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2910|回复: 10

[主线] S.A.413.3.9 死的彼岸(完整版)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伊斯雷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7009 GP
活跃度
3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79 TP
存在感
1173 BP

剑S 理魔法S 空艇驾驶 魔导开发C 机械工B 潜行

发表于 2017-12-14 14:56:49 |显示全部楼层
  他忘不了那张脸。
  
  他忘不了那天的阳光。那一天很冷,但是很晴。自高大却阴暗的宫殿内望出去,那天的阳光在萧萧而下的无边落木之间延连辉映仿佛黄金之海,那样璀璨、汹涌、广不可思的波涛。
  
  那时,他认为那就是他命运的波涛。
  
  就像他那时认为谒见大厅王座上高悬的圣狮会永远辉煌。
  
  赛拉斯等得不耐烦,哼起了小曲。他把手放在青年肩上,对他摇摇头。不是现在。那时他以为青年还有一生的时间去唱,大声地唱,尽情地唱。他没有想到,在那之后的三十年里,萦绕在他脑内的将永远只有这一段破碎、无声的歌。
  
  然后那个人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
  
  那是一张谈不上难看的脸,苍白,并不瘦削,只是长,因为两只眼睛离得有点近,就更显得长。眉毛很稀疏,眼睛倒一直是水汪汪的,很有感情的样子,鼻翼不时神经质地抽动一下,牵动嘴角不自觉地上扬,露出十分殷切的笑。那是一张随时随地都在准备讨好任何人的脸,在宫廷里、市井间到处都看得到,既不美,也不丑,既不年轻,也不苍老,既不高尚,也未见得多么龌龊,并没有什么稀奇。那时他认为他转身就会忘记这张脸。他甚至没有费心去听它的名字。
  
  但是他错了。当时他也许忘记了,但是在那之后的三十年里,那张脸一直高悬在他的梦魇之上仿佛绝望的纹章。还有那个名字——他不知道自己为何竟然记得这些。陛下改了主意,请两位到他的牌室去,派下官来给两位带路。那张脸上满是讨好的笑,那个声音轻而熨帖。他永远无法忘记那个名字。那个从两片泥土色的嘴唇间吐出的名字,像枯叶一样飘落在地,悄无声息。那时的他还不知道,这个名字将会由多少鲜血来浇灌,又将结出多么繁硕的死亡的果实。
  
  下官名叫卡拉米——卡拉米·泰勒,恭请两位大人贵安。


已有 7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敏特·艾格斯 + 1 效果拔群
塞缇丝 + 1 效果拔群
柯瑞森特 + 1 是塞拉斯!
艾米莉娅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乌秋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存在感 + 7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伊斯雷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7009 GP
活跃度
3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79 TP
存在感
1173 BP

剑S 理魔法S 空艇驾驶 魔导开发C 机械工B 潜行

发表于 2017-12-14 14:59: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格尔希因 于 2017-12-14 15:11 编辑

—— 1 ——


  “所以,接下来怎么办?”
  
  没有人答话。大家都仰头,向四面八方打量这座阴沉沉的、深不见底的森林。这地方和他们这一路走过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同,到处都是茂密而岑寂的树木,形成一团团浓得近乎黑暗的绿荫,有些悬在他们头顶、扫着他们的脸,有些则在更高、更难以看到的地方,那些活过了千百年岁月的沉默的生命,它们灰褐色的树干并不怎么粗壮,只是笔直、坚定地一直延伸进黑暗去,向着天空的方向。偶尔会路过溪水,那时空气就变得比较清凉,而无处不在的是丛莽荆棘,把这座本来就令人昏头转向的森林变成了混乱的迷宫。好在,路已经预先开好了,不用他们再花力气。三月的森林虽然憋闷,但还不太溽热,去年的落叶也还没有变得腐败泥泞,走在上面,听不到一点脚步声。
  
  他们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了两天一夜。
  
  “先休息一下,补充补充体力吧。”凯东说,把背囊落在地上。这只队伍里就属他的背囊最大、最鼓。他从里面掏出两条用竹叶包着的什么东西:
  
  “肉松饭团,一人两个。”
  
  这是法卫到这儿之后跟坚果学的。朝灵人把肉弄得像木屑一样,看起来干巴巴、柴兮兮的,但吃起来又酥又香,又易于保存,又便于携带,真是神奇!
  
