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2194|回复: 8

[正史] #森罗线# S.A.412 恒途残响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伊斯雷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7009 GP
活跃度
3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79 TP
存在感
1173 BP

剑S 理魔法S 空艇驾驶 魔导开发C 机械工B 潜行

发表于 2016-1-2 17:51: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格尔希因 于 2016-2-1 22:33 编辑

 
 “是你……这么快又见面了。”
  
  他说了这一句,就又转过头去,眯起眼。酷烈光线击打着他膝上刀刃,仿佛铿锵声响。他的白发近乎透明,有离合的波光。
  
  “不过,我料到我们会在这儿见面的。”他说。“没人能抗拒它。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被吸引着,最终来到它的身边。”
  
  在他身后,碎晶湖光洁宁谧的水面向天空无限展开。
  

  1
  
  高阶猎人之间似乎有一则信条,无论置身何地,即便察觉到他人的存在,也绝不轻易照面。猎人追寻自己的猎物,走自己的路,过自己的时间,妄自攀附,说是互助互惠,其实累人累己,有分寸的猎人,不屑如是。
  
  从早晨起就感到茫茫林中还有另一个人,一直若即若离。我庆幸对方是个有分寸的人,没想到他会出手相助——是一群雷砂鱼,十数之众,已经合围,电光如网交织暴涨,乍看之下确实危急。手中冰结术式尚未发动,他从树上飞身直下,一把抄住中心头鱼的外胸廓骨。炽热嗤声和焦糊味道遽起,他周身剧颤,像扒开一捧积雪,将成对利骨生生向两边豁开。下一秒一道白光如水,截断魔物凄惶如啸的尖嚎。
  
  他撕下掌心血肉粘连的手套碎片,嘴角微微一颤,露出快慰的笑容。

  
  战术改为各个击破。最后一只魔物坠地,他立即赶到我面前。“你没事吧!我听到动静,就想着是你——只会是你……”
  
  他是认错了人。
  
  我掀开兜帽。他怔住,后退两步,片刻之后,脖颈微微一颤,脸慢慢泛红。
  
  “真对不起,我还以为……哎!”
  
  我向他道谢,他反而更加惭惶。“不,是我莽撞,说是搭手,其实扰乱了你的部署……”他年近四十,神情却仍如少年般生涩,一双眼睛像水中浮萍,令人看了不免心哀。
  
  好在本领出众,能当个独行猎人,否则,他应会加倍艰辛。
  
  “对不起,你刚才说你叫格林……?你好啊,格林——”
  
  他以为是他的朋友——他一直在等他。他说了个名字,问我是否听说过。
  
  我抱歉自己孤陋寡闻。他面露憾色——他这位好友似乎是位小有名气的赏金猎人,与他自幼相交,当年如果不是好友带他走上这条道路,他恐怕早已沦为盗匪之流。早年两人搭档,办过好几趟漂亮差事。他把它们都归功于朋友的才干。好友刀技出众,经验过人,毫不藏私,尽心教授给他,他学得竭诚,惟有好友那副潇洒自如、举重若轻的风度,他始终不能掌握。但是他并不沮丧,反而对好友更加心折。
  
  “总而言之,是他造就了我这个人。”他说,眼神重又亮起光芒。
  
  他早就够资格出师了,仍情愿一直给好友打下手,是好友要他自立。这是正论,他得听从。
  
  “我去了另一座城市,”他说,微微惆怅,“帮不上他了,至少不跟他争生意。住哪里倒无所谓……我们都是没有家的人,一年到头除了交领任务,总在红区漂泊。但是这样居无定所,行无定踪,想见一面就难了……”他顿了顿,脸上露出微笑:
  
  “所以,我们订了个约定。”
  
  碎晶湖是他们最后一次搭档出任务所到的地方。那时他们已经说好分道扬镳,但是不论置身天涯海角,每年此时一定赶到此地相聚,只要一息尚存,无远弗届。
  
  “不拘是就那一天,向前向后,各推两天,都可以等。他事情多,比我忙,我等他的时候多。今天就是约定之日,看来他又要来迟了……”说着,他猛地惊醒:
  
  “唉,我还是回湖边去,免得他来了找不到我。”
  
  是甘之如饴的笑容。我想,即便超出两日之限,他也会等……他会一直等下去。

  
  晚间会合,我向师父问起白天那个名字,师父没有立刻回答,问我是否遇到了什么人。
  
  没有告诉他们林间的偶遇。那人一待约践,便会离去……何必打扰他。
  
  至于我们,还不知要在这里停留多久。今天一天仍没有收获。Z君有些困倦,说自从到了这里就没睡好过。“净做梦,鬼影憧憧——都是上回那地方闹得!”
  
  我这几天也做梦。在梦里见到的不是无名黑影,而是过去的人,令人怀念的,令人难过的……渐渐混在一起,也辨不清面目了,只剩下感情的沉渣,五味杂陈。
  
  每次去到那里再回来,都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生活的这个世界又生疏了几分,又好像变得陌生的是自己。惊异于自己的隔膜,隐隐有麻木的恐惧。
  
  能在梦中见到他们,知道他们还在,觉得心安。
  
  这一晚,我梦到了碎晶湖。

  
  2
  
  天空消失了。
  
  天空落在水里,连同它的光、它的云霭,一齐成为水面的一部分。如镜的水面广不可思,一直越过视界尽头白云堆积而成的山峦,上升、回返,将人拥入一个浑然无缝的境地,在那里身体失去重量,蔚蓝近乎透明,飞鸟翅膀的挥动清晰得如同自己的呼吸。
  
  我向他走去。脚下的黏软腐土不知何时变成细而薄的白色碎石,一直浸入静止的湖水中。他端坐于水畔横出的一截虬根,长刀横于膝上,以手轻抚刀刃。刀锋耀眼光斑落在眉间,他的神情如湖面般空茫。
  
  “他还没来。”他说,凝目远眺,仿佛友人将凌波自彼岸而来。
  
  他问我有没有酒。
  
  “每年都是他带酒来。我不太会喝,但看他喝,我也尽兴。这一次他迟迟不来,我却突然想喝上一杯……”
  
  离约定的日子已经过了三天。
  
  没有酒给他,但是应该告诉他……那个名字,不但师父,连Z君都熟悉:那名字在晓光公会任务板上已经挂了七、八年,是遗孀铁了心要为丈夫收尸——这些年,他和谁聚首,看谁独酌?
  
