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1249|回复: 3

[主线] #白夜线##直参组#何方之墨10——白夜破晓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难度
所在地
远京
携带金
3231 GP
活跃度
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393 TP
存在感
349 BP

野外生存 潜行 格斗A 阿尔洛语 易容C 医药学D 毒药学D 弓B 水性 手语 豪饮

发表于 2017-12-10 20:43: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方墨 于 2017-12-23 17:44 编辑



晓前晨星

    拂晓晨星,希望与未知并行,没人知道当太阳升起之后,会见到什么样的风景……

    寂静的树林中,群鸟突然惊起,似乎它们的平静生活被什么突如其来的原因打扰。
    一个人影穿梭在林间,那人四处张望,仿佛在找什么人。
    那人身穿一身白衣,朝灵服饰,头发拢向后面束成不妨碍行动的马尾散辫,黑亮亮的眼睛到处寻找,看面容是名二十几岁的年轻女性,腰上还挂着一个酒葫芦,上面绑着红色穗子。
    如果有远京人在这里碰上她,一定能认出来,她就是方墨,远京的私人侦探,靠着帮人解决事件生活。

    “少主说,阿奇斯就在这里,但是人在哪?”方墨蹲在树上,仔细的注意着林间的动静。她回忆着早前跟少主的谈话,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红区某处
    一处本不应该存在于这片土地的营地之内,聚集着这么一群人,他们看起来大部分都是朝灵,还有一些人是阿尔洛人的样貌。这些人聚集在少主乌秋的身边,商量着接下来行动计划。

    方墨坐在一边的树杈上静静的听着,少主一边看着地图一边给大家讲解应该如何行动,同时也听着大家的意见,将大部分人的任务都安排妥当之后,才转头看向方墨。
    她知道自己的活来了,纵身跳下树枝,走了过去。

    “我把你安排给阿奇斯和克里蒙多那边,他们要去拖延元洲跟开谊的汇合,自由发挥。”
    “好,没问题……”方墨思考着之前听到的朱雀殿的地形,和自己记忆中的远京地形,毕竟需要跟其他两个人解释。
    然后她想起了什么,看了看周围“少主……有个问题,大概比较重要……”
    “你说?”正看地图的少主抬起了头。
    “克里蒙多我刚刚见过,但是阿奇斯人在哪?”方墨没有在附近找到阿奇斯,她确实记得在营地内见到过那位叫克里蒙多的大叔。
    “阿奇斯……”少主眯着眼睛想了一会“你去找他就好了,在不却林那边。”
    “……”方墨顿时感觉有些头疼,她想了想红区的地形,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不却林?那边我之前路过那里进城的时候,好像看到有熊在那边出没,而且魔兽也不少,住那里真的没问题吗?”
    “……”少主看了看方墨“那你去找那只熊就可以了。”
    “啥?”方墨明显有些惊讶。
    “你去找熊就可以了。”
    “哦……”方墨揉了揉额头,不是很明白“那我这就出发去找。”
    “你等等,我把这边能预估到的兵力布置之类的给你,你们好商量。”少主拿出一张写好的纸张递给方墨。
    “收到!先走了。”方墨接过那张纸,转身离开了所在地,去找要跟自己同时行动的两个人。

    她是在几天前刚刚认识的这群人,一群阿尔洛人,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来到远京。但是少主看起来对他们还很信任,明明只是一群阿尔洛人。她不是没有交到过阿尔洛的朋友,像帕西瓦尔小老板,帕默先生,康拉德小哥等等,但那些都是经过了解了之后,她才慢慢接受了那些人。
    现在的这群阿尔洛人,虽然有凯东先生和塞缇丝小姐在,但她还是没办法直接信任这些人,不过根据少主的说法,他们是来帮忙救助远京的,她只能信任他们,也只能尽自己的全力帮助他们,将自己的不信任感埋在心里。说不定有可能,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她又能交上一群好朋友呢。
    远京现在被即将苏醒的塔菲困扰,如果他们不能将这次的危机解除,让塔菲转醒的话,整个城将不复存在,在城中住着的百姓,自己的婶婶,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都将被这只苏醒的魔兽之王吃掉。
    虽然远京在完全的红区之中,但城市平时很少被魔兽侵袭,能够在没有圣盾塔的情况下存在至今不得不说是塔菲的功劳,但,这同样是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也就是双刃剑,如果塔菲一旦不安分的醒来,必然会对近在眼前的大餐下口,所以他们无论如何,也要阻止同样已经到了远京的深蓝恶魔,不能让他们将还在沉睡的塔菲唤醒,一定不能。

