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3272|回复: 10

[连载] #森罗线#审判庭卷宗摘录——时茵卷S.A.411.2.6-5.8 [复制链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难度
支援
潘豆顿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2237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25 TP
存在感
209 BP

理魔法C 剑C 神学

发表于 2015-12-12 13:08:3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尤里安 于 2016-1-10 23:59 编辑

  在你面前是一份摊开的卷宗,不用去回忆你为了得到阅读这份卷宗所付出的努力,代价,亦或者其他什么,牢记你最初阅读的目的,牢记那些你需要的,然后,去做你应该做的。
已有 4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阿德利诺 + 1 效果拔群
雷古勒斯 + 1 哇呼
塞缇丝 + 1 效果拔群
天狼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存在感 + 4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难度
支援
潘豆顿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2237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25 TP
存在感
209 BP

理魔法C 剑C 神学

发表于 2015-12-12 13:10:11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一份讯问记录
————————————————————————————————
记录时间:S.A.411年2月6日22点15分至2月7日1点9分

记录地点:时茵教会第2禁闭室

询问者:弗拉维乌斯·尤里安【指印】

辅助人员:格里·哈德斯【指印】;约翰·莱特【指印】;【被涂黑】

受询者:康特·哈利卡【指印】

记录者:维罗·韦德【指印】
————————————————————————————————

询问者:姓名。

受询者:你们是谁?为什么把我抓到这里?这是哪里?

【被涂黑】

受询者:住,住手,康特,我叫康特·哈利卡,别打了,你问什么都行,我什么都告诉你。

询问者:年龄。

受询者:26岁。

询问者:你是金币之泉商会的雇员吗?

受询者:对,咳咳,我是那个商会的保镖。

询问者:说一下你们商会的情况。

受询者:不是,等等,你们是什么人?乌鸦的?还是那些杂种——

【被涂黑】

受询者:你,你们这些恶魔,到底要问什么,该死,该死,该死。【哭泣】

询问者:你还有九根手指,可以再拒绝回答九次问题。

询问者:以及,我们代表的是女神的意志。

询问者:说一下你们商会的情况,以及你刚才提到的那些名字。

受询者:咳咳,水,给我点水,我什么都告诉你们,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不要伤害我……

【给予受询者一杯清水,由约翰·莱特负责提供,全程无异常。签字:约翰·莱特【指印】】

受询者:我是去年夏天加入这个商会的,很多事我都不知道,不不,不要打我,我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我会的。

受询者:我们商会主要走的是红货,哦,就是说会有上家定期的在城外搞一些聚会,卖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

