上贵重,权当一份心意。其一是之前我们在红区发现的夜莺玫瑰,这是之前理应要给您的酬劳;另一,则是我在老师家中收拾时偶然发现的一份“小海妖”的标本。那是我幼时考察学习时的拙作,我曾以为它早被扔去了什么不知名的地方,现偶然寻得自然十分欢喜。说来好笑,这样一份对您大概毫无价值的东西,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赠送给您——当时制作手法尚稚嫩,望您不要嫌弃。

随信还附有我对我们在红区遇到的夜莺玫瑰变种和血光虫的研究报告。我本应该将它提交给《阿泽兰大陆地理志》的编撰学者团,但这两者对我意义非同一般,我难以如斯慷慨的将它们公之于众,或者说只是出于私心而不愿将自己的所见与他人分享吧。思虑再三,我还是决定将这两份报告暂且扣下。也许您会斥责我是一个自私的学者吧?可这毕竟不是独属我一人的成果——它们还有一半的权属理应归您。所以现在我将这两份报告交予您,无论是发表或者撕毁还是自行保管,都请您定夺——也请原谅我擅自的将选择的责任交给了您。

同您在烬月森林度过的一小段探险时光,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回忆之一。
祝您工作生活一切顺利。

希瑟·亚德里安
410.12 于晓光自宅




致尊敬的莱伯利·阿斯克老师

我新种了一棵夜莺玫瑰在您墓前,大概很快会开出干净的白色花朵吧,不知您可喜欢?

为了感兴趣的只言片语去刨根问底,却又每每半途而废,您总是这样批评我。可是我总觉得一些事情知道太清楚之后反而变得无趣。一些您从来不说的故事,我也或多或少的猜到了一些前因后果。但您既然生前不说,您身后我若一心追索,似乎也不该是学生应做的事情。您一惯宠溺我,想必您这次依旧会一笑包容我这又一次的半途而废吧?

时茵之行十分圆满,第一次进入了红区探险,甚至有那么几次差一点丢了小命,但同时我也看明白了很多以前想不明白的问题。我在时茵还听到了一个夜莺和玫瑰的故事。故事里,夜莺为了一株想变成红玫瑰的白玫瑰献出了自己全身的鲜血,却至死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我当然不会傻到用自己的鲜血去染红一朵玫瑰花,但看来世间却从不缺少这样的令人心酸的傻瓜。

老师,您曾经,也是这样的一个傻瓜吗?

您的学生
希瑟·亚德里安



————**** THE END ****————






已有 6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索伦 + 75 + 3 奖励发放
神秘男子 + 560 + 28 奖励发放
达兰克 + 1 治愈系
伊斯雷 + 1 效果拔群
雷古勒斯 + 1 效果拔群!超满足!

总评分: 携带金 + 635  剧情点 + 31  存在感 + 4   查看全部评分

这是何等幸福——
遗忘了世界,亦被世界遗忘
澄澈无暇的心灵伴随永恒的阳光
可以接纳每一个祈祷,可以舍弃每一个愿望



++++BORN TO DIE++++
而真正的离别从无宣言。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爱の传教士」

战斗力⑨⑨⑨的传说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1202 GP
活跃度
25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257 TP
存在感
4085 BP

理魔法A 魔导开发A 格斗A 匕首A 烹饪A 键盘乐器A 赌博A 商业A

发表于 2016-1-10 22:58: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柯瑞森特 于 2016-1-11 19:44 编辑

恭喜完结!!!!!!!!

也占了沙发先!!!!!


……

BGM简直效果拔群……(总之先捂着心口倒下了(。

————————————————编辑分割线——————————————————

……BGM真的是,效果拔群。

仔细想想克莱因玫瑰……之所以还是克莱因,也是说明两人尚没有真正在一起就分开了吧,永远地。

和标题一样,蓝色的悲伤渗透到花心,随着花瓣的旋转绽开一点点地侵染人的心情。

希瑟小姐还是非常地希瑟小姐。

这篇比起有点好奇和期待的变得亲密互动,更多的还是希瑟小姐。

比起黑澜线那篇的时候更加了解了一点阿泽兰的希瑟小姐。

当然也很治愈,也很喜欢那种奇怪的执着和在意点,感觉到的还有一种很奇妙的,抽离世界之外的旁观和唏嘘感吧。

对老师不是没有感情,对这个故事没有触动,但是对于这个让人失望的冒险结果……仍然有着些许冷酷的失望的学者希瑟小姐,这种冷淡的魅力真的是好棒呐/////

就算被雷古团长的图透了一下玫瑰变色的线索,还是好喜欢这样的模式。

追随着谁人的故事而行走,就算结果是让人遗憾的,应该,过程也是值得纪念的吧。

对逝去之人似乎也多了些了解,对活着的人也似乎多了些了解……更何况还是很有渊源呢!小海妖!

夜莺和玫瑰的故事啊……如果夜莺能够遇到另一只夜莺,并且为了它而啼叫就好了。我总觉得这个故事还是这样最好啦。

呜哇听着这样的BGM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什么了!总之希瑟小姐辛苦啦!效果拔群!

最后的信,一定会寄到的呢。

点评

希瑟·亚德里安  克莱因之所以还是克莱因,是因为附录二的那天正好是四十多年前的6月6日告白节,而第二次塔菲讨伐战在6月17日,命运给人时间永远太少。希瑟笔记的日期其实也藏了一点关于日子的小巧合在里头w其他彩蛋待我整完副音轨!  发表于 2016-1-17 01:16:43
柯瑞森特  ↓对……网易云的是会重复播放的而虾米只是单曲通常播放呢……  发表于 2016-1-12 23:18:45
已有 1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希瑟·亚德里安 + 1 不枉我研究了半天怎么加网易云进来!

