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2353|回复: 7

[正史] #森罗线#人间草木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格尔希因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6849 GP
活跃度
5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517 TP
存在感
1393 BP

理魔法SS 剑S 空艇驾驶 历史 政治C 兵法B

发表于 2016-1-10 22:36: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伊斯雷 于 2016-1-12 16:13 编辑








森染骑士团内部调查纪录

编号N4-408-07







       『…………。我要控诉!!我要严重(划掉)……严正控诉!!
       我布尔布克·尼库林活了整整四十三年,从没遇到过这么可怕、这么险恶的事!!看到这份控诉书的大人,好人,善人,请您评评理:骑士,骑士的职责难道不是保护我们这些国民?像我,布尔布克·尼库林这样体面、正派的国民,正该不惜性命保护才对!……可是到他这儿,简直反了天了——这小子,这个疤瘌眼儿的小狼崽子,他竟然说要杀了我!!
       穷凶极恶!!骇人听闻!!……
       所以,我打定主意,得把他干的好事儿一丝不漏,全记下来。万一他真冲我下手——这小狼崽子干得出——
       拿到这封控诉书的大人,您可千万要为死不瞑目的老布尔布克·尼库林做主!……………………』

***********************************************************************



       调查员G:您上交这份笔记之前,看过其中的内容吗?
       被调查人:没有。
       调查员M:那么,您确实威胁过要杀死这位布尔布克·尼库林先生吗?
       被调查人:是的。
       调查员M:而后来您确实杀死了他。
       被调查人:是的。
       调查员M:您——
       调查员G:嗯……按顺序来吧。
       调查员G:我们还是先继续看后面的内容。
       调查员M:当然——我没有意见。

***********************************************************************



       『……………………
       根本捏不住笔……这么丑的字儿,像个盲流——丢人!
       ……不过,这难道能怪我?抬着老洪塔的时候,我止不住地想撒手,可现在真放开那两根棍子,我的手像死鸡爪子,连伸都伸不直——这还能写字儿,我就算够可以的了!一路上我都不敢低头看自个儿的手,我老觉得手指节那儿的皮都已经迸破了,骨头白花花地露出来——不然怎么能这么疼!脚呢,好像筋给抽掉了,每一步都打软;到这会儿一伸开,又涨得硬梆梆的跟石头似的,里头偏还有无数只小虫子又啃又咬,一阵酸,一阵麻,简直恨不得锯了它才好…………明天再这么走上一天,先不说老洪塔,我这条命非先交待了不可!
       就这,小疤瘌眼儿还不让我睡觉,还叫我守夜,他自个儿倒先睡了!老洪塔刚才还在哼哼,这会儿也没声儿了……就我一个人醒着,对着这黑黢黢的林子。叫我看着动静,其实除了火堆照得到的这一旮,往远了什么都看不见;但越是看不见,我觉得有东西,有东西在动——好像这没着没落的黢黑本身就是个活物,也一直在看着我,只等我一霎眼儿,就会扑上来把我囫囵吞进肚去…………
       我不敢看了。可是闭上眼睛,就忍不住要瞌睡,要是叫小疤瘌眼儿知道,饶不了我!我就写吧——还好身上揣了纸和炭笔。趁这段想睡也睡不成的空当,见缝插针把该说的都给写下来。我得说清楚,我们是怎么落到这个田地的…………

       嗐!我到底是怎么落到这步田地的,我真是想不通!明明说好了的,一声令下,怎么别人都往东,就我一个人往西呢?哦,不对,不只我一个,还有个老洪塔:这老糊涂,就知道跟着我瞎乱窜!不过话说回来,肯定是那个骑士小队长没说明白,所以那些家伙都闹不清,都往东奔。这群昏蛋可害苦了我!他们把我一个人撂了单,这不等于是拿我做诱饵,往魔物的嘴里送吗!
       ……等等,难道他们是成心…………
       不……不能够,他们不会这样对待我。我可是个讨人喜欢、受人敬重的人,就连德米里安·马弗雷,我跟他说话时候,他脸上都带笑容……
       德米里安·马弗雷是矿长。

       …………

       总之。我刚觉着不对,还没来得及转身往回跑,两只大猫就扑过来了。直到这会儿,我还能看到它们鬼火似的眼睛,莹绿莹绿的,在我眼前晃;大獠牙,冷森森,像两把大长刀,眼看就要把我挖肺剖心!太吓人了…………我觉得我的人干脆就已经死了,一步也迈不动,一声儿也喊不出。但是身子死了,脑子——灵魂还清楚得很,急得要哭,又想我为人一直本本分分,一会儿没道理不教我去见女神……这么一想,我好像就看到她老人家就在我跟前儿了。我想:唉,毕竟我还是个好人…………不一忽儿,她老人家的脸也能看清楚了:秃眉毛,雀斑脸,厚嘴唇……我还琢磨女神怎么这么丑;再一想——这不是我的玛霞吗!当时我眼泪就下来了;我这才想起来忘了告诉玛霞,上个月拉斯金借去的那十斤面粉,是有一分五的利的,到这个月七号该管他要十一斤半,不是十斤……
       我这人优点不多,其中一条就是思维敏捷:我脑子里转了这么多事儿,那两只大獠牙竟然才到我面前。我叫了声女神…………

       但是突然有人把我死劲儿一推。我坐了个屁墩儿,睁眼一看:走运啊!——正好一个骑士冲过来,把那两只家伙给架住了!
       他叫我跑,可我连耳朵都发抖,哪儿站得起来?老洪塔也是一样。我俩就坐在那儿肩挤肩看他打……他麻利地做掉了一只,要做另一只的时候,那玩意儿背上的黄色石头突然亮了。黄光像火一样“噌”一下就蹿起来了。紧接着眼前一片白晃晃的,耳朵里一声巨响,比拿海胆石炸坑还凶!我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给掀起来了,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就觉得自己不断往下掉,往下掉…………

       我在一片黢黑里头迷糊了半天,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后来太疼了,才明白我还没死。但是就算没死,也离死不远了:浑身上下没一处不疼的,左手和右脚尤其疼得不得了,我觉得一定是断了……我喊人,没人应;眼见全是泥巴树杈,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我就那么趴着……但是过一会儿,实在趴不住了——腿太疼,压得受不了……我试着翻了个身,发现我的左胳膊竟然没有断——疼是疼得要死,可是没有断!连个口子都没有!蹬蹬右脚——也没断!
这下我又觉得自己还能活了。我鼓足劲儿爬起来,左右一看,吓了一大跳:这是哪儿啊——我不是在矿上吗?怎么跑到树林子里来了?
       我仰着脖子看了一圈儿,才看出这是个山谷,三面都是树,就左边一面是山崖,老高老高,七拧八转,根本看不到头。难道我就是从那上头掉下来的?
       那我的命可太大了…………我还是积了德的呵!
       一块儿掉下来的两位,看来就没我这么受女神保佑了。他俩就倒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一个是老洪塔,另一个,应该就是那个骑士。老洪塔眼看是不行了,一截粗树杈子扎进他肚子里去了,哗哗流血。我又去看那个骑士,也够呛,估计是肋骨断了,前胸形状都不对了,脑袋哪儿还磕破了,一脸血。我这会儿其实已经快吓死了——我哪儿见过这么惨的模样啊!……但我还是壮着胆子去推了他一把。他一动都不动,连气儿都不出一丝儿,看样子也是过去了……
       我赶紧向女神祝祷了一句,为这两个不幸蒙难的可怜人,也为她老人家对我格外青眼有加——我虽然哪儿哪儿都疼,但是除了五六处青肿、七八处划伤,竟然全须全尾,这真是除了神迹,没别的可以解释了。
       但是接下来我就犯了愁:眼下要怎么办好呢?我拼命朝山崖上仰头张望,脖子都快断了,连我们矿场的影儿都找不见;就算看见了,我也爬不上去。我也不敢大声喊,万一再引来什么要命的东西……
       一想到这儿,我打了个哆嗦——可不是,听说那些魔物鼻子可灵了,一丁点儿血腥气就能把它们都招来!……
       我看看那俩,决定无论如何不能在这儿待了。这里我得事先声明,我绝不是成心扔下他俩:我不懂医术,也没力气,治也治不好,抬也抬不动,难道非得叫我眼睁睁守着他俩死了再走?而且这地方太危险了,再待下去,搞不好女神赏我的这条小命又搭回去了……他俩一个老,一个小,我可是个有家有口的人;我死了,我的玛霞可怎么活啊!……
       说走就走。我这人优点不多,其中一条就是豁得出去。我看见那个骑士的剑掉在一边,就捡起来拴在腰带上。我不会使剑,我没拿过比算盘更重的东西……但真要遇上魔物,布尔布克·尼库林可不会怂!
       临要走,我突然想起来,又回那个骑士身上翻了翻。还真叫我给翻着了——一挂信号弹!这个,横竖他也用不上了,但我可得靠它呢。等我走得离血腥气远一点儿,找个安全的地方,把信号弹一放,骑士团就会来救我啦。