    大概是想的过于认真,正在森林中前进的方墨突然觉得自己脚下一滑,差点摔下了树,幸亏她手疾眼快,抓住了原来在脚下的树枝,才避免掉下去。
    她松了一口气,手臂用力,重新翻回到树枝上,继续找着自己的目标。
    又找一阵,方墨感觉周围的环境有些熟悉,她又仔细辨认了一下,正是前两天自己走过的地方,也是在这里碰见的那头熊。

    几天前她也曾经过这里,当时她正为了尽快回到远京而匆匆忙忙赶路,突然间她听见自己身后有一些动静,立刻转身回头,发现树丛中有一抹类似动物的身影闪过。
    那时她以为那是什么野熊,也没有放在心上,继续向前赶路。

    现在想想,难道那只擦肩而过的熊,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不会这么巧吧……
    方墨不能确定自己的目标在哪,只能慢慢寻找。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又转过了不知道第几棵树干,她突然觉得眼前一黑,“咚!”撞到了什么物体上。
    “什么东西,好好地挡在路中间,不让人过……”她一边揉着头一边后退。
    “……”对面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当方墨恢复视觉,看向眼前的时候,发现自己眼前站着一个跟熊一样的人。身穿皮甲,戴着皮手套,穿着皮靴子,比自己高了很多,外面罩着有些破烂的斗篷。身上比较显眼的是,除了一柄看着相当沉重的长柄刀之外,还有很多的武器,有匕首,有小刀,显得这家伙重的夸张,难怪刚才撞的有些疼。

    “……”方墨反应过来的瞬间,就是向后退了两步,警戒的看着对面。
    这时方墨才看清对方的容貌,红色卷发被斗篷盖住,绿色的眼睛看着自己,带着伤疤的面容,看得出来这家伙经历了不少的战斗。只是现在这人有些懒散,就算是被自己盯着,也没什么反应的样子。

    “阿奇斯?”她突然想起来自己来这片林子的目的。
    “恩,是我。”阿奇斯回答的简单干脆。
    “哎呦,可找着你了,累死我了。”方墨直接挂在了阿奇斯的身上,不过因为身高差太多,挂着有些费力。
    “……”阿奇斯往旁边躲了一下,但是随后方墨又跟了上去。
    她打量着阿奇斯身上的武器“东西不少啊,看起来有两下子,难怪少主夸你武力高。”
    “少主派你来的?”
    “是啊,要行动了,少主让我跟着你和克里蒙多大叔。”
    “恩……”阿奇斯迈步往临时营地的方向走着。
    “走那么快干吗……”方墨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跟着阿奇斯。
    “你怎么不跟大家伙在一块?你背这么多武器,用得上吗?”方墨的好奇心被眼前这个家伙调动起来,连珠炮一样的问着。
    “对了,你喝酒吗?”她晃着自己腰间的酒葫芦。
    “……”
    阿奇斯没有回答,方墨注意到对方的眼角扫过自己的酒壶,但是她不知道这个人心里真实的想法。对方不说话,自己也就慢慢安静了。
    真难缠……这家伙话太少言寡语,平时多无聊……她心里一边想着,一边跟着阿齐斯向前走,两个人的身影渐渐隐没在森林之中。

    回营地的路上,方墨突然想起来远清曾经让她帮忙找药材,就让阿齐斯先继续走,她找到药材就回来。

    离开营地来找阿齐斯之前,远清叫住了方墨。
    “方墨,你要去找阿齐斯?”少主跟方墨说话的时候,在一旁整理药材的远清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恩,要行动了,得把他叫回来,方便行动……”
    “那你顺路帮我找找药材吧?”
    “没问题,要找什么?”
    “一些治伤的草药,这是清单,能找多少找多少……”远清说着递给方墨一张写着药名的清单。
    “好……”方墨接过清单,看了看,是一些平时就能在森林里找到的治伤草药“就这些的话,找到我就带回来交给你。”
    “恩……”