  他悚然而起,膝上直刀坠地。锵啷一声,湖光空色纷然破碎,化入微澜。
  
  “不……不可能!!”他失声道,先是惊恐,慢慢额角青筋暴起,牵动眼皮脸颊剧颤显出骇人凶光。他抄起直刀仓皇环顾,但四面所见,惟有水波苍茫。晚风乍起,逡巡湖面发出呜咽之声。
  
  他汗水涔涔而下,踉跄退步,跌坐回虬根。
  
  无从劝解……他以手抱头,露出极端抗拒的姿态。“不,不对……他来过,他会来……”他努力回想,“每年都在这里……去年,四瓶野赤酒……那条剃刀鳄是前年、不,不对——再前年——肚子里剖出两块粉晶……前年呢?前年…………前年,左肩……劈开,心……心…………”
  
  追忆到此,戛然而止,变为沉默。片刻之后,忽又爆发凄楚的哀求:
  
  “……走吧……请你走……!你在,他不会来…………”
  
  走入森林之前,我最后一次回头。暮色如血,水面却是一片丰饶的金黄,衬出他佝偻的身影,沿着湖畔踽踽徘徊。

  
  3
  
  仍无收获。
  
  整整一夜不知是梦是醒,眼帘内总回荡着潋滟波光。水面之下似有人影,隐隐浮动,似召唤,似告别。心中警醒,明知不能去,不能去……终于还是忍不住俯身探望。
  
  一望之下,是自己模糊扭曲的脸庞。

  
  4
  
  眼皮发重,脑内又有麻木感。是昨晚的梦魇……水波仿佛仍残留在眼帘上。
  
  今天应该向东探索。但是行至湖边,略一踌躇,还是走上昨天的回头路。
  
  我不会是一个好猎人。

  
  天将欲雨,垩云低垂,其下湖水翻涌,银灰波澜钢铁般尖锐。虽是清晨,万物晦暗如同犬狼时分。
  
  遥望那段湖岸,隐隐见到成群黑影,好像某种生物匍匐在地上。
  
  我急赶几步,才惊觉不是魔物。是一个个土堆——昨天还平坦完整的湖岸一夜之间突然现出许多深坑,石滩上、土地上,凌乱遍布,由密集而松散,好像巨大血滴喷溅出的狼藉形状。掘出的土石堆在坑边,形状峥嵘,远看仿佛具有生命一般。
  
  四下寻觅,不见他的踪影。
  
  仿佛血滴般的坑迹零落向西。

  
  终于在靠近林边的灌木后发现了他。他正以刀掘地,但气力涣散,已等于胡乱劈撩,土石纷飞洒满肩上头上。他的白发脏污不堪,眼睛赤红欲滴,目光如垂死野兽般彷徨。
  
  “没有……这儿也…………不可能……不可能…………”
  
  四面八方看了几个来回,终于又认定一个方向。蹒跚走出十几步,待要挥刀,背脊忽然一颤。
  
  抬起头来,看见我,眼泪潸然而出,如见亲人般委屈难禁。
  
  “没有……哪儿都没有!我都找遍了,找不到……!怎么会!我明明记得……记得一清二楚!”他切切哀诉,仿佛要我为他证明:“大栗树墩向湖三十步;还有白波山延线到那块石头中间……还有、还有小瀑布边上的土坡;歪脖垂柳;尖嘴滩…………”
  
  他忽然顿住,“咦”了一声。
  
  “……等等……但是、怎么会……”他喃喃道,“……到底是哪儿……?哪一个?………………………………”
  
  他的眼睛突然如同死人般定住,再无困惑,但是也无恍然。他原本一手拄刀,此时慢慢弓下腰——他的身躯慢慢矮下去,慢慢萎缩,像一张皮囊挂在刀杆上,好像那个答案花光了他全部的气力。
  
  第一滴雨从天而降。
  
  左脚微撤。两滴水珠几乎同时在我脚畔泥土上绽开,一点无色,一点殷红。
  
  片刻后,脸颊才有一丝冰凉。我伸手轻轻抿去。身后,湖上传来隐隐的雷音。
  
  两滴,三滴……雨幕霎时如织。缭乱水线中,他的刀尖凝结成刺目凶光。
  
  “是你……一定是你!!交出来——交回来!!”
  
  声如滚雷,刀光却无一丝颤动,穿透雨幕步步进逼。我懵然无绪,甚至不知道他找的是什么东西……他暴怒断喝,咆哮盖过滂沱雨声:
  
  “不要狡辩!!不是你,难道是他自己离开!?不可能……不可能…………我每一次都彻彻底底杀了他!!”他哭吼道,“第一年我切开他的喉咙;第二年刺穿心脏;第三年砸碎他的头盖骨;第四年……开膛……破腹……是我失了手……第五年……心脏;第六年我削掉他半边脑袋;第七年,我把他拦腰斩成两截……我这样杀他,他怎么可能不死!??他为什么不死???明明是他叫我下手…………我明明下了手……每一次都!!!”
  
  雷声乍歇,电光刀光合而为一疾刺眉间。
  
  我想到他会猝然发难,没想到煎熬夙夜,他的气势不挫反盛,远胜之前。护盾一击破碎,刀光丝毫不衰。借着弦力撤身滑开,几个转折,刀光每次起步时退远,落定时又追到肩畔。
  
  他不可能超过我的速度……他是预测到了我的落点。
  
  脚下溅起踏碎玻璃般的明亮声响,原来不知不觉已经步入碎晶湖中。
  
  错步,拧身,出剑。剑脊轻磕刀刃,未落实的瞬间释出弦力,将刀向左带开。他并不硬抗,身体随刀而转,左手向前疾顶。刀杆骤然自右下向左上飞撩,尾端也有寒光一闪,原来是一截长仅拇指的短刃斜斩咽喉。
  
  这一挑将上下左右退路全部封死,是毫无余地的杀着。
  
  长剑沿刀杆回削,在尾端三分之一处以护手和剑身的夹角一拧。带了螺旋的强大绞力令他难以把持,长杆刀瞬间脱手飞出。不容他反应,左手鸣破术式按上他的胸口。嘭然一声,他向后平飞落入水中。
  
  应该趁此时抽身离去……但他如一截朽木,缓缓下沉。偌大水波相逐远去,细密涟漪重又覆满湖面,仿佛将他掩埋。

  
  5
  
  剧咳搜心刮肺,一度甚至闭过气去。闭目良久,他呼出带着铁锈气味的一股长息。
  
  终于看到我,看到我的脸。眼神不再浑浊,是前所未见的清醒,却又晦暗如同死灰。
  
  从来就没有什么碎晶湖之约——他说。

  
  碎晶湖确实是他们最后一次搭档任务,目标是正处于发情期的雄沉香蜥。水陆两栖的魔物本就比一般陆行魔物凶猛,发情期更加亢奋,正面作战,绝大多数猎人都毫无胜算。最好的办法是尾随蛰伏,趁它们交配刚开始时迅速出手斩杀。沉香蜥的交配总在湖边浅滩。为了收集到任务规定的十个香腺,他们在碎晶湖南岸整整蹲了一个礼拜。不过,时间并不足惜。他们成天在湖边打转,竟没碰上其他水域魔物,已是难以想象的幸运。
  
  没有想到,一个礼拜,仅仅是开始。
  
  按他们的脚程,向南穿越森林,一周能够回到王都。但刚走了四天,森林便见尽头,眼前竟是碎晶湖浩淼的水面。
  
  以为中途不觉转了向,但若说转向,以他们两人终日跋涉红区的经验,怎会转到完全相反的方向?
  
