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4478|回复: 26

[正史] [  Hesitate  ] [复制链接]

第十五星士
└「弗尔斯厨」

守护者

Rank: 5

难度
支援
希瑟·亚德里安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98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69 SP
剧情点
356 TP
存在感
1694 BP

杂耍 野外生存 潜行 星魔法S

发表于 2016-11-7 22:53: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敏特·艾格斯 于 2018-11-16 03:43 编辑











标题曲:Hesitate - fi-fy

网易云 UTB
















· 0 ·



















· 1 ·




· 2 ·




· 3 ·




· 4 ·




· 5 ·




· 6 ·




· 7 ·




· 8 ·




· 9 ·




· 10 ·




· 11 ·




· 12 ·




· 13 ·







special thanks

被我不断无情腿文&男主亲妈的    希瑟
和我一起心疼蒙斯&直男参谋的 西沃恩

已有 5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伊斯雷 + 1 效果拔群
阿斯特利 + 1 效果拔群
神秘男子 + 1490 + 66 奖励发放
莫德雷德 + 1 效果拔群
天狼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携带金 + 1490  剧情点 + 66  存在感 + 4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第十五星士
└「弗尔斯厨」

守护者

Rank: 5

难度
支援
希瑟·亚德里安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98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69 SP
剧情点
356 TP
存在感
1694 BP

杂耍 野外生存 潜行 星魔法S

发表于 2016-11-7 22:53: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敏特·艾格斯 于 2018-11-23 07:40 编辑

0.


  我做了一个梦。
  久违的令人非常不愉快的,甚至有些反胃的梦。
  那是曾经无数次重现的,再熟悉不过的场景:漫天的火焰、倒向血泊的女性、充满铁锈味的双手、逐渐下沉的地面……从四面八方伸出的黑爪和逐渐脱离人形的扭曲面容压迫过来……
  我以为那在脑海中徘徊不去的梦魇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结果它却在这个时候以更加鲜明的景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然而这一次在梦的最后出现的并不是那些狰狞可怖的面孔,使我挣扎着醒来的也不是窒息般的痛苦。而是——她平静又悲伤的笑容和转身离去逐渐消失的背影。
  我以为自己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承受起那些事情,以为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去保护想要保护的事物,以为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再度上演……以为终于可以从过去的阴霾中摆脱出来,却一次又一次地败倒在现实面前。
  而造成这一切的当事人现在就在我的面前躺着,表情安详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从以前开始她就是这样,总是表现出一副不需要别人关心的样子,结果做出来的却全是要人担心的事情。
  
  “你可得负责啊。”伸出手轻轻触碰了下她的脸颊。
  反正说什么也都听不到了,就让我抱怨下呗。

已有 1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天狼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总评分: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第十五星士
└「弗尔斯厨」

守护者

Rank: 5

难度
支援
希瑟·亚德里安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98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69 SP
剧情点
356 TP
存在感
1694 BP

杂耍 野外生存 潜行 星魔法S

发表于 2016-11-7 22:53: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敏特·艾格斯 于 2018-10-11 14:38 编辑

嗨呀竟然忘了不能纯引用那就凑点字吧反白这里写写胃疼过程什么的(喂)像这次就是挑作业BGM浪费了太多时间。。。本来用小时候听的那些中文歌挺好的,但是太熟悉了反而会跟唱起来。。。然后就跟着唱了一下午(咦)后来自暴自弃试了运动员进行曲(啥)无果最后就还是换成标题这首了



少し昔ばなしも話そうか。



1.


  说老实话,一些太早的事情我都是不怎么愿意提起的。一个是已经过去的事再扯出来本来就没有什么意义,用她的话讲就是有那功夫还不如过好现在。再一个是那些“黑历史”以现在的视角去看的话也未免太过尴尬。然而像现在这样有时也会庆幸还能够回忆起当年的种种,那些愚蠢简单的日子——或许还可以加个快乐,不过不确定她有没有这么想过就是。赌一串羊肉丸子“有”好了,麻辣味,总在尼恩格兰城南摆摊那位大叔家的。如果他还在开的话。
  况且如果要讲“她”的事情的话,是不可避免要从那个时候讲起的。

