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762|回复: 0

[正史] #白夜线#愿星-补充:他乡偶遇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难度
所在地
远京
携带金
3231 GP
活跃度
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393 TP
存在感
349 BP

野外生存 潜行 格斗A 阿尔洛语 易容C 医药学D 毒药学D 弓B 水性 手语 豪饮

发表于 2017-12-12 22:58:27 |显示全部楼层
前情提要:芬扬的协奏曲by帕默斯·罗斯兰



——————————————我是正经的正文分割线————————————————————

    “我累了……”穿着一身阿尔洛服饰却有着一头黑发的女孩子站在原地一步也不肯走。
    “……”帕默斯看了看有些耍赖的少女,他没有想到历来爽快的方墨也有耍赖的时候,只能没办法的摇了摇头“那就稍等一下,马车马上就到。”

    诚如他所言,并没有过多久,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传来,一辆带着罗斯兰家标志的马车出现在街口。车夫操纵着马车缓缓停稳,一名朝灵少女轻巧地跳下来,拉开轿厢门,向帕默斯微微一欠身,微笑着道了句“少爷”。
    帕默斯向方墨介绍,这位朝灵少女叫做姝妧。方墨抬眼看了看那位小姐,然后看到了她手上的绳结,只是一笑。

    经过短暂的介绍,她们互相知晓了彼此的名字,只是方墨此时没有透露真名,而是说自己叫塔可。
    随后,方墨迈步先上了车子,姝妧紧跟着也上了车子。
    车夫驾着马车向帕默斯已经订好的餐厅而去,帕默斯并没有上车,而是先行离开,他会在餐厅跟她们回合。

    方墨上了车之后,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将脚上的鞋子脱下,肆无忌惮的让已经受折磨一天的脚掌放松,甚至还用手揉了起来。
    对面的姝妧看的有些惊呆,她不知道此时应不应该出声,心里感觉略尴尬,只好默默的不做声,只是看着方墨的动作。
    “诶呀,真是抱歉。”觉得舒服的方墨仿佛才注意到姝妧一样,有些带着歉意的挠了挠头。她调皮的眨了眨右眼,双手合十“拜托还请忘了我这个丢脸的样子,那双鞋子实在是太难穿了,差点摔了好几跤。”
    “……”姝妧更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姝妧,真是个好名字。”方墨盘腿坐在马车的座位上,看着对面的女孩子“现在知道看来也不晚。”
    “诶?”姝妧惊讶了一下“我……我们见过吗?”她有些小声的问。
    “小巷、流氓、女仆小姐。”方墨一个词一个词慢慢的说着,笑着看向对方。
    “!”听到对方提起自己怕少爷担心,连少爷都没有告诉过的事情,姝妧的眼睛不禁有些瞪大“你……啊,不是,塔可小姐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我当然知道了,毕竟是我救的女仆小姐,要不是当时太赶时间,还想护送女仆小姐回家呢。”
    “诶!诶诶诶诶诶!!!!!”大概是因为太过于震惊,姝妧的声音提高了几度。
    “姝妧,你没事吧?”车夫大概是听到了姝妧的惊呼声,有些在意的问了问。
    “没事,请你继续赶车就好。”
    “好的,有事情的话要叫我。”

    “可……”姝妧左看看方墨,右看看方墨,仔仔细细观察着面前的人“可是,救我的明明是一位好心的先生。”
    “那位先生穿着灰色的斗篷,棕色的头发,打起架来干净利落,对不对?”
    “……”听到方墨的话,姝妧不禁点了点头。
    “最重要的是,他带着一个有云纹的酒葫芦,和一个铃铛。”方墨从腰里摸出藏着的铃铛“酒葫芦不太配这身衣服,就没有带,但是铃铛带了。”
    “叮铃……”清脆的铃音,正是姝妧那天听到的声音。
    “原……原来是塔克小姐!”姝妧还是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方墨。

    几天前,姝妧如同往常一样上街为已经计划的菜单准备材料。
    她提着篮子,看着市场里一个个的摊位,看起来菜还挺新鲜的,应该能让帕默斯少爷满意。
    “姝妧,要来些新鲜的蔬菜吗?”因为经常在这边买菜,菜场卖菜的人还算跟她相熟。
    虽然她是个朝灵人,但有的阿尔洛人对她还算和善。
    “恩,买一些,请给我一些洋葱和西红柿,谢谢。”姝妧礼貌的回应着。
    在菜场中转来转去的过了半个小时之后,她看了看篮子里买好的材料,满意的转身,准备回家。