  岁魈先过来拿了两个。“我去周围看看情况。”话音未落,他已经消失在茫茫林影间。
  
  从时茵一路走来,狩猎人一直是最警醒的一个,一直在找寻,但直到今天,什么都还没有找到。
  
  下一个是阿斯特利。“有富余的吗?”他问。
  
  凯东愣愣。“你不够?”
  
  “我够,就是,”星士向后歪歪头。
  
  凯东盘算了一下。
  
  “有是有,就是不知道还要走多久。本来还能打猎,但这回不能生火,万一让他们看见了炊烟……”
  
  “我们分一些给他好了。”格尔希因走上来,接过自己的饭团,掰了半个递给阿斯特利,“喏。”
  
  凯东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也掰了半个给星士。

  
  阿斯特利带着干粮走到一丛灌木旁边,那里躺着一个朝灵。这支队伍里一共有四名朝灵,岁魈、影烟和真宙都好好的,只有这个人,嘴巴被布条勒着,手也被捆在身后。这样的姿势实在很难得到休息,也没法大口喘气,但能躺在柔软的土地上,能不被驱使着玩儿命赶路,对这个人来说就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他就这样直挺挺地躺着,眼睛也不闭上,一霎不霎地,涣散地望着漆黑的高空。
  
  他在想什么?后悔吗?
  
  阿斯特利不知道。他也想不明白一个人要受到何等诱惑才会甘作恶魔的帮凶。兵燹之时,这个人和却澜一样随侍在导师西加尔身边。他甚至和却澜一样都是秘书令。不同的是,却澜是十二支“立夏”,他却真正是导师的仆从。开谊事败,紧接着西加尔伏诛,他想要趁乱脱身,却被却澜半路截了下来。
  
  就算做了恶魔的帮凶,人类也仍然是人类,终究还是会为死亡而恐惧。他很快供出了自己知道的一切:恶魔深蓝驾临远京——不,不在远京,甚至也不是在远京附近。恶魔害怕朝灵的威力,因此停留在封魔区外的某个地方。他策划了远京城内发生的一切,此时正等着捷报传达到他手中——
  
  不,不是导师大人,导师大人还要坐镇动乱方息的远京城。联络人另有其人……
  
  知道,他就是联络人,他知道路。
  
  不……他不知道!恶魔非常狡猾,不会把自己的藏身之所轻易告知人类。他接到的指示是,到接近封魔区边缘的某一个地方,发出信号,有人会来,将他带到深蓝的所在。他所要做的就只有这点儿,跑跑腿,报个信儿,既不杀人,也不放火,这不算伤天害理,不算什么大罪过,对吗,对吗?对吗???…………
  
  阿斯特利蹲下身,把饭团送到他面前。
  
  男人转过头来,先是愣了一会儿,紧接着涣散的两眼就放出光来。他像动物一样伸着头,发出“呜呜”的声音。
  
  阿斯特利想了想,把他嘴上的布条解开了。那个人立刻把头挨到他手边。阿斯特利挪开两步。“别急,我把手给你解开,你自己吃。”
  
  影烟揣着手踱过来。“何必呢。”
  
  “都到了这里,他的任务也完成了,也不用捆着他了。”
  
  “要我说呢是,都到了这里,他的任务也完成了,也不用留着他了。”影烟懒洋洋地,用他一贯的那种认真开玩笑的口气说。朝灵人重感情,讲义气,为了同胞和朋友可以赴汤蹈火,相应的,他们对叛徒的恨也格外深刻、格外痛彻。
  
  那个人颤抖起来。他知道,如果没有这些阿尔洛人,由十二支来处置他,是绝对不会放他生路的。他望着星士,满眼乞求的泪光。
  
  “把你的饭团也分半个出来,”阿斯特利对影烟说,“话这么多,可见还饱着。”
  
  “我是看在昝妮亚的份上……”影烟咕哝,“你真是她弟?亲弟?”

