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1456|回复: 8

[主线] #白夜线#《巢之木》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4827 GP
活跃度
21 AP
技能点
60 SP
剧情点
182 TP
存在感
349 BP

匕首S 医药学C 读唇术 豪饮 野外生存 星魔法A 投掷A

发表于 2017-12-12 21:13:26 |显示全部楼层
  天将明未明,罗连躺在床上,突然说:“我梦见了赛拉斯。”
  
  织芳停下梳头的动作,转过头来看他。罗连依旧闭着眼睛,声音倒是清醒:“我大哥问我,「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呢?」我回答:「现在还没有这个打算。」”
  
  “然后呢?”织芳将额前的散发梳到两侧,漫不经心地问。
  
  “大哥看起来很失望,我想解释一下,但他没听就走了。”罗连睁开眼,坐起来,回想了下梦里赛拉斯那张失望的脸,不知为何觉得有点好笑,“我以前向他保证过,会把自己的第一个孩子过继给他,叫他爸爸。”
  
  “从没听你说过呢。”
  
  “九年前的事了。”
  
  九年前……塔菲血宴的时候。织芳眼神一黯,离开梳妆台,坐到床边,双手扶着床沿。
  
  “你现在结个婚,生个孩子,也不算迟。”她说。
  
  “娶谁?莉安妮吗?饶了我吧……”罗连脸上笑着,说的却不算玩笑话。纯血法案实施后,对于他来说,符合法案的结婚对象,几乎只有十五岁的外甥女莉安妮·克维莱尔这一个选择。
  
  “……公主有什么不好?”织芳说,被袖子遮住的手不自觉地攥住,她定了定神,尽量让语气像是轻松的调笑,“何况,你想娶,未必轮得到呢?”
  
  罗连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但很快恢复了正常。
  
  “唉,我还是当个快乐的单身汉吧。大哥,对不起了。”
  
  「果然……」
  
  织芳垂下眼,余光却瞟见罗连盯着自己。
  
  “怎么?”她抬眼问。
  
  “我在想……在你这个年纪没有生育的朝灵屈指可数了吧?我听说,女人生孩子是有风险的,年纪越大,风险越大,朝灵也一样。”
  
  织芳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所以……其实,你愿意的话……可以找个合适的人,结婚生子?”见织芳露出惊讶的表情,罗连抓了抓头发,低下头。“我虽然不是什么心胸开阔的男人,但也不忍心让你一辈子做不成母亲。”
  
  “嗯,好。”
  
  罗连猛地抬头。
  
  织芳笑了:“你以为我会这么说?”
  
  她抚摸着罗连深邃的眉眼,温柔地说:“你以为只有你不愿让自己的孩子生来做奴隶?”
  
  “织芳。”
  
  “我不会和你有孩子,也不会和别人有。所以,让我再陪你一段吧……”

  
  十月末的晓光尚且不算寒冷,织芳裹着靛青色的短斗篷,推开了一家制衣店的门,径自上了二楼。她倒不防有人跟着,罗连从不在意她去哪或与什么人来往,给了她最大限度的自由。
  
  楼上早有人在等着。
  
  这里本是一位布商的产业,一年前连店铺带朝灵员工被西加尔买下后,便成了灵会在晓光最安全的议事场所。原本用作店主人休息室的二楼撤去了床榻和酒架,代之一张宽大的方桌,桌上是一张反复涂画过的阿泽兰东部地图,不仅地形画得足够详细,甚至大的魔物族群都尽可能标了出来。在地图的中间,画着一条细而醒目的白线,从时茵起,沿着阿欧穆尔河的烬月森林一带往东边,直到塔菲。
  
  织芳走过来,看着这条白线。这就是六个月以来,他们费尽心力,为同胞们图谋出的路。一条通往死地、也通往自由的路。
  
  两个朝灵青年站在桌子旁,原本正说着话,见到织芳,也不多寒暄,身量高大的那个先开口:“霜经回夏维朗了,说就等我们消息。”另一个则说:“我还有时间。要是决定得早,我就早去准备。”
  
  织芳点点头:“导师呢?”
  
  个子矮瘦些的朝灵朝她身后看了一眼,笑着答:“这不就来了?”
  
  随着他话音落下的是沉稳的脚步声,很快一个气质文雅的中年男人上了楼。三人向他行礼,他点头回礼,不紧不慢地开口:“别都站着,坐下说。”
  
  “现在最大的问题有两个。”四人围着方桌坐了,矮个儿朝灵——飞玄开口,“第一个还是时机。阿尔洛到底会不会乱,何时乱起来,会乱到什么地步,咱们现在都还没谱——”
  
  “我看快了!”高个儿眉毛一扬,“现在从西边到东边,哪里不是在说,皇帝罔顾人伦,拆散家庭,分离骨肉,人人都恨他,离烧起来就只差一把火了!”
  
  “可有谁会来点这个火呢?”
  
