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1003|回复: 2

[主线] SA413.3.4 创伤后压力综合症(完整版) [复制链接]

艾略特家独子

战斗力⑤⑨的前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难度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1515 GP
活跃度
9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69 TP
存在感
108 BP

生物学D 动物驯养 剑E 剑D 剑C

发表于 2017-12-9 12:45:5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哈兰·艾略特 于 2017-12-9 12:47 编辑

*            *   

*             *         *   

            

*        *                       *

*                                         *   

           



*  ~创伤后压力综合症~  *

--*- P·T·S·D -*--



在沙漠绿洲内部一株显眼的猴面包树下,赏金猎人打扮的两个小孩子,正研究着他们运回营地的战利品:一个长和宽都是约莫一公尺的木箱。

木箱是从他们乘坐过的飞艇上搬下来的,在降落时飞艇停在了绿洲外面,但随着绿洲的范围不断扩张,曾是沙漠的降落点如今已经成为了绿洲的一部分。

对两位小冒险家来说,这是获得更多补给品的好机会。

金发碧眼,肩膀上趴着一只猫咪的男孩子是哈兰·艾略特,他在箱子的边缘上摸索了一下,然后抱起胳膊。

“没有办法轻松打开,它被钉死了。”

哈兰下了这样的结论。

红色长发,个子小小的女孩子是安娜斯塔希亚·沃林,昵称是斯塔茜,她凑近木箱的缝隙闻了闻。

“有食物的味道!”

斯塔茜认真地如此断言。

斯塔茜的判断一向很可靠,哈兰点点头,转身走到营地的工具篮里摸索了一下,找出一根撬棒插进木箱的缝隙,斯塔茜也走过来帮忙,两人一猫压上体重,把木箱撬了开来。

两人一起将头探进撬开的地方,向木箱内部窥探。

“咦……这些是!?”

哈兰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本来以为只会找到干瘪的黑面包,好一些的话是会有耐储藏的燕麦和肉干,没想到这口箱子里装满了各种各样的瓶瓶罐罐,简直就是一个等待探索的宝物库。

或许原本是准备运到别的地方出售的商品?哈兰不由得这么猜测。

开心了一阵,两位小冒险家马上开始将箱子里的东西翻出来挑拣、再分门别类,他们只用了一刻钟就搬空了箱子。

收获颇丰,有少量的茶叶、胡椒和肉桂,有相当份量的腌好的各种肉类,一些鹰嘴豆和葡萄干……还有一罐白色的胶状物,是琼脂。

“琼脂?”

斯塔茜可爱地歪了歪头,好像是不太明白。

哈兰小心地盖上罐子的盖,然后对她解释道:

“是果冻的原料哦,有了这个,再找一些有甜味的果汁来,今晚就可以吃点心了。”

“点心万岁!”

和甜点阔别许久的斯塔茜小妹妹一下子雀跃起来了。没过多久,兴奋中的斯塔茜就整理好随身物品,做了新的决定。

“我这就去找果汁!”

“哈兰你好好看家!”

斯塔茜踮起脚,摸了摸哈兰的头,认真叮嘱道。

哈兰眯起了眼睛,犹豫一下也还是出声询问:

“我不能和你一起去吗?”

“你要看好食物不被偷走。”

以前的确发生过没藏好的食物全部被猴子从营地里顺走了这种事,哈兰只好认同她的意见。

“那么,请不要爬太高的树,注意危险,还有小心杜鹃花的蜜,我会等你回来。”

就这样,斯塔茜点了点头,跳着走远了。

哈兰留在营地,和名叫雾霭的猫咪一起,等着她回来。

只有一人和猫咪一只的宿营地非常安静。

过了一会儿,一个和哈兰外貌完全一致的身影,出现在哈兰的眼前。

金发的小冒险家略一思索,取来两个干净的杯子,分别倒进热水。

“请坐,我来给你泡杯茶。”

他露出令人安心的笑容,开始招待已经不甚陌生的来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这片绿洲里,除了哈兰和斯塔茜以外还有另一个存在,尚不知是什么性别,也还不知是什么物种,从能完全模仿眼前人的外貌、行为和声音这点来看,哈兰猜测对方应该是某种魔物,或者至少是和魔物有关联的某种存在。

