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1857|回复: 9

[正史] #白夜线##支援组#人面不知何处去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难度
支援
拉祖莱
所在地
夏维朗
携带金
2375 GP
活跃度
30 AP
技能点
1 SP
剧情点
149 TP
存在感
319 BP

匕首E 潜行 开锁C 陷阱C 水性 口技 弦乐器C 读唇术 易容B 偷窃A

发表于 2017-11-15 08:29: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特纳·辛德莱斯 于 2017-11-17 11:05 编辑


前方有正太和猫出现!(对,没有萝莉!)





人面不知何处去



忽起忽落的胸腔还未被抚平,眼睛就急促而又慢慢地打开。一线晴空映入他半阖的瞳孔。

——应该,没有被发现吧。

他下意识地环顾四周。

无风的一天,树木倦怠地睡着,没有丝丝声响。

宽阔的庭院,除去树木和他,没有半片人影。

——情况还不错,剩下就是等……

身旁深绿的灌木丛发出一阵不自然的窸窣和挣扎,另一个年纪相仿的男孩倏然从中探出。

探出来的蓝发男孩察觉到早已等候在此的他,开心地笑了起来。

而他也冲着围栏外回以同样没有邪气的微笑。

——时间正好呢。

忽然,一块面包穿过围栏的空隙,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不解,看了看围栏外的男孩,清楚地看到树丛在男孩头顶留下的一片绿色和稚嫩小脸右边不易察觉的小划痕。

男孩又笑了起来,轻轻地扬了扬头。

——给你的。

他犹豫地接过,没有立即下口。

好硬,手上的皮肤这么告诉他。但可以吃,触觉通过神经继续说道。不过需要泡水,最后大脑给出了结论。

——他着急拿过来可能忘了需要水吧。

第二次的犹豫之后,他把面包递了回去,以同样的动作。

同样的不解,这次轮到了围栏外的男孩。

他摇了摇头,看着男孩瘦弱的身体努了努嘴,用纤细的手臂比划着。

——你那么瘦还是你自己吃吧。

男孩不开心了,愤愤地指着他。

——你自己也那么瘦好意思说我?

他想要再说些什么。事实归事实,气势不能输。

小嘴微张,还未吐出字句,一阵“咕——”的长音不合时宜地鸣起。是他的肠胃发出的通牒。

想说的话梗在喉中,稚气的脸上升起初阳般的红晕。

围栏外的男孩还未扬起胜利的嘴角,肚子也不甘寂寞地奏起了和鸣。

寂静。

随后而来的是他抑制不住的轻笑。

另一边的男孩挠着后脑,不好意思地吐着舌头。

微风拂过,并不是在他的面庞上,因为树叶花草们依旧沉沉地眠着。

而是在他的心里,因为这样的快乐他久违了。



———————————————————————————————————————————————



今天的秋日在无风中升起。

特纳理所当然地走在他精选的游荡路线上。至于为什么是理所当然,没有委托,兹娜也不让帮忙,袋子里的钱币互相碰撞发出悦耳的声音……一句话来概括,特纳无事可做。心中除却平淡的喜悦,安静地宛如今天不会被风打扰的河面。

一天如此无事地继续下去,这样的心情或许也会带来不禁莞尔一笑的梦乡。

本应如此才对。

如果不是他追着贝基千绕百绕地跑到了那条路上,就像他们一直追逐玩耍的那样。那条路本不在计划之中。

如果不是他恰好又遇上了不善商贾间的冲突。烦人的吵闹声穿透了耳膜,特纳抱着不安分的贝基,下意识地将把视线投去。

如果他也没有看到那位黑发朝灵。特纳远远地看着,相距估摸二三十米。争吵无奈地在他耳畔徘徊,推搡也进不了他的视线。

那一瞬间,有些熟悉的感觉,让他想起了十多年前的那个孩子。

怀里的黑猫轻松地挣脱了束缚,灵巧地跃下。迈开小腿跑了几步,发现陪自己玩乐的青年并没有追上来。带着忿忿的情绪,走到青年的脚边蹭着裤管,咪咪地叫着。最后又跳回男孩胸前挽好的手臂上,摇着尾巴期待着他的低首。

然而,特纳依旧没有察觉。目光一直盯着远处那位瘦弱的朝灵。

十多年前的记忆犹在,他觉得那个时候的男孩长大之后的背影就应该是眼前这个模糊的模样。

风吹起,在他的心底搅动起波澜。

波澜之中,决心的坚石沉下。




———————————————————————————————————————————————



——怎么还没来啊?