    离开了阿齐斯之后,方墨在附近不远的地方找了一会,找到远清清单上最后的一种药材,采了包好,然后转头去追赶阿齐斯。

    沿着原路返回跟阿齐斯分手的地方,继续向营地追了没多远,方墨突然听到有打斗的声音。
    “有人打架?有意思,去看看……”她听到打架的声音,警戒心跟好奇心同时升起,竟然还有点开心的想着。
    一路追着打架的声音,方墨在林间隐隐约约看到两个人在树影间移动。等看清了两个人的面貌,她突然无声的笑了。
    这两个人都穿着斗篷,只不过一个是绿色斗篷,黄头发,另一个是破烂斗篷,红头发。方墨刚好都认识,凯东和阿齐斯。
    “他们怎么打起来了?”方墨一脸的好奇,心里想着,偷偷笑“先不管,看看再说……”
    方墨干脆跟在两人身边,一边喝酒一边看戏。
    一开始她还以为两人只是在切磋,后来发现不对,两个人看起来是往死里打的节奏,凯东咄咄逼人的向前进攻,而另一边的阿齐斯也不多让,凶狠的还击。
    她在一旁能看出来这两个人的武技都不低,应该都在自己之上。他们现在身处封魔区之中,不能使用魔法,但从两人的动作来看,都是身经百战,并且对武器使用娴熟,就跟自己的手脚延伸一样,再打下去,两个人非死即伤。
    她急忙出声制止“住手,都是自己人……”
    说话的同时,她直接纵身跳到正准备再度交手的两个人中间,差点被他们打伤。

    跟着解除误会的凯东和阿齐斯回到营地之中,方墨直接去找了远清“你要的草药……”
    远清正在配药,听到方墨的声音,笑了笑“恩,辛苦了,放在那边就好了。”
    “恩,还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这边我自己忙就好了……”
    “那辛苦了……”
    方墨将草药全都放在一边,转身离开远清这里。

    “咳咳……”刚刚离开远清那里不久,走了没几步,有熟悉的咳嗽声传来。这个声音方墨很熟悉,她不知道已经听过多少遍了。
    “师傅!”这个声音就是自己的师傅井镜的,她急忙跑了过去“没事吧?”
    “没事,没事……”井镜揉了揉她的头发“老毛病了,你应该知道的……”
    “嗯……我扶您回去……”
    “今天怎么这么礼貌?平时可不是这样的……”
    “……”方墨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的师傅“偶尔尊下老也有错?”
    “没错,没错……”井镜开着玩笑。
    师徒俩说说笑笑的返回了井镜住的地方……


黑暗静默

    黑夜无声,最适合隐秘、不为人知的行动……

    深夜,月明星稀,远京的人们理应都在梦乡之中。
    但今夜却没有那么平静,住在朱雀殿附近的人突然听到外面有了响动,想要出门看看,没想到门外是戍卫队的人,被礼貌地拦在了家中。
    “有人要对城主不利,请待在家中,等事情过去。”
    几乎所有的人都被这么告知着,所有的人都被半强迫的拦在家里。

    城外有一些黑影经过,绕城直奔朱雀殿的方向而去。
    “这边……”黑影中的一人看了一下,分辨了下方向,带着大家从朱雀殿的后侧某个地方消失无踪。

    远京地下的下水道四通八达,像是蛛网一样。如果没有认识的人带路,很有可能就迷路在里面,运气好的话,走一段时间能走出来。
    通道之中,大部分的墙面青苔遍布,偶尔还能见到蛛网挂在顶棚之上。本应静寂无人的通道中突然由远及近传来脚步声,慢慢的还有火把的亮光出现。
    此时来的,正是躲在远京城外的少主乌秋一行人,同时还有两位阿尔洛的大汉,他们一路上悄然无声,安安静静的前进着,除了少主偶尔出言指路。

    方墨曾经因为某些案子下来过下水道,不过这次走的比以往都要久一些。
    自由佣兵阿齐斯和骑士克莱蒙多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她慢慢的跟在后面。此时此刻,她表面平静,心里却是紧张得很,思绪总是容易飘回到行动以前。

    夜半寂静,月弯似钩,她坐在树梢上,一动不动,好似一座雕像一般。偶尔喝一口酒,才表现出自己还是个活人。

    自从朱雀殿出手帮助少主脱逃以来,她一直跟着大家躲在远京附近,避免被开谊和元洲手下的人发现。她几次想要回家,但都顾虑到危险,没有回去。
    也不知道婶婶怎么样了,有没有受到自己的牵连,这一下子,大概又要几天才能回去了,她心里还是放心不下,陷入沉思。
刚刚从红区返回远京没多久,还没陪婶婶安安稳稳的过几天,就因为好奇心被卷进了这一系列事情里。后来安稳之后,听影烟还有其他人给她解释之后,她才明了开谊、元洲和导师的事情。
    虽然她之前隐隐约约的能感觉出来,但也只是感觉而已,经过老头子影烟的说明,她才弄懂这里面的弯弯绕。
    算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事情办完了,自然能够回去了,她无声的笑了笑,喝了一口葫芦里的酒。