此外,在前几天的接触中,对方表现出厌恶人类城市的态度。从对方当时的用词上,哈兰和斯塔茜都猜想这个存在和人类、或是人类的城市有过什么不好的回忆。

接下来的接触更是佐证了这一点,“他”似乎也很不喜欢人类创造的知识,如果讲述数学或哲学相关的知识,就会干脆地消失,过了很久以后才会重新出现。

相应的,这个存在还非常受动物欢迎,如果有动物在场,就会待在原地久一些,也不会轻易消失不见。

并且,总是会回到哈兰和斯塔茜的身边,也从来没有想要伤害他们的意思。

所以尽管沟通起来还是不太轻松,尤其是经常保持着近乎固执的沉默这一点让交流变得困难,哈兰也不觉得这个存在有什么恶意。

对哈兰来说,就好像捡回奇怪的小动物一样,会想要尽可能照顾得好一些。


“来,这杯是你的。”

哈兰把其中一杯茶放到对方的手边,自己在“他”的对面坐下。

“他”一如既往没有先说话,而哈兰的猫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钻进了“他”的怀里,团着打起了盹。

哈兰偶尔也会觉得,猫咪说睡就睡的能力真是让人羡慕。

“连雾霭也倒戈了呢。”

“……”

“他”和哈兰对视着,但没有发出声音来,也没有抚摸怀中的猫咪。

哈兰知道如果他出声呼唤猫咪的名字,猫咪或许还是会回到他的怀里,但他没有去打扰猫的安眠。

“你究竟是谁呢?这片绿洲又是什么?”

像是自言自语,哈兰盯着杯子,小声询问。

而这一次,从对面传来了回答:

“我在这里,这里在我。”

这是一句难以理解的话。

哈兰点了点头,尽管他并不能理解回答的意思。

“谢谢你告诉我。”

但他还是对眼前的存在,认真致以谢意。


然后他们一直断断续续地聊了下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这一天的午后,哈兰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今后,你会做些什么呢?”

“……”

而对方并没有回答,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哈兰看着自己的杯子,露出在回忆什么的表情。

“我会回尼恩格兰,尽管你讨厌那里,但我还是会想回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绿洲,但我最终应该还是能回去的,和斯塔茜一起回家。”

话音刚落,哈兰在“他”那张和自己完全一样的脸上,看见了表情。

这个存在正在勃然大怒,似乎只能这么形容,怒气在“他”的身边升腾而起,仿若猛烈燃烧着的火焰。

哈兰第一次看见如此激烈的情绪,他想出声道歉,却发觉自己无法说出话来。

伴随着极度不祥的气息,这个存在以自己的意志发出声音:

“原来你也是他们……!”

伴随着这声控诉,哈兰感觉到游走全身的痛楚。

——好痛,好痛,恐怕只会一直痛下去。

哈兰努力转过头向四周看了看,这里只有他自己和那个存在,雾霭已经逃走了,斯塔茜也不在。

只剩自己孤身一人,这让他感到非常寂寞,又在心底有些安心。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无法呼吸了。

在下一个瞬间,他又明白了更多的事。

就好像刚出生的小孩子不会知道蚕宝宝和蛾子是同一种生物的不同状态,“他”应该也,在这之前并没有意识到哈兰和斯塔茜是人类。

哈兰和斯塔茜知道自己是人类,就认为对方知道自己是人类,没有去考虑其他可能性,这是难以预料的、致命的误算。

如果可以,哈兰真想让斯塔茜赶快逃走,逃到绿洲外面,但这已经不可能了。

恍惚间,眼前只有深沉的黑暗。

现在是什么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吗?或许真的是这样。

——已经到了好孩子的睡觉时间,是时候在柔软的床上安眠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骑士大人,在发什么呆呢?”