特纳带来了一袋小饼干。玛蒂在希尔里斯家学习了才不过两年,小小年纪在烘焙上展示出了不错的天赋,这袋小饼干就是她送给特纳的慰问礼物。特纳想和新认识的朋友分享不多得的点心。

他和那个男孩相识得非常偶然。

普通的一天,普通的时间,天气也是普通得行人们只能说出“好天气”或“晴朗”。蝉鸣逐渐变得刺耳,青草已迈入鼎盛,热浪还在厚积。让人都不觉得会发生什么的一天,特纳遇到了他。特纳在围栏外边,他在围栏里边。

一个瘦弱的清秀黑发女孩——特纳的第一眼印象。察觉到对方的真实性别是在之后,其中过程他不记得了,就像他不记得一星期前的午间他跟野狗抢破烂衣服一样。稀松的日常自带容易被遗忘的属性。

对了,他今天还带了绳索和锤子。他们的计划里这两样东西缺一不可,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偷偷摸摸地从孤儿院的仓库里拿出来的。但是

——为什么还没来啊!好慢啊!

特纳不高兴了,气鼓鼓地啃起了小饼干。碎渣随着“咔呲咔呲”的声响掉落在草地上,饼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失。

——再不来我就全吃了!

最终他还是盯着剩下的一半等到了夕阳西挂,然而黑发男孩还是没有出现在约定的角落。

——可能他今天有点事吧。

特纳离开了,他要回到孤儿院去。在他方才坐过的地方,精致的小布袋静静地躺在围栏边。

特纳后来才明白,那个时候开始,他的回忆里不再会有男孩更多的身影。特纳设想的故事,被生生地被剪断,粗暴而又不给喘息。



———————————————————————————————————————————————



一张方桌,面对面的位置各放着一杯腾着热气的牛奶。特纳和一位长发女子各自落座,两人的发尖依旧悬爬着欲坠的水滴。

“所以,女士。您想做什么?”特纳开门见山地问道。

女子轻轻地喝了一口牛奶,驱散了些许水冷带来的寒意。然后纠正道:“我叫达克。”

“不好意思。那么,达克先生,方便说吗?”

“……”

“那我先说说我想做的事。”见对方没有回答的意思,特纳打算先亮出自己的底牌,“救那个朝灵奴隶。”

“你?达克的声音充满了疑惑。

“是的,我有我的原因。所以,我们可以合作吗?达克先生。”

“虽然我也想救那个可怜的孩子,但我没有必要跟你合作。而且,”达克的回答直截了当,“你并不可信”

“的确没有必要,但是有充分的理由。”

“如果你是说那些守卫的话,我一个人可以搞定。虽然人数不少。”

“我相信您的实力。但,可以有成功率更高的方法。”

“那些阿尔洛人该死。”达克说的时候面不改色。

“那不是重点,先生。您需要保证的是要救的人的安全,还有您自己。”特纳顿了一顿,确认自己的话应该传达给了对方,然后说出了后一半,“至于信任,我不要求。但我会说我的方法,您再考虑合作的问题。怎么样?”

“……”

特纳看得出达克在思考。特纳寻求着帮助,迫切地想知道达克的回答,但这时候实际上需要冷静和等待。无奈,他也只能抓起杯子,大口地闷掉一大杯牛奶。

两天前的晚上,特纳为了探查有关那位朝灵的情报,潜行到了目标宅邸附近。

然而,身形未动,意外先至。

突然之间,地面随着纷杂的脚步声震动,骚动依附着空气传来。猝不及防地,他与一个从暗处的灌木丛冲出来的人结实地撞了个满怀。

花香掠过鼻尖时,愣神从大脑闪过,他随即迅速地做出了心虚的反应——逃跑。没去理会撞他的人是敌是友,也没去观察黑暗中凭空多了多少火光。

特纳没有被抓住,多亏了敏锐的直觉。比较遗憾的,侦察行动也只能被迫中止。而且,之后的行动必须用得十二分的谨慎。

——有个帮手就好了。

他想着。比如和拉祖莱合作,成功率能高上很多,但他不想把认识的人牵扯进来。可是,这样的话基本只剩下单干一个选择。一个人闯进守备更加严格的宅邸里救人?救人不是偷东西,玩命也要选个有趣些的方式。

特纳抱着湿淋淋的双臂跑向兹娜的服装店,头脑里依旧被两天前的思考占据着。这个念头大概也就方才他和一位路人不约而同跳河救孩童的时间里才短暂地隐匿不见。

他推门而进,而店里已经站着一位客人。

店里有客人司空平常。不断有水往下淌的斗篷却吸引他的目光。

——刚刚那个一起跳下去救孩子的人啊。

稍一观察,瞄到了脸上疤痕边缘散开的妆容,和被隐藏起来的白皙肌肤。似乎明白了什么,但特纳暗自藏着,也不点破。

秋天的水寒渗进皮肤,提醒他急需擦干身体然后换上一套舒适的衣物。

擦身而过之时,沁心的香气触动了先前的感觉。

特纳似乎又明白了什么,但这次他不打算藏着。微微讶然之后,他理了理措辞。

“您好,女士。我是这里的店员,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都忘记自己还是个水人。但,这是一个不多得的机会,他不想错过。




已有 5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柯瑞森特 + 1 治愈系
乌秋 + 1 效果拔群
艾米莉娅 + 1
阿德利诺 + 1 效果拔群
年祁 + 1 辛苦!!