    “接招!”一个男声从旁边传来,同时应声飞来了一件不明物体,方墨闪身偏头,用手指夹住了飞来的东西。
    “别浪费了,那可是好牛肉……”
    听到这句才反应过来的方墨,看了看手里的东西,是一块风干牛肉,再看看说话的人,金发绿斗篷,一脸微微的胡茬。
    “我当时谁呢,原来是阿德利诺先生,你怎么跟墨鸢先生一样,喜欢招待别人吃牛肉。”她咬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那是我大哥啊……” 凯东笑了笑“而且这荒郊野岭的,能有块牛肉吃就不错了。”
    “你说你们这兄弟俩,隔这么远,习惯还都差不多……真是默契……”方墨开着玩笑。

    “别说这个了,你在这干嘛呢?”
    “啊?哦……没啥……”方墨看了看凯东,轻轻的跳下了树枝“只是想起还在远京的婶婶,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等这场仗打完了,咱们一起进远京,我找我哥,你去回家找婶婶……”
    “嗯……”方墨笑了笑“喝酒吗?”
    “喝!”
    “用不用我帮你把你哥约出来?你俩热泪盈眶的见一见?”
    “能帮忙约出来就好了,热泪盈眶就不用了……”
    借着朦朦月色,两个人边喝边聊着……

    “砰……”传来一声闷响,方墨觉得自己的头传来一阵剧痛,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撞到突然停下的骑士身上。
    “嘘……”克莱蒙多回头做了个噤声的表情。

    一时之间,通道里面声息全无,只有“滴答……滴答……”的水声。
    方墨不知道走在最前面的阿齐斯看到了什么,不过似乎是等待了一会之后,阿齐斯才放下戒备的神色,继续领着大家向前走。

    黑漆漆通道继续向前,四周的苔藓和蛛网越来越少,似乎有人最近走过这里,不过根据少主以前的说法,这些密道只有他、二小姐和织芳城主才知道。而最近走过的只有少主和十二支,所以感觉上还是安全的。

    又走了不知道多久,通道的最前方出现了一丝光亮,看起来快到出口了,大家都轻轻舒了一口气,这一路上可是憋坏了。

    通道出口在织芳城主寝室的密室之中,从密道里面一出来,众人就听见外面隐隐约约传来人声,听起来有不少人的样子。

    方墨听到动静,活动活动手脚,她知道一会有一场大仗要打,手心微微有点出汗。
    “怎么?紧张?”方墨身后的远清看见她的动作,小声笑着问。
    “没……”她笑了笑“没事……有点兴奋……”
    “嗯,一会你们小心点……”
    “嗯……没问题……”


白夜破晓

    白夜破晓,往往带来的是让人兴奋的光明,不管这光明伴随着安全还是危险……

    阿奇斯跟克里蒙多直直冲入敌阵,直奔元洲而去,方墨紧随在他们后面,给两个人做后援。

    凭借着掌中的一人高的大剑,阿齐斯像一发炮弹一样就打进元洲的戍卫队之中,招式大开大合,将身边的人扫飞出去。
    他这种作战方式,最适合作为开路先锋,周围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如一道闪电一样撕开了队伍,破出一处缺口,克莱蒙多和方墨紧跟在后面。

    克莱蒙多手中提剑,跟在开路的阿齐斯身后,用自己娴熟的剑法击退接近自己的敌人。
    他是前塔菲团长,久经善战,身边虽然是朝灵人,自己用不了魔法,但他并不慌。仗着自己高超的剑术,出手如电,不过事先少主已经打过招呼,他也只是打伤打退周围的戍卫队员,并没有取了他们的性命。

    方墨手中比平时多了一张短弓,身后背了一壶箭。在跟着克莱蒙多和阿齐斯经过最外层的时候,她左一拳抢弓,右一掌抢箭,从戍卫队员身上抢来的。

    那两个阿尔洛大汉在前面开路,虽然不能干掉敌人,但凭借着多年的经验,依然让源源不断围上来的戍卫队员鬼哭狼嚎。她乐的在后面跟着看戏,干净利落的一拳一个,将围住自己人打飞。忙里偷闲,她还能用手里的箭给前面两个人帮忙。

    他们仨如同三条龙一样给戍卫队搅得是天翻地覆,元洲在戍卫队的深处看到这个情况,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不停抚摸着自己的光头,但为了军心稳定,他只能强作镇定。
    “快,再让多点人围上去,围住他们”元洲跟身边的亲信吩咐着“就算围不住他们,也要累死他们。”

