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982|回复: 1

[主线] #白夜线##直参组#焚 [复制链接]

傀儡师/十二支“离火”

战斗力⑨⑨的精锐

Rank: 5

难度
所在地
远京
携带金
513 GP
活跃度
5 AP
技能点
21 SP
剧情点
118 TP
存在感
194 BP

匕首E 野外生存 潜行 投掷B

发表于 2017-12-12 23:57: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翎 于 2017-12-13 04:27 编辑

相关事件 SA413.2.21 命绝今日


    开年并不算有什么好兆头,这个时节的天气和往常的年份并没有什么区别,以前就算天气阴冷总算是人气旺,朋友两三互相拜访吃饭,再清冷的天也抵不过你一言我一语的热闹。前镜司察夜霾被通缉了,作为和夜霾有过来往的人,墨翎在年初的也被盘问是否知道他的去向,是否有过任何联系。常驻茶楼,由于弟弟墨蹇和流离缘故,身边总是少不了小孩子,还被跟着起哄,“大人,他可不知道啊,他这段时间天天都在茶楼讨生活赚几个辛苦钱上有老下有小——”


    说他们不懂事倒也不至于,顽皮鬼稳稳游走在令人喜爱和惹人生气的弦上,总是能在边缘弹跳两下,也不至于挑战到别人的底线,始终没法让人真的生起气来。被小孩子这一搅,氛围刚要严肃起来,突然也就散了几分味道,流离和墨蹇便乖乖蹲着一边作壁上观,没什么存在感,竟然也没有被赶出去,居然也就听完了问话。也无非是知不知道夜霾去哪里,最后一面什么时候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好在这些人也只是例行来问话,没指望真的要从墨翎这里问出点什么。


    流离在一边想着,若是把这些问题丢给自己来回答,当然是——不太清楚啊。流离扳着指头算他们上一次和夜霾和远清一起吃饭的时间,其实在那几个看起来凶凶的人换着花样问墨翎的时候,流离也想——拉着人衣角撒个娇,问问清清什么时候回来,这样他最爱的流沙包,不,也不只是流沙包…有很多好吃的…还有看起来很厉害的夜霾师父,怎么会成了通缉犯呢?那清清还好吗?流离把自己的罩衫的帽子拉了起来,自然垂下的猫耳朵和他的突然低沉下来心情一样。就算不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但他也打心里也明白这事应该很要紧,多说多错。


    “师父是不是不会回来了…如果回来就要被抓起来,希望他走得远远的…”流离小声嘟囔着,没指望墨翎能回答他。


    “一定会回来的。”流离感觉眼前一黑,有只手头顶揉了一圈,眼前帽檐刚好包住眼睛。他很想说自己不是小孩子并不吃这一套,而墨翎显然不应该比他多知道些什么,可是墨翎说得这么肯定——真的像在骗人啊!流离并不是没有经历过离别,只是很难想象再难相见的情况,日子一天一天过,说着说着豆丁就变成了豆芽,有的人就走到了目光再也追不到的地方,只是不知道再也见不到在短暂的人生中意味着什么罢了。揉了流离脑袋的墨翎心事沉沉,作为“十二支”之一,他已经接到了行动指令,营救少主的最后的方案是放火引起骚乱。


    墨翎是出生在远京独立的那一年的,小时候对远京的清理和建造并没有明晰的印象,只是从开始记事起,朱墙玄瓦的朱雀殿就已经伫立在那里了。这栋建筑如果是人的模样,一定比起同岁的自己看起来稳重得多了。


    然而这些念头一一从心里闪过,墨翎看着自己的身体正按照霜鬼的指示浇火油,将之前备下的木炭点燃,为了放大声音的效果甚至往高处掷出了爆竹。面前的场景在眼前变得微微扭曲,周围的空气也开始灼热了起来,“滋啦滋啦”的火舌舔舐着殿内的大柱。他还是感到不真实,头里空空的,有很多声音在里面来回撞击着,殿外呼呼的风声,近在咫尺的噼里的燃烧,还有时不时爆竹炸开的巨响,一旁一起行动的十二支说话甚至需要大声呼喊。火光的映衬下,惨白的面具看起来多了些温度却更加瘆人,而面具下的脸已经汗涔涔,呼吸也开始有些紧窒…