  毕竟那是“原点”,一切的开始。

  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是没印象。对,没印象。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当时她的存在感特别的低,低到对着名单点人头才能发现少了个人的程度。我以为是她太过低调,而我又将注意力放在别处才没能注意到——毕竟光是习惯突如其来的新生活就已经十分狼狈,根本无暇顾及周身之外的事物,更别说特别去留意什么人了。
  然而好像未必是这样:差不多同一时期的训练生在休息的时候经常会一起行动,大部分时间都一人独处的她,在别人都三五成群的时候反而会比较显眼。虽然还不至于完全不和别人交流,但我对她的印象已经全都由“不合群”、“乖僻”这类的词汇组成,总觉得只要靠近就会被卷进低气压里消磨干劲——便尽可能不和她打交道,并刻意地将她从印象里“抹去”。
  是的这是我当时最真实的想法。没有被从天梯上扔下去真是该感谢自己命大。

  就这样在每天重复的训练与学习中度过了两年,也切实地体会到了训练生的交替之快:那些“熟面孔”已经可以在放眼望去的瞬间就从人群中全数数了出来。然而这当中有多少人能够成为候补生,又有多少人可以成为星士。世事无常,无人知晓。至少最开始的同期到现在已经有大约一半人的长相无法回忆起来了。

  接着女神就开了一个玩笑。

  后来有次我揶揄她第一次跟我搭话说“请多指教”时怯生生的语气特别单纯天真,却被她塞回了一句“然后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只个‘啧’喔”。
  “等等我记得当时没理你吧?”
  “咂嘴了。”
  “这也算吗?!”
  “算啊。”
  冲这惦记着的劲头,绝对生气了,绝对。
  ……不对重点好像不在那里。

  所以这时候再提起的话便会有种啼笑皆非的心情。至少发展成现在这样子是完全超乎我们的意料。用一个词来概括的话,大概会是“匪夷所思”吧。不过认真讲,这个变化应该还是有迹可循的,毕竟一路同甘共苦过来,不知不觉相识的时间早已占到了人生的一半,(用比例来算的话还真有种挺帅气的错觉。)不敢说知根知底,至少也有了相当的默契。

  于是到现在就会觉得维持着那样的状况一直下去该有多好。至少在这个世上的某处,还曾有个可以交心的对象。

已有 1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天狼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敏特·艾格斯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1531 GP
活跃度
14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77 TP
存在感
1158 BP

生物学D 考古学 地质学 魔导开发D

发表于 2016-11-7 22:53:5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希瑟·亚德里安 于 2016-11-8 21:48 编辑

汪。
时隔多年又(?看到敏写文了。怎么说,其实一直觉得敏的文风挺亚撒西的,这篇亦如是。
以萌死大大的视角,将两人回忆娓娓道来。
不过既然只是个开头,也看不出什么。
你说标题要立FLAG,我又懂你司马昭的后妈之心,只望能早日见你完坑搞出大事之日(不。

——所以这俩人明明那么腻歪最后到底是怎么分手的?!(x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夜霾 + 6 认真回帖奖励
敏特·艾格斯 + 1 还你分啦——

总评分: 携带金 + 6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这是何等幸福——
遗忘了世界,亦被世界遗忘
澄澈无暇的心灵伴随永恒的阳光
可以接纳每一个祈祷,可以舍弃每一个愿望



++++BORN TO DIE++++
而真正的离别从无宣言。

使用道具 举报

第十五星士
└「弗尔斯厨」

守护者

Rank: 5

难度
支援
希瑟·亚德里安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98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69 SP
剧情点
356 TP
存在感
1694 BP

杂耍 野外生存 潜行 星魔法S

发表于 2016-11-23 21:40: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敏特·艾格斯 于 2018-10-11 14:39 编辑

本来想多攒点的但是卡文卡得生无可恋……下一更争取多一点……多一点……


2.


  小孩子总归还是喜欢热热闹闹打在一起的。而且处在那种氛围下会不知不觉间麻痹辛劳的感觉,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抛到脑后。所以虽然不至于到讨厌的程度,但她绝对可以排在我不想相处列表的前列。当时只想着变强的我还不想平白无故给自己增加要操心的东西。
  然而其实说白了嘛……只是不知道怎么和这一类型的人相处罢了。