    元洲的手下人听到之后,急忙按照吩咐安排了下去,跟随着元洲的戍卫队员们哪敢不听。他们虽然对闯进队伍的这几个人的如猛虎下山的气势有所忌惮,但毕竟他们这边人多,对方只有三个人,就想着仗着人多一准能把三个人解决,于是大部分人围了上去。

    俗话说,人上一百,无边无沿,这三个人眼前是几千人的戍卫队围到身边,呜呜泱泱的,简直是看不到头。三人冲到戍卫队的中间位置就冲不动了,人太多,他们被围住了。
    阿奇斯一手拿剑,一手拿着匕首,在戍卫队里左突右闪,想要继续前进,但眼前的人就如同一堵墙一样拦在他面前。
    “……”阿齐斯藏在红发下的眼睛阴沉了一下,他似乎是一边打一边思考着,要做什么决定。即使是这样,多年的战斗经验让他的动作并没有慢下来,反而是越打越快。
    “人太多了,想突破只能那么办了……”他心里的思虑飞快,下了一个决定。

    方墨正跟在克里蒙多和阿齐斯的身后,同周围的人战的不亦乐乎,左闪右躲,衣角纷飞,她前面的克里蒙多和阿齐斯的情况也差不多,斗篷随着他们的动作飞扬。

    就在克里蒙多和方墨打得热火朝天,正要向前继续冲之时,阿齐斯突然从他们的身后抓住两个人的衣领子向后一拽,方墨差点被自己的衣服勒死。
    “阿齐斯你个混蛋!”她转头骂着拉住自己的阿齐斯“你干什么……!”
    阿齐斯没有解释,只是放开手。然后只见他伸手向前,不知道要做什么,但是从他专注的眼神之中,预示着有大动作。
    克里蒙多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素来沉稳,见两个伙伴都已经停下,也没敢冒进,只是继续击退周围的敌人。

    老骑士刚刚继续战斗,就听见自己的前方传来‘轰隆’的一声爆炸,震耳欲聋,热浪从自己的身前席卷而来,从盔甲的缝隙中渗入。
    “爆炸?”方墨惊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她刚刚差点被爆炸所产生的热浪掀翻,她转头看了看阿齐斯。
    只见阿齐斯一脸淡定,提着手里的大剑,趁着身边的戍卫队员都被自己刚刚弄出的魔爆爆炎震惊之时,继续向元洲的方向冲去。
    克里蒙多跟方墨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赶紧跟了上去,他们三人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彼此的默契却如同认识了多年的老友。

    三个人周围的敌人很多,他们正打着,突然有几只箭“嗖嗖嗖”的冲着正在对付眼前敌人的克里蒙多的后背直直的射了过去。
    “小心!”方墨疾奔两步,挡在了克里蒙多的背后,帮他挡了三支。
    在小姑娘的提醒下,克里蒙多闪身将剩下几只箭闪掉。
    “多谢……”战场之中,来不及说那么多。
    “大叔小心……”方墨笑了笑,又奔过去帮正在被围的阿齐斯。

    三根箭穿透衣服,扎进方墨的皮肉里。其中一根箭上带火,刺进肉中,直接烧出了一股子焦味。不过在乱战之中,也顾不上那么多,她也没工夫拔出来,带着箭伤继续战着。

    自己为什么会救克里蒙多?她大概想不明白,但她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不能损失任何一名人手,损失一人,便是增加一重压力。所以,保护好其他人和自己,就是对远京最大的帮助。

    阿齐斯在前开路,周围的士兵心里惧怕他的勇猛,也同时惧怕他的爆炎威力,虽然迫于无奈的围了上来,但并没有尽全力的攻击。
    周围士兵的犹豫和不尽力,给了他们三个人非常好的机会,让他们能够用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到达元洲身边。
    “你们为什么要帮助乌秋?”元洲不明白,眼前的人跟深蓝一样是阿尔洛人,为什么会帮助自己的敌人,但他并不傻,有一点他是明白的,那就是这几人是自己的敌人,无论如何也要打败他们。
    克里蒙多和阿齐斯并不打算回答,他们一同挥动手中的武器向元洲攻过去。
    元洲见势,只得迎战。一交上手,他就知道,自己的武技不如这两人,甚至不如其中的一人。但他并不怕,他觉得周围有自己率领的卫兵在,围也能够围死他们。这时,他还没注意到手下人看着阿齐斯的眼神之中隐藏着一丝惧怕。
    因为手下人的惧怕,手下人的不尽力,当然也有部分原因是方墨在敌阵之中四处捣乱,给阿齐斯和克里蒙多帮忙,元洲觉得自己的压力有点大。
    随着手中的武器被击落在地,元洲被阿奇斯和克里蒙多双剑架在自己的脖颈,不得不停手,失去了战斗能力,跟随元洲的敌人也纷纷投降。
    至此,他们这一组的击溃元洲的任务结束,接下来就是要去给直面开谊的少主他们帮忙了。