听到侍从不满的声音,哈兰才猛然回过神来。

自己现在身在三号区域,这点是明白的,身边刚才说话的是不知为何深受自己信任,以轻纱蒙着脸的红发侍从。

毛色是深红色,全身覆盖着铠甲的战羊纳塔斯,也像叱责一般,向哈兰喷出了硫磺味的鼻息。

“我没事,只是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

如此冷静地答应着,哈兰骑上了自己的战羊,他在鞍座上坐稳,他的战甲也和战羊的铠甲互相咬合、结为一体。

已经跨越了无数个战场,如今是最后的战斗了。

成为了大人的哈兰抬头看向四周,无论哪个方向都是一片废墟。

前方仿佛无穷无尽的白色阶梯,是仅剩的人造物。

于是他也和所有人一起,向那阶梯、向圣域,发起冲锋。


思绪从深处上浮,意识也随之理解了自己的存在,男孩睁开了眼睛。

能看见的是辽阔的天空,尼恩格兰的街道,自己似乎躺在担架上,身边有着熟识的师长。

“你醒了啊,哈兰。”

被呼唤的瞬间,男孩想起了自己的名字,哈兰·艾略特。

于是他也以记忆中对方的名字回应:

“刹夏……老师?”

哈兰的剑术老师此刻看上去比记忆中更加高大,男人用口器发出模糊的咕哝声,意思大致是“你受了伤,现在先休息”。


“哈兰,哈兰!”

又一个呼唤自己的人进入视野,男孩认出这是自己的母亲狄安娜。

“我没事,母亲大人,只是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

哈兰轻声安慰她,可她似乎还是很担心,柔顺的触须一直缠着自己不放。


然后,终于到家了,哈兰走下担架,身体还是莫名疼痛。

这时一个问题浮现在哈兰的心头,他出声询问道:

“斯塔茜在哪里?”

“她已经先一步从绿洲回来了,在你的房间等你。”

母亲以温柔的口吻回答了他。

哈兰来到自己在地窖中的房间,推开门,里面的陈设和自己离开家时完全一样,只是找不到斯塔茜。

房间正中间有一口敞开的棺材,哈兰躺了进去,棺木内部黏附着的,温暖的脂肪和内脏团块便拥抱了他。

“原来如此,终于找到你了。”

这次要一直在一起不再分开,这样想着,哈兰再次陷入沉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呜哇好痛……”

疼痛感和意识一起复苏,哈兰一下子醒了过来。

身边是绿茵茵的草地,胸口不可思议的沉重,红发的小女孩在他的胸前抬起头来,是斯塔茜。

“昏倒了吗?”

看不出有没有担心,斯塔茜除了高兴的时候,都没什么表情。

哈兰觉得自己现在还站不起来,只好小声回答:

“我被攻击了。”

然后,他把刚才的经历连同梦境,全部告诉了斯塔茜。

真是古怪的梦,甚至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恶魔附身了。

斯塔茜坐到哈兰的肚子上,顺手把一颗蜂蜜糖塞进他的嘴里。

“某位骑士去讨伐一只强大的魔物,魔物死去的时候,骑士也消失了。”

“骑士消失前才意识到,自己是魔物做的梦,也有这样的事情呢。”

“所以这样的事总是不可思议的,别太担心。”

听了斯塔茜的回答,哈兰含着糖果,暂时闭上了眼睛。

“我认为自己是人类,即使做了奇怪的梦,我也并没有变成其他东西。”

“嗯。”

斯塔茜戳了戳哈兰的肚子,决定等他恢复好体力才会离开。


等到差不多能行动,哈兰撑起身体,移开显得略微不满的斯塔茜,勉强站了起来。

“我要去一下。”

他这样说道。

斯塔茜仰起小脸看着哈兰。

“是还在意吗?”

“是的。”

哈兰点了点头。

“是恋爱了吗?”

“才不是!”

听到斯塔茜天真的问题,哈兰觉得自己快哭出来了。

好不容易忍住了,哈兰向斯塔茜伸出手。

“会和我一起去吗?”

再去见那个存在,是十分危险的事,尽管如此,这时抛下斯塔茜独自前往也并不正确。

那样就不是伙伴了。

斯塔茜听了哈兰的邀请并没有回答,她直接骑到了白色的山羊背上,向绿洲深处前进。

哈兰也骑到了自己的黑色山羊背上,和她一起寻找那个存在的踪迹。


在一段时间的寻找后,他们在一处小丘上,看见了另一个像是昏倒在地的、和哈兰形貌完全一致的男孩。

一些小动物聚拢在“他”的身边,发出安慰似的叫声。

哈兰停下山羊,自己走近这个存在。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哈兰也隐约能明白对方为什么会保持那样的姿态。