  心中虽有疑窦,但找不出异状,只得重新测定一次方位,再次出发。这一次走足了七天,但是迎接他们的,仍然是无边水波。
  
  意识到自己中了迷障,但如何破除?通用解毒剂无效,林间采来的药草也无效;捶胸敲头,割伤身体,也是徒然自残。几次试图向北、向西、向东,已不指望抵达王都,只想逃离那无边无际的湖面,但十数日过去,永远是森林莽莽,反而令人加倍仓皇。
  
  待到湖面重又出现,心中竟感到一丝解脱。
  
  不知这样游荡了多久。森林之中不匮食水,但精神已到极限。不知第几次又见到湖水,他们双双栽倒在浅滩上,再不起身。
  
  已经绝望——何必再走,不离开,便无所谓回来……
  
  赏金猎人以命博利,本应有随时死去的觉悟。两个人相伴上路,可堪欣慰。
  
  已经无法察知时辰,只知道是深夜。繁星微光切近如私语,水波声声,仿佛天地便是摇篮。
  
  要是能再喝上一口酒……朋友说。
  
  酒壶早已失落。想起林中有一种浆果,味甘微醺,他挣扎爬起来。
  
  别啦。好友说。
  
  我也想喝。他说,你躺着。
  
  回来时,方才的浅滩已经一片浩浩。
  
  他呆若木鸡。半晌,一股寒意直冲头顶——
  
  涨潮了。这些天心神涣散,已忘了最基本的常识。
  
  撒下浆果直冲进潮水中,疯了一样四处摸索。他不会水,好友也不会。好容易捞到一只胳膊,心中狂喜,奋力一拽,整个人差点仰倒。
  
  然而劲使大了——那胳膊只有半截,鲜血淋漓倒提在手中。
  
  他骇然惨叫,一边叫,一边更加狂乱地伸手乱划,另一只手还攥着好友的残肢舍不得放手。忽然间脑子清醒了些,一横心潜下水去。水下一片漆黑,几乎睁不开眼,只听到自己心跳如鼓,太阳穴似要炸裂……
  
  如此再三,终于隐约看见一团黑影。
  
  终于将好友拖上岸,身后一路淋漓血痕——好友右臂齐肘而断,胸腹之间一道大口,肚破肠流。
  
  泪水迷蒙之间,依稀见好友翕动嘴唇,吐出破碎断续的三个字——

  
  他双手掩面,失声痛哭。
  
  “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出这片森林的……我捱到了夏维朗;我活下来了……我不愿回想起那一切,希望它没发生过……!我对自己说‘他没有死,他只是在这世界的某个地方’,这样我才能安宁……但是我内心深处隐隐知道,有些事情确实发生了:每年这段时间,我变得心神不宁,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脑袋里像有根钉子拼命往里扎;我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我拼命想,拼命想——'啊,对了,是他在等我……'于是我回到这里来……但是他不在……我等他……坐在湖边,听着水波声,我渐渐想起来——我一下子全想起了:他拜托我做的那件事……他最后拜托我做的那件事,我没有完成…………!!”
  
  无法面对的诀别在幻想中重现,因为他太希望给这一切划上一个可以告慰的终止符。他尽可能快地结束好友的痛苦,郑重掩埋。然后他离开碎晶湖。离开那水波声。他变得安定,平静,记不起自己终于不负所托,只是满足而哀伤,好像经过一次短暂难舍的相聚,直到下一个约定的时刻到来……
  
  七年,年复一年。
  
  如果不是今年遇到我,他仍要将这一切从头再来。
  
  好友最后说的三个字,究竟是什么?
  
  他摇头,泪痕已干。
  
  “无所谓了。”他说,“事到如今,我已经…………”
  
  无言以对。梦醒从不是解脱……雨势早已停歇,但天空湖面仍是阴霾一片。
  
  再过一会儿,起了风。
  
  他抬起头来。
  
  灰云之间斜斜漏下一缕阳光,洒落在水面上。无边晦暗之中,整个世界仿佛只有那方寸光明。
  
  他站起身。我也随他站起来。我们一起眺望着它。随着呼吸,那载沉载浮的一点银光逐渐舒展,扩散……不多时,整个湖面都亮了起来,散发出不可思议的光辉——浅青如雪,淡紫如暮,薄红如霞,雾一样交织,水一样流动,静谧而剔透,仿佛具有生命一般,似召唤,似告别。
  
  久久凝视,无法移开目光,胸中温暖,竟觉得那光辉才是世间最亲近的事物。
  
  他迈步向湖水走去。
  
  我叫了他一声,他并不停步,只挥挥手,是前所未见的洒脱。再想叫,却有落泪的冲动,缚住了声音。

  我就这样目送他一直走入湖水,没入那不可思议的波光……
  
  水深至胸口时,一道黑影鱼跃而起,一瞬复又没入水中。两声水响几乎重叠,不知在哪一声上,他的脖颈上已经没有了头颅。
  
  鲜血喷薄而出,恍若人形,一瞬消散在温柔光辉中。
  

  =备注=
  
  其一 关于本篇手记
  
  本篇手记针对晓光公会第S40507号悬赏任务。请公会将其转交该任务委托人乌兰德夫人。
  
  本篇手记见闻均为如实记录,但记录中人物所讲述内容之真伪,应由乌兰德夫人自行判断。
  
  据判断,罗·乌兰德之遗骨深葬碎晶湖中,已无回收可能。
  
  本人并非S40507号人物的执行人,亦无意领取报酬。
  

  其二 关于碎晶湖水域新魔物的情报
  
  暂名之为恒途渡者。
  
  没有确切的目击报告。根据远距离观察,应是某种鱼尾人身的魔物。深潜在碎晶湖中,从不主动出击,因此直接战斗能力亦无从评估。目前已知的是能够释放一种特殊声波,影响人的神经。只要置身湖岸二百米内,便会受到它的影响,离得越近,影响越强:起先是梦魇,随后可能出现亢奋、沮丧、幻觉等等症状。症状的轻重与人的体质和意志力也有关系。
  