    “干的漂亮!”方墨开心的跑向两个人,但是没跑到一半,就直直的摔了下去。
    “诶?”阿奇斯和克里蒙多急忙跑了过去“你没事吧?”
    “没事……”趴在地上的方墨慢慢想要爬起来“就这点小伤,没什么问题。”但是她发现自己没有力气,本来很容易的事情,却变得意外艰难。
    “别勉强,让我看看……”克里蒙多让阿奇斯抱住方墨,慢慢撕开方墨的衣服“事态紧急,对不住了……”

    女孩的背后,断掉的箭头嵌在皮肉里,周围一片漆黑,看来有根箭上带毒。如果刚刚中箭就处理,大概很容易被清除,但现在距离那个时间点,有了一段间隔,而且刚刚还有过那么激烈的战斗,加速毒气运行,现在恐怕没办法解决了。

    “克里蒙多大叔,我没事……”女孩还是一脸不在乎的样子,但是明显虚弱了很多,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之前那么足了。
    她转头看了看阿奇斯“看起来,没办法跟你喝酒了,明明说好了……”
    “你别说话,等一会让远清给你排毒。” 克里蒙多转身要去找少主他们。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阿奇斯的话虽然听起来平常,但已经是很难得了,他的眼神明显暗了很多。
     “别白费力气了,克里蒙多大叔……”方墨笑了笑,算是回答了阿奇斯,伸手拉住克里蒙多,“帮我跟少主他们说,活干完了,委托……完成……”
    “方墨小姐,要说你自己去跟他们说……”克里蒙多虽然跟方墨刚认识几天,但他也不能无动于衷的看着对方在自己眼前死去。
    方墨微弱的笑了笑,断断续续的“克里蒙多大叔……你……你要好好活下去……”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想起了一路上认识的,帮助的,结识的人们。

    一幕一幕,宛如人生的跑马灯,突然出现,突然又消失不见……

    井镜师傅,虽然身体不好,但在父母离去之后,师傅大概是她为数不多的长辈之一,在她这里是跟婶婶云流一样,亲人般的存在。
    “师傅,谢谢你,教了我这一身的本领……”

    墨鸢大叔,很有趣的一个大叔,她经常去墨鸢家偷偷喝酒,偷偷吃肉,每次也只是换来长辈般的照顾。
    “大叔啊,以后不能去喝酒吃肉了,不要想我哦!”

    乌秋少主,她开了侦探社之后,接到的第一件案子就是来自这位看起来不务正业的少主。至少在这次远京大战之前,她是这么认为的……
    “少主,委托不是强行塞过来的呀……”

    青鸲二小姐,体弱多病的二小姐,她曾经作为护卫保护着二小姐在正月十五偷偷溜出朱雀殿参加庙会。看着二小姐开心的样子,她心里也是很开心,想一直守护这位坚强二小姐。
    “二小姐,那边的花灯更好看,我们要去看看吗?”

    宫晓先生,刚认识这个人的时候,宫晓是一家面馆的老板,捡到了险些饿死的她,从此就认识了。这老板做别的手艺不怎么样,做面,那是一流的。
    “老板!来碗面!”

    影烟,可以算是她的顶头上司,影烟半拉半拽的让她加入了自己的秘密组织,还在自己从远京失踪的时候,将组织交给她管理。爱好是去好基友宫晓那里吃面,把自己易容成一个老头子。
    “喂,老头,又吃面呢?”

    远清先生,作为远京知名的医生,她没少到远清的医馆去,受了伤去,得了病去,自己把自己差点搞残,也被师傅扔了去,一来二去也就熟了。
    “远清先生,轻点!我不想全身都是绷带……”

    夜霾先生,经常出现在远清先生的身边冷漠汉子,是远京的镜司察。她一开始感觉这个人冷冰冰的,但因为几次案子的接触,她突然觉得这家伙可能是个内冷外热的特质。
    “镜司察,这件案子的结尾可以交给你了么?”