       我的打算对头得很,没一点儿疏漏。但是好些事儿,不是光靠头脑睿智、意志坚定就能成功的,唉……这么多年下来,这一点我是再清楚不过了。

       首先,进了森林,根本就分不清东南西北。说什么看太阳、看星星,可这些树也忒密、忒高了,别说太阳,连白天黑夜都分不清!上路前我本来看好了方位——矿场在森染西北,我从那儿掉下来,高度差得多,方位总不会差到哪儿去,所以我该往东南走。但是在这林子里,想要一只朝一个方向走,简直是件不可能的事儿!到处都是比我还高的灌木,长满刺的荆棘,乱糟糟缠在一起像堵墙,非得从它们中间砍出一条路来才能过得去。那把剑也实在是不灵光,只能慢慢儿地磨。就这样,我一个钟头也走不了一百米;走不上两三百米,胳膊就抬不起来了。实在砍不动了,我只好换一条道儿走,这样左一绕右一绕,就不知道原来的方向是哪边了。……而且,这树林子里也太热了!本来以为没有太阳,能凉快些,谁知道一丝儿风也不透,活像个蒸笼。衣服没多会儿就湿透了,然后就再没干过,汗还直往眼睛里跑,又痒又疼。不过淌水的不光是我:树梢上,藤蔓上,到处都滴滴答答,每一声都叫人心惊肉跳,要是不知打哪儿再传来点儿簌簌的响动,那神经就更加禁受不了……本来就浑身上下疼,精神一紧张,累劲儿也跟着往上蹿,腰也直不起来了,腿也抬不起来了;胸膛像是要炸,喉咙里也有团火,简直要冒出烟来。我连挥手赶虫子的力气都没了,一大群绕着我的脑袋阴魂不散,我也随它们去,反正那嗡嗡声,我也听不见了。我现在只听得到我自己的喘气声,像打雷那么响。还有那柄剑,本来就够沉的,现在简直沉得拿不住!到后来我只能拽着它拖在地上走,但是就连这也太费劲了,实在没法,我只好把它扔下了……
       这下我就只能捡开阔点儿、平坦点儿的地方走。其实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往哪儿走了,单只是不敢停步,生怕一停下来,就会有东西从高草丛里,从密不透风的树叶后头蹿出来把我给叼了……
       我就这样浑浑噩噩地不知道走了多久。不知不觉,好像热得没那么难受了……再朝前走了一小段,就看见一个湖!——不,没那么大……一个池塘吧……不过总归是水啊!我这会儿已经流汗流得身体里连一滴水都没了,一看到它,当时我眼泪就下来了。我赶紧跑过去,美美地、足足地喝了一通——哎呀,太舒服了,太畅快了!这个时候,就算有人叫我去当会计处的主任,我也不去!
       我喝饱了,就仰面朝天在水边躺下,伸一伸我的胳膊腿。我再也不想站起来了。这地方也是树枝密布,阴森森的不见天日,不过,又宽敞,又凉快,又有水。我决定就在这儿把信号弹放上去,然后就舒舒服服地等人来救我就行了……
       不过,我的头,脸,脖子被汗糊得黏哒哒的,还添了数不清的血口子,比我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伤得还多。我得先好好洗一洗,收拾收拾。
       ——到了这儿,我就想不明白了…………我到底是怎么掉下去的呢?是不是水响了一声?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拽了我一把,还是根本就是我自己出溜下去的……?我实在记不清——我给吓坏啦;我不会游泳,我这辈子没下过比浴缸更大更深的水!我睁不开眼,喘不上气儿,使劲瞎扑腾,明明是个小池塘,死活碰不到底儿。我开始呛水,呛了几口,我就不知道了…………

       等我再张开眼睛,我以为见着鬼了。
       可不是鬼吗——那个骑士,我之前没看清他的脸,可是我认得他那身制服——就是他!在一片黑暗里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我……而且还是个双头鬼!他肩膀上还多长着个脑袋,是老洪塔的脑袋,眼睛半睁不睁,脸盘儿青里发紫,那副模样,别提多吓人了!我“嗷”地一声就哭出来了。我求他俩放过我:我不是成心见死不救,实在是没法儿救!我一边哭,一边说,把我的难处一股脑儿都说出来。我说得太诚恳了,到最后简直哭得说不出话来……这时候,鬼说话了:
       “信号弹呢?”
       我傻了。我把他从头到脚,从脚到头细细看了三个来回…………感情他是个活人啊!头拿布条包起来了,血也擦了,手里拿根火把,照得脸那么吓人;老洪塔是被他背在背上,不知道死活……
       怎么不早说呢!真不是人!!
       他又问了我一遍信号弹。我这才想起来,我不止拿了信号弹,还把他的剑也拿走了,还在路上给扔了……我心里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再一看——剑就插在他腰边的剑鞘里呢!
       这下我又觉得他还是鬼了。我又害怕起来,想赶紧把东西还他,可是一摸身上:信号弹没了!
       这下我可傻眼了:刚才在池塘边我还摸着过来着,怎么这会儿就不见了呢?再一模,不止信号弹,连挎包都没了,浑身湿答答的……我这才想起来:我掉进水里来着……
       那我是怎么上来的……?
       这个事儿,我倒是很快就想明白了。我想明白了,心里就有了底气,就跟他说:非常感谢尊驾把鄙人从湖里救起来。不过既然如此,那信号弹肯定也是尊驾弄丢的,与鄙人毫无关系。
       “我没有救您。”
       ——这人,一点儿也不客气,没救我,他也不觉得不好意思!他说他顺着我一路留下的痕迹找过来,就看到我倒在池塘边上。剑是他在半路上捡回去的。
       这下我又糊涂了……那我到底是怎么跑到岸上来的呢??…………』

***********************************************************************


      
       调查员G:您调查过那个池塘吗?
       被调查人:我下水去看过。面积不大,但是水很深。我没有下潜。在浅层调查,没有任何发现。
       调查员M:贵府的浴缸——浴池应该挺大的?
       被调查人:……
       调查员G:您没有深入,是出于谨慎的考虑吗?
       调查员M:这个问题是不是提得太体贴了些,G队长?
       调查员G:是吗?那么我收回。
       调查员M:继续吧。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


       『…………。总之,他不是鬼,老洪塔也还没死,我们仨都还活着。……

       本来,这该是件高兴事儿,但是再仔细看看他俩,我就高兴不起来了——这骑士,他也忒嫩了,本来觉得他有二十啷当,现在一看,充其量也就十五六,还是个半大小子呢!再看看老洪塔,活倒是还活着,但是只有出气儿,没有进气儿,人事不知,就知道哗哗地流血,伤了的肚子包着绷带,但是早又叫血给浸透了。
       就这么个小孩儿,加一个半死不活的老头儿,能管什么用啊?
       但我想,到了这个地步,最要紧的还是得团结。……说实话,这孩子模样儿还挺周正的,就是右眼上一道疤,显得有点儿凶,看着是不那么容易亲近,不过这个年纪的孩子,腼腆起来,都是这个样儿。他说话倒是客客气气的,而且,我把他的信号弹弄丢了,他也没说什么,倒像是个好商量的……他把老洪塔放躺在地上,生起一堆火,叫我也把衣服烤一烤。嗐,原来他身上还有火石呢!早知道……
       他问我有没有哪儿受伤。不问还好,这一问,我浑身上下哪儿哪儿都疼起来了。我赶紧给他看我的左手和右腿,还有新添的那些伤,可他看过之后只给了我一把草叶子,叫我嚼碎了敷上,说不碍事儿。——什么不碍事儿!明明又青又肿,疼得腿都伸不直了……
       ……这时我突然又想到:我疼得这么厉害,老洪塔也奄奄一息;可是他,他那会儿不也快过去了吗?肋骨也断了,头也破了……可是现如今,除了脸有点儿发青,怎么看着就跟没事儿人似的?(说真的,要不是这样,我也不至于把他给当成个鬼。)
       他说,他们的理魔法有一种治愈术,可以治伤。
       这我就不明白了:那他为什么不给老洪塔治一治呢?他说,治愈术只能自己给自己用,治不了别人。
       我想了想,就又问他,我的伤没那么重,他给我治一治,行不行。他说:“抱歉,不行。”
       ——不行!…………
       唉,我还能说什么呢?我本来以为他是个好孩子……………………
      