  “这……这……自然是那些吃了亏、受了迫害的人……”
  
  “论到被迫害,有谁比得过我们?我们倒是想反抗呢,可有用吗?我们反抗得成吗?这火,我们点得了吗?”
  
  高个儿被问得一滞,不由得看向另一边。
  
  西加尔摇头:“这话不对。朝灵与阿尔洛本就平等,自然也有反抗的权利。今天我们选择出走,不是怕,也不是屈服,而是不想白白牺牲,谋求万全之策。”见其他人都点头认同,顿了顿,话音一转,“你们朝灵有句俗语,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伊迪斯倒行逆施,既没人能阻止,势头只会越演越烈。如今他连四大家族直系都敢插手,勒令他们遵听纯血法案,首当其冲的奈特和巴特拉姆忍是忍了,可要是皇帝还不满足,再逼一步呢?”
  
  “您的意思是……?”
  
  西加尔没有回答,而是看向织芳。
  
  “……导师果然看得透彻。”织芳微笑,“法案实施三年,如今贵族里没遵守这法案的,只有克维莱尔了……”
  
  高个儿愣着没反应过来,飞玄已经脱口而出:“您是说,皇帝会疯到废了皇后,另、另娶自己的……”他没说下去。
  
  室内一时静默。
  
  半晌,高个儿小声说了一句:“卧槽。”
  
  西加尔抿了口茶。“到了那一步,就算奈特想忍,皇后也不会忍,她的儿子更不会。”
  
  不,罗连绝不会忍。织芳想。
  
  “……好!好!”飞玄激动地站起来,双手撑在桌上,“我这就去时茵,准备好了等你们!”
  
  织芳笑了:“我好多年没见你这么激动的样子了,飞玄。可你还没说,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飞玄面色一红,又坐下来。
  
  “是人数的问题。”他说,“要对圣盾造成威胁,至少需要三万朝灵,去掉时茵本就有的七千多人,还差两万三千人。就算西边打起来,有了避祸的由头,要让这么多朝灵聚集到时茵去,还是太困难了……”
  
  “哪里需要那么多呢?”西加尔摇头失笑。“一半……不,一半的人数都不用。”他微笑着,藏下眼底的嘲弄。

  
  从市政厅出来时已近傍晚,罗连看看天色,吩咐勤务兵去团里报告一声,自己骑马回了奈特老宅。
  
  升任骑士团长后,罗连就从老宅搬去了骑士团长府邸,但今天是他幼弟艾尔温二十岁的生日,奈特家办了宴会,请了不少亲戚朋友,他这个兄长自然没有缺席的道理。
  
  贝缇·巴特拉姆嫁到奈特后一共生了四个儿女,前三个都挺顺利,生艾尔温时却难产了,不仅就此落下病根,五年后撒手人寰,孩子也天生不足,体弱多病。家里人怜惜艾尔温,万事都宠着护着,小外甥嘉文和莉安妮比他小四五岁,在奈特家论地位却还要排到他后头。艾尔温倒没因此长成骄纵跋扈的二世祖,却也难免天真浪漫,没有城府。
  
  罗连瞧着这个弟弟强撑笑脸接受亲朋好友的祝贺,一个人时却不停叹气,遂找了个空档把人逮到花园里,胳膊架在他脖子上,说:“谁欺负你了,告诉二哥,二哥揍他去。”
  
  “我都二十了,还把我当小孩哄呢?”艾尔温哭笑不得,“再说,你敢碰她一根头发,我跟你拼命。”
  
  “哟嗬。”罗连乐了,“我知道了。你又干了什么傻事,惹得人家姑娘不高兴了?”
  
  “没有。”艾尔温摇摇头,却没有下文了。
  
  罗连也不催问,只是笑着转开话题,说起皇后陛下送来的生日礼物有多贵重,又说起老爹在上议院气闷得很,最近说要学他的老搭档格兰森伯爵急流勇退,去都青府任个闲职……没说多久,艾尔温先忍不住了:“不知道是谁在凯芩面前多嘴,说我是贵族,就得遵守陛下的法令,不可能娶她,要是违背法令,会被剥夺家产,充作苦役……凯芩现在根本不理我了。”
  
  罗连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安慰他,却听到艾尔温继续说:“为什么她就是不相信我呢?我根本不在乎什么家产,爵位,只要能跟她在一起,就是被发配到红区,我也心甘情愿……我真恨不得明天就去王都,让陛下立刻就处置了我,这样总能证明我的心意了……”
  
  “说什么傻话!”罗连往他脑袋重重一拍,“哪里就到这个地步了!”
  
  “……”
  
  “温斯特小姐不是不信你,是不想你为了她受苦,连这个都不明白吗?”罗连一脸恨铁不成钢,“再说,有你二哥在,有你大姐在,从小到大,什么事没给你办成过?既然都肯为了她被流放,就不能耐心多等等?”
  