总评分: 存在感 + 5   查看全部评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饿到昏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难度
支援
拉祖莱
所在地
夏维朗
携带金
2375 GP
活跃度
30 AP
技能点
1 SP
剧情点
149 TP
存在感
319 BP

匕首E 潜行 开锁C 陷阱C 水性 口技 弦乐器C 读唇术 易容B 偷窃A

发表于 2017-11-15 08:34: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特纳·辛德莱斯 于 2017-11-17 12:35 编辑

——嗯?逃出来?

碰面约摸两分钟后,特纳终于弄清楚男孩的意思。

男孩停下了手脚并用的比划,开心地笑了起来,他的额头挂上了汗珠的帘幕。

——好啊好啊。

特纳原地蹦起,没什么能比多一个玩伴更开心的事了。

——我爬树进去带你出来吧!

于是特纳不经大脑地提出了这个方案。围栏的高度大约三米,中间没有很好借力发力的设计,徒手攀爬难度颇高。但如果借助树的话,会轻松很多。围栏旁的那棵树,恰到好处地将枝干伸到了围栏里。

男孩的神情沉了下去,随着慢慢张开的双臂,响起了杂乱的金属碰撞声。

——我手上和脚上还有镣铐呢。

苦笑勉强地拉开男孩的嘴角,沉默压制着特纳雀跃的心。

几秒之后,男孩又比划了起来,右臂以手肘为中心大幅地上下摆动,右手也同时绕着腕处转动。

特纳仔细地盯着男孩,怕看漏了什么。几次之后,特纳轻轻地叫出了声,四下环视,从不远处的树下捡起一颗果子,对着那颗不知道名字的果子模仿起了男孩的动作。

——是锤头,他明白了呢。

额头上的汗珠愈发得密集,不过完全不会让开心的男孩感到在意。

——我可以爬到树上,然后把绳子放下去,再把你拉上来呢。

特纳也把自己的想法用一串连贯的动作和比划表现了出来。绳索不太容易表达,他就加了拉拽的动作。

——可以啊。

男孩点了点头,突然又面露难色,指着特纳摇了摇头。

——不行啊,你太瘦,估计拉不动。

特纳瞬间领悟准备反击。不长的交往中,两个半斤八两的小家伙非常自然地就能拿着对方消瘦的身形开起玩笑。

这时,铃铛声传来。好像孤儿院嬷嬷手里的那个,但这个铃铛,响亮,刺耳。

快乐的确是快啊,今天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男孩对着特纳笑了笑,带着不舍。

——我要回去了。

这样的表情特纳看过几次,但第二天或隔天两人总会再见到,于是他也没在意。

——嗯!下次再见了。

男孩草草地挥了挥手,一路小跑地消失在房子的转角。


———————————————————————————————————————————————


树间月光的缝隙处,特纳藏身在此等候时机的成熟。

他和达克的谈判事实上从午前持续到了午餐后,为了消除达克的疑惑,特纳恨不得用出铁齿铜牙,可惜他的舌头在谈判甫始就已经烂了。

他也就在小吵小闹的时候有点小聪明。

最后两人非常艰难地达成了合作意向。

对于达克说出来的“就算你有危险我也不会去救,因为我主要是要救我的同乡”的警告,他也没有提出异议。出于对逃跑能力的绝对自信以及害怕计划搁浅的顾虑。

不过,相对的,他也提出了条件——“找一个行动成功后的集合地点吧,我想见见他。”

达克思考之后,应允了。

黑夜的时间即将结束。时机来了。

特纳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还不够,又连着深呼吸了两次。他从未如此紧张过。

黑布掩面,碎石上手。

——我引走他们,随后就靠你了。达克先生。

冷静沉心,锐光入目。

——今天,让我完成十多年前的约定吧。

行动开始。


———————————————————————————————————————————————


“那个,那个,叔叔。”

中分胡的中年男性感受到了小小的拽力,回头俯看,一蓝发男孩用右手正拽着他的衣角,而男孩的左臂借助着身体托着两个土豆。

“孩子,怎么了?”

中年男子蹲下,与男孩基本齐高。

“叔叔你是不是一直住在这边的啊?”

孩子的问题有时候会令人捉摸不透,但他并不讨厌。

“是哦。叔叔就住在那里。”

中年男子指了指南边不远处的一栋房子。

“那叔叔知道那一户人都去哪里了吗?”

他顺着男孩稚嫩的手臂朝北边看去,惊讶瞬间铺满脸面。

“孩子,你找他们有什么事吗?”