“他”缺乏表达自己情绪的能力。

或许是缺乏相应的肢体语言和口头表达,又或许是失去了情绪和表达间的联系,“他”只能模仿、学习自己见过的,相似情景下的动作。

模仿一个“好难受”的人,像他一样昏倒在地,来表达自己现在“好难受”。

随着哈兰走近自己,“他”坐了起来,但还是背对着哈兰,没有看他。

哈兰觉得自己有非说不可的话,他走到对方应该的确能听清楚的距离,停了下来。

“很抱歉,让你想起了不好的事。谢谢你没有杀了我。”

“……走开,走开。”

“他”只是茫然地重复着拒绝的话语。

“他”现在的样子,和哈兰在孤儿之家看到过的一类小孩子很像,那些曾经被折磨过的孩子,总是感到恐惧和无助。

承受着痛苦,却又孑然一身。失去了和世界,和其他人的关联,最终变得茫然无措。

这个存在应该不是人类,却在许多地方和人类非常相似。

哈兰继续说了下去:

“虽然我是人类,但我和斯塔茜都不想伤害你。”

“我希望我们不必伤害彼此,我也希望能够明白你的想法。

“……”

那个存在依然背对着哈兰,但是似乎在听了。

“如果你需要,或者你想杀死我们,你可以这样做。”

“但是在这样做之后,我们就不再能成为朋友,你也不会再找到我和斯塔茜。”

“如果有人想要伤害你,我们也会尽力保护你。”

“我和斯塔茜不会伤害你,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能够成为朋友。”

“……”

那个存在转过身,看着哈兰,也看着斯塔茜,但同时又似乎在看着更多的东西。

或许是可怖的过去,又或许是自己现在恐惧着的东西。

“你是自由的,你可以作出自己的选择。”

“之前伤害到你,很对不起,我请求你的原谅。”

说完,哈兰便站在原地,等待着。


“……好。”

“他”用轻微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开了口,也非常艰难地点了点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同一日的黄昏时分,哈兰和斯塔茜回到了他们的宿营地。

一坐了下来,斯塔茜就把一只水壶塞进了哈兰的手里。

“我找到了果汁,给你。”

哈兰道了谢,打开水壶喝了一口,水壶里的液体非常甜,还带着某种熏人的香气。

这并不像是能用来做点心的东西……

刚想到这里,哈兰就发现自己双腿失去力气,跪在了地上。

斯塔茜走近哈兰,用额头轻轻给他补了一个头槌,凑到他耳边小声说:

“路上看到有动物吃到发酵过度的果实昏睡过去……”

“就好想让你再昏一下给我看。”

“‘他’弄晕了你一次,那我也要一次。”

女孩子似乎会在奇妙的地方有着竞争心。

而且,总觉得这举止里,也有一点点迁怒的成分……?

用逐渐迷糊的意识想到这里,哈兰移动视线,看向营地里的第三个人。

“他”现在既有点像男孩子又有点像女孩子,在外貌上像是哈兰和斯塔茜在各种方面的混合体,此外也有许多不同的地方。

看上去,至少“他”终于拥有了独立的外在。

然后还有一件好重要的事——

“我的、点心,湖底的温度应该合适,做好了替、替我留一下……”

不对,不只是这件事,还有其他没有说出口的话。

但也似乎还不是时候。

在再次失去意识前,哈兰感到些许幸福。

这一次,男孩睡得十分香甜。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has come to an  End



                                      





◇关联情报◇
哈兰·艾略特:出身尼恩格兰的见习赏金猎人,目前被困在神秘的绿洲中。
安娜斯塔希亚·沃林:尼恩格兰沃林家次女,见习赏金猎人,目前被困在神秘的绿洲中。

◇关联事件◇
SA413.3.4 创伤后压力综合症

◇BGM:《SO MUCH FOR TODAY  -   Falcom Sound Team jdk》◇


已有 7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天狼 + 1 才看到!治愈系!
神秘男子 + 550 + 27 奖励发放
阿斯特利 + 1 治愈系
年祁 + 1 治愈系
阿德利诺 + 1 小少爷没事太好了!