  艾尔温愣愣的:“二哥……你是说……”
  
  “纯血法案早晚要被废除的。”罗连压低了声音,“陛下一意孤行也有尽头,只要所有人都反对他……但是,要把所有的声音串联起来,需要很多时间……”他看看幼弟呆然的脸庞,忍不住刮了刮他的鼻子,“你什么都不用担心,等着娶你的凯芩吧……”
  
  “我、我的……”
  
  艾尔温脸有些发热。他抬起头,蓝色的眼睛亮晶晶的。
  
  “我信你,二哥。”
  
  哄好了自家弟弟,罗连抱臂靠在树上,看着他明显放轻松了的背影,脑海里不期然浮现出了另一人的影子。他们四姐弟中,莎柏琳娜和他继承了父亲的样貌,赛拉斯和艾尔温随了母亲。虽然性情截然不同,但艾尔温是越来越像当年的赛拉斯了。或许正因为如此,大姐和他才加倍疼爱这个弟弟,希望他远离刀光剑影、政治波澜,平淡却快乐地过完一生。
  
  很多年前,他曾经质问莎柏琳娜,为什么答应嫁给伊迪斯那个好大喜功的蠢货。皇后的位置有那么稀罕吗?
  
  莎柏琳娜先给了他一巴掌,再摸着他发红的脸颊,说,你知道什么是家族吗?
  
  他满眼的不忿,莎柏琳娜却径自说,家族是坚实的巢木和带来活力的巢鸟。我和你是巢木,赛拉斯和艾尔温是巢鸟。我们支撑着家,让他们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少了哪一边,都成不了家族。你现在不明白,等你失去更多的时候,你会明白的。
  
  一语成谶。
  
  塔菲骑士团噩耗传来时,他在房间里关了三天。第四天早上,他揉了揉守在门口惶惶不安的艾尔温柔软的发旋,直接去了骑士团报到。
  
  跟那时相比,自己是否有变得可靠呢?罗连想,长姐的话犹在耳边,他又想起织芳。
  
  “如此说来,我是巢木,我给了她自由,我们岂不是已成了一个家族?”他自言自语,“ 但似乎并不是这样的。我和她,少了什么呢?”
  

  织芳也在想。
  
  她想起和罗连初遇的时候。
  
  十七岁的她眼里,风流矜贵、一掷千金的名门公子,除了皮相好些,和其他败家子也没有什么区别。饶是如此,当他连续第十天在她坐庄的桌上放掉垂手可得的胜利送她通吃时,她还是没忍住对他说了第一句私下的话:
  
  「你输的钱够我二十倍身价了。」
  
  眉眼深邃的阿尔洛贵族笑眼弯弯。
  
  「可我还没有买到你的心。」
  
  她翻了个白眼。
  
  「买我的心?那我看你是瞎的,交易对象都没搞清楚。」
  
  贵公子先是疑惑,随后恍然大悟。普通的荷官赢钱上缴,自然可以留下提成,但像她这样的朝灵,连自己都是赌场主人可以随意处置的财物,罗连在赌桌上砸钱,可不跟她没半毛钱关系?
  
  第十一天,他将一纸身契递到她眼前。
  
  「从今以后,你就只有我这一个名义上的主人,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去哪去哪,挣了钱也不用给我——当然,我也不会养你就是了。」
  
  她花了好大力气没让手抖,接过契书,抬眼看他,不知道自己眼里亮起怎样的光芒。
  
  「现在,你可以接受我的追求吗,织芳小姐?」
  
  「我考虑看看。」
  
  织芳微微笑了。那时的她多年轻啊,以为自由是这样唾手可得、可以不用自己争取的东西。
  
  “走吧。”
  
  同伴们向她伸出手。
  
  她一个个看过去。那里面有飞玄、元洲,有霜经和封硝,还有更多认得的,不认得的,年轻的,年幼的,皆是黑发黑眼,眼里带着光。这是她的同胞,她的族人。
  
  “走!”
  
  她领着头,穿过窃窃私语的人群,穿过坚实稳固的城墙,穿过冬日荒芜的田地,穿过潺潺溪流。
  
  踏入幽不可见的森林中。

  
  “罗连阁下!”
  
  高瘦的年轻人跟随亲兵进入夏维朗城外用作临时指挥部的民房,一眼看到要找的人,来不及行礼,急切地说:“时茵出事了!”
  
  罗连眯眼:“怎么回事?”
  
  “时茵的朝灵太多了,大家怕出问题,闹着把他们赶出城……结果,人一出去就不见了!米切尔森团长亲自带队去追,中了埋伏,死伤惨重!”他快速地说完,又从怀里拿出一封信,“这是我父亲给您的亲笔信,详细情况都写在上面。”
  
  罗连接过信,一目十行地看完,面色未见变化,先朝年轻人点点头:“辛苦你赶过来,詹姆斯,请替我谢过坎贝尔伯爵。”说完示意亲兵把人带下去,又把信递给副团长杰冈。待几个将领都看过后,杰冈率先开口:“团长,看来我们不得不撤了。”
  
  一个中队长也说:“塔菲被朝灵占领,时茵大乱,森染也空虚着,威鲁尔·阿尔卡纳必然要回援。一旦弗格森摆脱控制,他率领的尼恩格兰骑士团半天就能过来,到时与夏维朗前后夹击我们,后果不堪设想!”
  