受询者:我们商会主要就是做这块,从上家那里拿货,然后去城里卖,我们做保镖的,就是负责来回这一块。

受询者:账上的事情,我真不知道,上家是谁,卖给谁,这都不是我这种新加入的保镖能知道的。

评估:在遭遇讯问后,目标平静速度略快于平均指标,星级加一。

询问者:继续。

受询者:哦,对,我们商会大概有十多个人吧,大老板我没见过,具体办事的我不知道名字,其他人都叫他寡妇。

【原名卡斯·加西亚,外号寡妇之友或寡妇,尼恩格兰人,因多起强奸罪于409年被判流放。】

受询者:我们商会不大,所以一直没碰什么大件,都是些抽的和吸的,有时候也走一些石头和草,听说是炼金用的,我也没敢问。

受询者:乌鸦是告死佣兵团,我们以前跟他们合作过,后来好像是听说有账目什么的没结干净,就落了埋怨。

受询者:杂种是那什么,寒歌商会,一些朝灵串出来的杂种开的,我们跟他们走一条线,所以火拼过几次,双方都吃了点亏。

询问者:取货地点。

受询者:一般是在三河,也有在镜山和多摩谷的,主要是看狗,不是,守备队的活动范围。

询问者:时间。

受询者:这个我真不知道,每次都是寡妇临时通知的,说有货了,马上就走,我们几个做保镖的都是这样。

询问者:保镖的名字。

受询者:我们这一行的,都不讲究说名字,谁知道会摊上什么事呢,我知道他们的外号,我想想,我想想的。

受询者:疤脸,蝎子,狮子狗,一般我们四个是每次都到,像大刀,秃子和杀手他们就不一定了。

受询者:我听过他们的闲谈,好像他们也会接别的活。

询问者:去年11月到今年1月,你们去了哪里。

受询者:三河,今年上家的货一直不好,我们在那边一直待着等新货。

询问者:去年11月5日的时候,你们在三河购买了四百公斤的食物,以及十五公斤的药品。

询问者:如果你们是一直待在三河的话,为什么会一次性购买这么大数量的物品。

询问者:而在今年1月27日,你们又出手了二十四种货物,其中二十一种——

受询者: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一直在三河,哪里都没去!

【被涂黑】

受询者:寂静……沼泽……我们……

询问者:那里并非传统走私路线,你们去哪里干什么?

受询者:我不知道……沼泽……好多人……头……头……头好痛……

【记录中止】

补充记录:经讯问后,受询者说出寂静沼泽这一地名,同时产生激烈异变,脱离拘束并开始攻击。维罗·韦德与格里·哈德斯牺牲,受询者得到镇压与净化。受询者残存组织已上交研究,怀疑有生体改造痕迹,怀疑有精神操作可能,怀疑寂静沼泽这一地名为异变触发条件。

补充记录者:弗拉维乌斯·尤里安【指印】


已有 8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凯瑟琳 + 1 效果拔群
夜霾 + 1 效果拔群
雷古勒斯 + 1 狮子狗
塞缇丝 + 1 效果拔群
天狼 + 1 治愈系

总评分: 存在感 + 8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法祭/圣域法卫

战斗力①⑤⑨的英杰

Rank: 6Rank: 6

难度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1028 GP
活跃度
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52 TP
存在感
266 BP

剑E 弩E 格斗E 理魔法B

发表于 2015-12-12 21:43:37 |显示全部楼层
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说的好像你没参与过一样……

点评

菲莉希雅  逻辑上参加过?  发表于 2015-12-13 13:10:54
阿德利诺  你参加过吗w?  发表于 2015-12-13 00:42:39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艾德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1238 GP
活跃度
4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05 TP
存在感
1390 BP

弓C 理魔法A 神学 朝灵语 易容C 陷阱C 催眠术 豪饮 野外生存 潜行 格斗C 医药学C 毒药学C 烹饪A 魔导开发D 空艇驾驶 开锁C 剑S

发表于 2015-12-13 00:45:38 |显示全部楼层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看的主教大人的文……
不知后面会怎样引出关于魔物或者别的什么新设定的问题呢?

说句题外的,其实主教大人在一楼的留言狠狠戳中了我……
很高兴一路有你。
【情商Z】【串场S】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难度
支援
潘豆顿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2237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25 TP
存在感
209 BP