  
  昝妮亚坐在空地另一头的一截树桩上,正在出神。她没听到那边的谈话,对两人之间的紧张气氛也全不在意。实际上,她对人整体而言都不甚在意,虽然很温和,很客气,但是也很淡漠。但这并不是说她对人类漠不关心。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使人类免遭恶魔的摧残。为此她改头换面,在这远离同伴也感知不到女神的地方坚守了整整三年。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对恶魔比对人类更关心。
  
  她在估算自己这两天一夜走过的路程,把它和她自己之前探索过的距离相比较。虽然方向大相径庭,但她可以肯定,他们几乎已经就在封魔区的边缘了。他们走的是北偏东十五度的方向,这和她的猜测也相去不远。因为她知道,深蓝谨慎、狡诈,却又讲求效率,他的迷宫一定是最精妙、同时也最简单的迷宫。从这个中继点,她认为到恶魔的洞穴不会比一天的路程更长。
  
  但是路仍然有千千万万条。
  
  从这里往前,再没有向导,也没有开辟好的通路。按照深蓝的安排,联络员在这里放出信号弹,恶魔便会前来接应。但是这个办法在他们行不通。恶魔不比人类有生的眷恋,更不可能出卖自己的主君。他们不可能逼问出想要的情报,反而会因为这些喽啰的久出不归引起深蓝的警觉,使他在他们真正靠近他之前便逃之夭夭。届时,在这片广袤幽暗的密林里他们将再难觅得恶魔的行踪。
  
  昝妮亚把鞋带重新绑紧,站起身来,走到格尔希因身边,同时向阿斯特利打了个手势。
  
  绿发青年把半个饭团塞进嘴里蹬蹬蹬跑过来。
  
  “殿下,我们先走一步。”她轻声说。
  
  格尔希因点点头。“拜托你们了。”
  
  人在这茫茫林海中实在太渺小了,只能依靠女神的眼睛。两名星士将先笔直向前抵达封魔区的边缘,然后以那里为起点,分别向两个方向以广域星图探索深蓝的巢穴。然而即便如此,每一名星士一个小时也只能搜索五平方公里而已,要找到深蓝,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功。他们只能希望这只恶魔不要藏得太远,同时也希望他们不会反而被他的哨岗——恶魔也好,魔物也好——发现了行踪。
  
  “如果发生遭遇战,我们会用信号弹指示位置。”
  
  “明白。我们会在封魔区的边缘待机,一旦看到你们的信号,就开弦力全速赶过去。”这只队伍里有三名理魔导士、三名朝灵,除了频率极低的岁魈,另外两人还算带得动。好在岁魈常年在红区活动,论行动敏捷、随机应变,远在他们这些理魔导士之上,就算单独行动,也不用担心。
  
  昝妮亚略一颔首,转身迈步。阿斯特利跟格尔希因挥了挥手,正要跟上,一旁影子一闪,苍白骨面幽然浮现在灰褐树木之间。
  
  “岁魈师傅!”凯东叫道,“怎么样,找到了吗?”
  
  “没有。”狩猎人苍老的声音不带一丝情绪,“但是找到了别的东西,我想殿下和星士会想看看,”他说,看向不远处靠在石头上晒太阳的影烟,
  
  “——还有他。”

已有 6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敏特·艾格斯 + 1 效果拔群
塞缇丝 + 1 效果拔群
柯瑞森特 + 1 还真不是亲弟
阿德利诺 + 1 效果拔群
乌秋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存在感 + 6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伊斯雷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7009 GP
活跃度
3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79 TP
存在感
1173 BP

剑S 理魔法S 空艇驾驶 魔导开发C 机械工B 潜行

发表于 2017-12-14 15:01:27 |显示全部楼层

—— 2 ——


  “六……?”
  