  “咱们在这耗了这么久,可不能这么灰溜溜的回去!”另一个中队长急了,“二打一又怎样!打仗又不是加减法,多的必胜!王家骑士团一直龟缩在圣盾后面,等弗格森来了,这帮孙子要是敢跟着钻出来,咱们正好一网打尽!”
  
  “天时地利人和,我们现在哪样都不占了,怎么打!”
  
  “团长,你做个决定吧。”杰冈抬手制止了部下的争论。为了解救嘉文皇子,他们从晓光开赴过来,在夏维朗城外驻扎近一月,只与王家骑士团派出的斥候小队交手过一次。夏维朗拒不应战,他们也攻不破圣盾,只能等待城内的动静。原本森染骑士团拖住了伊迪斯的心腹、尼恩格兰骑士团长弗格森,时茵骑士团也早暗中知会不会出兵,让他们一时没有后顾之忧,但如今时茵出事,局势顿时变得对他们极为不利。
  
  罗连环视了一圈自己的搭档和部下,缓慢地开口:“继续坚守,等待城中信号。”
  
  “团长!”
  
  “我相信威鲁尔·阿尔卡纳。”罗连的声音低沉,却饱含着坚定,“我相信那个男人一定能够看清楚这个乱局,狂王不死,一切都不会结束;我相信米沙·宾杰洛,他一定能够说服王都的人们,为我们打开城门。最重要的是,我相信无论是我们的骑士,还是我们要守护的人们,都已经受够了伊迪斯的所作所为!当一个人被所有人憎恨时,他注定要失败!女神必将护佑我们胜利!”
  
  “女神护佑我们!”
  
  “女神护佑我们!”
  
  “女神护佑我们!”
  
  在逐渐扩散响彻整个军营的口号声中,罗连拿起那封信又看了看。信上“叛逃奴隶首领 织芳”几个字赫然醒目。
  
  罗连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滋味。仿佛有被背叛的惊愕、被算计后的愤怒,又有被抛弃的苦涩,还有一股不知从何处涌出的热浪,竟然压过了那些愤怒和苦涩,在他的胸口久久盘旋。

  
  我终于明白了。
  
  他想。
  
  我是巢木,她也是。
  
  我们注定要成为家族的奠基,只因我们比起自身,更渴望所爱之人能够翱翔。

  
  “团长!城中传来信号!王家骑士团发生哗变!圣盾已经关闭!”
  
  罗连一甩披风。
  
  “将士们!我们出发!”
  
  “是!”

  
  圣历三九零年一月十八日,夏维朗王家骑士团部分骑士倒戈,关闭圣盾致使晓光骑士团冲入夏维朗。王家骑士团苦守宫城,最终得不到支援而被击溃。皇帝伊迪斯·克维莱尔死于罗连剑下,然而皇子嘉文与公主莉安妮早已殒命于皇帝之手。罗连·奈特坐镇夏维朗,宣布拥立伊迪斯的堂兄普里切利伯爵为新帝,后护送伯爵来夏维朗时遇刺身亡。
  
  同年二月一日,朝灵将第六都市『塔菲』改名『远京』,宣布独立。

—— END ——

已有 10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伊斯雷 + 1 起点
神秘男子 + 360 + 18 奖励发放
帕西瓦尔 + 1 效果拔群
敏特·艾格斯 + 1 效果拔群
年祁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携带金 + 360  剧情点 + 18  存在感 + 9   查看全部评分

1 朋友的 1%
2 朋友的 0%
3 副本的 1%
4 自己的 5%
5 自己的 0%
挖坑不休,填坑不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4827 GP
活跃度
21 AP
技能点
60 SP
剧情点
182 TP
存在感
349 BP

匕首S 医药学C 读唇术 豪饮 野外生存 星魔法A 投掷A

发表于 2017-12-12 21:13:2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斯特利 于 2017-12-14 11:06 编辑

人物介绍(按出场顺序)