中年男子的微笑从自然变得些许勉强。不过男孩似乎没有察觉到。

“我有个朋友在那里,但一星期前他不见了。”

男孩的回答并没有缓解中年男子的尴尬。

看着男孩充满期望的眼睛,他找不出合适的回答。他不想辜负,但更不想伤害。

“不知道呢。”

他连“去其他城市旅行”这样的谎言都没有编造。

“这样啊。”

男孩显得很失望,但还是抬起头对他道了声谢。

他站起身看着男孩抱着宝贝似的土豆渐渐跑向另一位路人,叹着气地摇了摇头。

“可怜的孩子……”


———————————————————————————————————————————————


达克静静地坐在暗巷的木桶上,身边的黑发朝灵也乖乖地站着。两人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近处的树木发出不应有的响动,一个身影熟练地窜下。

“久等了。”

虽然不是多熟悉的声音,但这两天刚听过。达克的记性并不差。

“追兵没带来吧。”

“他们估计还在跟他们自己人捉迷藏呢。”

“……我就不问你做什么了。虽然他们没追来,但我们还是尽快离开比较好。”

“在那之前……”

“我知道。”

特纳和达克同时看向刚被救出来的朝灵人。

那位朝灵没有跟上突然转变的对话气氛,一时间有些卡壳。

特纳心生怀疑。他不觉得这是那位男孩可能会做出的动作,但再想了想,十多年塑形一个人实在是太容易了,更何况过的还是担惊受怕的生活。

“谢,谢谢两位!”

“不用,我应该做的。”

达克非常自然地做出了回应。而特纳却愣神了。

——嗯?

“那个,抱歉,你能再说一次吗?”

“嗯?再说一次吗?”朝灵有些不解,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想了想,也没说错什么吧。

“你难道喜欢听别人感谢你两次?够奇怪的。”

特纳没有理会达克的鄙夷,这次他确切地听到了也听清了朝灵的声音——漂亮的女声。

——女,女的。怎么回事?说来我也只是远远地看过而已,没有近距离确认过。但这身材,难道是营养不良?就算是营养不良,但相貌……说来那家伙长得特别好看,跟女孩子一样。原来如此,嗯,至少是说通了。等一下,那么,就是我认错了?是我认错了?说好今天完成约定的啊!啊!!!

看着特纳抓头懊恼的样子,朝灵少女问道:“那个?他怎么了?”

“不知道。”达克也只能这么回答,他和特纳基本没交情,更不可能知道他十多年前的往事。

“没事。我自己的事情而已。”特纳振作得也是快,虽然最后的结果对他来说并不如意,不过头绪能理清,至少脑子里就不会乱成一团浆糊。

“不好意思,请问你叫什么?” 特纳想问一些问题,发现不知道怎么称呼。

“哦,抱歉。我的名字是清佳。啊,对不起,如果是问阿尔洛的名字……”

“不用。你以后也不会再用。”达克生生地把话语打断。

特纳似乎没有意识到当场的尴尬,继续问道:“清佳小姐,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清佳没有思考,非常快速地给出了回答,在等待特纳的时候,她就已经想过了。

“回远京。跟着方……达克先生。”

“这样啊,本来你如果留在尼恩格兰,我有个地方可以介绍你去。但……”

“……不可能待得下去呢。”

“是呢。”


三人之间的对话并没有持续很长,在城市醒来之前,就互相分开了。

分开之前,特纳特地向达克道了谢,虽然最终的结果是他自己搞了个乌龙事件,但对于达克的合作该感谢的不能少。

“如果达克先生下次来尼恩格兰,我可以当当向导什么的。”

“……”达克沉默了一下“向导就不用了,下次可以找你一起干活……”

互相客套却也包含着一点点真实的道别,对于临时的合作,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收尾。


———————————————————————————————————————————————


特纳静静地坐在床上,双手抱腿,脸深深地埋进双腿间。

——结果还是没有完成约定啊。

他心里很堵,难受得紧。说来,十多年前,他也低沉过,动作如出一辙。不同的大概是小熊布偶,男孩当时紧紧地抓着,而现在则被放在了青年的床边。

他不记得当时自己如何振作起来。他从未对旁人说起,甚至是玛蒂。他只能在一个人的世界里,独自地伤心、思考、安慰。

他不知道那个时候,在他走远后,那位中年叔叔叹着气说出的那句话——“可怜的孩子。朋友被人贩子带走了”。

他不知道自己这次的寻找能坚持多久。说起来,他也不记得孩童的时候,为了找回那位朝灵男孩跑了多久、跑了多远。他只记得他带去的面包、土豆,还有装着饼干的精致小袋子,一周后还是躺在原地,蚁虫在四周徘徊。

——哦,对了,我还记得……

他还能用他唯一知道的线索,去寻找那个不知去了何处的男孩。正当他努力回想的时候,倦意袭来,眼皮发沉。

——怎么,好像,有点困?