    却澜书记官,她的好朋友,平时都会去找这位书记官先生聊天,只不过一个是喝茶,另一个是喝酒。洞箫吹得很好听,嗯……
    “却澜,却澜,吹首曲子来听听?”

    墨翎先生,远京有名的傀儡师,她曾经帮助墨翎从一件麻烦的案子中脱身,从此就成了很好的朋友。
    “墨翎,你又在鼓捣你的傀儡?”

    帕西瓦尔·格雷夫老板,她在阿尔洛旅行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是一位好好老板,就算发现自己的问题,也会选择善意的解决方法,让她见识到了阿尔洛还是有善良的人存在。
    “小老板,下次来还要听你拉的小提琴!”

    普莉西娅·罗斯兰小姐,她第一次做的飞空艇就是这位小姐家的,普莉西娅小姐是帕西瓦尔先生的好朋友,虽然被警告不要吃小姐做的料理,但是她还是有些期待尝尝的。
    “普莉西娅小姐,下次可以有机会尝到你的料理吗?”

    帕默斯·罗斯兰小哥,在一次偶然的任务中,认识的对手,进而发展成的朋友,风趣幽默,一起逛了夏维朗,让她觉得很棒!
    “有机会再见的话,要带你去好好逛逛远京!”

    阿德利诺·凯东小哥,墨鸢大叔的弟弟?明明不同种族的两个人,竟然是兄弟,真是一段奇妙的关系。不过她眼中的小哥,和气可爱,喜欢帮助人,一直在阳光的前进。
    “凯东小哥,你做的料理超棒啊,下次再做个什么给我吃吧?”

    西沃恩·卢西奥拉大叔,跟帕默斯小哥同属于一个研究机构,为人看起来略沉默,不过!比起人,更喜欢跟小动物接触的这点让她觉得超有趣,忍不住想要戏弄一下。
    “卢西奥拉先生,下次见面,能不能借我看看面具?”

    阮·洛思兰恩·莓小姐,机灵古怪的小姑娘,做了一手好糕点,让不那么喜欢吃甜点的她也能享受到入口好吃的甜品。
    “如果有幸,阮莓小姐要不要尝尝远京的糕点?”

    艾薇安·希尔里斯队长,曾经的曾经,在夏维朗皇宫外面远远地望见过一眼。再次听说,则是在赏金猎人协会当中,这让她对这位小姐充满了好奇,也许擦肩而过,彼此并不察觉。直到终于有一次,一同任务……
    “小姐,可否赏光一游?”

    瑞特利安小姐,突然出现在远京喜欢跳舞的精灵,她曾经有幸与这位小姐一起夜游远京城。乐观开朗的她们似乎突然间就有了共同的秘密,不知分开后,还是否有幸能够再见……
    “瑞特利安,你能教我跳舞吗?”

    阿齐斯先生,最近刚刚认识的一位闷葫芦先生,深沉不说话,不知道过去究竟经历过什么。如果有机会,她非常想知道这位先生的故事……
    “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特纳·辛德莱斯小哥,在返回远京之前认识的最后一位朋友,乐观随性,可以为了朋友赴汤蹈火。雇佣兵样子的她虽然没有当时就承认这个朋友,但在心里已经默默记住了这个人。
    “下次,再一起合作,搞点什么事情吧?”

    年祁,对于这位童年时期就失踪的好友,她的心里只有遗憾,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身陷地狱而无法救助,大概是一件很让她心痛的事情。有朝一日,希望能看到年祁再度恢复成开心的样子。
    “年祁,你为什么不肯让我救你出去?”

    康拉德·卡尔莫先生,她曾经为了探究阿尔洛的历史而悄悄潜入和大方上门拜访康拉德先生的养爷爷家,也就有幸偶然遇见了这位先生,两个人算是点头之交。
    “未来的占卜师先生,帮我算算未来如何?”

    塞缇丝·罗兰小姐,她与这位小姐的交集不多,曾经因为一本随身带着的笔记本产生了误会,但幸好最后误会解开,她也就此交了一个朋友。
    “塞缇丝小姐,可以送给我一朵花吗?”