  自行组队的人离开之后我才被教官领着去见分配的搭档,看到一头天蓝色“下下签”的那一瞬间,脑海里闪过的无数想法囊括了各种惊讶失落困惑烦躁和不情愿,当场就下了“绝对不可能跟她相处好”的定义,认为她一定会拖后腿,甚至连可能会造成的各种尴尬场面都自行在脑内演绎了一遍。
  我可以确信自己当时绝对是顶着一张臭脸过去的。想着她要是能意识到这一点,配合一下,说不定很快就能有机会换搭档了。而如果能当场吵起来的话那就更好了。
  然而我到底在对一个已经被自己定义为“消极被动”的人抱有什么多余的期待啊……
  当然计划在一开始就碰了壁。她一脸无辜或者该说是无知的表情朝我问好反而让我不知所措。不用勉强自己打招呼的,不需要表现出一副“虽然我不太行但我还是想好好相处”的表情的,真的不用,这样让我很难接啊。我在内心如此呐喊着。
  反正当时是没了脾气,无奈地想着“算了那就先这样吧”。
  然而我根本没能预料到这只是我整个“没了脾气”的人生的开端。
 
  我是智障吗。
  是的。

  像是急于认证我的结论的正确性,接下来的事实便毫不留情地证明了我们间的配合能有多么糟糕。
  文化课暂且不论,俩人都差不多一个样。但战斗训练可就不好说了。首先基础体力就不在一个档次,然后反应力和技巧也是,这就导致我们俩的步调很难一致。行事风格更是差着十万八千里,她总给我一种小心过度太畏首畏尾的感觉,搞不懂下一步她想要干什么,也就不知道我应该干什么。结果就是两个人无论是否有意都总是在做着相互使绊子的事情。关于交流我也怀疑过用的究竟是不是同一套语言:虽然简短了点,有时和教官说话的时候还是很正常的有来有回,但到了我这边就经常变成我在那里自言自语的情况。
  就算在训练之外她也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很少将表情表现在脸上,甚至连比较明显的生气和不耐烦都没有过,(私下有没有我不知道反正我那时候是真没看到过)只有进行每日祷告的时候还能稍微缓和一点,让人觉得她还是有感情在的。真是不知道看着我的时候到底在心里给我挑毛病还是在想什么时候才可以吃晚饭或者压根什么都没想,反正从那双褐色的瞳孔里我是什么都看不出来。有时候视线对上的时候她还会迅速移开然后做深呼吸或者叹口气。
  有意见你倒是说啊——一句在内心和口中都被我喊了许多遍的话。
  当然她只会摇摇头回答“没有”。
  有次我便抱着“行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来说”的目的找她想要把话说个明白。原本的意思只是想搞清楚她对我究竟是怎么想的,总是保持沉默对谁都没有好处只是浪费时间。但是最后却变成了我单方面就“别当做儿戏”的问题朝她吼了一通。
  
  虽然看起来一点都没有那个意思,我私自认为的成为搭档后的第一次“正式交流”就这么不欢而散。
  
  之后相当一段时间我都在为她的这个态度发愁,因此引发了不少口角和拉扯。当然,每次都是我先动的手……
  为了能够让教官认为我们两人确实难以继续一起训练,我有时便会故意失误或者把行为做得很夸张,好让两人间的断层表现得更明显一些。然而不论我怎么折腾,她都会想尽办法努力补上那个“缺口”,还意外地几乎都能跟上。
  她的韧性让我吃了一惊,使我对她着实有些刮目相看。可这种想让人不自觉说“何苦”的“愚笨”做法,也不知道究竟算能干还是不能干。
  然后依然一句怨言也没有。
  行,我投降。磨合这事再慢慢来吧。

  “所・以・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某天借着训练休息的那几分钟我不知道第几次的再一次问她。“被送过来几年总不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气温太低了伙食不好了之类总会有吧?再不然谁把你送来的这个肯定有吧?”
  “是我自己决定的。”在我做出她是不是也是个孤儿的结论前她又继续说了下去:“爸爸不是很愿意。他希望我去神学院。”
  好吧。
  “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你是哪里想不开了……”这么一来我便更加好奇驱使她做出选择的动力,到底是怎样的理由能够让她如此的执着。
  “……因为是我能做到的事情。”她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向这边,淡淡说道。“一直以来光是我在受到爸爸照顾。”
  我本都做好了收到她惯例的沉默回复或者像什么“不为什么”啊“要你管”啊之类强烈拒绝的心理准备,甚至都已经把“哦是吗”提前挤到了嘴边。结果她却出乎意料老实地回应了我的话。
  而且是非常令人意外的答案。这天到底吹的什么风啊。
  “你就没想过你离开之后他会过得更辛苦么?等年纪大了身边也没个人陪。”
  “……唔。”她移开了视线。
  “该不会你没想过?”
  她缩了缩,然后沉默了。
  沉默的意思是默认了?竟然真的没考虑过?就凭着一时冲动选了条不归路?女神也不会觉得这样的脑回路太蠢?
  “搞什么啊你到底行不行啊哈哈哈哈……”我瞬间恍然大悟,然后止不住内心的冲动,无视周围人诧异的眼光狂笑起来。那心情就像是这一阵的阴霾全部一扫而空,内心充满了久违的畅快感。折腾这么久原来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的自作多情,她平常那态度也并不是什么高傲,只是比起其他人要更呆一些罢了。
  我安静下来后再度看向她,她的嘴角做出了一个几乎看不出变化的,微微向上的弧度。
  原来她还是会笑的啊——如果那真的算是的话。
  “你肯对我笑了。”她做出了一个更能确认是在微笑的表情。
   