理魔法C 剑C 神学

发表于 2015-12-14 06:55:41 |显示全部楼层
二:几封信件

我亲爱的:
        我猜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一定是要先埋怨我一番,怪我这么久才给你写信,可是信使真是难寻,尤其是在时茵远郊的森林中,我是断不肯冒着宝贵的信件落到那些长了犄角的家伙手里的风险,所以才蹉跎至今。关于这件事,若是亲爱的一定要责怪我,也请把责怪的话语暂留下来,因为等我回来时,会给你带些微不足道的小礼物,或许被女神所喜爱的某位画家会心生喜爱,仁慈地宽恕了我呢。
        你问我这一路上行程如何,是否辛苦,如果我告诉你“好得很”那就是我不诚实,在骗你了,一路上遇到过强盗,野兽,还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魔物,甚至有一场战斗中,不知道是哪一方的鲜血溅到了我的袍角上,好吧,反正这件斗篷是旅行所用,上面早就溅满泥渍了。不管怎么说,这些佣兵还算合格,所以亲爱的不需太过挂念,我作为女士,备受照顾的情况下,安全与饮食是都能得到保障的,当然喽,阿德拉的眼光是不会差的,所以请你相信,虽然队伍中难免有那么几个毛头小伙子会向年轻女士献献殷勤,但他们加在一起也比不过我亲爱的画家姑娘一个微笑。
        说起来,我还要向你介绍些新鲜事,比如说我在第五天的旅程里,意外发现了阿比吉尔,我知道它们喜欢潮湿阴暗的环境,但我一直以为只有晓光地区才能生长这种花,你也是这样想的对不对?这可真是个惊喜。刚开始的一两天,每天只能发现一两朵,而我又不能离开队伍的行进路线太远去专程采摘它,但随着进入森林越来越深,进入我视线的阿比吉尔越来越多,那些佣兵可不晓得,这种花的花汁可以制成多么名贵的原料。我指挥了那几个小伙子替我采摘了不少,它们被我简单的清理了一下,然后全部都装进我的草药筒里,我已经等不及要将它们带回来,交在你的手里了。
        哎呀,我们的信使有些粗鲁,或许在他看来,信件这种东西只是用来传递情报信息,可想不到会有人能用它倾诉衷肠,可是已经离开你十几天,我觉得再多写几卷羊皮纸也是不会厌倦的。就在明天,我们就能到达寂静沼泽,真希望在那里能有更多的惊喜,而不是无聊的背诵各种药典的记载。
        只能先到这里了,亲爱的阿德拉,帐篷外的羊肉汤散发着地狱一样的硫磺味道,我多么希望能坐在你身边,一边喝着红茶,一边吃着你亲手做的松饼呢?我相信旅途很快就会结束,那天也马上就会来临,在那之前,请一定要照顾好我的花,以及在去教堂的时候,偶尔为我祈祷一下。
                                                                                              你的
                                                                                                  珊德拉

我亲爱的:
        如果我对你说,你送我的那管时茵的帕尔慕斯羽毛笔要交代在这里了,你会不会生气呢?我最近一切都好,只是这里的环境实在让人受不了,那次你画了一副女神化为细雨,以洁白手臂轻抚大地的画,我还打趣说,只有阿德拉的轻吻才比得上这里湿润多雨的滋润,现在我可要为此道歉了,因为这种天气真是完全称不上什么“滋润”。潮湿,泥泞,而且令人心烦,不仅仅是我的羽毛笔因为这种潮湿环境而变得不称手,而且队伍里也有人的劣质靴子没有经得住考验,被泥水泡过的脚开始发炎。这种情况下,我不得不成为了辅助医师,每天的任务除了观测与采集、记录之外,还增加了照顾队友这项。
        我想说到这里,聪慧的阿德拉是一定要生气了,因为你必定已经猜出我已经走进寂静沼泽,而我是曾经保证过这次旅程不会涉足这里。可是最近的传言一直让我有些猜测,我是一定要来这里亲眼证实下的,而我成功了。随队的林恩司祭曾经说过,一些愚蠢的农人们所说,在这里存在“噩梦”。然而我发现,寂静沼泽附近出现了一种具有致幻作用的植物,这才是真相。这种外形肖似维洛草的植物被我起了个名字,维洛迪斯(Vieruodis),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这种植物燃烧后吸入可以给人幸福感,伴随着幻象出现的还有瞳孔放大,心跳加速和血管膨胀,某位粗鲁的佣兵队友成为了试验品,并确认了我的说法,而且在试验之后也不停的继续向我索要,不过我拒绝了,做事谨慎的画家姑娘一定也赞同我的做法,疑似具有成瘾性的植物是需要小心对待的。
        不管怎么说,这真让我感到兴奋,我想尽快把它带回来,以证明这片沼泽的植物系统发生了一些需要注意的改变。如果它对我也会产生什么作用,我希望今晚能梦到回到你身边,听你用漫不经心的指法所弹奏的《迈俄尼亚之歌》,所以亲爱的,看完这封信时,请不要忘记替我喝一杯热蜂蜜酒,以驱赶夜晚的潮气。
                                                                                               你的
                                                                                                   珊德拉