    “身为一名朝灵,居然还敢自己走在街上,你家主人真是放心。”一名满脸横肉的凶恶汉子挡在姝妧的面前。
    “抱歉……”姝妧不想惹麻烦,她下意识的想转身回去,没想到险些撞到一个人身上。抬头看去,是另一名竖着短发,正在上下打量自己的青年男子。
    “请让我过去谢谢。”姝妧被前后拦在当场,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那可不行,今天还是让你的主人等等吧,先陪我们玩一玩。”凶恶大汉显然是看到了姝妧手腕上的手环。
    “等……”没等姝妧反对,她就被两个人拉到了旁边的小巷子之中。

    “救……”她有些惊慌失措,闭上眼就想喊救命,但自己的嘴马上就被其中一个人给用手堵上了,手上的篮子也被打翻,蔬菜什么的撒了一地。
    “乱喊乱叫可不好,这位朝灵小姐。”
    “……”睁开眼睛,惊恐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那两个人,姝妧心里升起了一股绝望,救命,少爷救命啊!

    仿佛有谁听到了姝妧内心的呐喊,那名短发青年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紧接着就被人扔到了小巷子的墙上。
    “怎么回事?”凶恶大汉不明所以的转头看着“没事喊什么喊。”
    但他没想到的是,他没有看到自己的同伴,而是看见了一双漆黑的眼睛,正在冷冷的盯着他。
    “小子,别多管闲事。”他定了定神,看见对方只有一个人,登时胆子大了起来,而这个时候,他的同伴,也就是那名短发青年,也站了起来。
    “不想死的话,就乖乖的离开这。”
    那名穿斗篷的陌生人没有回答他们,只是向后撤了一步,盯着凶恶大汉。
    “上!”那名大汉给了同伴一个眼神示意,两个人同时发起攻击,前后夹击这个陌生人。
    陌生人并没有慌张,只是微微笑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屑的样子。
    只见他向下一闪身,左一拳先打在大汉的腹部,大汉惨叫一声,向后倒飞出去,撞在了姝妧旁边的墙上,失去了意识。
    而后陌生人又一转身,右一拳,也同样打在那名短发青年的腹部,同样的,短发青年发出了一声惨叫,又再一次撞在刚刚已经撞过的墙上,不省人事。

    “你没事吧?”将这两个人解决,这名陌生人才开口,是低沉的男性声音,他还礼貌地伸出了手,想要拉姝妧起来。
    “啊,谢谢!”看着刚刚电光火石发生的一切,有些愣神的姝妧才反应过来,忙伸出手借着对方的力量站起来。
    “没事,自己还请小心些。”陌生男子帮着姝妧捡起落在地上的蔬菜,重新放回篮子。
    “再次感谢。”
    “既然没事的话,就赶紧回家吧。”陌生男子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有缘再见。”
    这句话说完,他就从巷子的另一头离开了这里。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告诉姝妧自己的名字。姝妧能记住的,只有不时响起的清脆铃声“叮铃……叮铃……”以及挂在他腰间的酒葫芦。

    “原来那个人,是塔可小姐么?”
    “没错!”方墨开心的笑了笑“当时能帮到姝妧小姐真是太好了,没想到还能再见面。”
    “多!多谢!”要不是在车里,姝妧大概会站起来给对方正式的行礼道谢。
    “没事,没事,同为朝灵人,互相帮忙是应该的。”方墨笑了笑“而且,我的真名叫方墨,塔可是阿尔洛的名字。”
    “方墨”姝妧小心的记下了“可是那天我看见的是,是位先生?”她回忆着棕色的头发,灰色的斗篷的男子。
    “哦,那是我为了行走方便,特意易容的样子。”
    “原来如此!”姝妧这才恍然大悟。

    如此,再次相遇的两个人开心的聊着,方墨给姝妧讲着自己一路上的见闻,还不时用奇怪的模仿逗姝妧发笑。

    夕阳渐渐落去,洒在渐行渐远的马车上,从车里不时传出的欢声笑语,让人感到开心欢乐。虽然这两个人才见了两面,但给人的感觉却仿佛认识了好久好久。
    这正是,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谁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能够遇到从家乡来的人,从而认识更多的朋友。

·短篇完



已有 1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收起 理由
神秘男子 + 180 + 9 奖励发放

总评分: 携带金 + 180  剧情点 + 9   查看全部评分

我从世界上消失,有谁会记得我?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