  什么嘛。
  一切都豁然开朗了。
   
  后来了解得更详细了再回头想想,其实在她父亲决定送她去神学院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会是那样的展开了吧。
  然而结局截然不同就是了。

已有 1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天狼 + 1 效果拔群……谜之虐?!

总评分: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5

难度
支援
阿齐斯
所在地
星芒圣域
携带金
273 GP
活跃度
1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05 TP
存在感
1003 BP

潜行 星魔法A 链刃S 匕首C

发表于 2017-1-23 23:40: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米莉娅 于 2017-1-24 08:27 编辑

哎!抱歉!不该在临睡前困得要死的时候刷帖回复——
等、等我闲下来了再细看——

超抱歉!

好丢人Orz

点评

敏特·艾格斯  不这个是……蒙斯视角的……所以……  发表于 2017-1-24 06:57:29
黎明将近之时,我从长夜中醒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艾德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2139 GP
活跃度
38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14 TP
存在感
1381 BP

弓C 理魔法A 神学 朝灵语 易容C 陷阱C 催眠术 豪饮 野外生存 潜行 格斗C 医药学C 毒药学C 烹饪A 魔导开发D 空艇驾驶 开锁C 剑S

发表于 2017-1-31 22:58:29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智障吗。
  是的。


这两句笑死我了……莫名觉得蒙斯有点像阿斯特利呢。
很期待后续,希望不要变成年更啊233

点评

敏特·艾格斯  年更是避免不了的……得等正史进度啊……所以写好的都攒着慢慢发了(。)  发表于 2017-1-31 23:09:05
已有 1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敏特·艾格斯 + 1 我有时候也这么觉得……(望天

总评分: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你若作恶,却当惧怕,因为他不是空空的佩剑,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罗马书 13)

让我们江湖再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难度
支援
埃利亚斯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14 GP
活跃度
0 AP
技能点
6 SP
剧情点
0 TP
存在感
9 BP
发表于 2017-2-2 08:15:45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呀这个坑莫非是!!终于要讲蒙斯大大和敏敏当年那些事了吗!!!!!!(突然激动)我喜欢这个股,搬来凳子等着敲碗催更
已有 1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敏特·艾格斯 + 1 我、我会加油的……(怕怕

总评分: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 o帕西瓦尔的故事和他所爱的人们可点这里阅读o .。☆
欢迎您的光临,我是这里的老板,很高兴认识您
若愿意与我分享您的故事,那再好不过了

使用道具 举报

第十五星士
└「弗尔斯厨」

守护者

Rank: 5

难度
支援
希瑟·亚德里安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98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69 SP
剧情点
356 TP
存在感
1694 BP

杂耍 野外生存 潜行 星魔法S

发表于 2018-5-8 02:33: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敏特·艾格斯 于 2018-10-11 14:40 编辑

长不了了。


3.


  说到底沉默寡言的人也不稀罕,但她最初使我迟迟难以接受的原因实际上另有其他。
  那么这一部分我可以跳过不讲么?就算偶尔会自嘲一下,我相信没人会喜欢把年轻时(虽然现在也不老)走过的弯路和犯过的错这般耻辱都完整回忆起来并如实叙述出来的对吧?而且就算讲出来也非常无聊没人肯愿意听的——就算这当中囊括了做得太过分被打断的骨头和自己丢人差点没掉的耳朵。
  