  恒途渡者通过声波将猎物困在湖岸边,以使他们持续受到自己的影响,加速症状恶化。它们同时还会利用碎晶湖水面上出现的一种异象:在湿度、光照适宜的情况下,湖底水晶体之间会产生极其复杂的光折射;经过多重折射、叠加的光线穿透湖面到达潮湿的空气中,形成海市蜃楼一般的景象。这些海市蜃楼在已经受到渡者影响的人眼中,往往幻化成自己最憧憬、最向往的形象。他们会难以自已地步入湖中,最终成渡者的食粮。
  
  这种捕猎方式似乎过于缺乏效率。不过,考虑到大部分水域魔物都不以人类为主要食物,恒途渡者应该也是以碎晶湖中其他等级较低的魔物维生。这种针对人类的捕猎方法,似乎只是它的趣味而已。
  
                                                                                                                                                                         END



  =关联设定=

  雷砂鱼
  
  碎晶湖特有的一种巨大鱼形魔物,通体雪白,不喜欢待在湖里,经常摆动着长而缤纷的纱一样的尾鳍,成群结队在靠近水域的砂地和森林中游荡。虽然以鱼为名,但严格来说应是飞行魔物的一种,只是高度太低,离地不过半米,用“飘浮”描述似乎更为合适。除了引人注目的尾鳍之外,雷砂鱼头部有一根尖角,左右胸鳍处伸出三对肋骨形状的外胸廓骨,包覆着它相对脆弱的腹部。当它们进入战斗状态时,尖角和外胸廓骨会有炽热白光闪烁,释放出高强度的电流在周身游走,既做防御,又是有力的攻击方式。数只雷砂鱼之间能够形成交汇贯通的电流阵,同时放电,称为“共鸣”,威力大幅叠加。一旦陷入它们的包围,绝大多数猎物都凶多吉少。
  
  梅兰棘
  
  生长在潮湿森林地带的一种灌木所结的浆果,每粒只有黄豆大小,成串成簇地挤在一起,很浅的紫灰颜色,并不起眼,不过味道甜中带点淡淡的酒香,还算可口,经常被行走野外的赏金猎人摘来打牙祭。然而个头太小,要想尝够滋味,至少要撸秃半棵树才够。

  白发先生

  故事主角。是个赏金猎人。没有起名字。



同样是第一人称,这次的记录文比情书难多了……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已有 14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神秘男子 + 420 + 21 奖励发放
却澜 + 1 治郁系
伊斯雷 + 1 治郁系
阿斯特利 + 1 玛住
乌秋 + 1

总评分: 携带金 + 420  剧情点 + 21  存在感 + 1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爱の传教士」

战斗力⑨⑨⑨的传说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18250 GP
活跃度
25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257 TP
存在感
4118 BP

理魔法A 魔导开发A 格斗A 匕首A 烹饪A 键盘乐器A 赌博A 商业A

发表于 2016-1-2 18:30: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柯瑞森特 于 2016-1-3 01:29 编辑

!!!!!!!!!!:(⁄ ⁄ᵒ̶̶̷́⁄⚰⁄ᵒ̶̶̷̀⁄ ⁄):占了沙发!


睡得饱饱的起来看啦!

果然还是要开着这个窗口才能打出字来我的在线时间……(较什么劲啦!


看到标题先愣了一下以为第八章事件终于(X



白发好看!白发好看!白发好看!重要的要说三次!【然而重点完全跑错了。
题外:我去搜了一下恒途这两个字结果全是什么公司的名字……。感觉大概是”恒“这个字我不知道的文化去搜了一下就被【恒是会意字,在甲骨文中,由表示天地的二横和中间的“月”字组成,合起来表示月亮悬于天地间已有上万亿年时间。在金文中又加上“心”旁作为意符,表示恒心。】的说法击中倒地………………浪…………………………………………漫………………………………………………^q^……………………………………



格尔先生的文字还是一如既往地非常有画面感和优美呢///字里行间的节奏感和韵律好像钢琴飘出的音符一样,都是黑白之间的舞蹈呢///

咦,格林……?

哇Z是子墨先生吗?! …………为什么突然有鬼故事的感觉?!上回那地方是N7……还是什么遗迹来着吗(翻。

天空消失了。
  
  天空落在水里,连同它的光、它的云霭,一齐成为水面的一部分。如镜的水面广不可思,一直越过视界尽头白云堆积而成的山峦,上升、回返,将人拥入一个浑然无缝的境地,在那里身体失去重量,蔚蓝近乎透明,飞鸟翅膀的挥动清晰得如同自己的呼吸。

///////////////////////////////////dokidoki!
就是这样喜欢这种味道昂!

唔………………

恩………………………………………………………………

哇……………………………………………………………………………………………………………………


格尔先生和小狼先生学坏了————————————————————————————————————! (并不是。

本来还觉得因为描写的景色和魔物的攻击方式实在是太美好……我的重点完全跑到那边去了这次倒是没受到多少打击……

………………可是感情描写的部分太狡猾啦!明明是重要的朋友爱得深沉却是一次又一次地将过去杀死……!这部分还是……觉得难过得不行!

总觉得男人之间的友情真是奇妙,奇妙……除了奇妙好像很难再说出什么感悟。

三个字……我自己倒是觉得是“你快走”或者“别管我”……

战斗一向苦手的我也……

不过,恒途的恒是取“永恒”的意思吗……于是朋友一前一后走上了永恒的睡眠,还会在女神身边相见吧……!
唔也可能是……七年不断往复的梦魇和执着的关系吗……

说起来,”我“就是格尔先生的话……这次是银发对白发呢……加上辽远的天空和清澈的湖面的话,还真是色泽清淡的画面里突然冲进了红墨水晕染开的感觉呢……后面部分的味道!


比起”红区果然是个危险的地方“,“真是一点都不能不小心”,“水生魔物好可怕啊啊啊啊”,“塞壬你好”……这次果然印象最深还是……格尔先生还在经历某种心境上的改变呢。

开头的那种有点冷漠的关于猎人的描述感觉真的和之前的大皇子心境改变了很多呢……看到格林我都还以为是“同名”,直到看到“师父”和“Z”才有点隐约确信……感觉到微妙的疏离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流落之人”的身份呢……心疼……!

看起来小分队是走到了碎晶湖附近在找什么了?……有这么可怕的魔物,请小心呐!