罗连·奈特:晓光骑士团团长,举兵诛杀狂王伊迪斯后,被教会暗杀。

织芳:远京城主。夏维朗赌场荷官出身,曾是罗连的恋人。

赛拉斯·奈特:塔菲骑士团团长,罗连的大哥,在塔菲血宴中牺牲。

元洲:远京统武长老,开谊之父。在远京发动兵变失败被诛杀。

飞玄:灵会干事,在大迁徙途中,伏击时茵骑士团时牺牲。

霜经:远京城政长老。

西加尔:效忠深蓝的恶魔,帮助朝灵出走,被朝灵们遵为导师。后身份败露,死于星士之手。

艾尔温·奈特:罗连的幼弟,罗连死后,被教会推举成为新朝的皇帝。

凯芩·温斯特:尼恩格兰的学者之女,暗夜王朝第一位皇后。

莎柏琳娜·奈特:罗连的大姐,狂王伊迪斯之妻。

詹姆斯·坎贝尔:时茵首席议员,苏瓦·坎贝尔之父。

杰冈:晓光骑士团副团长。已经病逝。

威鲁尔·阿尔卡纳:森染骑士团团长,伊斯雷之父。被教会暗杀。

米沙·宾杰洛:上议会议员。已经病逝。
已有 6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柯瑞森特 + 1 ……真的是团长啊!
伊斯雷 + 1 敬泥土
神秘男子 + 240 + 12 精华奖励
敏特·艾格斯 + 1 效果拔群
塞缇丝 + 1 满满的历史感

总评分: 携带金 + 240  剧情点 + 12  存在感 + 5   查看全部评分

1 朋友的 1%
2 朋友的 0%
3 副本的 1%
4 自己的 5%
5 自己的 0%
挖坑不休,填坑不止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爱の传教士」

战斗力⑨⑨⑨的传说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1202 GP
活跃度
25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257 TP
存在感
4085 BP

理魔法A 魔导开发A 格斗A 匕首A 烹饪A 键盘乐器A 赌博A 商业A

发表于 2017-12-13 11:24:52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妈呀……

我的妈呀我的妈呀我的妈呀?!

看看呀这写了什么!天呐是罗连!是罗连大大啊!!!!是那个罗连大大啊!!!!

你毙掉的稿子又是什么故事哦简直要惶恐不安起来……这个黑历史放松大礼包吃得超开心!

………………等等所以说翠翠正史+2是不存在的,不可能的,tan90的了啊?!

姑且装模作样地心疼少主30s
那个翻白眼的动作莫名有种“哦,亲生的”的感觉(。

说真的看到开头就内心一阵怪叫,想起当年少数决来……真的是莫名可惜,太可惜了。但是对于少主和二小姐来说应该是更好的回答吧……虽然文字游戏到最后不过是市井传言,人心中的点滴方寸还是自个儿知道。

无论如何,既然一方都已经死去了那就完了,没有啦。

也是完了,不可能啦,没什么能赢过死人。

哎哟喂真是我内心的罗曼情结在奔流而且这个二十岁的!单纯的!眼睛里仿佛有星星的艾尔温!可爱!可爱!以后不要留那种小胡子啦!

等等除了二黄还在实际上奈特是不是都绝后了ry

啊不行这个开头就太刺激了,超刺激地各种来连发。

——和15的外甥女有什么不好啊!啊!你连他爹都砍了!15岁还不是萝莉了!啊?!啊?!(你够了下去


我的天呐真的是,真的是,刺激。刺激。特别刺激。

说不出别的,就那种郎有情妾有意,都不说破,推来推去,啧啧啧,啧啧啧,了不起,特别了不起。

但是吧出了这个门他们就都是不能为自己而活了。家族可说是一个庞大的组织,一种生物,其中任意一员不过是细胞之一,分工,承担责任,都只是为了将家族延续啊……

罗连你姐也真烈,我真的怀疑你其实是个姐控。

这篇真的太刺激,太刺激,我还是缓缓,缓缓,我的妈呀这次的电脑,这次的电脑,天呐——



明明刚看到开头睡眠不足的我脑子里还以为塞拉斯适合nutella一样的东西,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夜霾 + 12 认真回帖奖励
阿斯特利 + 1 hhhhh我写得也很痛快!

总评分: 携带金 + 12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远京少主

执行者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远清
所在地
远京
携带金
6710 GP
活跃度
54 AP
技能点
110 SP
剧情点
734 TP
存在感
1805 BP

动物驯养 潜行 野外生存 兵法B 易容C 刀S 弓S 医药学D

发表于 2017-12-13 15:54:44 |显示全部楼层
谁还没有个初恋。
又有几个真和初恋白头偕老?我相信罗连是迷恋织芳的,可惜他们没这个缘分。
只有活着才有输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织芳能在罗连活着时候离开,就没有相守的心,毕竟“陪你一阵子”而已,罢了。

原来封硝离开是冥冥中的因果循环呢,到是错怪了父亲很多年。
已有 3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柯瑞森特 + 1 谁还没有个初恋。
夜霾 + 6 认真回帖奖励
阿斯特利 + 1 看看这个未成年的爱闹别扭的小朋友

总评分: 携带金 + 6  存在感 + 2   查看全部评分

有美一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岁魈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8362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4 SP
剧情点
1007 TP
存在感
1690 BP

二刀流 野外生存 潜行 生物学C 剑S

发表于 2017-12-13 17:32:0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狼 于 2017-12-14 00:15 编辑

我回顾了将近三年前的少数决!当时的标题是《远京传奇八卦:她最爱的男人是?——【罗连】VS【封硝】 》

其实我也超好奇的,对罗连这个人好奇,对当年的织芳也好奇!但是罗连已经死了,现在的织芳背负了那么多东西,恐怕已经很难说她当年怎么样了,所以一直都挺遗憾……直到看到这篇!哇!哇!哇!!!