总评分: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敏特·艾格斯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1537 GP
活跃度
1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77 TP
存在感
1159 BP

生物学D 考古学 地质学 魔导开发D

发表于 2016-1-10 23:26:0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希瑟·亚德里安 于 2016-1-17 00:18 编辑

物种设定

胡椋鸟:各地红区深处丛林都有广泛分布,因喜欢筑巢在胡椋树上便称为胡椋鸟了。体长一般不超过30公分,羽毛棕色为多,偶有见其他亮丽的颜色。善于在树林中隐藏自己,是一种杀伤力并不怎么强的普通鸟类,但是集体作战能力十分可怕。领地意识非常强,面对入侵的敌人,不管体型和实力差距有多大,胡椋鸟群都会不死不休的把入侵者赶跑。肉质鲜美,在贵族的餐桌上广受欢迎。虽然分布广泛数量众多,但因其栖息地在红区深处,依然算不上是易得的野味。

赤貂:凶恶的小型魔兽,体长一般在80公分左右。奔跑速度极快,据称其速度最快可达20米每秒。吠声尖厉,攻击性强。齿带剧毒,被赤貂咬伤的患处会变红溃烂,毒素会随血液很快传播至伤者全身,最后导致全身红肿溃烂而亡。身上的赤色毛皮色泽鲜亮、还能防水保暖,是皮毛中的珍品。然而赤貂一旦死亡,其毛皮也会很快的失去色彩。

文中的夜枭:因为是晚上,所以希瑟也没能看清它究竟是哪种夜行鸟类,便以夜枭含糊称之了。

夜莺玫瑰:时茵的一种常见的观赏性玫瑰。花期6月左右,花色为纯白色。


至于血玫瑰和血光蝶,附件四已经写得足够清楚了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已有 2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雷古勒斯 + 1 辛苦了!(泡咖啡,煎蛋,烤面包(咦
柯瑞森特 + 1 希瑟小姐辛苦啦!(铺床OHO!

总评分: 存在感 + 2   查看全部评分

这是何等幸福——
遗忘了世界,亦被世界遗忘
澄澈无暇的心灵伴随永恒的阳光
可以接纳每一个祈祷,可以舍弃每一个愿望



++++BORN TO DIE++++
而真正的离别从无宣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缇可
所在地
时茵
携带金
15565 GP
活跃度
7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796 TP
存在感
2347 BP

理魔法D 弓S 兵法B 潜行 水性

发表于 2016-1-11 13:28: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雷古勒斯 于 2016-1-11 13:30 编辑


“她就是当时那个小女孩吗……虽然没能给她捞来会发光的贝壳,但也护卫着她找到了发光的玫瑰,嗯,也算是了结了一桩遗憾。”雷古勒斯拿着在故乡随处可见但在这里或许可能是独一份的标本陷入回忆,想起那个奇怪的贵族小小姐,表情变得柔和了不少。

“……等等!也就是说,她果然识破了我的出身!如果她去调查,我的过去就会暴露!这是拐弯抹角的威胁信吗?!”
想到这里雷古又转而脸色发青汗如雨下,很是惶惶了几天,但因为没有更多的后续,以及凭着在旅途中对希瑟建立起的信任感,他觉得希瑟应该不是这种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关于要不要发表——“为什么觉得我会斥责她自私呢?真是搞不懂女孩子(或者说学者?),既然她看起来不是很想公布,我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不过雷古勒斯以后六月去红区也会记得避开那片美丽的花海,既然是绝景,看一次就够了。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处适合告白的美景,有种陪着朋友进了情人节特殊副本的感觉2333)


·没想到一个第一次进入红区的贵族小姐不光不会受到惊吓后乱放大招,还能精确地挑飞近身的敌人从战斗上做支援,我的手气真好!这是抽到了MR吧!能那么随性地提出改去塔菲的提议也很是与众不同,真是个奇妙的委托人。
·我们居然就那么毫无防备地昏睡在荆棘丛里一晚上!而且没有成为魔物或幼虫的饵食!真是危也玫瑰,成也玫瑰。
·这位克莱因前辈的人生轨迹和我好像,可惜再强的人类遇到魔物领主也只是一粒渺小的微尘,这么美好的爱情故事却有个冰冷现实的结局,真是个实实在在的悲剧。
·说到悲剧,夜莺与玫瑰这个故事我也不喜欢,都说悲剧是将美好的事物毁灭给人看,这何止是毁灭,还是糟蹋。

“味道如书中所说,确实不错。嗝。”看到这里我立刻脑补出一向冷静淡定的希瑟小姐打了个淡定的小嗝,好可爱啊XDD


希瑟小姐写文辛苦了~ 行文流畅看着超舒服!冒险!绝景!玫瑰!蓝光(咦)!太罗曼蒂克啦!时隔多年的缘分在此有了个圆满的小结,超满足!好开心的一场互动啊!真的非常感谢!

点评

希瑟·亚德里安  蓝玫瑰和之前雷咕咕的三题蓝光,也算是冥冥之中切上了w理解成几年后雷古带着缇可小小姐跑去看这个秘密小风景也好像没有什么不妥嘛!——总之特别爱雷咕咕——!嗷┗|`O′|┛ !  发表于 2016-1-17 01:14:58
已有 1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希瑟·亚德里安 + 1 要特别感谢雷咕咕才是><

总评分: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