       我忍着没有教育他——要是在平时,我非得好好给他讲讲做人的道理不可!但是现在,信号弹也没了,没人来救我们啦;要想回森染,还得指着这小子呢……我就老老实实烤我的火吧。可是这小子——他可真会生事儿!他叫我呆着别动,自己“嗖”一下就上树去了。我也看不清他在上头嘁哩喀喳地捣鼓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提着两根长木头棒子下来了。
       我还以为他是给我们俩一人做了一支拐杖呢,心想这孩子倒也没那么坏……可是他自顾自把木棒往地上一放,又从腰间抽出两根短的。他把他的披风解下来——他那件披风,本来就是红的,看不大出来,一解下来,我才发现他连背上都是血……是他自己的,还是老洪塔的?我估摸着是老洪塔的。老家伙肯定是活不成啦……
       我也没看清这小子怎么捣鼓的……披风给绷在长木棒中间,短木棒横插在两头,他又把左边胳膊上缠着的绷带拆下来,又捆又扎。(我看老洪塔肚子上的绷带也是他右手上拆下来的。他胳膊看着也没伤,缠那么多绷带干什么?……)他在木棒的四头捆完了绷带,又把自己的皮带解下来,比划了比划,就朝我转过脸来。
       “请您把皮带也解下来。”他说。
       我捂住腰……我看出他是要做个担架,但这不是已经做成了吗?还要我的皮带干什么?
       “得在底下交叉打个十字,不然吃不住。”
       到这会儿,我已经看出来了:这小子说话客气归客气,可不是跟你打商量,也不容你不答应——这个小暴君!家里有钱有势,惯得不成样子!……我把皮带给他了。这上面犯不着跟他争。我担心的是另一件事儿……
       果然,他把我的皮带一起扎好之后,就指着老洪塔对我说:“请您帮我把他放上来,我们两个抬着他走。”
       这我可无论如何不能干!干嘛非要我来抬?他之前一个人背不也背得好好的!
       “他伤在腹部,需要平躺。直立会让伤势恶化。”
       还用恶化?老家伙根本就是没救了!——还叫我抬他!我连把剑都拿不动,还叫我抬人?他老归老,可比我还高一头呢,我抬得动他?就我这点儿力气,自个儿能不能平安走回森染城还不一定呢,还要我在一个死定了的老家伙身上浪费力气,这不是存心不让我活吗!这下我可忍不住了——他一个当骑士的,怎么这么不知道轻重,不识大体呢!他知不知道活人比死人要紧,知不知道照他这样,别说老洪塔,就连我们俩也回不到森染城?……我拿这些话把他好好教训了一顿。末了我跟他说:他要是非叫我抬,对不起,那我只好不和他们一路——我宁可不沾他的光,也不愿意为了个死人白白把自己的命送掉!
       说完这些,我站起来就走。我本事是不济,但是气势不能输给他!他决不能就这样让我走,我想——他得保护我呀!他得听我的……
       可是刚转身走了一步,一个又尖又硬、凉冰冰的东西忽然顶在我的后心上了。我听见他说:
       “您一个人走不回森染。按照我说的做,否则我现在就杀了您。”
       ……杀谁?杀我…………?
       …………为什么??凭什么??一个骑士,要杀我这个好老百姓——还有没有天理了!!但是——女神在上——哪儿有人对我说过这么吓人的话啊…………光听到这两个字儿,我就透心凉了!我两腿直打软儿……但我还是拼命硬撑着。我不信他是说真的,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听起来和之前也没什么两样;他一定是吓唬我,拿根什么木棍子戳戳我……小孩儿把戏!……
       我慢慢地回过身……刚转了一半,眼前白光一闪,胸口一凉,原先抵着后背的那东西不知怎么变到前心来了。我低头一看,是剑——是我半路扔下的那把剑——可它在我手里的时候,怎么就没这股亮晃晃的煞人劲儿呢!我又看了看他……
       一看他的眼睛,我就明白了:他是说真的。他是真要杀了我。一看他的眼睛,我就坐在地上了……………………』

***********************************************************************



       调查员M:嗯,就结果而言,他倒是没看走眼。
       被调查人:……
       调查员M:您非要这样恐吓他不可吗?
       被调查人:……
       调查员G:唉,特殊情况,特殊情况——平时,被调查人是位顶和善、顶有教养的人。
       被调查人:……
       调查员M:依我看,您是太年轻了。

***********************************************************************



       『……这孩子,他是个疯子。……
       他想要干一件事儿,就无论如何要干成,既不管这事儿到底有没有意义,也不管别人的死活。他没有一点儿同情心。……我就那么点力气,很快就耗尽了。我的手很快就酸了,麻了,担子忍不住地要脱手。头一次我实在没忍住,左手一撒,把老洪塔给掀到沟里去了。这下可好,他又拿那种眼神看着我……他叫我下次觉得要抬不住了就赶紧说话。但这我哪儿管得住自个儿?有时候就是,突然就不行了……我又不小心撒把了一次。这回他不看我,也不教训我了——他把上衣撕成布条,把担架的两根棍儿套在我手腕子上,再在当中拉了根长带子挂在我脖子上——他这是把我当牲口啦!这下倒是不会脱手了,但是我的腰也直不起来了。我就像头牲口似的提着担子,被他拽着往前走,其实我已经不会迈步,也不会喘气儿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不在走、在往哪儿走,眼前一片黑,嘴里都是胃里翻上来的酸苦味儿……每次他一让我休息,我就一头栽倒在地上,恨不得再也不爬起来,但是每次连五分钟、十分钟都没有,他就又逼着我上路了……
       但要是您觉得他对我这么冷酷,是为了救老洪塔的缘故,那您就大错特错了!这小子,他对可怜的老东西也是一样的绝情……!老洪塔在半道上就醒了,但是已经昏了头,起先是说胡话,什么小羊羔吧,樱桃树吧……后来就哭起来。然后就叫疼,我走一步,他叫一声。本来我就累得快炸了,他叫一声,我心里就一哆嗦。……哪儿禁得住他这一声一声的催命!……但是老家伙也可怜啊,原来多壮实一个人,这会儿脸整个都塌了,像一张破布搭在骷髅架子上。时不时就有一串血沫子从他嘴角冒出来……他一叫,连我的肚子都跟着疼起来。我又害怕,又不落忍,就哄着点儿他;可是前头那一位,就跟听不见似的,连回头看都不看一眼!
       过一会儿,老洪塔不喊疼了,喊要喝水。
       那小子本来倒是拿个布条沾湿了放在他嘴上,但是——哪儿够呢!在这密不透风的林子里,人就跟被先蒸透了、再抽干了似的,从里到外火辣辣地冒烟;更何况老洪塔烧得那么厉害……他不住声儿地求,又是哭,又是骂,那小子还是理都不理。我这个人优点不多,其中一条就是心肠软。我实在听不下去了,说,要不还是给他喝点儿水吧……我话还没说完,他就回过头来盯着我:
       “绝对不能给他水喝。您让他喝水,等于杀了他。”
       这话是怎么说的……?喝口水能死人?人不喝水才要死呢!老洪塔要是死了,要么是肚子流血流死的,要么是叫他活生生渴死的!但是我又听出来了,他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您要是给老洪塔喝水,我就杀了您”——
       老洪塔,不是老弟我不心疼你啊……

       我们就在老洪塔的叫唤声里朝前走。小疤瘌眼走起道来一点儿都不掂量,他说林子里的树都朝一个方向长,是被无限之海那边来的风吹的,都指着东北,所以我们就该朝九十度的方向走。他可真够狠的,一路上什么拦着他,他就砍什么——树丛、刺蔓蔓,好些熊啊狼的,我也分不清是魔物还是野兽,反正都叫他给砍了就是了……但是后来我们遇到硬茬儿了——三只足有两人来高的大刀螂,浑身上下跟包着铁板似的,紫幽幽的,左右开弓的一对儿大刀,恨不得比铡草的大铡刀还长、还宽!我当时就连人带担架地跪下了……但是小疤瘌眼冲过来拎着我就上了树。他把老洪塔也拎上来,叫我抓牢他,就又跳下去了…………