看到了当年一幕,满足!!!!!

民间八卦毕竟是民间八卦,在织芳心中,恐怕有别的东西永远凌驾个人感情之上,现在感觉是这样,没想到当年也是这样!她对罗连不是没感情,但仍然为了自由和他分道扬镳,可见她最爱的首先就不可能是某个人,或者某个男人——但若非要说罗连和封硝这两个男人,谁在她心中更重一点……我想还是封硝更多,因为封硝不止是封硝,还是她的同族,是与她一起建设起了远京城的人,是乌秋和青鸲的父亲……罗连不过是初恋罢了,没有可比性。

这样的比较也没啥意思了。

然而不说情爱,我想罗连对织芳有另一种意义的刻骨铭心,他毕竟是第一个给她自由的人——也让她知道一纸契书远不是真正的自由。而且没有罗连的包容,织芳不见得有机会结识西加尔,与灵会谋划那么一场大事。但罗连会愿意这样对她,被这样的织芳吸引,我想他们骨子里也有相似之处——都渴望自由,都自觉背负责任,都有果敢的手段——这些特质会造就一个人,变成一个人外在的容止,总觉得这是织芳吸引到罗连的很重要的原因。

从灵魂上看,他俩像在照镜子。

这个意义来说,就特别有趣了!

如果罗连和织芳换个位置,罗连是朝灵罗连,在赌场做荷官(或者打手)的时候被织芳·奈特看上——说不定他俩最后也是一样的发展!朝灵罗连会算计织芳,带同族远走,变成远京城主。

《远京传奇八卦:他最爱的女人是——【织芳】Vs【???】》(住脑

……

总觉得还有什么想说,一下子想不起来了!就先这样了!

PS:二十岁的艾尔温酱,真可爱啊。感觉艾尔温更适合这个八卦,如果除了凯芩,他能陷入其它修罗场的话。以艾尔温的性格似乎不是没可能——如果凯芩出现竞争对手会怎么样?他出身奈特家,这个几率还是很大的。如果这个竞争对手不是以强硬姿态插足进来,而是用更加温婉的、更难拒绝的方式,艾尔温狠得下心吗?会为凯芩快刀斩乱麻吗?【滑稽脸.jpg】可惜因为纯血法案,大家忙着瑟瑟发抖,无心贵乱了。现在艾尔温表现的专情,我是有些不信服的XD!

点评

乌秋  小狼说的特别好!  发表于 2017-12-16 21:57:39
天狼  噢!  发表于 2017-12-14 11:36:03
阿斯特利  文里没什么机会表现,但我觉得凯芩和艾尔温的爱情不只是基于容貌性情上。艾尔温是个喜爱艺术的文艺青年,凯芩这方面大约也尤其和他有共鸣吧!  发表于 2017-12-14 11:10:32
已有 4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特纳·辛德莱斯 + 1 效果拔群
夜霾 + 12 认真回帖奖励
塞缇丝 + 1 效果拔群
阿斯特利 + 1 人生哪有那么多假设呢!

总评分: 携带金 + 12  存在感 +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阿齐斯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2990 GP
活跃度
6 AP
技能点
5 SP
剧情点
122 TP
存在感
1079 BP

潜行 星魔法A 链刃S 匕首C

发表于 2017-12-21 11:01:16 |显示全部楼层
真、真好吃【吧唧吧唧】

这种年轻时无疾而终的狗血和分别,真好吃,是不是真爱根本不重要,因为她已经这么美味了!
罗连和织芳之间的相处模式太棒了,这两个聪明通透高情商的人哦……!虽然通透但又隔着层水雾般那种若隐若现看不分明的调调哦……!大吸一口!心满意足!

艾尔温,真可爱。
艾尔温和罗连之间的相处的感觉其实也很棒啊(小声的)其实我以前看事件的时候就蛮喜欢艾尔温和罗连的关系的【虽然只有艾尔温自己一两句话的脑补】【是本亲情控了】作为皇帝来说,他跟凯芩也超好吃,好吃,吧唧吧唧。
已有 3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阿斯特利 + 1 奈特家的人其实写起来都很有意思的!
柯瑞森特 + 1 有玉米好吃吗.JPG
夜霾 + 6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6  存在感 +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格尔希因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6849 GP
活跃度
5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517 TP
存在感
1393 BP

理魔法SS 剑S 空艇驾驶 历史 政治C 兵法B

发表于 2018-11-14 19:48:40 |显示全部楼层
唉……………………

不忍卒读。

这就是第一遍看的心情。起先觉得非常好,非常有意思,再看下去,渐渐地就乱了阵脚。不敢细细去看,不能深深去想。蜻蜓点水地过完了,坐了很久,没法平静下来。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湖万古流。