愿女神保佑!


题外:撸秃半棵树的说法可爱!
题外2:


恒(gèng)

(1)〈名〉上弦月[crescent]
如月之~。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诗经·小雅·天保》

……………………!?
已有 3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夜霾 + 12 认真回帖奖励
利奥纳多 + 1 我觉得就是大皇子的亲身体验w~
天狼 + 1 呱!!!!!!!!!!!!!!!!!

总评分: 携带金 + 12  存在感 +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岁魈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9384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4 SP
剧情点
1007 TP
存在感
1700 BP

二刀流 野外生存 潜行 生物学C 剑S

发表于 2016-1-2 18:41: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狼 于 2016-1-5 13:16 编辑

喜————欢——————这————————篇——————超——————级————————棒——————棒————————棒——————!!!



一眼看到开头有点意外——和大黄以前的文不太一样,这次仿佛带着一点……武侠气?

然后一直看下来,确实如此。写这篇记录的人是一个“武者”(更准确的形容,是“侠客”)
与赏金猎人、红区探索者等等可能的身份无关,他的视角是一个纯粹的习武之人(游侠)的视角。所以能有这么干脆的应对,这么利落的判断,这么爽快的解决方式,以及,这么问心无愧的结局。
若说以前第三人称视角里的格尔希因,会受到当时的环境、人事等各方面影响,给人留下“不仅仅是他”的印象——比如【大皇子又受(皇帝)冤枉了】【大皇子是被(神使)连累的】【大皇子是个(会尽量对别人守信的)好人】【大皇子(因为各种事情)很苦逼】——这一篇却可以抽离其它所有外来因素,从一个彻底新鲜的角度看到本来的格林
↑这是我最大的感觉!

在关于猎人的事情中,他很少直接记录自己的想法,从头到尾没有重述自己的任何一句话,有时候让我产生错觉,好像在玩另一个AVG,可他的行动表明了一切——比任何关于想法的记录都要更直白透明
他不用自己的判断误导别人,记录里只留下事实。
所以这个名叫“格林”的手记作者,就这样把原原本本的自己交出来了——光明磊落的,毫无遮掩的。
但原本熟悉他的人,却可能认不出他了。
我相信即使这篇手记流传到皇宫里,被皇后、二黄(他是不是已经到晓光去了)亲自阅读,也不一定能认出来。
所以多么奇妙啊,一个原原本本的人,和一个别人眼中的人,中间隔着无限之海那么远的距离。

但从格尔希因变成格林,变化肯定也是有的!与皇宫里学到的繁文缛节相比,赏金猎人的生活务实又直接,我想多少会有些影响吧?
然而那只可能是表面上的变化,就是行事的态度和习惯方面的影响。
我认为“本人”不会改变。
正因如此,格林才会把红区的美景,猎人对友情的追怀一一记录下来吧?
还有记录里面带上的感情——客观是客观,感情是感情,一样不差,分分明明。不管格尔希因还是格林,这方面都是一样。
——对方认错了人,就告诉他。
——被对方相助,就向他道谢。
——发现对方执着的事有问题,就告诉他。
——被对方攻击,就应战。
——最后打赢了还要把人从湖里拉上来。
——至于他非要去死,那就算了。(←这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受我们影响哎嘿!)

总之我觉得,格林一直是格林,而且直白的第一人称手记帅爆了。

哇……不过!以我的口味……最高兴的果然还是这个事态发展!好美味啊!(×


从猎人的朋友死了好多年开始,我头顶的雷达天线就——咻——立起来了!

一路往下走——美味!

呱呱呱呱呱呱!!!!!!

战斗的部分也很棒,对时机的把握,精准的节奏感,剑S大宗师!!——不过写得这么详细真的好吗?把别人打败了还写别人是怎么输的,好像有点很不谦虚啊……看着都有点脸红了。但转念一想,也确实要向乌兰德夫人交代一下他亡夫的朋友为什么会输。输得堂堂正正,别人心里也会好受一些。所以这也是格林做事的风格吧?

几种魔物都非常喜欢!!!!

说起来,路上见到的魔物都要记进小本本里!称号为“恒途歌者”的生物,实际会是孺良吗?(思考)或许是某种水豚类魔物。如果上半身真是人形,在水中既游不快,也很难有足够战斗力,若非群聚,很难在湖中与真正厉害的大家伙对抗,求得自己的一席生存之地呢。也许是歌声带来的幻影,或者某种特殊构造带来的错觉。无论如何,这种美与诡异的结合棒级了!要是我们可以多观察它一阵就好了!

雷砂鱼也好看!!而且特别有趣,应该是水空两栖魔物?水陆两栖常见,水空两栖好难得!!嗯……觉得它那个角和肋骨搞不好都有些用处……(擦掉了口水)

大黄成功平坑,我也要加油!!!!



——1.4新发现——


“……我这样杀他,他怎么可能不死!??他为什么不死???明明是他叫我下手…………我明明下了手……每一次都!!!”
“——我一下子全想起了:他拜托我做的那件事……他最后拜托我做的那件事,我没有完成…………!!”

…………

本来我以为那三个字是基友的告白,因为爱得深沉

但现在看来,答案应该是“杀了我”。

白发猎人一时手软,反而令遗体落入碎晶湖深处。这成了他的梦魇,所以每年都会回来亲手杀一次好友,重新埋葬他,然而那毕竟是自欺欺人,猎人心知肚明,于是让心结越来越深。

…………………………………………

但每年都能保持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回城?居然一直好胳膊好腿没出意外?也太厉害?
会不会其实他只来过两次?
第一年与最后一年,其余的年份都是他自己做梦完成的?
我不太相信魔物有耐心陪他玩这么多年。
恐怕最后咬住他的头的那个恒途歌者,也已经不是当初的恒途歌者了。
外界瞬息万变,只有自己才会一直和自己纠结。

——事后如果能得知这个故事,天狼大概会有这样的怀疑吧!

点评

利奥纳多  有道理!!更可能是“杀了我”!?小狼的分析好厉害!!  发表于 2016-1-4 16:30:17
柯瑞森特  对我也觉得有点武侠的味道!忘了说啦!  发表于 2016-1-3 18:38:03
天狼  ↓↓啪咚!!!完成!!!!  发表于 2016-1-3 17:29:42
已有 3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夜霾 + 14 认真回帖奖励
利奥纳多 + 1 小狼先生已经第二天啰wwwwwwwwwwwww
柯瑞森特 + 1 占了!小狼先生也没当日编辑掉哈!哈!哈!.