    站在殿内,他好像看到了朱雀殿是以怎样的姿态燃烧的…只有足够大的动静,才会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到这里,那边的营救才会更加顺利。园里花草树木也跟着遭了殃,才发了嫩芽,今年约莫是看不到它们盛开的模样了。


    “闹得越大越好,但要尽力保证自己安全。”霜鬼拍了拍墨翎。按照计划,在火势变大已经引起了足够注意的情势下是救人的最好时机,几个人将分头行动,一部分将潜入关押少主的房间将少主救出,另一部分将在外面持续制造动乱,做好后续的接应。


    “如果外面的情况超出预料,会用雀哨发出警报。”


    霜鬼他们走出几步后,听到后面传来的一声,“多加小心——”几个身影向着目标飞跃而出,影影绰绰的火光下,只是米粒大小的黑点,转瞬消失在了视线里。


    刚烧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人赶来查看情况了。喊着“救火”的声音随着火势变大,好风借力,甚至也不需要墨翎等人继续添柴加火。他在黑暗中隐了身形,隔着不易被发现的距离看着一队队人疾跑过来,就近用着内湖的水和花园中的泥土来扑火。


    不要那么容易被扑灭…又希望这火及时被扑灭,不要让朱雀殿面目全非。


    少主那边又怎么样了,已经很久没有收到过来自少主的消息了,城主大人将少主囚禁起来,会对少主做些什么。毕竟织芳大人是少主的母亲,就算不喜少主的行为,也不至于去伤害他…


    赶来救火的人大都抄水湖到前殿的近路,守卫也几乎撤去救火了——这是预料中的理想情况。


    “咕咕咕…”,夜里这种鸟叫并不少见。墨翎心里跟着默默念节拍,捕捉着那一线声音直到确认到是顺利的消息。屏住心中的激动,他回复了雀哨表示自己已经到位。然而当他看到出来的那一行人,看着大家一脸沉默,忍着不去问。黑鹫背着少主,二小姐在一边紧紧握着少主的手。


    少主的脸靠在黑鹫的一边肩膀上,黑鸦鸦的头发垂下来,安静地悄无声息。背后的红焰也653无法在那苍白的脸上留下一丝暖意。


    素来淡然的二小姐垂目,一行眼泪静静滑过脸颊,那只握着哥哥乌秋的手骨节发白。身后还有一名削瘦的少年,脸型和少主几分相似,曾经做过少主替身这名少年也被趁乱救了出来。


    在赶去城外营地的路上,青鸲给众人传述了少主中毒的经过。


    “辛苦各位了,”青鸲的声音轻柔坚定,“三雪已经稳定了他的情况,但我们得到安稳一点的去处才能给哥哥进一步诊治”。戴着笑脸猫面具的三雪听到这句,转过头来对大家微微颔首。

   

    待到城外的营地,伤病在身的都被安顿下来。墨翎已经感觉整晚衣服被汗浸湿又风干几个来回了,面具下的脸微微有些发痒。半遮面或戴着整脸面具十二支的,看不到所有人的表情,但心底已有几分踏实。冬临和三雪分别坐在少主卧榻两边讨论应对少主中毒的药方。冬临的面具上有只蝴蝶,说话震动时候,蝴蝶的翅膀和触须还会轻颤,再配上三雪那张猫脸面具,竟有几分趣味。


    清秋和余下席地而坐的人说道:“看那边,活脱脱就是猫扑蝴蝶。”


   “是笑面猫,你可不想去招惹三雪的。”谁又凑合了一句。


    大家抬头一看,呵——可不是嘛,便一片低低地笑了起来。倒也减弱了些阴郁的氛围。


    十二支的离火,也就是墨翎,并没有跟着少主去过阿尔洛,也在此时听到了他们回顾去阿尔洛具体经过。一直呆在远京的墨翎对城里茶馆每段时间兴起的话题熟悉一些,也捡着些有趣的,或者对少主的传闻讲给大家听,时不时还被清秋补充上几句。


    “先别起身——”兴许是过了两三个时辰,三雪和冬临那边终于传来了动静。之前苍白得褪去的血色的嘴唇回复了一点粉红,少主看起来仍然十分虚弱,二小姐坐在一边紧握着他的手。


     几副汤药下去后,少主微微恢复了一些精神,先听妹妹青鸲讲自己服毒之后母亲的反应,面上神色不变。又唤众人前来,听了今晚营救的经过,又细细地询问近期城里的情况。


    “朱雀殿…没关系,总会再修好的。”


    “我们便在此处休养一阵,伺机行动…”说几句话之后,少主明显感觉精神不济,靠在凑过来扶他的青鸲肩上。


    少主交代了大家几句后,众人散了准备找个地方歇息一会。墨翎突然听到自己被叫起,“离火,你说说你的想法,你是留在这里呢还是回去呢?”