但是,在河底,还是会有灿烂、绚丽的雨花。

就不说罗连,织芳,塞拉斯,艾尔温,威鲁尔,他们于我已经非常亲切了——不说磨灭了的飞玄,他的名字再无人提起——就是元洲霜经,就算后来变得昏聩没落了,也曾经有过心怀理想、意气飞扬的年代。
而以身为木的莎柏琳娜,驰递要讯的詹姆斯,甚至老宾杰洛——谁能想到他在夏维朗开城中有过这样的功勋。如今我们知道了,他们曾经活过,曾经战斗过。

再读时,我明白了。
使我慌乱、使我感到冲击的,是那激流。
他们就是那激流。

他们是巢之木。有了他们,我们才成其为我们,时代才成其为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模样。
每当看到他们,就记起自己为何要前行。
已有 4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艾米莉娅 + 8 认真回帖奖励
柯瑞森特 + 1 怎么还突然吟诗的……(害怕.JPG
天狼 + 1 重看时我也发现了宾杰洛……唉
阿斯特利 + 1 是心友!

总评分: 携带金 + 8  存在感 +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爱の传教士」

战斗力⑨⑨⑨的传说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1202 GP
活跃度
25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257 TP
存在感
4085 BP

理魔法A 魔导开发A 格斗A 匕首A 烹饪A 键盘乐器A 赌博A 商业A

发表于 2018-11-15 15:00:4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柯瑞森特 于 2018-11-16 08:46 编辑

失忆……不对鸽化的我…… 完全不记得自己有打算二刷这篇的了。

那我就来补一个详细一点的回复好了。

一开头就暗喻了很刺激内容的画面。

但想了想还是很能理解的。其实这点上我是真的心疼少主的,谁不想要完美无缺由始至终的模范父母呢,然而主线人物不由自己决定,这种时候就,虽然是东方式人物,还是稍微加入西方世界的世界观吧!经历得越多就越有味道,越有魅力!了不起!织芳大大和罗连之间……即使真的有爱情大概也会因为关系的悬殊带来怀疑的影响吧。毕竟就算罗连给了她所谓的“自由”,那也与宠爱随便什么低于人(阿尔洛)的事物一样,就算有着与众不同的情感也很难拿出超出这个的证据,(我们超游角度来看的话罗连还是满单纯热血笨蛋的能体会到他的真心,可是对织芳来说,或许无法这样纯粹),罗连自身也枷锁太多。更别说在遇见罗连之前,织芳也有着自己的人生,已经树立起了对待阿尔洛与朝灵的三观,即使他们再合适,在这种问题上估计还是很难达成一致的。换言之,我觉得罗连就算爱织芳,也不会爱到将她的愿望当做自己的愿望来用心实现,他还是更多地属于奈特的——而织芳也是深知如此所以她也并不会真正地倾诉(但她又清楚他什么时候会不能忍)。与其说是互相旁敲侧击,不如说就是,虽然彼此都知道在做戏,但是不知道谁才是更入戏的那一人……这样的味道吧。

毕竟,实际上为了奈特,或者说大义凛然一些为了更多的阿尔洛,罗连是可以违逆而上、弑君的。但是为了织芳呢?他并不会为了让她的身份得到承认而做出这么多,安然接受了设定——就算罗连无所谓朝灵阿尔洛,甚至真的倾心于织芳,他还是不会属于织芳,就如织芳不会属于他一样。潜意识中依然不够对等的爱情……是很难经营的。

唉其实这也不能说是罗连和织芳的问题。人是很难反抗与生俱来的社会阶层的,更别是说是未曾启蒙开化的那个年代了。生于低层或许麻木或许还能想到反抗,生于舒适阶层,还真可能意识不到什么假如。如果没有恶魔导师超越时代(x)提出众生平等的口号并且触动人心……会怎样呢……展开来说我知识量可能不够,就算了。总而言之也就是……随便地感慨感慨,唠嗑唠嗑啦。就是更知道那种不易,在看到打破的时候才会更为感动啦。

这种露水的相逢也是很浪漫。爱的形式也有很多种无关轻重方法。但是织芳大大应该,最后还是……最喜欢少主和二小姐的啦当然!!!!

啊,吃早餐的时候突然想到一点,虽然不仅仅是,也要加上许多人的努力和拼搏,但是罗连对织芳大大的纵容让她有钱有闲、从而也很容易在朝灵中取得地位……某种意义和程度上他们这段爱情的结晶也可以说是朝灵出逃、远京独立、织芳大大当上城主这件事……吧?而远京城呢,又是曾经的塔菲,罗连大哥塞拉斯死去的地方……我还有点喜欢这种很难形容的因缘巧合诶!