我亲爱的:
        我们的队伍已经踏上了归途,我相信很快就可以看见画家小姐的身影了,我向你承诺的各种小礼物,我相信在昂贵的莎草干燥作用下,应当也都保存得当,这总算让我能放心不少,因为这趟旅程中,我收集了太多新奇的东西。
        除了已知但不应出现于此的阿比吉尔,还有被我暂命名为维洛迪斯的致幻植物之外,我在寂静沼泽区域内还发现了更多且不知名的植物与矿石,怎么会这样呢?这片区域虽然是红区,但也并不算禁地,之前也有植物学家与探险家造访过这里,并且进行详细的探测与记录,可是这一系列发现都和当初的记载有着微妙的,似是而非的差异。当然,这对我而言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可是除了不在我身边的阿德拉,我没有可以分享这份惊奇于兴奋之情的对象。整支队伍的情绪并不高涨,甚至有些莫名的焦躁,我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他们原来以为会在这里寻找到金矿吗?但我将疑虑委婉的问出口时,赫尔克粗鲁的打断了我,“小妞,你什么也不懂,乖乖待在帐篷里,玩你的羽毛笔去吧。”
        好吧,我想如果亲爱的在这里,一定会劝导我,让我离这些不可理喻的莽汉远些,我只要照顾好我自己就行了,对不对?干粮和清水的储备仍然足够,我相信回程的路上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只不过有几次在行进中,领队的林恩司祭忽然停下来,似乎在戒备着队伍后方的什么东西。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呢?我们从沼泽带回了许多具有研究价值的样本,如果有头漂亮的小鹿一路跟着我们,我是不介意将阿德拉为我打的那条绳结拴在它的脖子上,然后套来给你看看的。
        是的,如果真有什么出乎预料的存在,我希望那只是一头鹿,亲爱的阿德拉,请你也这样的为我祈祷吧。
                                                                                              你的
                                                                                                  珊德拉

【潦草且凌乱的字迹】

       我叫珊德拉·费兰,如果有人捡到这张羊皮卷,请交给时茵第四大街的阿德拉·哈特小姐。
       阿德拉,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知道一定发生了很糟糕的事情,有人死了,有人在哭,我想你,我爱你,我爱你,我

【字迹中断】

已有 6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凯瑟琳 + 1 效果拔群
夜霾 + 1 效果拔群
阿德利诺 + 1 效果拔群
雷古勒斯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塞缇丝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存在感 + 6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难度
支援
潘豆顿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2237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25 TP
存在感
209 BP

理魔法C 剑C 神学

发表于 2015-12-18 08:38: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尤里安 于 2016-3-7 22:48 编辑

三:一份解剖记录

  警告,警告,这是审判庭二级一类档案,阅读者必须拥有审判庭主教级别者书面许可,未经许可擅自阅读者,将被定以异端罪名,再次警告。

  目标:双臂直行伪口猿(代号歌者)

  年龄:应为成年体,根据与近似猿种的横向比较,暂假定为六岁

  性别:雌(暂定)

  由时茵教会卡茵丝·穆尔克司祭进行解剖程序。

  参与者:时茵主教弗拉维乌斯·尤里安,司祭赫尔克·林恩,法卫爱恩尼德·米拉亚

  S.A.411年2月26日

  初步观察:目标为已死类猿生物,无毛发,体长1.38米,体重72.4磅,致死原因为颅骨粉碎性破裂及随后所受的系统性创伤。体表有47处陈旧创口,内部有化脓反应,22处在上腹部,11处在左臂,8处在右臂,6处在背部。

  感觉中枢组织:脑组织呈脱水状,远小于近似猿种脑组织,脑皮质严重角质化,非刚金制匕首无法割破。中央沟上缘近点有陈旧切痕,推测颅骨处应有相应创口。神经束局部呈纤维化,导引功能需有活体进行验证。