不多久,特纳陷入睡眠。长时间的心理压力和一夜未眠让他睡得十分沉静。


绿草之地上,他席地而坐。围栏之内,他也一同屈膝坐着。

肉汁挤开面包的缝隙,迸发而出。滚烫的汤汁撞击着口腔,相成的香辛料刺激着味蕾,绝妙的咸味淋浴着舌的两侧。美味的满足感从他的嘴角蔓延到脸颊。他眉飞眼笑。

奶油钻开咬断的脆皮,汨汨而出。口还未收,口内已被溢出的柔软充满。丝线般的甜味始于舌尖经由喉咙滑进体内。幸福的饱足感在他脸上绽放。他笑靥如花。

朦胧的围栏逐渐消隐,阳光愈发得耀眼。石地也一同消失,青草迅速铺满。他们坐在了同一块青草地上。

他和他玩闹了起来。

片刻之后,他和他把身体交由大地,任由清风带走玩闹的疲劳。

蝴蝶随着清风飞来。美丽的虫儿翩翩而舞,这里一只,那里一只,有成千上百只。

他和他伸手去抓,奈何没有力气。

突然,他笑了起来,“哈哈”的笑声响亮不拘。他也跟着笑着,“呵呵”的笑声清脆机灵。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道。

还未等他开口,他又继续说道:“我叫特纳。特纳·辛德莱斯。”

一瞬间的安静。随后,他回答道:

“……年祁哦。”

他侧过头,看到他已经转过来的正脸。

黑色的长发在风中飘起如布。笑靥与金色的阳光相映如辉。




【END】


已有 10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柯瑞森特 + 1 治郁系
神秘男子 + 420 + 21 奖励发放
乌秋 + 1 治愈系
佩特拉斯 + 1 治愈系
修文纳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携带金 + 420  剧情点 + 21  存在感 + 9   查看全部评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饿到昏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难度
支援
拉祖莱
所在地
夏维朗
携带金
2375 GP
活跃度
30 AP
技能点
1 SP
剧情点
149 TP
存在感
319 BP

匕首E 潜行 开锁C 陷阱C 水性 口技 弦乐器C 读唇术 易容B 偷窃A

发表于 2017-11-15 08:56:3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特纳·辛德莱斯 于 2017-11-21 20:07 编辑

后记啥的:(占坑编辑)

出场&客串人物:特纳·辛德莱斯:混迹于尼恩格兰的小偷。偶尔充当服装店店员。
达克:方墨的化名。为调查父母失踪只身前往阿尔洛地区的朝灵,同时会解决受苦的同胞。
玛蒂:特纳在孤儿院的姐姐(没有血缘关系)。现在离开孤儿院在希尔里斯家接受侍女的训练。
年祁:特纳在小时候遇到的玩伴。两人曾相约帮助他逃跑,然而……


首先,感谢年祁和女侠的互动合作。麻烦两位确认和调整个人年表了。
那个,对女侠感到抱歉。一开始先是跟女侠讨论了互动的情景——特纳和女侠偶遇,一起合作救一个朝灵奴隶,解救出来之后特纳发现并不是自己小时候的玩伴——的这么一个故事。然后……我突发奇想地觉得特纳记忆中的朝灵可以是年祁(一下约两个人,你好贪啊)。最后写出来,女侠的戏份并不多,很抱歉。


说回到文里。
回忆杀,童年FLAG。我的发言结束了。(?????)
(被拽回来)特纳和方墨只是一次临时的合作,虽然放下了一丝戒备,但依旧不算熟悉,最后的分别其实也可以看得出来。
至于最后一段,是一场梦境。特纳怎么可能吃着肉面包,年祁怎么可能吃着奶油泡芙,围栏和锁链怎么可能不见,他们怎么可能会在草地上一起打闹,他们怎么可能用语言无障碍交流……一切都是梦。除了年祁的名字(年祁少数会说的阿尔洛语)。
说来特纳和年祁能够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交流这么久,那不成有哑剧演员天赋?(你够了)

———————————————————————————————————————————————


貌似还漏说了。
其实特纳和年祁相遇的那个宅子。是一个闲置空宅,被用于……给人贩子提供训练基地。所以其实那是个人贩子的巢穴,挺危险的一个地方。
至于年祁去哪里了……训练差不多接近了尾声,加上被发现行踪不定,被强行带走卖掉了。(哭泣!!!)
小时候的年祁古灵精怪,现在的年祁……(心痛)
莱老师,年祁的幸福就交给你了。(拍肩)

———————————————————————————————————————————————


对了,又忘了说一些事。
本来这篇文的目的是虐。(但貌似好像只有参与的两个人被虐到了,果然文笔E……)
所以,需要对比小时候的年祁和现在的年祁。
嘛,于是厚颜无耻地把年祁的文贴了出来!(这样一比,自己文笔真的E……)
而我将在此苟延残喘【N15血腥内容有】
还有女侠角度关于年祁的文。
何方之墨07——不奢望的自由——秘密旅行其二
两篇都是美丽的好文!!没看过的看官们注意了!