说回爱情之外的吧。

导师这里是很清楚塔菲的情况才说一半人都不用的吧……

我就在哪儿记得罗连好像是个骑士团长,原来真是,编年史大大你怎么不更新一下!

唉艾尔温大大真是小的最受宠,整个主线事件简直就是他人生的悲剧写照。这个好像幸运地、不动一针一线就顺顺利利无声无息走上阿泽兰王国最高位的男人一直在丧失着,父母,兄姐,最爱的女性,与之诞下的孩子,做人的心智,自己的生命与……或许有名誉吧。

说起来虽然塞拉斯已经死去九年了,罗连提起来还是一口一个二哥,这样给哥哥留下位置呢……

这个艾尔温真可爱。太可爱了。想看电脑先生写他和凯芩的狗粮番外大概是没可能了我就想想(……

这个耐心多等等是等到了……然而让他等待的人已经不在了啊……

真可爱啊。没准二黄还挺像他的。

所以巢木与鸟的区别就是,长子为长,幼子为幼,次子注定是为继承家业的长子服务,而幼子备受宠爱只需要自由,女儿,女儿只是政治婚姻道具,她自己也如此看待自己……唉。

真是令人难受。但是也很传统。可还是……唉……

以前或许觉得为了家族也是没有办法,但是实际上是为了维持住贵族家族的各种利益纠葛吧。虽然普通平民家族好像也有很多无可奈何,但是这里的贵族们也是看似有了更多选择,实际上还是……总总无法由心,甚至比什么时候比谁都活得还要被动与符号。他们虽然能夸张到掌握、控制其他谁(奴隶、平民)的生命、人生、乃至命运,自己的却似乎总有更高一层阶级的人控制着,或者被他们内心的那个“诉求"控制着,唉……

织芳大大演绎了什么叫做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不是)命运还是要靠自己。这或许不是罗连感受到的热浪吧,但是也许,说不定他们能有更多时间的话,也许还会有别的故事吧。

果然死亡是最残酷、最仁慈、最无情、也最温柔的……肯定吧(。


唉……感觉要心疼的人太多了都心疼不过来了!那就干脆谁都不心疼啦!

不对不对还是有一个要心疼的!普里切利伯爵就不能拥有人物简介吗.jpg!

点评

柯瑞森特  好巧哦他们都是我曾经的黑粉对象呢!威鲁尔先生不是,他儿子还总是那么乖,所以……没有邀请券!(残忍.jpg)他只能加入苦情高身价男人TOP10榜单了!(???)  发表于 2018-11-15 15:21:50
伊斯雷  艾尔温和百威真是同病相怜……成立个苦命PAPA俱乐部吧(威鲁尔:我拒绝加入  发表于 2018-11-15 15:17:09
已有 3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艾米莉娅 + 18 认真回帖奖励
阿斯特利 + 1 patpat
伊斯雷 + 1 治愈系

总评分: 携带金 + 18  存在感 +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4827 GP
活跃度
21 AP
技能点
60 SP
剧情点
182 TP
存在感
349 BP

匕首S 医药学C 读唇术 豪饮 野外生存 星魔法A 投掷A

发表于 2018-11-15 16:04: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斯特利 于 2018-11-15 16:06 编辑

TO伊斯雷
我就知道你会注意到这些地方!像这样把过去的历史上不经意翻开一个角——但只有一角,点到而止的写法我可喜欢了,我知道你也喜欢!XDDD

TO颗粒
有一点你感觉的很对,罗连爱织芳,但他爱的方式是非常安全,不会损害到其他心爱之物的那种。他不会因为爱她就去对抗庞大的社会规则,挑战自己的阶级。不仅如此,他的事业、理想、爱情……这些他个人的东西都可以为家族让步牺牲。(其实他不喜欢当骑士的。)所以当伊迪斯触及他的底线时他会不计代价地反抗。
我觉得一个人的立场、位置、抉择很多时候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倒不一定是譬如长子这类单一的原因导致啦。其实赛拉斯是长子(但罗连和莎柏琳娜都认同他尽可以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性别、心性、原生家庭、教育,等等等等都会影响那个人的选择。还有后天的际遇。月背里写利亚姆选择成为泥土,也是一样。即使是艾尔温,如果凯芩没死,法泽雷尔没被附身也没被调换,也许他也能坚强起来,为了他所爱的人成为巢木吧!(但也只是也许(。虽然看起来是那个样子,但他真的还挺受欢迎的……

点评

柯瑞森特  五条回复里三条都在夸艾尔温酱可爱,他是真的挺受欢迎的……在变成艾尔温皇帝陛下之前(。  发表于 2018-11-15 19:04:03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艾米莉娅 + 8 认真回帖奖励
柯瑞森特 + 1 罗连小学六年级!不能更多了!

总评分: 携带金 + 8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1 朋友的 1%
2 朋友的 0%
3 副本的 1%
4 自己的 5%
5 自己的 0%
挖坑不休,填坑不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