    她觉得四周的声音消失了,寂静的如同平常喝酒赏月的夜晚,甚至比那个时候还安静。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没烦恼,安静……”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冷的时候,她仅存的意识就要消失之时,心里竟然想的是这句话,而不是其它的什么。
    女孩抬手向天,看着上方深蓝的星空,似乎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缓缓阖上了眼睛。

    方墨,远京的侦探,于阿泽兰413年,重伤,昏迷不醒,不知何日能够康复。

    她喜欢自由,随心而动,只做自己想做的事,只交自己认为值得交的朋友。
    开心了把酒言欢,失落了对月举杯,何其乐哉~
    这辈子,她大概只有一个遗憾,没有跟失踪的亲人团聚,平安的度过余生。
    不过,人生太过完美,那是童话,而生活,是残酷且现实的,开心的生活就是对自己最大的回报……




·完



相关事件:
SA413.3.5 里应外合

相关人物:
乌秋:远京少主。因为中毒而元气大伤,目前在城外据点养伤,然而他的对手已在谋划杀招。
克里蒙多·伍隆:已覆灭的塔菲骑士团副团长,在血宴中侥幸生还。一直保管着重要的号角。
阿齐斯:黑暗佣兵,被少主乌秋找来帮忙,这次与克里蒙多和方墨一起行动。
阿德利诺·凯东:圣域法卫。目前的任务是保护格尔希因。
井镜:十二支“芒古”/逃亡者,方墨的师傅,两人曾经在行动前一起喝酒(详见:#白夜线##直参组#候窗明
远清:十二支:三雪/药师,平时与方墨关系不错



已有 3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神秘男子 + 660 + 33 奖励发放
乌秋 + 1 辛苦了。。。暂且允你休息
却澜 + 1 千里快哉风

总评分: 携带金 + 660  剧情点 + 33  存在感 + 2   查看全部评分

我从世界上消失,有谁会记得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难度
所在地
远京
携带金
3231 GP
活跃度
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393 TP
存在感
349 BP

野外生存 潜行 格斗A 阿尔洛语 易容C 医药学D 毒药学D 弓B 水性 手语 豪饮

发表于 2017-12-10 21:05: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方墨 于 2017-12-10 22:39 编辑

————————后记————————————————
终于,这篇文同大家见面了,方墨的一生也就在此结束了一生(不是),其实是因为方墨同学累了,就跟我说想要休息一下(听你瞎扯)


其实写这里的时候,心里却是很不舍的,毕竟把一个活奔乱跳的人亲手写死(其实只是重伤昏迷了),我不是什么后妈(喂)


当初跟阿齐斯一起商量打元洲他们的情节的时候,是很开心的,写起来也很顺的感觉~
所以也就顺着写了下去,恩,就出现了最后的结果,就这样吧,欢迎大家看的开心。
写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希望大家没有被这篇文吓到ww,写人生回忆跑马灯什么的真爽(瞎扯什么),但是有一件事是真的,墨墨同学能认识大家,认识这么多朋友,真的灰常开心!以后希望还能继续增加!(喂

方墨墨同学虽然瘫痪了(喂),但是不代表不能互动,欢迎大家继续骚扰或者继续被我骚扰ww


后记就到这里吧~



我从世界上消失,有谁会记得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阿齐斯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2990 GP
活跃度
6 AP
技能点
5 SP
剧情点
122 TP
存在感
1079 BP

潜行 星魔法A 链刃S 匕首C

发表于 2017-12-22 11:41:02 |显示全部楼层
_(:з」∠)_不知道这么说会不会失礼。

如果这就是最后的结局话,在我看来,倒也非常适合方墨。

她一直是自由的,随自己的意愿行动,没有谁可以强迫她拘束她,所以这样的结局,虽然遗憾虽然沉痛,但一定也是她自己选择的、心甘情愿的吧。

说是这么说但是该抢救的还是要抢救的谢谢!

点评

方墨  感谢艾米小姐的回帖!(比个心先!)其实说实话……我也不太知道是不是结局,也许什么时候她就想起来玩耍了呢!(你这人)所以没办法判定orz,但还请!相信她会被抢救的!(被打,跑掉)  发表于 2017-12-22 14:22:59
已有 1 人评分携带金 收起 理由
夜霾 + 6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6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远京少主

执行者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远清
所在地
远京
携带金
6710 GP
活跃度
54 AP
技能点
110 SP
剧情点
734 TP
存在感
1805 BP

动物驯养 潜行 野外生存 兵法B 易容C 刀S 弓S 医药学D

发表于 2018-3-22 16:28:30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每个人当晚的经历都叫人惊心动魄。

亏得你们,辛苦了。方墨暂且休息,养精蓄锐厚积薄发
无论如何,我会把你救回来,让你亲眼看看真正的远京。

点评

方墨  好~有少主这句话,我就等着看真正的远京如何!  发表于 2018-3-23 00:07:16
有美一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