       …………………………………………
      
       ……。昨天正写着,小疤瘌眼儿就醒了。好险没叫他发现。要是叫他知道我写的这个东西,那可不得了……
       ……现在他找晚饭去了。
       昨天没写完的,也不想写了;左不过就是魔物呗……今天早晨一起来,旁边还死着一堆不知道是大鸟还是蝙蝠的玩意儿,我没仔细看,看了恶心……中午又遇上一拨两条腿站着的大蜥蜴。小疤瘌眼儿又挂彩了,昨天是腰上,现在连肩膀也血呼啦的。但他还是一点儿也不放松,还是那么发狠劲儿地朝前走。他的脸色越来越差,眼睛通红,看着更吓人了…………但是今天,他不叫我守夜了,叫我直接睡到天亮。
       我也是熬不住了。我已经累到骨头里去了,一待下来,整个人都要散架,肚子里一天只吃了半只兔子、两把野果子,这会儿一阵阵地往上泛,想吐却又怎么都吐不出来……我的手上,脚上,磨得全是血泡,这回是真正连笔也拿不住了。纸上也蹭的全是血。我写不动了……背后有个地方又疼又痒。我自个儿看不见……我不敢告诉小疤瘌眼儿。他老问我有没有哪儿不舒服,可是我不敢告诉他——万一他也不让我喝水了怎么办!要我像老洪塔那样受折磨,还不如叫我痛快死了的好……
       老洪塔已经发了狂了。骂了一整天,从德米里安·马弗雷,到管他的工头斯帕克,到管饭的布琳卡,还有他以前的二十多个东家,挨个儿骂了个遍——老家伙记性可真好啊!然后他就开始骂我们俩,骂我们俩成心颠他,成心不给他水喝,成心给他罪受……但是过了一会儿,他又稍微清醒了点儿,又开始哭,说我俩是好人,说不想拖累我们,让我们别管他,扔下他让他自己死了算了…………
       唉,我心里何尝不是这样想——何必叫这个可怜的人受这样的折磨!但那小子总之是一声儿也不应………………
       我觉得老洪塔也好,我也好,我们都捱不到森染了。
       矿上的人不知道怎么样了。不知道有没有人把我的事儿告诉玛霞……傻婆娘,还不知道吓得什么样儿呢……
       不行,眼花了…………
       等不了小疤瘌眼儿的晚饭了。我得睡下了…………』

***********************************************************************



       调查员M:嗯?到这里就结束了吗?
       调查员G:还有一点,从后面往前翻。
       调查员M:哦。
       调查员M:可怜的人——您把他吓得不知道怎么办好啦。要是他不怕您怕得那么厉害,当时就跟您说了——嗯,您会不会当时就下手了?
       被调查人:……
       调查员G:M队长,我们还是看事实,不做假设吧。
       调查员M:当然,当然。不过,事实也差不多,不是吗?来看看吧——
       调查员G:比较潦草,请与这份誊清的副本对照着看。

***********************************************************************



       『………………………………………………………………
       老洪塔今天骂我臭。明明是他自己的肚子发了臭了,倒来嫌我……!
       今天恐怕连五里地都没走到……
       小疤瘌眼儿也不行了。我是早就不行了,他也拽不动我了。但他还是发狠……他到底图个什么呢?小疯子…………
       要是只有我们俩,要是不抬着老洪塔,老洪塔就不用受这份儿罪了……我俩也早就到了森染城啦…………
      
       是太累了吗……今天不怎么觉得疼了。背上也不疼了
       是我已经习惯了吗?
       还是我快要死了……
       眼前老发黑,东西都看不大清了
      
       女神啊…………
      
       玛霞啊………………

玛霞,
       我要是回不去,你就改嫁吧……你模样儿是丑,脑子也不清楚,但是勤快……找个安分守己的老实人,千万别放他踏出森染城一步……
       唉,我也是白操心。只有你听别人的,你哪儿有叫人听你的本事
       拉斯金上个月借的面粉,说是这个月十号还,一分五的利,你得管他要十一斤半
       东墙上挂画儿后头有个小抽屉,里头是房契,还有十六个银阿斯方。还有张期票,远方商会开的,本金是三十五个,利息是六分二。你明年二月拿着它到远方商会去,管他们要三十七银一千七百个铜雷诺……
       这点儿也不够你下半辈子过活的。唉,玛霞啊,你可别死脑筋,千万要找个人嫁了……
       当我白死了。别去找德米里安·马弗雷。他是个坏蛋,不会给你一分钱
       我的尸,估计是没处收了。给我立个牌子就行了……东门外头河对岸那棵大榕树底下有个小墓碑——我把咱们的小姑娘就埋在那儿了。是个挺可爱的小姑娘。我没跟你说过,怕你伤心……现在你免不了要伤心了。你就把我的牌子和咱们的小姑娘立在一起吧。以后你走一趟,就把我们爷儿俩一块儿给看望了…………
      
       ………………………………………………

       小疤瘌眼儿怎么还不回来
      
       睡吧…………
       ……………………………………………………………………』

***********************************************************************



       调查员M:这下是真没了。
       调查员G:是的。接下来是作为补充的一份目击证言……
       调查员M:在那之前我想问被调查人一个问题:死者写这些笔记,您难道一直就真没发现过吗?
       被调查人:我发现他在写。但是不管他写什么,我认为都没有必要打扰他。
       调查员M:如果您发现他写的这些,发现他其实是个善良的人,您还会对他采取那种态度吗?
       被调查人:我从不认为死者是个不善良的人。
       调查员M:您………
       调查员G:来看这份目击证言吧。

***********************************************************************



洪塔·科利马的证言

(前略)

       『——当时您清醒吗?
       清醒,那天我从早上起就挺清醒的……就是疼得、渴得更厉害了。我还是叫——没用也叫。不叫出来,就更忍不住啦……
      
       ——那名骑士情况怎么样?
       那个后生?还是老样子,在前头抬着我,一声不吭埋头走……我只能看得到他后背。

       ——死者——布尔布克·马库林呢?
       布尔布克——愿女神保佑他安息——也是一句话没有。我还挺奇怪的——起先我一叫,他就哄我,求我,有时候还自己发牢骚,喊累。后来他的话就越来越少了……到这天上,他大早起就没话,也不喊累。我还以为他是给累傻了呢。他的脸——我的头冲着他,正好看得到他的脸——他的脸上已经变得一点儿表情都没有了,不像之前那样哭哭咧咧的,而是麻怔怔的,蜡黄蜡黄的,简直像张死人的脸。我想他是给累脱了形了……哪想到呢……

       ——还有什么异状吗?
       唉,臭。和他说,他还生气……其实他那个臭,和我的肚子不一样!他那是一股鱼腥味儿!越来越臭,到那天,简直熏得人受不了!
      
       ——你们到达森林边缘,是什么时候?
       这我可不知道……反正我看见天了的时候,太阳正扎我的眼。

       ——后来呢?
       我想想………………
       ……看见天了,那个后生就叫把担子放下,趴到地上去了……趴了一会儿,他爬起来说,有人来接我们了,我们有救了!……可是布尔布克,他本来成天抱怨怎么没人来救,这会儿听了这话,竟然一点儿都不开心。后生让他抬起我再走两步,他也跟没听见似的,站着不动。我躺在地上,仰着正好看到他的下巴。他的下巴先开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头顶,顶了几下,突然就有两根牙一样的东西一下子从下巴里面扎出来了……那股臭鱼腥味儿跟漏了似的,一下子臭得不得了,我当时就吐了……我一边吐,一边看见从他脖子两边、肋骨两边,都有刺一样的东西长出来……
       我以为我又烧糊涂了——我不但看见布尔布克长刺了,还听见远远的好像有马蹄声……我还听见那后生扯着嗓子喊布尔布克的名字,喊了三、四声。布尔布克还是不应声儿。我觉得有湿湿凉凉的东西滴在我脖子上,伸手一摸,黏哒哒的,也是一股腥臭。我再抬头一看,是从布尔布克嘴里滴答下来的!可怜的布尔布克——愿女神保佑他安息——他已经不是他啦……他的脑袋变成了一个怪物脑袋,也说不上是像苍蝇,还是像螳螂,两只凸眼睛里头有数不清的绿点点摇晃。他的前胸,肚子,大腿,都胀得变形了,裂了,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把他撑开似的……

       然后那个后生就一剑把他的脑袋给扎穿了…………』

***********************************************************************



       调查员G:以上就是全部的证言。被调查人,对这两份材料中的内容,您有什么异议吗?
       被调查人:没有。
       被调查人:我想提一个问题,可以吗?
       调查员G:请讲。
       被调查人:洪塔·科利马现在情况如何?
       调查员G: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被调查人:明白了,谢谢。
       调查员M:……………………
       调查员G:您有什么问题要问吗,M队长?
       调查员M:……您应该早就察觉到了吧,那股气味……
       被调查人:是的。
       调查员M:………………
       调查员M:被调查人的处置非常正确。辛苦了。我没有任何异议。
       调查员G:好的。那么,本次内部调查会议就到此结束。
       调查员G:很快就会有结果。总之……您不用担心,嗯?
       被调查人:………………

***********************************************************************

记录结束




被调查人:见习骑士 伊斯雷·阿尔卡纳

调  查  员:中队长  杰贝兹·阿尔卡纳
                  中队长  莫迪亚·豪尔

日        期:S.A. 408.08.19

地        点:森染骑士团总部第三会议室




END



====关联设定====



晶芒猞猁
由大型山猫变异而成的魔物,爪牙锋利,行动敏捷,背部生有芒刺状的金黄色晶体,流光溢彩,十分美丽,但这正是晶芒猞猁最危险的地方——一旦陷入绝境,背上的晶体就会瞬间爆发,以强大的热量和冲击波令敌人与自己同归于尽。

水隐螳螂
外形为巨大的螳螂,成虫体长可达五米,直立时也有人类男子的两倍之高。生有坚硬的青紫色外壳和巨大的铡刀一般的双臂,可以轻易伐倒巨树,在森林深处横行霸道,以弱小的魔物和其他野兽为食。
虽然成虫如此凶残,初生的幼虫却十分细小脆弱,而且完全得不到双亲的照拂——公虫在交配后便会被母虫杀死作为食粮,母虫在水边产卵,然后就径自离去。孵化出的幼虫只能蛰伏在水边,等待前来饮水的动物,伺机穿透它们的皮肤在它们体内寄生。螳螂幼虫以宿主的内脏血肉为食,飞速成长,只要短短三到五天的时间就能将宿主啃食成一具空壳,最终撑破宿主的躯壳,显露出自己真实的姿态。
被水隐螳螂幼虫寄生的动物,都会逐渐表现出神经麻痹的症状,同时散发出强烈的腥臭,特征比较明显,因此,寄宿之后,幼虫会尽量操纵宿主到一个隐秘的所在,以便顺利完成进化。
已有 14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尤菲娅 + 1 效果拔群
却澜 + 1 效果特别拔群!
神秘男子 + 780 + 39 奖励发放
格尔希因 + 1 难以直视
塞缇丝 + 1 棒棒棒!