  感知及摄入系统:面部除口部器官外无其他器官与特征。口内有25颗牙齿,均为犬牙。舌头呈现萎缩状,舌尖处有凸起,切开后发现存在腺体管,内部腺体残存液在测试环境中呈现高致病性反应。食道萎缩,胃部有摘除痕迹,无替代物,确认口部非进食器官。4号实验中发现创口处有消化液存在,推测创口处为进食及感知系统,形成机理有待进一步研究。

  肢体结构:两臂两足对称分布,肌肉束极度密集,推测其力量和敏捷度优秀级别,这与观测者的第一手报告相符,但切开后发现血液残留,推测肌肉束代行肢体血管功能,这一冲突有待进一步研究。骨骼坚韧度良好,有血溶反应。肢体末端的指甲呈弧刃状生长,可以轻易撕开皮甲与血肉,同时在指甲上检测出与口部相同的腺体液。

  注:在观测者报告中提到,目标关节处可以反向扭动及有骨质护壳,但在本次观测中并未发现支持此类报告的证据。

  体表观测:皮肤呈现韧化状态,毛孔粗大,但并无毛发,局部有微量灼伤痕迹。目前已有高温手段无法破坏皮肤结构,但内部器官有遭到破坏的可能性。冰冻后依然保持完整。刃器对其的破坏表现并不理想,魔法能量有抑制状态,但在极限测验中,发现皮肤对动能的吸收能力较差,高温和冷冻的交替作用也能削弱皮肤的组织结构。

  生殖系统:应为雌性生物,然而生殖器官全部被摘除,替换为作用不明的肌肉组织与器官,有奥术污染痕迹。

  总结:目标战斗力表现优秀,威胁系数大,但似乎并不具备独立思考能力,有严重的外界干涉残存,怀疑其为人造产物,威胁系数评估为B+。
已有 6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凯瑟琳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阿德利诺 + 1 效果拔群
雷古勒斯 + 1 难以直视
塞缇丝 + 1 效果拔群
天狼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存在感 + 6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缇可
所在地
时茵
携带金
15565 GP
活跃度
7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796 TP
存在感
2347 BP

理魔法D 弓S 兵法B 潜行 水性

发表于 2016-1-1 21:25:16 |显示全部楼层
寒歌商会和告死佣兵团这两个名字真不赖!然而杂种和乌鸦也很贴切……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就算给自己起再高大上长的名字,也挡不住别人起简短外号的倾向(比如魔法少女小圆的黄/粉/红/蓝毛、黑长直)


猿生物,无毛,真让人怀疑这是人类改造而成的……而奥术痕迹又说明这和恶魔脱不了干系。
皮肤对火和利刃都有抗性,唾液有毒(或者说病毒?),指甲锋利而且沾了毒液,但消化器官好像几乎失去了作用(食道萎缩,胃摘除),生殖系统也被摘除,这是一种牺牲了寿命增加杀伤力的活体改造武器吗。
应该、不是那位写信的小姐吧||||

寂静沼泽究竟潜伏着怎样的秘密,珊德拉小姐下落究竟如何,让我们走进科学……不对,是坐等主教先生填坑。
已有 1 人评分携带金 收起 理由
夜霾 + 6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6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407 GP
活跃度
19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65 TP
存在感
449 BP

对不起,你是个好人 野外生存 潜行 易容C 重武器S 阿尔洛语 匕首B 二刀流 格斗C 鞭S

发表于 2016-1-6 21:31:09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一篇都短短的,却让人很感兴趣。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难度
支援
潘豆顿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2237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25 TP
存在感
209 BP

理魔法C 剑C 神学

发表于 2016-1-9 15:00: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尤里安 于 2016-1-9 15:01 编辑

四:一本日记摘选

三月一日,雨

有时候我在想,写日记的话是不是不用写天气了呢?或者等哪一天天晴了再正儿八经写上去,今天晴天,哦对了,还要加粗,斜体,用红字,在底下划三道横线,加上四个,或者五个感叹号。