  凯东反复辨认着树干上的朝灵字符:“这是……方向?距离?是小狼留下的吗?”
  
  “不是,他会更直接。”岁魈说,“我彻底搜索过这一带,没再发现其他的标记。”
  
  影烟走上来看了看。
  
  “这不是我们的记号吗。”他说。
  
  这是十二支专用的简字法。“六”就是“寅”,意指正北两点钟的方向。不知其中关窍的人如果按照字面理解向六点钟方向走,那就背道而驰了。
  
  “但是,除了你之外,其他的十二支不是都……”塞缇丝靠近去,“这好像是用粉笔写上去的?”她想要伸手去抹一抹,真宙拦住她。
  
  “不要碰比较好,那是高纯度的彩冰。”影烟说。“至于白色嘛——”他伸手向颌下,却捋了个空,轻咳一声,把手背回身后,沧桑地望向远方。
  
  “是‘白露’的颜色。”昝妮亚说,“最初的十二支,‘白露’神雁。”
  
  “神雁还在深蓝身边?”凯东说。“那也许他就是负责接应的人。”
  
  “不,接头人恐怕另有其人,不可托大。”虽然与神雁未曾谋面,但这位十二支元老深入虎穴十数年,他的谨慎精明,昝妮亚知之甚深。如果他是接头人,留下的记号只要示意发信即可,不必特为指示方位。看来,最后这一段路还是得自己走。
  
  “我们会打开星图,边走边探索敌情,”她说,“请大家务必小心,不要走得太快。”

  
  他们按照标记的方向前行。在星士全神贯注对前方进行广域探索的时候,其他人则留心着行经的一草一木。接连几次发现新的记号,指示他们改换方向,有时甚至要兜一点回头路。他们一律照做。这些迂回经由星士们的星图也证明是必要的:他们绕开好几处魔物的巢穴。烬月森林东北部是人类未曾涉足的未知之地,这里栖息的魔物族群,就连岁魈也所知不多,与它们的战斗险而无益,能避则避。
  
  这样曲曲折折走了两个小时之后,最新的记号不再像是朝灵文字,而是一个X。
  
  “这是……不能再前进的意思吗?”塞缇丝问。
  
  “不是,是‘凶’。”影烟说。“‘前方危险’的意思。”
  
  “那不是一个意思吗。”凯东说。
  
  只有警示而无方位,意味着这是无法靠迂回来避免的危险,但是何种危险,却又不得而知,而在这个记号前方,森林仍然只是黑黢黢、静悄悄地沉默着。

  
  “走吧。”格尔希因说,迈步向前。

  
  他们走得比之前更慢,更谨慎,但一路前进,却并没遇到什么异状。没有哨岗,没有魔物的行踪,平靖得仿佛另一条安全通路。但越是这样,他们的神经就越发紧绷。
  
  一片寂静中,塞缇丝忽然低呼一声,矮下身去。
  
  “塞缇!?”真宙连忙一个跨步迈到她身边。
  
  “不要紧,别担心。”塞缇丝扶住真宙伸过来的手。其他人也近前来,她低声道歉:“对不起,我踩上一截树干,没想到它就那么碎了……”
  
  岁魈蹲下身观察了一会儿。
  
  “这不是树干,”他说,伸手向漆黑灰白混杂的碎片中翻捡几下,再抬手时,指间是一枚弯曲而尖锐的獠牙:
  
  “这是一只森林狼。”
  
  准确地说,是一只森林狼的尸身——已经高度碳化,看起来就像一截断裂的朽木,加之落叶遮蔽,难怪塞缇丝坦然履之。
  
  昝妮亚蹙眉。“这森林里这么潮湿,怎么会烧成这样?”
  