总评分: 携带金 + 14  存在感 +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赏金猎人/旅行者

战斗力⑤⑨的前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难度
支援
伊格内修斯
所在地
时茵
携带金
1662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20 TP
存在感
152 BP

野外生存 剑C 投掷E 理魔法E 历史

发表于 2016-1-2 20:26:09 |显示全部楼层
好厉害!!读起来像诗一样的手记!
结尾的真相令人吃惊又心痛,看第一遍时好多地方没串上,又从头看了一遍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读到最后一章的时候心都被揪紧了,痛失挚友的绝望感表达的特别强烈,这么多年来的坚持和守望也十分令人心疼。虽然也有想过朋友最后的三个字会是“活下去”之类的话吗但看到他决然走进湖中时也就把一切都随他一样都放下了。“梦醒从不是解脱”这句真是又悲又虐,对他而言也许最后的选择才是真正的解脱吧。
愿这位猎人先生与乌兰德先生能永得安眠,天国再聚。

【其实类似雷砂鱼这种群行生物一直是我觉得最危险最可怕的自然势力~
已有 3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夜霾 + 8 认真回帖奖励
柯瑞森特 + 1 利奥先生其实说的很全了!!!
天狼 + 1 有道理!!可能是“活下去”!!!

总评分: 携带金 + 8  存在感 + 2   查看全部评分

我想听那风中芦苇的叹息,云中鸟儿的歌唱,海里波浪的轻吟,和林间小提琴柔情的泣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伊斯雷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7009 GP
活跃度
3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79 TP
存在感
1173 BP

剑S 理魔法S 空艇驾驶 魔导开发C 机械工B 潜行

发表于 2016-1-5 22:34:47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家的回复
重新编辑了一下空行,现在可能更好理解一些,因为写得太简略,场景切换处理的比较简单。

关于那三个字,我其实也没有定论。白发先生以为自己听到的是“杀了我”,但是格尔希因提醒他会不会有别的可能性,比如“活下去”,希望他不要放弃活的希望,但是这对于经历了这一切的他来说已经不可能了,格尔希因也明白这一点,所以虽然劝,但是最后没有阻拦他——大致是这种感觉。

我有意识地想要削减格尔希因在这篇故事中的作用,所以只在必要的时候让他出场(。剧情内的考虑是格尔希因会对自己的事情尽量不提或者一笔带过。其实第一节结尾那里的感想也不该写,但是想要表现出他也受了“歌者”的影响,所以姑且还是写出来了。

我试图模拟格尔希因的文风(。我想他会以最简练的风格来记叙此事,而他接受的教育使他的行文方式趋于典雅,这两者相加,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TO柯莉:
考据拔群的柯莉!Z是子墨没错w 这里的鬼故事是到碎晶湖之前的一段情节,不过还没机会公开,希望下次能好好写一写!
恒就是如柯莉所想的那样,不过竟然还暗含着柯莉的名字,真是意外之喜。

TO小狼:
谢谢小狼,我想到的没想到的都被你get到啦!
应该是每年都来。这次是因为被格尔希因撞破了,所以他的情绪变得极度不稳定,之前应该都是像他最开始出场那样,很平静,除了记忆错乱, 其他一切如常的状态。
我也觉得肯定不是最早那拨“歌者”了

利奥纳多先生果然敏锐,是同行的直觉吗w

点评

天狼  加了一行空行,就完全没有基友告白的气氛了!谜之失望!(X)呜哇这么说白发猎人先生虽然记忆错乱了,但本来是不会成为猎物的?超出预期的强!  发表于 2016-1-6 00:21:50
已有 5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岁魈 + 1 效果拔群
夜霾 + 12 认真回帖奖励
利奥纳多 + 1 唔喔~说不定是呢w
柯瑞森特 + 1 哇哇哇猜对了!(๑`^′๑)
天狼 + 1 !!!!!

总评分: 携带金 + 12  存在感 + 4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6 GP
活跃度
3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78 TP
存在感
810 BP

匕首E 生物学C 弦乐器C 空艇驾驶 野外生存 潜行 魔导开发D 朝灵语 理魔法A

发表于 2016-1-15 19:35: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塞缇丝 于 2016-1-15 19:48 编辑