总评分: 携带金 + 780  剧情点 + 39  存在感 + 1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格尔希因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6849 GP
活跃度
5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517 TP
存在感
1393 BP

理魔法SS 剑S 空艇驾驶 历史 政治C 兵法B

发表于 2016-1-10 22:36: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伊斯雷 于 2016-1-12 16:03 编辑

占个楼写后记
从来没有赶死线赶得如此酸爽(
补充一点文外的设定吧。这个案子出来,克尔因就交给杰贝兹来做主调查员,想顺顺当当地平过去。另一位调查官M是一个很正直的人,对这案子第一印象是伊斯雷仗势欺人,阿尔卡纳家搞特权,所以憋着要唱唱反调。
想当年杰贝兹还是帮我平过事儿的啊,唉(

布尔布克·马库林,就是个不好不坏——或者说有好有坏,特别普通的人。是个小会计,会算数儿,能写字,但文化水平也比较有限,不过还是拿自己当个小知识分子,比较自豪。我没统计,不过”我“这个字在他的笔记里出现的频率一定远超平均水平。
虽然这样,也是家里的顶梁柱,也有要依靠他的人。标题就是指他吧。
(其实标题是临发时候现抓来的,特小清新了,和故事的风格差出十万八千里


这次想写个轻松点儿的东西,结果就甩起了片儿汤话。不过甩得很开心。我喜欢写俚语,写土话。喜欢到什么程度呢,286每次都叫我“把你那京腔儿收收!”——这回他索性放弃我了,啊哈哈哈哈。
整个故事,碰到描述不出、写不好的地方,就赖布尔布克先生头上,是他文化程度有限的过儿(。
说真的,最后的情节处理得比较简单粗暴,现在还没有胆量回头细看。等缓过来了再改改吧。不过整篇我自己还是挺喜欢的,是我想写的东西。
无论如何,以后再也不踩死线了。这次就当体验生活了。克拉,亚纳,原来你们每次都这么辛苦(

感谢

点评

柯瑞森特  所以最后十一斤半要回来了来吗!……电脑先生真是不懂风情(邓瑶(咦  发表于 2016-1-12 20:06:53
乌秋  自作孽!  发表于 2016-1-11 21:41:40
亞納  團長歡迎你也加入死線騎士的行列!(X  发表于 2016-1-11 09:38:16
已有 4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塞缇丝 + 1 治愈系
天狼 + 1 死线の伊斯雷!
亞納 + 1 难以直视
柯瑞森特 + 1 爽(拇指

总评分: 存在感 + 4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爱の传教士」

战斗力⑨⑨⑨的传说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1202 GP
活跃度
25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257 TP
存在感
4085 BP

理魔法A 魔导开发A 格斗A 匕首A 烹饪A 键盘乐器A 赌博A 商业A

发表于 2016-1-10 22:37: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柯瑞森特 于 2016-1-11 22:39 编辑

蓄力完成,来!!!!!!!!!!!!!!!!!!
总之先确保了沙发(

好巧啊,才和小狼先生说我在蓄力一刷新首页就看到一个2秒前更新(。

这一定是命运(深沉(.



为什么我看到删除线就开始狂笑我的笑点还有救吗————————————————

今天的文化拾录①:

词语:疤瘌眼儿 注音:bālayǎnr 释义:眼皮上有疤的眼睛。

然后我就进入了脑内意念加上“儿化音”的状态再也无法自拔了(。

………………然而后来我发现我连脑内加儿都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啊哈!赶死线的伊斯雷团长!好玩儿!



今天的文化拾录②:

嗐:hai

………………我常提到你可是我第一次知道你长这样啊?!

这通篇明显这么危机四伏绝处逢生的为什么我一直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啦!


今天的文化拾录③:

全须全尾(尾音“以儿”)----北京土话,完整,整个身子的意思。

……………………果然是老北京腔吗!!!!

这里的尾到底念ye还是yi(喂完全跑题了啊喂!


不行我要笑死了…………儿化音怎么越来越多啦!!!!

这个就是所谓的接地气吗!!!!

知道被调查人和倒霉骑士其实是伊斯雷团长我整个人就更不好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啊哈那些坦率的形容词是怎么回事啊!头上长着两个头哈哈哈哈!!!!初看20细查15、6是怎样啊!!!!!有点儿凶是怎样啊啊哈哈哈哈!!!!!!

想想前面的前胸形状都不对了和满头血……(摸下巴)是用理魔法矫正的吗……不愧是未来的理魔法S!………………可是对自己这么狠真的好吗为什么我还在笑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贵府浴缸又是怎样啦!调查人G你是吉尔格吗!(你对吉尔格有什么误解……!……因为是G开头吗!)调查人M你又是谁啦!

早知道连火石都摸了是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起来这好像是我看到的唯一一篇还提到了信号弹的……(摸了摸坑了的机箱)

…………哇我猜对了!果然是理魔法!(魔导士学徒挺了挺胸

…………噗本来以为是个好!孩!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孩子!!!!!!!!!!!!!!!!好!孩!子!!!!!!!!!!!!!!!!!!!!!!!!!!!!!!!!!!!!!!!!


  到这会儿,我已经看出来了:这小子说话客气归客气,可不是跟你打商量,也不容你不答应——这个小暴君!家里有钱有势,惯得不成样子!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

好!!!!!!!!!玩!!!!!!!!!!!!!!!

老布尔布克•尼库林先生您真是太好玩儿啦!!!!!!!!!!!!您虽然过世了但是这份手记真的……价值简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啊哈!!!!!!!


调查人G和M你们也是在讲相声吧!!!!!!!!!!!!!!


他可真够狠的,一路上什么拦着他,他就砍什么——树丛、刺蔓蔓,好些熊啊狼的,我也分不清是魔物还是野兽,反正都叫他给砍了就是了……

好、好帅哦////////////////


连人带担架地跪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啊哈!!!!!!!!!!!

后面………………

后面………………


明明都这么凄惨了为什么还惦记着十一斤半啊!!!! 这不是让人哭笑不得吗!

呜呜呜呜………………讨厌!

不过有这个笔记,大概十一斤半没问题吧……

最后好难受……呜呜呜呜……大起大落……呜呜呜呜呜呜!!!!!!!!!!!!!!

这篇到底是怎样的回复我放弃了(。





冷静下来想想……拖家带口从红区生还真的是非常对得起技能表啊…………2/3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呢……

话说回来十一斤半……不对为什么明明是八月份的会议档案记录最后是7……一个月前的现在才审理吗(。

此时距离借被子的死还有正好四年零一天,蜡(。

点评

伊斯雷  之前不写“儿”是怕286批评我。现在我已经无所畏惧,决定去把所有漏掉的儿话音都补上哈哈哈哈  发表于 2016-1-12 16:10:09
伊斯雷  哈哈哈哈谢谢新月小姐!那个念yi(er),比如北京话骂人”二尾子“,念就念作”二椅子”www 内部调查档案是按案件顺序编号的,因为一年也没有几起,所以就用再按月分类,这样~  发表于 2016-1-12 16:09:08
已有 4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塞缇丝 + 1 哈哈哈
夜霾 + 10 认真回帖奖励
天狼 + 1 剧透!!剧透!!!!
伊斯雷 + 1 XDD

总评分: 携带金 + 10  存在感 +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岁魈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8362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4 SP
剧情点
1007 TP
存在感
1690 BP

二刀流 野外生存 潜行 生物学C 剑S

发表于 2016-1-13 20:55:3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狼 于 2016-1-13 23:50 编辑

迟了好几天,板凳还是我的!!!!!和大黄那边一样!!

先前因为赶死线,只大略扫了一眼——“我要严重(划掉)……严正控诉!!”立刻被戳到了笑点!!!