唔……这样一看,三人之间有奇妙的缘分呢。







已有 3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柯瑞森特 + 1 效果拔群
阿德利诺 + 1 效果拔群
莱赫雅·巴泰拉 + 1 突然紧张了起来

总评分: 存在感 + 3   查看全部评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饿到昏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支援
莱赫雅·巴泰拉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2489 GP
活跃度
29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88 TP
存在感
621 BP

医药学D 匕首E

发表于 2017-11-15 12:31: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年祁 于 2017-11-16 20:48 编辑

找到了编辑的机会……终于!!!(对不起特特(跪着说
首先特特会来约这次相遇真的非常惊喜!帮助我丰富了年祁贫瘠(互动方面)的人生(什么)于是本来一笔带过的被拐卖的过程就一下子详细了许多。因为和86询问了一下关于从远京拐卖朝灵的人贩子团伙的一些详细设定,得知可以在尼恩格兰设定中转站甚至可以在尼恩格兰建立训练这些孩子的地方,就顺理成章地和幼特纳拉上了关系!!!

对不起关于设定一下子扯多了,回来说特特的文。
特特一直有在给我腿两个孩子的片段、一开始也是和特特商量的相遇过程(超级艰难甚至互相比划了很久逃跑示意图(不)所以在这篇文发出来之前我就对整体文章有了大概的想象。不过看到是插叙还是挺惊喜的,结合这篇文的构思来看是非常巧妙的结构处理方式。在小时候和年祁的邂逅、猝然的分别、以及在长大后因为执念或者说遗憾所以和方墨小姐合作拯救了一个陌生的朝灵,事情穿插着叙述得非常棒,特纳的心情也着墨颇多。
顺便全文最后美好却有浓浓的惆怅感(胸口一痛)的梦也是我很喜欢的一个片段,因为够虐(不)
然后称赞一下特纳写的小孩子,真可爱啊两个小孩子(吸溜。因为语言不通只能比划来比划去也是很辛苦了(不如说我们两个在讨论到一半才想起来语言不通的事情(……),不过就,很可爱!
顺便特纳现在还留着小时候的小熊布偶什么的怎么这么可爱!!!!!!!!!!!!

还有方墨小姐,依然是帅气美丽的女侠……!一起援救朝灵的最佳合作对象非方墨小姐莫属了。虽然一开始警惕着特纳,但是经过合作后也算是认可了对方、话不多说行动利落帅气,今天的女侠也是时髦值满点了!

总之,赞美特纳!无以为报,只能供上幼特纳女装作为谢礼!(咦

点评

年祁  ↓好的请交给我吧!!!!(搓手  发表于 2017-11-17 19:39:25
特纳·辛德莱斯  那啥,请年祁给幼娜娜子加上极其不情愿的表情和眼角的泪花。跪谢!(你)  发表于 2017-11-17 10:21:31
特纳·辛德莱斯  幼年祁也超级可爱!!两人估计会成为一对好的独行侠搭档呢(莱赫雅盯着你,并在DEATH NOTE上写上了你的名字)……那个小熊布偶的话,是特纳缺母爱的表现(貌似有这么一种说法)。特纳喜欢兹娜大概也是因为这一点  发表于 2017-11-17 10:20:21
特纳·辛德莱斯  行文结构的话,其实是我个人坏习惯,喜欢这种穿插式的、故事的前因发展结果像解谜一样的叙述方式(又不是悬疑文啊)。最后加的梦境是最后起意的,本来设想是加回忆,后来觉得价格不实际的梦更虐一些(效果不知如何  发表于 2017-11-17 10:17:26
特纳·辛德莱斯  很感谢年祁!能跟年祁拉上关系是梦想啊!终于实现了!哈哈哈哈!(小心气绝)  发表于 2017-11-17 10:12:04
已有 3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夜霾 + 10 认真回帖奖励
柯瑞森特 + 1 目睹交易现场.GIF
特纳·辛德莱斯 + 1 治愈系

总评分: 携带金 + 10  存在感 +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艾德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2201 GP
活跃度
41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05 TP
存在感
1384 BP

弓C 理魔法A 神学 朝灵语 易容C 陷阱C 催眠术 豪饮 野外生存 潜行 格斗C 医药学C 毒药学C 烹饪A 魔导开发D 空艇驾驶 开锁C 剑S

发表于 2017-11-24 00:14:22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还是有点虐的啦……【揉揉感觉自己文力E的特特】

特纳从小就是个很善良的人呢。而且就像年祁画特纳的时候说的,表面看起来是个皮猴子,其实是一个心思很多的内敛boy。
现在与童年杀交错的写法很简明,读起来也不会太过乏味,感觉故事的脉络很清晰了。

不知是不是和女侠合作的缘故,这篇文的行文似乎也和特特一贯的风格有点不同,更偏向女侠的风格呢。(纯语文角度,遣词造句什么的。)
女侠你,游泳也不怕假发会掉?XD
特特的文里仍然充满了小人物的自嘲和对自己危险程度半颗星的清醒认识。
虽然没有实现童年的约定,最终也算是有个好结局呢。
“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大家都加油吧!

顺便,说到“小时候的年祁古灵精怪”,我的QQ好友里有个人昵称叫做“非常欠揍的祁祁”,我每次看到都要反应一下“这不是年祁!”