以后绝不能在正文之前看评论 不小心被剧透的话,平白少了许多悬念和想象的空间
很多都被大家说到了,就补充些自己的其它想法吧(挠脸
看了两遍
开头那段每次看,脑补的都是猎人背对着格林先生蹲在地上,说了一句话之后,转过头去………………继续打铁(((
当然其实并不是那样 猎人先生应该只是坐在湖边等待挚友而已
高阶猎人的信条,赞!
猎人先生很厉害呢!直接抄住头鱼的外胸廓骨,顶着电流将对方生生豁开,好棒!只有武力强劲又深谙红区的人才有这般勇猛无畏吧
白光如水是指猎人先生的刀么?唔,看来外胸廓骨被豁开以后并不会弹回去(……
猎人先生的手套!一定是绝缘的吧!?
一开始就被感动到,猎人对好友的那份感情
虽然是第一人称,格林先生对自身的描述却相当简单洗练,就像天狼说的,确实有AVG的感觉呢!
萍水相逢,猎人先生却对格林先生讲述自己和好友的故事,我觉得他此时的精神状态,已然十分恍惚了
正常情况下,猎人们是不会轻易向别人吐露自身的吧?
当然,格林先生的气场大概也是原因之一。若是气场不喜或能察觉到对自己有威胁的人,猎人先生拔刀把对方撵走也说不定
唔,对方不仅仅是他的挚友,也算是他的师父呢
如此种种,自然爱得深沉
【“我去了另一座城市,”】从这里开始,就掺杂着他的幻想了吧。他可能确实去了别的城市,开始单干,但却隐去了好友已经离世的事实
自立、分开,那样想让他比较好受一点
【那时他们已经说好分道扬镳】后面说从来就没有什么碎晶湖之约,那么分道扬镳的约定是真实的还是妄想呢?如果是真实的,按理说他们应该约好再聚,即便并不是在碎晶湖;如果是幻象,那么两人还没来得及解除搭档,就被死亡永远地分离了
猎人先生对好友的感情,哎
师父是岁魈师父吧!通缉队小组(!)好带感
此时的格林先生还相信着猎人先生真的是在践约呢
Z君是子墨先生,也看出来了!
不过不知道大家在这里做什么 也不知道“上回那地方”是啥地方……
果然,大家都受到了恒途歌者的影响吧
我个人觉得,越是有分量、有味道的角色,第一人称其实很难拿捏
毕竟要钻到对方脑子里面去,把想的东西多少真实呈现,分寸过了,就会变得直白暴露,很折损人物韵味
格林先生这篇真是个很好的例子,如何用角色视角又不过多坦露角色的内心,学习了!
景色描写是这篇的一大亮色呢(也是格林先生文一贯非常精妙的地方,所有的景色都能为烘托剧情和人物内心服务
这篇里的风景……一直都有些亦真亦幻的
想必也是在恒途歌者的影响之下吧
对了,开头猎人先生说【“没人能抗拒它。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被吸引着,最终来到它的身边。”】
难道他早已知晓此种魔物?还是说,仅仅大概了解碎晶湖里有这么一样影响力的存在,却不知道具体的
虽然多少有些幻境,但【飞鸟翅膀的挥动清晰得如同自己的呼吸】,好棒亚!
格林先生走过去,猎人先生端坐远眺,这一段别样空灵优雅,简直有种凌波微步,衣袂飘飘的感觉
(尽管提及的三个人都是男子……
没准酒也是猎人先生的心结之一呢,当年,若不是他抛下友人去采酒,两人本可以同生共死
他捧着果子回来看到一片浩渺,挚友不见踪影,那种心情肯定……肯定………
乌兰德夫人对亡夫的感情也很深吧,不知道事情发生以后,猎人先生有没有见过她(他们以前应是相识的?
可惜,如果没有剧透,看到这里时,表情应该是酱紫的 →
或许还会有种鬼故事和悬疑故事的感觉 =3=
【他悚然而起】我也会悚然的!——如果没有剧透的话
【湖光空色纷然破碎】是幻境破灭了么?格林先生此时应察觉有异?
其实整个故事里,大家应该都慢慢发现了歌者的存在,只是这篇文的重点不在魔物,所以对这块儿隐去没写吧?(我的猜测
当然,不写就……更有亦真亦幻的感觉了
猎人先生的反应真贴切
他是不是想起,自己并不是来等挚友,而是来杀挚友的?
如果格林先生没有出现,猎人先生会不会像往年一样,自己做个梦,然后回去?
格林先生仿佛打乱了猎人先生的幻境,让他无法再继续了呢
亦或,猎人先生已然熬到了极限,再也不能自欺欺人了
又或者,恒途歌者来收割(……)了。但拖七年也是太久?猎人先生前几年是怎么安然无恙来回的……
歌者又影响到格林先生的梦境了
感觉忍不住去看猎人先生的格林先生特别格林先生!(
就像《亡者道标》里写的——
【格尔希因·奈特的可悲之处在于,他从来不能够区分,哪些事物才是“真正重要”的——他总是将最关键、最有价值的东西轻轻放过,只为攫住几粒一钱不值的草芥微尘。】
可是,我觉得,这样的格林先生才棒呢!
下雨了!(私以为这场雨对气氛的烘托也是棒
心疼了猎人先生
对了,猎人先生的白发是因为心力交瘁么?(还不到四十岁
感觉猎人先生已经快要崩溃了
再次心疼了猎人先生
关于雨滴的描述真是美味 特别特别有雨一点点下起来的画面感
猎人先生似乎已经要到极限了呢
打斗场景帅帅帅!
猎人好身手亚,和格林先生过招也丝毫不输气势!
再次感叹——如果不是剧透,此时的我应该惊骇才是
护盾也会碎!虽然理应如此……但想想还是觉得好激动!(?
魔法和武技的大比拼!
【他是预测到了我的落点】帅!
两人打进了碎晶湖,歌者却没有出来袭击,看来它的狩猎范围不包括浅滩呢
魔武双修的格林先生好厉害
尾端藏着暗器的刀也好厉害!



……还是魔武双修厉害!
感觉这场战斗俨然耗光了猎人先生全部的心力,一输之后,便渐渐沉没了……(然而歌者还是没有出来袭击,忍不住觉得它们是不是一种拥有奇妙感知力或者智力的生物,知道引诱猎物,还会看戏!最后在戏剧终了的时候来一次终结
格林先生果然是格林先生!救下了猎人先生
说起来,碎晶湖这么危险,却还有人要在里面采矿(?),真是替工人们感到担心
猎人先生独自来回了七次,竟也没有被任何水域魔物吃掉么!
而且恒途歌者到底有没有一直(就算不是同一拨歌者)给他下迷障?
这些都好好奇亚,然而也很难得知了
到底如何破除恒途歌者的迷障呢?
其实……我个人觉得,若是和最重要的人一起,就算一辈子游荡在这幻境里又如何?
活着便有希望,重要的人在身边,便不会痛苦和恐惧。死何等容易,何必主动去求?
不过,也许歌者的影响会让人渐渐消极……也说不定……
但我相信通缉队小组(!)肯定不会被歌者迷惑到不要命的程度!
他俩若这样一起死去,也是安宁
可惜命运弄人,偏偏被一口酒给打乱
话说,好友躺在浅滩,就算涨潮,也不至于坐以待毙。看来歌者给他俩施加的影响真不小……一定是在湖边蹲久了的缘故(
理解猎人先生此时的心情
歌者也没有攻击潜下水的猎人先生!它一定有思想,懂得看剧情!(((
呜呜呜
从全文来看,好友说的(或说猎人先生听到的)应该就是“杀了我”吧,不然无法解释猎人之前的举动和话语
但我直观觉得,那种情况下,临别之言似乎更应该是……告别或者告白
尤其那是一名强悍的猎人,就算痛苦,也应该想给好友留下点最后的……
噢对了,他被歌者侵蚀了意志,所以一心求死是有可能的!
【“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出这片森林的……】读者也不知道诶 读者好想知道!
好奇,人为了自我保护而产生的选择性遗忘和欺骗真有这么厉害?还是说,恒途歌者给猎人先生留下了后遗症……
真悲伤
或许当时的猎人先生太过悲痛、太过恍惚,以至于眼睁睁看好友被痛苦折磨而死却没动手
但是,他已经把好友拖上岸,按理说不至于连遗体都遗失
所以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他在极度的涣散之下自己独自走了?留下挚友在岸边暴尸?有魔物追过来抢走了挚友的尸体?
……当然,从这个已然心死的猎人先生那里,恐怕是无法得知更多了
无论当初,还是现在,他被恒途歌者影响得都不轻,自己知道的是否事实都不一定呢
也就不必深究了
最后的景物描写依旧很美
……还带着一点点恒途歌者的召唤感
整篇里,格林先生受到的影响一直是很轻浅的,似乎也就是做做噩梦、看看幻象的程度,略微扰动所思所感
是因为并没有长时间近距离接触碎晶湖么?
(如果恒途歌者经常出没,这湖里的水晶还怎么挖……
对猎人先生来说,这样在挚友死去的地方死去,大概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不仅仅因为他的心结已然深入骨髓,更重要的是………………爱得深沉的两个人怎么可以生离死别!
快要落泪的格林先生
格林先生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理性又善感(并非多愁善感那个意味)的
质感就像矿石一样,稳定、沉静、有棱有角,却又莹润光洁,可以反光也可以透光,但不是十分晶莹剔透的那种,表面上可以透过,内里却透不过
因为光而显得柔软、温润,但本质仍是矿石,坚硬、隽永又难以摧垮
对事物的感觉很敏锐,也很细腻,但思维是理性的——当然不是冷冰冰、唯物的那种理性,而是带有自己的个性、喜好和取舍的
所以最终也只会按照自己的选择走下去
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挠脸
【我就这样目送他一直走入湖水】哀伤、宁静而优美
其实我第一次扫过这篇文,注意到的就是这句话(不过依然是妥妥的剧透……
恒途歌者这个时候终于出来收割了!它真!的!这!么!有!灵!性!
乌兰德夫人得到等了七、八年的结果,想必会既悲痛……又有些解脱吧?
其实罗·乌兰德的遗骨到底去哪儿了,我觉得还是成谜呢
不过不管去哪儿,肯定都早已湮没在野外了
自然轮回,何必深究
又看了看设定,对了,恒途歌者从不主动出击!
难怪……所以它们只会对自觉步入碎晶湖求死的人下手?(之前猎人先生被格林先生打进湖里也没被袭击呢
但是……它们如何判断对方是“自觉步入求死的”呢?
或许它们能感应到对方被自己影响的程度?就像热成像一样,正常人类在它们看来可能是蓝色的,随着受影响的加深,颜色逐渐变红,等到变得红通通像炉心一样的时候,就说明烤熟啦,该收割啦!(((
趣味!
雷砂鱼带感!
好喜欢这种飘浮在空气中的设定亚
一想到鱼类就像游弋在水中一样游弋在空气中,就觉得特别有趣!
而且它还有漂亮的大尾巴!缤纷,是彩色的么?
通体雪白
不喜欢待在湖里的性格好萌!
成群结队!一群飘浮的雷砂鱼!
骨头长在外面还会放电!
虽然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还是好喜欢亚
梅兰棘
看着很好吃!
撸秃半棵树hhhhhhh
最后,希望白发先生和挚友能得到安息
已有 8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格尔希因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如此细致的感想,非常感.
阿斯特利 + 1 塞缇打开了奇怪的开关!
达兰克 + 1 当时我也震惊了……
乌秋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利奥纳多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总评分: 携带金 + 20  存在感 + 7   查看全部评分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使用道具 举报