伊斯雷特别会写这种好玩的角色!——因为预感到会很好玩,所以我一开始是站在控诉人这边的。对于“被调查人”,我打定主意要把他当反派看!

然后又一次点进去,就被柯莉的长评剧透了。

………………什么,被调查人是伊斯雷!!!???

……………………………………………………

…………………………

有一种悲伤的、错过了什么的感觉。

早知道就不该拖,快点看完就好了!>A<唉!

总之,这次好好地看完了!其实一旦知道这个事实,就会发现“疤瘌眼儿的小狼崽子”提示得已经很明显了(不卷舌头不够味儿!),加上两个调查人对被调查人的称呼都是“您”——先前我拿他当反派,愣是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脑袋里自动把“丢人”读成了“丢人儿”。

……回头来看,会发现布尔布克手脚异常疼痛的反应原来都不是他的错觉,也不是这个人体力不济,抬不动人,是真的因为他体内有虫子在啃啊。

说来……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和别人跑的方向不一样?是他自己理解错了吗?……大概是他自己理解错了吧?哪会有整个矿场的人都与他一个人过不去,偏偏要害死他呢?唔!还读过书的人呢,真没用!

然后伊斯雷出来救人——本来我笃定这个人是伊斯雷,没想到跌下山崖会那么惨,看老布尔布克的描述还以为他领便当了……疑惑着伊斯雷难道要从别的地方出来?后来又顺利活过来了!耶!!!还带来了奄奄一息的老洪塔!果然画面帅气的救人角色一般都是真主角。(×)

最后老洪塔在伊斯雷的努力下也保住了性命,只有布尔布克由于担心自己被两个伤员拖累,丢下他们自己独个乱走,反而被水塘边的幼螳螂寄生……打一开始就是死局。

如果当时他留下来,伊斯雷用理魔法给自己疗好了伤,同样能把这两个人带回城。他也不必死了。

真是一念之差的悲剧。

“我本来以为他是个好孩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布尔布克先生!!要不要这么好玩啊!!!

“这个小暴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难怪柯莉对着土盲蛇的“暴君”称号笑了那么久,原来出处在这里!!!!

不过布尔布克先生的感觉倒是一点都没错啊,“说话客气归客气,可不是跟你打商量,也不容你不答应”——迄今为止的事件里伊斯雷不就是这么一条路走到头,不跟别人打商量么?

“他想要干一件事儿,就无论如何要干成”——这个感觉也没错呢,不愧是半桶水文化人布尔布克先生!看人还是准的。但话又说回来,别说伊斯雷不跟他打商量,就算换个好说话的人,瞧他这墨迹样儿,那种情况下估计也懒得跟他解释吧?

……而且伊斯雷毕竟是为了救能救的人,要换了我大概直接一戳,连客气都没有_(:з」∠)_……虽然固执,但确实是坚持着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从他不放弃生者的任何一丝生机这点上看,所行所为绝对是无愧于骑士的。

不过做担架的时候已经闻到布尔布克身上的腥气了吗?然后因为缺人手,干脆将就着用一用?反正被寄生的这个肯定是活不了了,早一步晚一步都是死,被自己杀死,和被魔物破腹而死也是一样的——是出于这种考虑吗?

——觉得这种发展特别有趣……初看理所当然,因为“这么墨迹的家伙不威胁一下不行”——结果后来才知道,原来他威胁的根本就是个死人。整个都有一种环环相扣的美感。

“调查员M:如果您发现他写的这些,发现他其实是个善良的人,您还会对他采取那种态度吗?”

……M先生嫌弃杰贝兹太年轻了,自己这话说得也很天真呢!“是个善良的人”难道会影响什么吗?就算没被寄生,他也是个墨迹的人——需要给点动力(即使是恐惧)才能走下去的那种人。无论结局还是态度,都跟善不善良没关系。

但也有种正直的一根筋的可爱感觉……M先生的名字是莫迪亚·豪尔……以前似乎没有出场过?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出场!对他有了点兴趣!

……布尔布克先生对自己妻子的感情真深,虽然一口一个丑、笨,但以为自己会死的时候,看到她的脸,下意识把她当作了女神……平日里也总是念叨着她,总觉得她其实算是老布尔布克的一个精神支柱吧?

他就这么死掉了,也不知道玛霞夫人得知噩耗之后会多么伤心呢。

不过人死了总会有人伤心的,没法子。

所谓“人间草木”,如果是指布尔布克先生,是不是说——像他那样的普通人,如草木一般自然生长,不分善恶,不分好坏,对迎面而来的灾难无力回避,但快乐的记忆又(沉默地)装在他们的心里?

——虽然人会说话,但人和人之间的距离,使得那些话说出来和沉默着没有分别,最终他们在意的东西只能装在心里,沉默地与他们一起死去。

不知道我的体会对不对!

点评

天狼  官腔儿!  发表于 2016-1-14 19:18:48
柯瑞森特  哇我都没发现您这个细节!我以为只是普通的官腔儿……以及后来我发现我把MG给看反了,误会了吉尔格先生!(完全不是好吗!)小狼先生的长评好吃嚼嚼嚼  发表于 2016-1-14 18:53:37
已有 4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伊斯雷 + 1 敏锐的小狼!
塞缇丝 + 1 效果拔群
夜霾 + 14 认真回帖奖励
柯瑞森特 + 1 一本满足

总评分: 携带金 + 14  存在感 +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1407 GP
活跃度
8 AP
技能点
4 SP
剧情点
78 TP
存在感
810 BP