从主教那里拿到一份手稿,好烦。



三月二日,打了一天雷。

一份破破烂烂的手稿,写在一张羊皮卷上,看起来就有年头,据说是被加密的,我就知道好事从来不会找到我。

今天报纸上帕妮丝的连载开了天窗,听说要到月底,好烦。

不想做事,衣服都潮了。


三月五日,阴

前些天主教派了不少人出城,后续事情好多,这几天干完活就想睡觉,但是主教今天私下里问我进度。

我推到明天了。


三月六日,雨

终于有空开始看手稿了,文字已经模糊不清,但经过冰硝处理后还是可以辨认的,真不知道这是从哪里找到的。加密手法比较陌生,书写者应该不是同一名,笔迹可以模仿和变化,但是书写时用力习惯是很难改变的。

下次试试融硝酸处理一下,希望复原情况更好一些。


三月七日,下午见到太阳了

我有点明白了,这种加密模式不是太诡异,而是太古老了,四道回文左旋加密模式是古典加密模式的精髓,然而我以为尼恩格兰建城那会儿就没人用了,因为太经典太常见了,这样的加密有意义吗?

奇怪,这些人干嘛用这种加密模式呢?看羊皮卷的年份,至多不过二十年而已。

难不成是个思维陷阱?一般人肯定不会想到是这种加密模式的,就算看出来也以为这是误导,所以反而被绕到了?

我是个天才。


三月八日,阴

哦女神在上,主教今天出城了,据说是去找出去巡逻的骑士团团长谈事,终于有一天假期了。

时茵的蜂蜜烤脆饼味道真甜,但是我觉得如果加上点胡椒味道会更鲜,说到蜂蜜,还是尼恩格兰的烤羊肉味道最好,抹上蜂蜜,浇上羊奶,烤出来的羊肉味道实在是令人留念。

好想去尼恩格兰出差啊。

哦,忘了写了,手稿好像有点问题,不过管他呢,谁会在假期做事啊。


三月十日,阴

昨天喝多了,现在头还是疼的,还好主教还没回来。

去看了从森染来的巡回歌舞团的表演,很好看。


三月十一日,阴

天哪,用回文左旋藏着十二行诗,然后用韵脚进行二次解密,这种加密方式最后一次出现是什么时候?一百年前吗?


三月十二日,晴

我觉得我破解的差不多了,应该交给主教了,但他今天一大早又出城了。

如果真是古典加密模式,那应该是四重加密。

感觉自己在重新复习历史课。


三月十三日,雾

第三重加密我破出来了,这种感觉很奇妙,从书写习惯和韵律应用手法上来看,书写者并不熟悉这种加密模式和写作风格,怎么说呢?如果用一个形容词的话,那就是模仿。

一个人不识字,但他照着一本书在描,然后按照字的形状自己重新创造了一些像是字的东西。

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可能是最近太辛苦了,头有点疼。


三月十四日,雨

可恶,干不下去了,头一直在疼,想吐。


三月十五日,雨

今天吐了几次,感觉好点了。

第四层加密是元音替换,得一个一个的来拼,现在只能拼出来几段零零碎碎的话,又恶心又亵渎。

一闭上眼睛就看到一个影子,好像是一个人穿着纱衣在那里飘啊飘的。


三月十六日

昨天做了一个梦,梦见那个影子离我越来越近,结果居然是一棵树。

当时我被吓醒了,但现在觉得好可笑。

一闭上眼睛就是一棵树,这还不如一闭上眼睛就是有人飘来飘去呢。


三月十七日

树在对我笑。

————————————————
之后的记载凌乱不堪,近乎涂鸦,可以勉强辨认出树,蛇,山羊和嘴几个字。卡林司祭于三月十八日清晨被人发现死于房间之中,死因是过度惊恐。
已有 1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雷古勒斯 + 1 拖延症的死线战士死了!