  岁魈没有回答,只是静静思索。这时,前方探路的阿斯特利转回来:
  
  “你们在那儿干什么?”他急切道,“我发——”
  
  狩猎人抬眼,不待星士说完断喝一声:“别动!”        
  
  阿斯特利一愣,当即刹住步子凝住身形。他还不知所以,其他人却已经看出端倪。“阿斯特利先生,你身上……”塞缇丝失声道,“你看……!”
  
  阿斯特利被他们弄得连头也不敢低,只拿眼珠子向下瞄。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身上、手上不知何时沾满了白色的粉尘。
  
  “这是什么玩意儿??”他愕然,“刚刚还没有呢啊!”
  
  “不要动。”岁魈再次重申,“这是——”
  
  “——‘火树银花’。”几乎与他同时,塞缇丝也低声说。
  
  “那是什么??”阿斯特利完全摸不着头脑,“我们一路都很提防,没看见有什么怪东西啊?”
  
  “没人真正知道‘火树银花’长什么样子。”岁魈说,“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它就在前方,你刚刚经过的树木之中。”
  
  “这么阴险!”阿斯特利想要跺脚,勉力忍耐,“——不管它长什么样吧,把这白粉弄掉就行了吧?”
  
  “不行!”塞缇丝急切道,“请你千万别动,别掸,也别抖,否则……”
  
  “否则花粉碰撞爆燃,你就去和这只森林狼作伴了。”岁魈说,把那颗狼牙抛到星士脚下。
  
  阿斯特利啧声。“那我也不能一直这么站一辈子啊。”
  
  “魔物也没那么大耐性,”岁魈说,“就算你站着不动,它们也会因为你的体温继续受热,早晚会烧起来。所以你最好保持冷静,不要乱动。”
  
  阿斯特利低头再看。粉末果然在变色,衣服上还好,手上那些已经开始发黄。“……我去,来真的啊!姐?凯东?殿下??”他挨个叫,但昝妮亚一时也无计可施,只能示意他冷静,而格尔希因、凯东和塞缇丝则凑在一起低声说着什么。“你们可真不够意思!”阿斯特利叫道,“既然这样,我才不告诉你们前方东北一千二百米有个遗迹,还有人出没,保不齐深蓝就……”
  
  一语未毕,他忽然觉得温度骤降,彻骨冰冷,紧接着一阵旋风自下而起。
  
  阿斯特利当即紧闭口目、屏住呼吸。风声灌满双耳,数秒后,头顶一声炸雷般的巨响。草叶纷飞。他感不到热度,但是白光自头顶倾泻而下,冲刷着他紧闭的眼帘。
  
  再睁开眼时,光声俱息,只有格尔希因、凯东和塞缇丝手中的术式还有一点余辉。
  
  “……咦,”他挠挠头,“我要告诉你们什么来着?”
  
  昝妮亚轻轻出了口气。“你说还有一千二百米?”她问。
  
  “只少不多。”
  
  “得全力冲刺了。”昝妮亚说,“刚才的爆炸太高、太剧烈,深蓝肯定也看到了。他恐怕已经在准备撤离。”
  
  “但是,不知道‘火树银花’在哪里,就这么贸然前进,又要重蹈覆辙。”真宙说,“而且,很可能不止一处,倘若遍布前路,岂不是防不胜防。”这种魔物形状太过神秘,难怪就连神雁也无法给出准确的指示,而一旦中招,要么焚身殒命,即便万幸像方才那样以寒冰降低温度、再以破风将粉末吹飞,也难免在高空造成爆炸和强光,这样又成了绝佳的警报。深蓝的陷阱,真正是机关算尽,无所不包。
  
  “只有故伎重演。吹飞沿路的花粉,全速通过,直捣黄龙。”格尔希因说,“只是要开弦力,就不能用寒冰,岁魈师父,温度可以吗?——还有,你们三位要拉开一些距离,要不要紧?”
  