总评分: 携带金 + 550  剧情点 + 27  存在感 + 6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岁魈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8923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4 SP
剧情点
1034 TP
存在感
1659 BP

二刀流 野外生存 潜行 生物学C 剑S

发表于 2018-10-30 16:47:4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狼 于 2018-10-30 16:49 编辑

天哪!!!仔细一看,我上次回的什么,我评分评的什么!!治愈系个什么鬼!!(其实还是很治愈系的)这么西斯空寂的剧情!!!
当时我就震惊了!
斯塔茜小姐虽然一直表现得有点小野兽的感觉,比如用鼻子嗅气味,但因为很可爱所以没有多想。还有斯塔茜小姐可以像哈兰一样骑山羊,我以为是哈兰的伙伴设定,尽管有一点点疑惑,最终也没有多想。

可是!
“骑士大人,在发什么呆呢?”

听到侍从不满的声音,哈兰才猛然回过神来。

自己现在身在三号区域,这点是明白的,身边刚才说话的是不知为何深受自己信任,以轻纱蒙着脸的红发侍从

毛色是深红色,全身覆盖着铠甲的战羊纳塔斯,也像叱责一般,向哈兰喷出了硫磺味的鼻息。

“我没事,只是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

如此冷静地答应着,哈兰骑上了自己的战羊,他在鞍座上坐稳,他的战甲也和战羊的铠甲互相咬合、结为一体。

已经跨越了无数个战场,如今是最后的战斗了。

成为了大人的哈兰抬头看向四周,无论哪个方向都是一片废墟。

前方仿佛无穷无尽的白色阶梯,是仅剩的人造物。

于是他也和所有人一起,向那阶梯、向圣域,发起冲锋


No.3!
成年体的恶魔哈兰!恶魔侍从斯塔茜!
骑着魔物,向着天梯,向着圣域冲锋!
???!!!!!

主线小电视剧情里,我们只看到哈兰说要回尼恩格兰,让绿洲明白了他是人类,遭到攻击而失去意识——

好在没死,但是,哈兰梦到了上面的情景!

在圣域已经陷落的如今,这段看起来格外微妙——并不是说森罗线与陨落线有什么联系,不过我们都知道女神和圣域是被所有恶魔厌恶着的。
而人类建造的城市是被绿洲厌恶着的,绿洲当然也讨厌女神,希望圣域消失。
那么这个梦境到底是受绿洲的影响,还是哈兰自身便是恶魔,生死关头几近觉醒,于是意识交错间做了这样的梦呢?

除了这个,他还梦到了别的东西。

魔物形态的刹夏老师、长了触须的妈妈,用脂肪和脏器黏在棺材里的斯塔茜——这些对他而言都非常熟悉,和尼恩格兰的人类之家是完全一样的概念。

回顾一下恶魔的种族设定,关于【恶魔的进化】条目,无论是分裂也好,吞噬也好,赠予力量也好,斯塔茜看起来就像曾经是哈兰的一部分

假如哈兰曾经是被分裂出来的躯,而斯塔茜得到了他赠予的力量,被他养成亲信之牙,如今二者一同投影到人世,是不是就都能解释得通了呢?

那样的话,斯塔茜就是先他一步觉醒,能使用魔物驯养技能,让魔物服从于他们的牙级恶魔,她知道哈兰不是人类,这样才能借此说服绿洲。

不过这里仍然有两个问题,其一是绿洲并不买恶魔的帐,其二是在哈兰发过的第一篇正史《湖水倒映的某一日》里,曾经出现一只明显是魔物的金色大山羊,在斯塔茜未出场的情形下,仍然对哈兰非常友好。

于是又有两个可能的解释:①斯塔茜未出场,但斯塔茜在附近。(那篇正史挂掉的图片中,曾经有一张斯塔茜拿着画笔将这些画下来的画面)②哈兰天生就有特殊能力,即使处在未觉醒状态,也能使魔物对自己友善,就像星群设定中的巨目的故事。

虽然第一个更加符合常理,但我个人更倾向第二个,因为哈兰确实很容易和动物亲近,也许这里还有目前未放出的情报。

所以我要奶一口,白银是哈兰!

虽说绿洲不买恶魔的帐,但打过交道有好感的恶魔或许就完全不一样了,总比接受人类的可能性高。

而另一个白银的可疑人选圣女,始终是水系,白银却是光系——光系和水系都能治愈,都能营造幻象,但光系能完全伪装水系吗?