  她确实是个很有毅力的人,然而空有觉悟没有什么天赋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于是在我眼里那就变成了一种偏执。记得教官批评她最多的就是下手狠不下心,她也为此消沉过好几次,然而每次都能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再度振作起来。
  她为了弥补自身的不足明着暗地都做尽了努力,而这些付出我也确实都看在了眼里,却没有为了改善这样的状况而为她做些什么实际的行动——至少当时的我也没有那个意识。
  而她也是不会接受我的帮助的,并且能明确感觉出来她在我面前总是很刻意地逞着强。明明已经伤得很严重了,在我关心的问候下还总是以“我没事”来回复。然后又接着小声重复了一遍——就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一样。
  也因为两人一直难以更好地配合,我心中不由得产生了焦躁感。也有可能是对现实的挫败感的迁怒,或者也叫自暴自弃——毕竟那个时候可是认真觉得俩人天生“相性不和”“命中相克”,对她的“笨拙”不满而产生着一次次冲突……
  现在看来,虽然我尽可能控制住自己的表现了,不过她肯定察觉到了我的想法了吧。
  
  为自己的天真干杯。
  
  推搡……嗯就推搡这个词吧,还是时有发生的。如果是小孩子那种毫无章法的拉扯式打架的话,有着当年在孤儿院时练出的一身本事(然而并不是什么可得意的东西),我还是有自信不落下风的。
  然而大概是不屑于这样的行为,她全程都没有出手,对于我的攻击也没有正面接下,而是一味地闪躲,并且灵活地全数避开了。
  她是猴子吗!
  
  “等等等等——”我慌忙叫停,甚至忘了还在打架当中。
  “嗯?”她马上老老实实站在了原地。
  “呃……全都……看出来了?”
  “嗯。”
  “欸?”
  “因为始终还是平常的那些习惯呀?时间久了也就熟悉了。”她偏了偏头。“只要不是在发呆就能明白的?”
  不好意思,虽然没觉得在发呆但也不认为这是“勤能补拙”就能做到的事情。
  “往前冲的时候不太注意两边。”
  “转身之前眼睛会先看过去。”
  “占上风的时候会放松警惕。”
  ……
  她在那里逐一罗列着我的各种“习惯”,包括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地方。
  也就是说我平常的一举一动她都看在眼中并得出了相应的对策。就算她给我的解释是因为“觉得打那种架太蠢了”才懒得出手一直在躲,虽然确实很蠢可这难道不是在她眼中我只是个随便应付一下就够了的存在?好家伙,完全没被放在眼里啊。联想到她从来小心谨慎的样子,我彻底被激怒了。
  
  她根本不肯认真地面对我。
  加上此前她给我的说法,这时我已经又在她身上多植入了“她并没有作为一名武人度过这一生的觉悟”和“她只是在随波逐流”的印象——当然于那个时候来讲是个相当狂妄自大的结论了,不过更应该感叹的是到如今我对她这两点印象没降反增,也已经不知道这样到底是好是坏了。
  
  于是那一天还是到来了。
  我拔剑出鞘,头一次在训练之外的场合将剑尖指向了她。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希望这一幕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还以为她根本不会接受这简单粗暴的挑衅无视我转身走掉,然而这一次她说了一声“是吗”就拿起匕首迎了上来。
  那是还很生涩的两人都拼尽全力的一战。仅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恐怕后来也一直没能超越过——因为在金属的碰撞之中有几个瞬间我看到她的眼中失去了理智的色彩。没有人能够准确定义这种现象,但我就是能够感觉得到,追求稳健的她在那个时候——
  变得不像是我一直以来所以为的她了。
  然后她失手了。脱手而出的匕首朝着我脑袋旁直飞了过来,正好划过脸上然后擦过耳边落在身后。如果躲避晚了一丁点的话怕是就要被削掉半个耳朵了。
  武器脱手,是我的胜利。
  然而并不是什么令人舒畅的经历。
  
  事情的起因应该是一次口角。只不过当时一直没能理解不是第一次发生的事情为什么只有这一次她的反应那样的激烈——这么些年下来我几乎都没有见过几次那样的她。
  我用手背拭了拭脸上的伤口,在为刚才发生的事情震惊之余思考起要不要链接星图。
  “大家都是带着觉悟过来的。”她收好匕首,走回来仰起头盯(或者说是瞪?)着我的双眼说道。那语气不同于平常的淡漠,是能从中感受到敌意的,切实的冰冷锐利。
  应该是真的伤到她的自尊了。
  虽然具体说了些什么时至如今是不可能想起来了,但如果是现在以我对她的了解,倒回去推测的话还是很容易得出结果的:
  我不光否定了她的努力,还否定了她留下的动机吧。
  是挺过分了。
  