远京少主

执行者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远清
所在地
远京
携带金
6724 GP
活跃度
54 AP
技能点
110 SP
剧情点
734 TP
存在感
1807 BP

动物驯养 潜行 野外生存 兵法B 易容C 刀S 弓S 医药学D

发表于 2016-1-20 16:22:12 |显示全部楼层
简直要被评论吓退(吓!)

情节自然是好情节,大黄会是写作前先把故事详加编排才动笔的人,所以通常文里都含着:百密无一疏的境界。而且不单故事耐看,辞藻也讲究,不端不装,自然气派。
本来我应该更好的享受故事,但…………………………………被剧透是我生命中不可躲避之痛。
不知道是不是局限于格式的原因(手记日记真的太不好写了),文风与以往不同…说不上好坏。
已有 1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柯瑞森特 + 1 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总评分: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有美一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艾德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1238 GP
活跃度
4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05 TP
存在感
1390 BP

弓C 理魔法A 神学 朝灵语 易容C 陷阱C 催眠术 豪饮 野外生存 潜行 格斗C 医药学C 毒药学C 烹饪A 魔导开发D 空艇驾驶 开锁C 剑S

发表于 2016-1-21 00:00:19 |显示全部楼层
简直要被评论吓退+10086
大家都说那么多我就少说点吧……

真是一个百转千回的好故事。
最初以为不过是偶遇,却遇见了等待、失望和悲伤;
本以为悲伤就是尽头,却还有重叠的记忆中更加悲怆的真相;
本以为揭开真相之后应该回归现实,却又给了如此决绝的结局。
而这兜兜转转分不清是梦是真的光阴里,唯一不变的,只有爱与牵挂。

虽然大黄(瓤)说了格尔希因(皮)会用“最简略的方式”来记述,然而还是优美得无以复加啊……

整篇故事恰如一首唱不尽的歌,掩卷之后,余音尤在。
很高兴一路有你。
【情商Z】【串场S】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格尔希因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866 GP
活跃度
5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517 TP
存在感
1401 BP

理魔法SS 剑S 空艇驾驶 历史 政治C 兵法B

发表于 2016-2-19 20:48:35 |显示全部楼层
被评论吓退………(((都忘了本来想说什么了(

怎么说呢……感到了作者的纠结,因为美则美矣,并不是他希望达到的,只是真正想达到的达到不了,姑且美一美。
……怎么觉得像是在说少主(X

一直说担心两个地方,第一是白发猎人的形象似乎没立起来,第二是格林在这份文件中根本不会写下自己的内心独白——做梦啊,恍惚等等。
现在看来,担心并不多余,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能这样,因为第一格林不可能去深入了解白发猎人;第二为了情节的完整,自白又不可缺少……唔,其实也不是那么不可缺少——是不是因为这个故事本身就太过复杂,所以加倍地担心看不懂呢?

不过格尔希因的分寸感还是非常地好。非常克己,又切实地推动故事前进,并不是一个一意博存在感其实一无用处的花瓶而已。而且还是忠厚而直截,是一贯的本色。

点评

天狼  而且这份手记,应该也不算是文件?开头好似是从哪一页半截撕下,写到最后才有了点交给别人看的意识……像是闲来手札,也不那么讲究目的。虽然很浪费纸!  发表于 2016-2-20 02:32:29
天狼  我觉得!单是讲这个故事,自白可能不需要那么多,但是作为格尔希因旅途中的一节,以他这个人身上发生的另一种层面的细微变化来讲,自白还是有意义的。伊斯雷发现【】影响了吗?  发表于 2016-2-20 02:17:41
伊斯雷  订正……说像少主只有“姑且美一美”这个无聊的行为而已,不包括前面!  发表于 2016-2-19 21:51:56
乌秋  仗着是格尔希因的帖子,黑我!  发表于 2016-2-19 21:42:44
已有 1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柯瑞森特 + 1 我倒是理解成最后交上去的手记表述不同内容.

总评分: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