    因不明白少主为什么有这个问题,他往前走了几步,“任凭少主安排”。


    “你最好还是回去”,少主的眼神穿过面具看着墨翎的眼睛,他看不到对方此刻的表情,也并不需要知道。部分十二支的身份已有暴露的危险,而相对并不太活跃的墨翎反而在这样的环境下回去是安全的,“立夏”还在远京城,城里市井的情况若离火能够关注也能为城外营地提供有效情报。


    少主又唤清秋前来给墨翎讲一些收集情报需要注意的方面,墨翎在心中自是一一记下。霜鬼在墨翎离开营地之前特地叮嘱:“切莫荒废了练习,之后见真章的时候只怕再多练习都不够用的。”


   夜深露浓,墨翎沿着刚走过的隐秘小道回到城里,到家时,天已微微亮。往北望去,好像还有缕缕的烟。


    才躺下一会,便听到了由远及近的一串脚步声,“翎翎,出大事了!”


    骨头还没有散架的墨翎被冲进来的流离摇得快要散了,“他们说朱雀殿被人烧了!”这一晚上墨翎的精神一直都处于紧绷状态,此时纵然身体已经十分疲惫,精神还是没有松懈下来。被流离哄着又穿好衣服陪着他去看朱雀殿。


    他也很想知道到底烧成了什么程度,那一定不好看,和他几乎同样年岁的朱雀殿。


   突然想起了少主在营地里说的那句话。


   “朱雀殿…没关系的,总会修好的——”


    因为渴望独立的朝灵族人的努力才有今日的远京,以人成城,朝灵族人能赋予这个城市灵魂,有的东西是烧不掉的。只要大家都在——

     那么远京就在。


已有 3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八帚 + 1 治郁系
神秘男子 + 210 + 10 奖励发放
乌秋 + 1 心里苦。

总评分: 携带金 + 210  剧情点 + 10  存在感 +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远京少主

执行者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远清
所在地
远京
携带金
6710 GP
活跃度
54 AP
技能点
110 SP
剧情点
734 TP
存在感
1805 BP

动物驯养 潜行 野外生存 兵法B 易容C 刀S 弓S 医药学D

发表于 2018-3-15 23:56:21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才来看。。。唔,勇气不足,因为你们每一个字都会重重落在我心尖上,不可承受偏又贪图的重量。

这段历史虽然是我们心中有数的,落在笔下仍叫人回味无穷。
尤其那些少主不能亲眼看到的角度,流璃的角度,市井的角度,还有纵火时投出火折子那一瞬间畅快又揪心的角度。
前半段是一片灰蒙蒙的天,笑起来的脸上看不到朝气,看着叫我心疼。
“一定会回来的。”

流璃那个臭小孩都笑不出来的时候,一定是天都要塌了,他师傅撑着那片天。
很快点起火,剧情也从沉重中豁然开朗般见到希望——原来墨翎一直都在骗你!傻孩纸——原来他知道很多真相!——原来师傅如今活得比天天上班时还要潇洒自在——原来十二支仍在,果然是死不了的小强!——原来少主没有放弃,他也没有被放弃——朱雀殿上空划过一丝微弱的闪光,原来那是希望之光。

不要那么容易被扑灭…又希望这火及时被扑灭,不要让朱雀殿面目全非。


最喜欢的是这句,特别墨翎,特别真心。
这样的担忧,比少主之后无数句鼓励和保证都来得真实可信,远京在大家心里,导师拿什么赢?

即便是熟知的情节,仍看得人唏嘘良多,用心写出来的文字。爱不释手。

对不起之前没带你去阿尔洛,接下来,你指向所在便是我们吃喝玩乐祸国殃民的方向!
走!祸祸他们去~

有美一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