总评分: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难度
支援
潘豆顿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2237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25 TP
存在感
209 BP

理魔法C 剑C 神学

发表于 2016-1-10 23:59: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尤里安 于 2016-3-1 20:24 编辑

五:一份谈话记录
————————————

询问者:弗拉维乌斯·尤里安主教,我是宗正省卡西莫夫·特兰司祭,这位是荷里亚·加斯尔司祭,我们代表宗正省向你进行问询,这是宗正省主教签署的文件,请问你是否确认无误。

受询者:我确认无误。

询问者:尤里安主教,宗正省已经收到你所递交的报告,为了确认,我们希望你能再次复述一下这起事件。

受询者:好的。在今年1月中,我们破获了潜伏在时茵地区的起源会残余,在对外围进行排查的时候,我们意外的发现时茵地区的一些走私团伙在较早时期有一些异常表现。在大多数的走私行为中,他们通常会为了规避被抓捕的风险或寻找更安全的交易地点而深入红减区,但有一些团伙他们走的过于深入,我们很难有一般的行为模型来支持,于是我授权采取了一些抓捕行为,在询问过程中,有一名走私团伙的保镖发生异变,并造成了一些伤亡。

询问者:是S.A.411-2-7事件吗?

受询者:是的。

询问者:请继续。

受询者:在询问中,我们掌握了一定的线索,但我们无法确认这些线索的真实程度,所以我征募了时茵地区的一些技术人员,用时茵教会的武装力量护送他们前往几处可疑地点进行调查。

询问者:请具体说明一下派出了几支队伍,去了哪些地方,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受询者:嗯,我们一共派出了十一支队伍,分别前往绿谷,荆棘沼泽,寂静沼泽,镜湖,多摩谷,枫叶林,合林堡,白骨堡,奔马原,特拉卡山,马基米尔河。其中绿谷,荆棘沼泽和寂静沼泽三处的队伍遭遇了意料之外的袭击,我们除了一份手卷和一封来自队伍内部人员的私信外,并无更多收获,这三支队伍也没有幸存者。

询问者:请继续。

受询者:当我们汇总了情报之后,我们按照这三处地方的坐标选择了中心点,在那里展开的调查取得了重大收获,我们发现了一处古神时期的古墓群落,并且根据对群落附近的腐朽物进行的活样调查,确认在那附近有人类群体的活动迹象。

询问者:有人反应,说你在这一事件的过程中有渎职行为,请你对此做出说明。

受询者:在发现了手卷之后,我将其交给了时茵教会的卡林司祭进行破解,之后我就忙于对古墓群落范围内的搜查和定点工作,对卡林司祭的工作进度和状况确实疏忽大意了,以至于让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卡林司祭直接接触到了异端的亵渎文字组成的魔法阵,使其意外死亡,对此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报告中我也指出了这一点,我接受宗正省对此的处理。

询问者:我们只是来进行询问,并不做出裁决,请你理解。

受询者:我明白。

询问者:请继续。

受询者:根据对咒语的解读,我们确认这一异常状况有异端嫌疑,甚至有恶魔力量介入,于是立刻将警戒等级再次提高,并且征召了几支传统为审判庭服务的佣兵队伍参与了整肃工作。在付出一定代价的努力下,我们成功的破除了这一处异端据点。根据随后的审讯结果和对仪式的观测,我们认定这是狂王覆灭时,由其麾下的药剂师和炼金师残余份子组成的异端团体。他们自称为追寻者,使用各种炼金,医学以及恶魔手段来对人体进行改造,试图提高人体对魔法的亲和与频率。根据异端大典,这被定性为绝对危险和亵渎的异端组织,其骨干成员都已被当场净化,残存分子,生物样本和其余证据也以上交审判庭。

询问者: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受询者:我请求审判庭加派人手,协助时茵地区的进一步整肃工作,对于我自身在这一行动中的责任,我相信宗正省的正确评断。。

询问者:你看一下记录,确认无误吗?

受询者:确认无误。

————————————————————
宗正省和时茵主教的印玺交叠着盖在了一起。
已有 2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凯瑟琳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雷古勒斯 + 1 ……

总评分: 存在感 +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