点评

特纳·辛德莱斯  性格貌似被吐槽很多次了呢。特纳内心里小心思还是很多的,但稍微陪猫玩一会什么的就会心情变好,容易开心、容易满足。  发表于 2017-11-24 12:24:01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夜霾 + 8 认真回帖奖励
特纳·辛德莱斯 + 1 感谢凯东哥哥回复!

总评分: 携带金 + 8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让我们江湖再见。
【情商Z】【串场S】←图片又刷不出来啦就这样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难度
所在地
远京
携带金
3231 GP
活跃度
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393 TP
存在感
349 BP

野外生存 潜行 格斗A 阿尔洛语 易容C 医药学D 毒药学D 弓B 水性 手语 豪饮

发表于 2017-11-24 09:36: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方墨 于 2017-11-24 09:40 编辑

啊哈哈哈哈,我终于想起来回帖了(这话听着真欠揍

当初跟特纳小哥商量互动的时候,发现我们俩面临一个问题,如何科学的让两个人认识(超难有木有!

不过还是很开心特纳小哥最后想出了这个点子,让方墨能够帮上特纳的忙。

其实说起来,方墨帮阿尔洛人的次数大概真是少得可怜……?不知道这次是不是第一次……(对我也不知道(揍

能在别人文章里看到帅气的我真是超开心的一件事!(喂

万分感谢特纳小哥的文,超超超!!!开心!!!!!!!(泥垢了(拖走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夜霾 + 8 认真回帖奖励
特纳·辛德莱斯 + 1 感谢女侠回复!

总评分: 携带金 + 8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我从世界上消失,有谁会记得我?

使用道具 举报

都青府学员

战斗力⑤⑨的前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难度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475 GP
活跃度
8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32 TP
存在感
167 BP

商业C 弩E 手语 弓C 理魔法C

发表于 2017-11-26 02:51:32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昨天就看完了只是今天才有时间写评论
特纳先生太·可·爱·了!
虽然第一句话提醒了正太和猫出场,但,太太太太无抵抗力了!完全被击中——
两个小男孩语言不同的比划和动作也太可爱,跳起来和手挥起来——抱起百米冲刺警察局也拦不了我!!!!
但是渐渐在梦境和回忆杀中感受到了虐感……[比起致郁,最终还是选择评分为治愈吧……!]
最后的梦境也是我最喜欢的一段!两个天真的孩子席地而坐吃着食物像普通孩子一样沟通聊天,食物和天真烂漫的描写。那么…那么美好的东西却是特纳先生在梦中最期待的事情。
用不同字体代表不同的时间线,也是一种很好的表达方式!
这人自称文笔E其实明明是文笔MAX啊!期待更多的幼特纳呜呜!辛苦了!

点评

特纳·辛德莱斯  佩佩太可爱了!抱起来百米冲刺带回家!警备队啥的根本不怕!  发表于 2017-11-26 09:03:19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夜霾 + 8 认真回帖奖励
特纳·辛德莱斯 + 1 治愈系

总评分: 携带金 + 8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阿齐斯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2990 GP
活跃度
6 AP
技能点
5 SP
剧情点
122 TP
存在感
1079 BP

潜行 星魔法A 链刃S 匕首C

发表于 2017-12-22 11:43: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米莉娅 于 2017-12-22 23:28 编辑
一个瘦弱的清秀黑发女孩——特纳的第一眼印象。察觉到对方的真实性别是在之后,其中过程他不记得了,就像他不记得一星期前的午间他跟野狗抢破烂衣服一样。稀松的日常自带容易被遗忘的属性。

从此特纳就在心里埋下了小小的女装大佬的种子是吗【。】
是个遗憾的故事呢。

看开头就被萌到了——同时嫉妒使我殴打特纳——我也想跟年祁童年相遇笑的很开心啊.jpg
这种过去和现在的时间轴穿插进行的效果的好棒……剧情连得上,却又有一种回忆里的美好和现实里的无奈对比的感觉,让人唏嘘呢。
因为语言不通而进行肢体交流的两个人!也!太可爱了吧!犯规了吧!为什么食物写的感觉那么好吃啊?在写吃的方面真是技能点点满了啊太过分了吧!

啊说真的,最后的结局,那个梦,还是非常触动我的,是那种阅读理解答不出来啊只能意会啊.jpg的触动。
尤其是年祁说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虽然我坚持认为楷体不好看但那句被变色的回答居然戳中了泪点……这个画面太美好了,明明那么美好,但是——
哇的一下就哭了.jpg

你进步的太快了,不能再写了

点评

特纳·辛德莱斯  其实女装大佬的种子是其他的事。(躺在地上说道)  发表于 2017-12-30 20:32:49
特纳·辛德莱斯  其实女装大佬的种子是其他的事。(躺在地上说道)  发表于 2017-12-30 20:32:24
已有 3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乌秋 + 1 特别同意被划掉的最后一句话
特纳·辛德莱斯 + 1 效果拔群
夜霾 + 8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8  存在感 +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朝灵侍从