即使可以,又为何要如此伪装呢?伪装给谁看呢?能瞒过圣女的上司深蓝吗?作为蓝组核心成员,圣女相当受深蓝器重,想必在她身上也留有深蓝的力量。

不过,圣女上次死亡是在396年,同年转生成珍妮。这时候特瑞弗·斐利才6岁,显然还没觉醒。没觉醒的躯能施予力量让圣女转生吗?要么卡拉米自杀之前先存了一部分力量给圣女作转生之用(能不能这样操作?),要么圣女就是借别的躯的力量转生,也就是白银了——她其实是白组的眼线。(??)

无论如何,①一个觉醒前就有亲近魔物天赋的人类少年,②一个躯能够伪装成牙,③一个强大恶魔的附身对象自杀前可以在较弱的恶魔身上寄存一部分力量——

三种都是仅限于推测的情报,也许还有尚未被发现的细节,不过我先押第一个!!(就算押失败了还有斯塔茜路线备选)

总之,这篇真的不该被错过!!呼唤更多回帖!!!

嗷——————
已有 1 人评分携带金 收起 理由
艾米莉娅 + 12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1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5

难度
支援
阿齐斯
所在地
星芒圣域
携带金
278 GP
活跃度
1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05 TP
存在感
1004 BP

潜行 星魔法A 链刃S 匕首C

发表于 2018-12-4 17:07:39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这个……对我来说真的很难回复。
小少爷的文章,怎么说呢,用童话的梦幻文笔写出现实,用孩童的天真视角揭开真相——这种反差这种冲击总是会给种微微眩晕的感觉……我其实有点把握不了这之中的平衡,有点分辨不清真实的恍惚感……但对我来说这种共情感会让我提取信息变得比较困难,捂脸。
尤其是这篇文章似梦非梦,未知的人影和梦中梦……这当然是文章非常巨大的魅力所在,更多的时候感觉是一种微妙又玄乎的共情,有种置身其中般让人平静的魔力……怎么说,哈兰小少爷的文章给我感觉跟我6、7岁的时候做的一些梦的感觉非常相似。

像剪贴画式的饱和度很低的默片。像很多颜色混在一起呈现出即将变脏的波纹状的颜料桶。像轻飘飘的落在灰色水泥地上的肥皂泡……

当然以上都是我纯个人的感观印象,希望不会让小少爷觉得冒犯。


我也是结合着小狼的回复来回看了好几遍才勉强整理出一点零碎的想法。

本着着奶错了又不会扣GP的精神我也要奶一口绿洲是兽!【我以前好像还奶过别的什么……哎呀记不得了管他呢.jpg】
小狼奶的哈兰小少爷是白银我也是比较赞同的!
我的猜想是:
白组来找绿洲时态度非常毕恭毕敬,廊下之约里说绿洲是恶魔的神:那无外乎就两个,古神or兽。
而小少爷被人影放倒时,似乎并没有被物理伤害,所以应该是精神攻击,因此我觉得之后做的那些梦应该是受绿洲主导的产物,或者说其实是小少爷在绿洲的梦or精神里:毁灭人类和人类造物的目的,非人形态的亲友伙伴,如果是兽的话,是可以说的通的。
而我之所以觉得小少爷是白银也说的通,是因为小少爷和小小姐在绿洲里实在太和谐了,几乎排斥一切的绿洲却不排斥他们。小少爷和奇妙的人影都莫名的吸引动物(甚至魔物?)。并且不管是小少爷在绿洲的梦里还是小少爷自己的梦,都实在是太无缝和谐了!仿佛他们本来就应该如此——另外,为什么最后绿洲又放弃了对小少爷下杀手呢?是通过精神攻击发现到了什么吗?
后来小小姐所说的话,骑士其实是怪兽的一个梦,不知道是不是在暗示他们本就是一体的呢?这种分阶层【这个词其实不太准确但我也不知道换成从属或者地位甚至次元会不会更合适】但本一体的感觉给我的感觉,就很像兽躯牙羽爪孢……所以会不会绿洲是兽哈兰是白银呢……
还有很多似是而非的我自己感觉像是暗示的暗示,不过因为实在很不确定就不细说了_(:з」∠)_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夜霾 + 12 认真回帖奖励
柯瑞森特 + 1 可爱

总评分: 携带金 + 12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黎明将近之时,我从长夜中醒来。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