  “这森林里很潮湿,燃点会更低些,但只要气流够大,完全吹散,应该无妨。”岁魈说,“我们三人落后五百米,可以吗?”
  
  “二百米就行了。”
  
  “那没有问题。五分钟的事。”
  
  “好,”格尔希因点点头:
  
  “我们遗迹见。”

已有 5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塞缇丝 + 1 效果拔群
柯瑞森特 + 1 求问翠翠现在的发型(。
阿德利诺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乌秋 + 1 效果拔群
天狼 + 1 !!!!!!!!

总评分: 存在感 + 5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伊斯雷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7009 GP
活跃度
3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79 TP
存在感
1173 BP

剑S 理魔法S 空艇驾驶 魔导开发C 机械工B 潜行

发表于 2017-12-14 15:04: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格尔希因 于 2017-12-14 15:05 编辑

—— 3 ——


  格尔希因深深呼吸,展开双臂。
  
  我做不到使江水倒卷,伊斯雷,但是我也会竭尽全力。在这里竭尽全力,这样塔菲就不会醒来。决不能让它醒来,因为即便是你,即便是你和我和千千万万人,也不可能战胜它。
  
  人类的力量就是如此渺小。但越是这样,越要竭尽全力,保存一点希望。
  
  随着术式青白光芒高涨,气流自他们身侧生成,吹拂向两侧和上方。光芒愈亮,气流也愈强。阿斯特利和昝妮亚站在他身前,在后方则是凯东和塞缇丝。他们两人也祭起了术式。
  
  魔力流动之间,塞缇丝转头回望。
  
  我先走了。她无声地说。
  
  放心,我就在你身后。真宙用眼睛回答道。

  
  “出发。”
  
  随着昝妮亚的信号,五个人在两名理魔导士的弦力之下飞驰起来,带着环绕周身的烈风。他们如流星般风驰电掣穿过茂密的树林,当先的两名星士兵器疾舞,将阻挡在面前的荆棘树木尽数斩断。耳边先是呼啸的风声,很快就变成震耳欲聋的炸裂声——花粉在两侧纷乱飞舞,爆炸连绵不断,潮水般的白光自身后涌来一瞬追过了他们。塞缇丝几乎忍不住想要回望,但她努力克制住了自己。她现在只有竭尽全力催动弦力。以二带五,实在是很大的负担,而他们必须快,再快,追上那白光……短短的一公里,此时竟如此漫长,如此令人心焦——

  
  终于,在仿佛无尽的黑绿尽头现出了遗迹灰白的残垣。
  
  还有劈面的刀光。
  
  当先的昝妮亚不闪不避,左手短枪回挑,一抖洞穿来人喉咙。另一边,阿斯特利的匕首也刺入另一名敌人的后心。格尔希因的破风和后面两人的弦力双双收束。他们在遗迹前的空地上缓缓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更多的敌人围杀而至。
  
  “后殿池边!”
  
  昝妮亚与阿斯特利毫不恋战,双双纵身突围,向神殿后方抄去。剩下格尔希因、凯东和塞缇丝以三敌七,都是猎兵团的精锐,里面甚至有几个在时茵便已打过交道的熟悉面孔,只是这一次这些人成了被攻其不备的一方,在格尔希因和凯东理魔法与长剑的双重猛攻下,很快就尽数倒地。
  
  “我先进去找小狼和佳思妮她们,”他对凯东说,“塞缇丝小姐拜托你了。”
  
  塞缇丝比起另两人毕竟魔力稍弱,超负荷疾驰紧接着全力激战,此时已经有些眩晕。“明白了,殿下放心去吧!”凯东略一环顾,指着空地边上的一栋小小石屋,“等塞缇恢复一些,岁魈师父他们也到了,我们一起去和您会合!”
  