  本以为她会因为这件事而记恨我——就算被记恨也不为过。然而她就像这件事从未发生过一样一如既往地对待着我,甚至还主动提出了邀请。
  说着要弥补短板而在空闲的时间要求我陪她进行近身格斗的练习,甚至成为了持续好些年,在成为星士之后也会偶尔拿来打发时间放松放松的一个固定项目。久而久之也不仅限于对抗练习,还成了奇怪招数的试验场。我是不讨厌这样啦,虽然当初那个(只有特定时候才)活蹦乱跳的猴子渐渐不见了,但是能实打实地过上几招也挺能让人满足的。但有个问题这些年来一直困扰着我:
  在一面倒的,优势下,换着不同的招式,真费脑,啊。

已有 1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天狼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第十五星士
└「弗尔斯厨」

守护者

Rank: 5

难度
支援
希瑟·亚德里安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98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69 SP
剧情点
356 TP
存在感
1694 BP

杂耍 野外生存 潜行 星魔法S

发表于 2018-6-21 16:02: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敏特·艾格斯 于 2018-10-11 14:41 编辑

著名吟游诗人静茹·梁


4.


  人多少都是会慢慢改变的,就算是她也不例外。
  是因为熟悉了的关系吗,比起刚成为搭档时候那种哑巴式沉默(哑巴好歹还会用手比划呢),她至少会适时地表达出自己的意见和想法了。虽然内容都十分简单粗暴不多费一句口舌,至少她有交流这个意愿的话事情还是很好解决的,有什么不理解的地方我多问几句就是,她也总能老老实实地回答。尽管她看上去还是有些怯,但那之后两人间的气氛的确有所缓和——不用对着她瞎猜真是得救了。尽管离达成共识还有距离,但是好歹进展到能准确(吗)且对等表达双方态度的程度了,可喜可贺。
  不过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自己面对的是个更省心一些的人。
  也不知道是哪位诗人给的勇气让我产生这种自以为是的想法,觉得为了世界和平(什么鬼)自己应该肩负起带她走出自闭(个人定义)的重大责任,万一成功说不定会被传为壮举的诱惑使我义无返顾地投身到了这份艰苦的事(副)业当中。
  当然以上都是我胡逼吹的。
  
  毕竟她有长进的只是正经事情上,日常对话的时候我依然要面对大量的“嗯”、“唔”、“哦”、“呃”、“噢”、“喔”的回应和不知怎么继续下去的话题……然后在突然降临的沉默和寂静中迎来尴尬。
  顺带一提,直到上一次见面为止,把天聊死都还是她的拿手绝活。
  总不能次次直接问她“你刚那个‘噢’是什么意思啊”我就得换着方式反问,比如问“生气了?”得到了否定的回答的话那就说明刚才的‘噢’只是单纯的“明白了”。
  抱着分辨出她口中语气词的不同语气和所表达感情色彩而经历了长期不懈努力的我,终于得出了结论:
  她只要不是明确地用成句回应,那就真的只是完完全全的字面意思。
  这种挫败感是什么。
  不过现在已经能够做到用眼神交流程度也是多亏了那时候打下的基础吧……这时候可以用“苦尽甘来”这个词吗?
  
  不过说真的,那个时候为了能够早日进行更正常一点的对话,我便经常有一搭没一搭地找她说话,盼着能有哪个话题可以激起她的聊天欲。结果呢,非但没有成功可能还起到了反效果:刚开始她根本不怎么理会,时间久了才开始表示我有点烦啊有点吵啊之类,然后扭头继续自己的事情。再往后呢,也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干脆放弃了,对于我的调……咳,没事找事,变得更加的无动于衷……
  看来是反效果了。即便我知道她并不是无视,只是听到之后没有回应而已。
  然后就在我即将放弃之前,她像是突然开窍一般找到了一套有她个人特色的正面回应方式——
  
  人的有些地方是会改变的,有些地方则是会作为这个人的特质保持下去。
  什么不好偏偏是将“惜字如金”这个特质“发扬光大”变成了“一针见血”“直击痛处”……真希望她能把这个能力分一些在其他事情上面,好歹给这个因为在她身边最久而作为主要受害者快被戳成筛子的我一点喘息的机会啊。
  
  “你不是挺擅长跟人说话的吗,总能找到各种话题。”像这样,关于我给自己挖了此生最大的一个坑的事就是后话了。

已有 1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天狼 + 1 治愈系

总评分: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