匕首E 理魔法B 生物学C 弦乐器C 空艇驾驶 野外生存 潜行 魔导开发D 朝灵语

发表于 2016-1-29 15:47: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塞缇丝 于 2016-1-29 15:50 编辑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篇实在是太好看了!
特别喜欢这位布尔布克先生的儿化音和半吊子文化人腔调,还有各种(划掉)划掉
感觉整个记录真真就是出自这样一个小市民手笔,在危机四伏又闷热的林中,抖抖索索在皱巴巴的纸上一字一句写下来,非常非常鲜活!
疤瘌眼儿哈哈哈哈哈
看到开头虽然觉得布尔布克先生的话并不让人信服,但还真以为小狼崽子(……)是一位面貌凶恶杀气浓浓的小护卫之类的
哈哈哈不同人眼中的世界真不一样
然后就切换到事后了,小狼崽先生安然无恙接受调查,布尔布克先生却已经去见女神了
能感觉到调查员M的一些咄咄逼人呢,调查员G就比较打圆场
【像个盲流——丢人!】哈哈哈哈哈我还特意查了下盲流是什么意思(
这段描写好惨亚,俨然有一种病/伤入膏肓的感觉,当时还想,都这样了自己还有心思吐槽呢
当然看到最后就知道是为什么了
这时不知道人物关系,还以为老洪塔是哪位在红区伤了的先生,小疤瘌眼儿(哈哈哈哈哈)是他的护卫或者侍从之类,布尔布克先生是另一位家丁么?还是因缘巧合的某个熟人?
哈哈哈小疤瘌眼儿先生好狠亚(虽然当时觉得应该是轮岗的,布尔布克先生的话不能全信
不过布尔布克先生还真是辛苦呢
最后就明白了,确实,都这种情况了也只能物尽其用(……),尽量保存有生力量
【这一旮】【没着没落】【一霎眼儿】这些腔调都好鲜活亚!
多亏了他写的,才给主角提供了明证
【嗐!】这个词要不是柯莉指出来,我都没太注意到哈哈哈,总听人说(简直能脑补出京腔儿来),原来是这么写的!
我觉得应该是布尔布克先生犯糊涂,一个人奔错了方向,那种紧急情况下,不至于全体矿工还有心思串通了坑他
老洪塔感觉是个实在人,年纪大了可能也有点昏头,就跟着他跑错了
说到底,老洪塔比较耿直无辜,还好最后活下来啦
布尔布克先生的脑路也是挺有趣的,居然转着这么多想法!看来也是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小市民呢,有趣!
布尔布克夫妇俩的感情还挺好。能脑补出玛霞是个老实的妇人,脑子不怎么灵光,啥事儿都听丈夫的,自己就在家勤劳操持。布尔布克先生有几分聪明劲儿,也念过点书,能写会算,大小事儿都他拿主意……
面粉太有生活气息了!既然都成遗笔了,应该能要回那一分五的利吧?
这个骑士好样儿的!当时就在想,为嘛只有一个骑士过来呢,难道是人手不够?还是说这个骑士特别正直热血,不顾一切冲过来救这俩落单儿的人?
当然,是什么情况不知道了,但这个骑士的正直热血倒是没错!
【连耳朵都发抖】【我俩就坐在那儿肩挤肩看他打】【比拿海胆石炸坑还凶】怎么这么形象啦
之前还以为不断往下掉是错觉,看来,晶芒猞猁把三个人都炸到崖下面去了……
这个布尔布克先生的口气,真的好!棒!亚!
每一句吐槽都十足他的风格
说起来,他受的伤是最轻的,本来够走运了,可他偏要乱跑……结果………
那个山崖到底有多高呢? 我脑补的至少有个100米……不过那么高摔下来三个人居然都没死,大概是被树木缓冲了吧
老洪塔受了重伤诶
那个骑士,我还以为他那时就便当了,结果竟然是主角!
【全须全尾】哈哈哈这又是什么词儿赶紧去查下(
这个布尔布克先生亚,坏就坏在他的脑瓜子转得太快了,有那么几分小聪明劲儿,反而要了他的命
他要是像老洪塔一样,老实点,最后应该也能活下来
虽然他声明的一点儿也没错,但还是觉得他这个人……忒小市民
一个老,一个小,老的不值得怜悯么,一名骑士年纪轻轻就死了,不该扼腕叹息么,人家肯定也都有家有口亚
不过他也没什么错,只是孤身在野外乱跑太失策
【我这人优点不多,其中一条就是】一看到这个句式我就想笑哈哈哈
这时还挺豪气的,“可不会怂”呢!
哎亚,真是个有心眼儿的家伙,连信号弹都给摸走了
布尔布克先生还很有些小市民文化人的骄傲感嘛
得窥了一些森染城外树林的情况
布尔布克先生瞎忙活的样子也是传神
确实畅快,不过野外水域可是特别危险的地方亚
还在水边躺下……总觉得………      
这位先生怎么想的呢,之前在原地放信号弹不行么
啊,看来是洗身上的时候掉进水里了,不过不知道是怎么掉的……
反正来水塘这一遭就被寄生了
布尔布克先生家有浴缸呢,看来浴缸是普通人家标配了
估计是水隐螳螂幼虫操纵着布尔布克先生上了岸吧?不能刚寄生就让他淹死了
哈哈哈见鬼了
双头鬼哈哈哈哈
话说,之前小骑士的片段有限,还以为酱油了
这会儿出现,从【在一片黑暗里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我】开始,就觉得好帅亚!
好帅好帅!
布尔布克先生说了一大堆,骑士先生只回了一句“信号弹呢?”
呜哇哇也好帅!
哈哈哈布尔布克先生的各种吐槽都好有趣儿亚我的笑点(
又觉得见鬼了哈哈哈你够了好么布尔布克先生
真是疑点重重,反正布尔布克先生掉进水里一遭,身上啥都没了
还好之前把剑扔下了,不然连剑一起掉水里可怎么办
布尔布克先生的思维方式真新鲜
说话不客气也好帅亚!肯定不是布尔布克先生脑补的那种不客气,只是有什么说什么,没有多余的客套罢了
很棒亚,在这种情况下这样干脆利落尤其棒!
怎么跑到岸上来的 这就是一大伏笔了!
还好伊……小骑士没有遇到螳螂幼虫!好险好险
调查员M先生的嘲讽233
【二十啷当】哈哈哈,本来是险恶的情况,被布尔布克先生这么一说又欢乐起来了,布尔布克先生怎么这么会活跃气氛亚!
说起来伊……骑士先生现在也没有二十啷当呢
啊啊啊看到右眼上一道疤也完全没有联想到呢
【早知道……】早知道个什么亚布尔布克先生!回头火石也掉水塘里就好看了
噗,此时感到了浓浓的对外行人的无力感
不过伊……骑士先生的心性压根儿不受影响
理魔法的治愈力还是很强大的呢
哈哈哈布尔布克先生你的脑路……
【嘁哩喀喳】新的拟声词get!
一开始我也没反应过来木头棒子是干嘛用的
原来是担架!
好……棒的骑士先生!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想着这么大手笔做一副担架给重伤者,不放弃一丝生机
太厉害了!完全无愧于骑士的称号!
布尔布克先生一直脑补别人活不成了,结果自己倒……
以及忍不住吐槽,骑士真的是有披风的诶,披风日常有用么,不会碍事儿么?
骑士平常出任务就会缠很多绷带以备不时之需么?如果不妨碍行动,这还真是个好办法诶
【这小子说话客气归客气,可不是跟你打商量,也不容你不答应——这个小暴君!家里有钱有势,惯得不成样子!】【我担心的是另一件事儿……】哈哈哈哈哈骑士先生好帅!布尔布克先生你的脑路又……HHP!
这时的伊……骑士先生已经察觉到布尔布克先生被寄生了么?
不过,反正有没有被寄生,帮着抬一下伤者都是义不容辞的
哈哈哈布尔布克先生的吐槽……
布尔布克先生还想耍小心眼儿呢
呜哇,果断拿剑威胁对方的骑士先生帅帅帅!
而且即使说着恐吓的话,语气也依然平平静静,有理有据,还用了“您”
萌萌萌!
个人觉得,就算这个布尔布克先生是个正常人类,这种非常情况下的非常手段也是可以理解的
更何况他还……
透心凉哈哈哈
此时的……骑士先生,其实也有点防着这位被寄生的布尔布克先生吧
眼睛 好帅亚骑士先生
调查员G明显是想为被调查人说话,看到最后就知道原因了!
被调查人一直没有为自己辩驳什么,这种清者自清的态度好棒
布尔布克先生对骑士先生的看法倒是没错,这也正是这位骑士闪光的地方亚!
【把老洪塔给掀到沟里去了。这下可好,他又拿那种眼神看着我……】哈哈哈可怜的老洪塔,骑士先生这种冷峻的态度萌!
后来就真是干脆果断不留情面,本来觉得虽然有些强势,但这种情况下,对一位不中用的队友也是情有可原
看到结尾,就更是完全理解骑士先生的选择了,无可厚非!
尽管最后时刻让布尔布克先生这么辛苦,但他这样的人,不压榨一下就更混啦
压榨了他也能用吐槽排解,还留下了点文字当念想呢(
布尔布克先生颇有几分讲故事和吐槽的天赋,不光自己,连老洪塔也描述得活灵活现hhh
骑士先生的果断赞赞赞!
有点好奇为什么不能让老洪塔喝水,是出于什么医疗常识么?还是要防着水隐螳螂幼虫?
【他可真够狠的,一路上什么拦着他,他就砍什么——树丛、刺蔓蔓,好些熊啊狼的,我也分不清是魔物还是野兽,反正都叫他给砍了就是了……】呜哇好帅!
拎着两个人就上了树,此时的骑士先生依然力气好大
伊……骑士先生的战斗力棒棒的!
哈哈其实人家早就发现你在写了布尔布克先生
隐去的战斗场景都是布尔布克先生的锅哈哈哈
啊大刀螂……布尔布克先生最后也会………
骑士先生实在是拼命,这股子狠劲儿真是太棒了!
不叫守夜是因为……估摸着布尔布克先生也快变异了,怕被偷袭么?
骑士先生可一直盯着布尔布克先生的变化呢
哈哈骂人的老洪塔也是好鲜活!
布尔布克先生的吐槽依然HHP
调查员M的正直和偏见
老洪塔也是棒棒的,居然一直挺了下来,而且保持了清醒,幸好!最后做了证人
骑士先生也快要透支啦,这股子执着劲儿……真的好萌亚!
布尔布克先生对玛霞倒真是挺惦记的
这下子玛霞女士就断了经济来源了吧,可怜的人
伊……骑士先生要不要好人做到底,敦促矿长给点抚恤金?
顺说……小姑娘被埋下了玛霞都不知道?!这得是多老实好哄
调查员M的话确实说得有点天真诶,野外求生,和善不善良有嘛关系,那种情况下还有功夫墨迹么……
还好有老洪塔的证言!
老洪塔的语气也写得棒棒的!
骑士先生已经累得趴下了,真是了不起,一直坚持到得救
可怜的布尔布克先生……
果断的骑士先生
其实我有点纳闷,看见布尔布克先生的尸体,应该就能猜到发生什么了吧,为嘛还会觉得骑士先生是杀人凶手呢?
被调查人此时还在关心伤者的情况,真是个正直的人!
啊啊啊啊啊看到最后才发现骑士先生就是伊斯雷先生!
…………
………………
……………………
知道了是伊斯雷先生,为嘛感觉就没那么萌了呢……(你!
之前那个少年,真的好萌好帅亚!
不过仔细想想,确实是伊斯雷先生的性情呢,棒棒的!
简直要对青年的伊斯雷先生(明明才19岁啦!)也路转粉了(你够!
杰贝兹先生那时还挺护着伊斯雷先生的,颇有点兄长的样子呢
可惜后来……
中队长先生是个正直而不畏权贵的人,给他点赞!
关于设定——
晶芒猞猁背上的美丽晶体能取下来做素材么?(((
以及水隐螳螂……水生魔物果然是要提防着亚
总之,就!是!好!看!