战斗力⑨的新星

Rank: 3Rank: 3Rank: 3

难度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335 GP
活跃度
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0 TP
存在感
42 BP

手语 格斗E 读唇术

发表于 2017-12-30 06:51:31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這樣的寫法覺得非常的有趣……!尤其每一句和自然段之間自然的節奏感給人一種很愜意的閱讀感受,實在是很有趣,標點的使用也很有意思。
特纳看得出达克在思考。特纳寻求着帮助,迫切地想知道达克的回答,但这时候实际上需要冷静和等待。无奈,他也只能抓起杯子,大口地闷掉一大杯牛奶。

這個細節讓我思考了很久,又覺得兩人的關係不只是那樣。文中還有一些生動的小細節,比如貓啊之類的……有種這個故事變得更為真實的感覺。
最後一段的食物描寫看餓了……想去下樓買肉鬆麵包……

点评

特纳·辛德莱斯  感谢八帚先生的阅读和回复!看得这么细真是很感动。其实我并没有多想,习惯性地从日常切入到异常(是的,猫是日常),能给到八帚先生真实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祝面包吃得愉快(??))  发表于 2017-12-30 21:18:36
已有 1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特纳·辛德莱斯 + 1 感谢回复!

总评分: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爱の传教士」

战斗力⑨⑨⑨的传说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1202 GP
活跃度
25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257 TP
存在感
4085 BP

理魔法A 魔导开发A 格斗A 匕首A 烹饪A 键盘乐器A 赌博A 商业A

发表于 2018-12-8 00:52:01 |显示全部楼层
好几次点进来看到强调没有萝莉的括号就呜呜呜捂着心口退出去……特纳先生,这个备注有毒,慎用啊!!!慎用!!用!

从有点奇怪的点开始吧——人面不知何处去,这个标题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因为我,我只背过这首诗的前半部分,后半部分十分陌生,第一反应也不是古诗,而是更偏日式的想到了能面(……),进而是人和面面(你们都这么喊方墨小姐嘛),就,很有毒……我还特别想接一句“化作春泥更护花”还在想怎么会想到这么可怕的下句原来是因为古诗的韵律关系啊!

结果竟然是取自唐诗,然后竟然是这样重归佳人不再而桃花依旧的含义……也难怪要强调没有萝了吧……

今天也觉得我的没文化程度怕不是这个论坛垫底的几名了ry

文章的话,我有点在意的是(←你看这个小黄花是不是和特纳先生头像的娜娜子动作同步了XD)

哎呀不是这个!
是有种感觉,特纳先生这次的文章加重了感官上的描写,并且放大了很多动作的细节……也可能距离我上一次看特纳先生的文太久了,才会对这个做法特别印象深刻也说不定 效果上来说感觉情感更加细腻,衬托着正太们更加可爱了!也是因为一部分特别细致另一部分又比较简略一带而有种吃夹心面包的感觉!

两个孩子的可爱和纯真的友情自然不用说!明明气呼呼地吃完了饼干之后却依旧带着礼物过来的特纳先生真的是很喜欢年祁先生呀……就算语言不通……我觉得交换姓名应该还是能通过比划比划出来的吧! 就是……现在的年祁先生,看 - 虚影残像 -的内容,自己也不想承认过去的自己是多么輝け,进而或许连和特纳先生的这一段露水缘分(?!)也会一并吞下、强行遗忘、当做不存在吧……明明另一人依旧记着,并且仍然想要完成约定,虽然是个乌龙但也算是救下了另一个“年祁”的未来也说不定哦。是一件好事呢。虽然,确实,好虐啊……

以及原来幼年娜娜子和小熊玩偶是这么来的!所以真正成为女装大佬的渊源会填吗.JPG
说起来对年祁先生如此一往情深(不)是因为同样像女孩子的同胞感吗!?[/s
]

以及为什么你们(+PMS先生)都能认出方墨小姐的伪装并且都是福利版本的就没有一直被骗的乖宝宝吗XDDDD这里闻香试美人太有说法了!

点评

柯瑞森特  我懂年年是佳人!朝灵们都是佳人啊.jpg……我今天才发现第一届(唯一一届)YZ女装大赛冠军就是女装大佬小锁头他的使用名字就是特纳(森)啊!又是特纳又是小魔女森森(?)的这可能就是缘分吧.jpg  发表于 2018-12-10 19:35:46
特纳·辛德莱斯  女装大佬渊源……远没有到需要填坑的地步——小时候被强行套上,长大后需要乔装的时候反而竟然没有抵触,我自己都觉得有点神奇(????)。  发表于 2018-12-10 18:24:39
特纳·辛德莱斯  谢谢颗粒。标题的话,其实只是想表达“风景依旧人不在”的意思,跟萝莉其实没关系啦。佳人的话,年起就是啊(被年祁打死)。  发表于 2018-12-10 18:21:45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艾米莉娅 + 12 认真回帖奖励
特纳·辛德莱斯 + 1 治愈系

总评分: 携带金 + 12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