点评

柯瑞森特  哈哈哈哈“看到最后才发现呢!”的塞缇丝小姐wwwwwwww  发表于 2016-1-29 19:13:08
已有 4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天狼 + 1 效果拔!
伊斯雷 + 1 震惊,谢谢塞缇小姐!
夜霾 + 18 认真回帖奖励
柯瑞森特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总评分: 携带金 + 18  存在感 + 3   查看全部评分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使用道具 举报

远京少主

执行者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远清
所在地
远京
携带金
6710 GP
活跃度
54 AP
技能点
110 SP
剧情点
734 TP
存在感
1805 BP

动物驯养 潜行 野外生存 兵法B 易容C 刀S 弓S 医药学D

发表于 2016-2-5 13:51:47 |显示全部楼层
我被文章本身和后面的各种长评(挨个给跪)震惊了。
这么晚回,一是一直在和懒病斗争,先前看到话唠的水螳螂生前走在密林中以为一个人能偷生的地方停顿了一下,二停是因为水螳螂实在是太贫了,在小疤瘌眼出现之前,一行一行挨着看完的,直到水塘,直到伏笔落下……
此时让我先甩个锅出去。要说,这篇故事的构思确实非常巧妙,情节和描写也都一级棒了,但是我先前被残忍(并且粗糙的)剧透过!所以在知道池塘情节没到之前就气馁了一下,(调查员们都不能体会这种明知道后面更精彩前面又怕漏看掉小细节的矛盾)终于到了高潮—话唠被隐秘的寄生,小疤瘌眼再次上线,双方的不合拍/和平火花,木炭一样,只能星星之火随便撩撩—压倒性霸道,我噶意!
要说小疤瘌眼,人小心老,与其说处事稳健不如说一根筋且循规蹈矩,(例如他心平气和地吓住了话唠水螳螂生前,以及好几位八卦的调查员)总结一句,是相经历的过错,不是他本意,是命。
之后便是高潮迭起的好看,我前排的读者自有体会。最叫我喜欢的几处:
之后,他看到什么砍什么,树木,杂草,瓜,菜,狗熊,骆驼,山猴子,土狼,狸猫,傻狍子……小疤瘌一定看过鲁迅先生的书,本是没路的,砍着砍着自然是路。这段,结合后面老洪塔的证词:我一路直看到他的背影。此时无声帅起。伊斯雷,不对,小疤瘌眼的精神全在其中。
以及另一处,水螳螂终于不话唠,魔物吃空了前一天还写报告的活生生的人,伊斯…小疤瘌眼一剑上去,刺穿了魔物头颅。简单一笔,帅得无处不在。
高手过招,只须一击。
最后一处,是过场中的一处细节:您家浴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颗粒一直说我的笑点与她和伊斯雷不同,我嫌他的笑话太冷。唯有此次,我笑得很深。

此时回帖正巧在双月大水和周年活动之间,希望大家也都来看看,此篇副本文,确实好看,是不多的几篇好文中的佼佼者。特别推荐。
已有 3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伊斯雷 + 1 透得你心凉(
夜霾 + 12 认真回帖奖励
柯瑞森特 + 1 你笑了吗。

总评分: 携带金 + 12  存在感 + 2   查看全部评分

有美一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敏特·艾格斯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1537 GP
活跃度
1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77 TP
存在感
1159 BP

生物学D 考古学 地质学 魔导开发D

发表于 2016-2-15 19:14: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希瑟·亚德里安 于 2016-2-16 00:57 编辑

我年轻(x的时候一直以为一个好故事比讲故事的方法更重要。
后来我才知道好的讲故事方法可以让一个普通的故事变成一个绝妙的故事,大雷团这篇就是如此了。
情节编排的最高境界无非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再说人物,小疤瘌眼儿(让我笑3S再正视这个称呼)和老尼库林先生,出彩之处显而易见,没必要再一一挑细节出来赞赏了。

一路的京腔特别好玩233甚至整个故事从头到尾的笔调都有小市民的那种轻松感,实际上故事却并不那么轻松。【换做别人来写指不定会变成一个闷闷又冷冰冰的故事吧
但用这种轻松的调子,讲着让人难过的事情,反而让人特别遭不住。
让我模模糊糊有些想起星爷的一些片子,喜剧的手法讲着悲剧的故事,你开始笑着看,最后却只剩唏嘘。

我也冒昧的来解读一下标题好了w
——人皆草木,又说人非草木。大概会思想的苇草,脆弱也会自有其独特之处吧。

感谢颗粒小狼塞缇缇的长评,包括少主,说的足够仔细,道尽我的心声。我也没必要再复述那些赞美之词。
其实挺早就看完了,结果太喜欢这文了反而一直没敢回评w,总之也感谢大雷团款待了啦。【合手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伊斯雷 + 1 感谢希瑟小姐,脆弱也正是魅力,确实是如此
夜霾 + 12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12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这是何等幸福——
遗忘了世界,亦被世界遗忘
澄澈无暇的心灵伴随永恒的阳光
可以接纳每一个祈祷,可以舍弃每一个愿望



++++BORN TO DIE++++
而真正的离别从无宣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格尔希因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6849 GP
活跃度
5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517 TP
存在感
1393 BP

理魔法SS 剑S 空艇驾驶 历史 政治C 兵法B

发表于 2016-2-19 20:25:10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家的回复!

为了笔记自然的效果,有几个地方的情节表现得不是很清楚,这里还是顺一下XD

布尔布克跑反了就纯是他一时犯懵,对此某位同志举了个很好的例子:就像现实生活中打副本队长讲了无数次走位,一开怪仍然跑错——的那种人(
所以,并不是大家联合起来坑他,只是他喜欢想太多XDD

晶芒猞猁爆炸时,伊斯雷先开了护盾护住三个人,悬崖炸塌之后一起掉了下去,又打开弦力拽着三个人,起到了缓冲的作用。但是那时候实力有限,拽三个人太吃力了,所以中途弦力消失,大家开始自由落体。
因为这样,才会摔得两个轻伤,一个重伤(老洪塔重伤是倒霉被戳,不是摔的),不然都是重伤。
当然这些布尔布克和老洪塔都是不能懂的,特别是布尔布克先生一到关键时刻就昏古七(

布尔布克不认识伊斯雷,他只是推断这是个大少爷。

关于布尔布克被寄生,伊斯雷在说“我就杀了你”的时候,其实还没有察觉到,而且布尔布克不舒服也不敢告诉他(。)第二晚不叫布尔布克守夜是看这人太菜,再不让他好好休息他到天亮就走不动了(。)臭味是到寄生的第三天上才散发出来的,到那时,伊斯雷知道了,不过他没有办法救布尔布克。他和布尔布克继续走下去,既是需要他搭手,也是有一点渺茫的希望,想如果布尔布克能撑到骑士团来支援,不知道医生有没有挽救的办法(但是其实也并没有

他和玛霞的女儿,出生后没多久就死了,但布尔布克怕玛霞伤心,就骗她说是送人了,反正当时他们也养不起。

螳螂幼虫也有点儿背,好容易寄生到一个人身上,等到第二天稍微取得点控制权了,只想钻到林子里好好长大,结果却被伊斯雷这个连觉都不睡的家伙盯死了一路往城市拖,走到树林子死活不肯再走,就被做掉了,真是闻伤见泪(

我怎么有这么多没写出来的……ORZ|||||||

TO小狼:是的标题完全就是小狼get的那个意思!植物是无可选择的,众多平凡的人们也是一样,和希瑟小姐后面的解读相呼应,这正是他们可贵的地方。给小狼递了一只撒满孜然辣椒的烤羊腿!

TO塞缇小姐:披风我觉得还是很有用的!比如做个担架(。)除此之外还有防寒啊挡雨啊……森染太能下雨啦XD
腹部受创后不能喝水,因为会加重肠胃负担恶化伤情,在阿泽兰的情况下基本就等于没救了(
布尔布克的尸体虽然有异变,但毕竟曾经是个人类,又留下了指控,所以还是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调查清楚才可以。
玛霞会得到妥善的安置的!不过那位矿长就不指望了……太麻烦了。自己人来。
我也觉得晶芒猞猁的黄宝石会成为赏金猎人们的好目标。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类似海胆石的功效呢……当时没来得及多想,就只顾了一个“好看”XDD

也谢谢新月小姐,少主和希瑟小姐!

点评

天狼  被螳螂幼虫萌到了!!!!!  发表于 2016-2-20 02:43:10
伊斯雷  少主你的是TOU(  发表于 2016-2-19 21:18:17
乌秋  我的TO呢!我的呢!(掏了信用卡  发表于 2016-2-19 21:16:38
已有 4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柯瑞森特 + 1 治愈系
天狼 + 1 哇啊!!!!!
希瑟·亚德里安 + 1 给水螳螂幼虫小蜡烛(x
塞缇丝 + 1 原来如此!

总评分: 存在感 + 4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