  格尔希因点头转身,霎眼投入神殿石拱的暗影之中。

  
  “对不起,拖累你了……”
  
  “别这么说,塞缇,多亏有你。”
  
  凯东搀扶着塞缇丝快步向掩蔽处走去,刚走了两步,忽然感到头顶微微风动。凯东不暇思索,拉着塞缇丝矮身闪避,同时扬剑上上削。只听一声尖嗥,紫红腥血从天凭空而降。又过了数秒,高处蓦然现出一只巨大而有翼的身躯,腹部破裂,斜斜栽落他们身边。
  
  “这是什么??”凯东吃了一惊。
  
  “……水晶蝙蝠。”塞缇丝咬牙道。这种魔物体表分泌一种粘液,吸收特定的一部分光线,使它与森林环境融为一体,近乎透明,因此得名。它们仅在烬月森林出没,这里恐怕也它们的地盘,但是原本昼伏夜出的魔物,竟然光天化日外出行动,说明深蓝能将它们驱使到违背本能的地步,躯级恶魔的力量,实在远超想象。
  
  “看不见,那不是跟塔菲一样吗!”
  
  “不到塔菲的程度……在昏暗的环境里隐蔽性比较强,但是在强烈光照下,会发出明显的反光……就像这样!”塞缇丝疾指前方。
  
  一道妖异的莹白光芒一闪即逝,但这已经足以让凯东确定它的位置。法卫加了锋刃的长剑再次上削。这一次,魔物现身时已经是身首分离。
  
  举目仰望,头顶仿佛倒悬有一泓粼粼湖水,满目相逐游动的荧光。
  
  “正主儿打不过,冒牌货还怕它不成!”凯东收剑回鞘,取下背后的弓箭,“塞缇,请你帮我看着点儿!”
  
  已经来不及到达掩体了。好在因为遗迹的缘故,这一带林木不致遮天蔽日,比较易于辨认水晶蝙蝠的伪装。他们跑到附近一堵断墙下,虽然只是些残垣石柱,但也多少有些遮挡,妨碍蝙蝠索敌的超声波。塞缇丝凝神指认,凯东箭矢连发,不一会儿,周围已经跌落了五六只蝠尸。但是魔物势众,防不胜防,好几次险些被它们潜行到近身偷袭,凯东以弓格架劈砍,塞缇丝以匕首割刺,堪堪才摆脱危机。
  
  “不能让它们近身,它们的爪牙都有剧毒。”塞缇丝叫道,“空中还是我来牵制,近身就拜托你了,凯东!”
  
  凯东的长剑比塞缇丝的匕首当然严密许多,但另一方面,塞缇丝毕竟气力不继,虽然以镰刃扰乱空中气流干扰魔物的飞行,但也只能一时阻挡,更不可能有效杀伤,而天上魔蝠前仆后继,竟似无穷无尽。更糟的是,相持之间,地面四周,憧憧兽影伴着腥风也逐渐围拢而来。该死,被包围了——凯东长剑招式愈紧,同时心中飞转:于此据守已经难以为继,但是即便自己能带塞缇丝杀出一条血路,铺天盖地皆是魔物,应向哪边突围?两名星士和格尔希因深入敌阵,情况不明,卧底的神雁、穆雷,还有亟待营救的小狼和佳思妮通通不见踪影,顾此必然失彼,如何才能周全……?
  
  也许,只有指望星士真能将深蓝击杀——
  
  一念未已,塞缇丝惊呼一声,只见一道莹莹白光闪电般自天而降,却是一只水晶蝙蝠冲破风阵,向他们扑来。
  
  凯东连忙挥剑迎上,但周围环伺的魔物竟也同时发难,其中几头盲虎格外迅猛,呼吸之间已经欺到身前。凯东刺穿魔蝠,回手就是一个鸣破。两头魔兽首当其冲,被炸得横飞出去,但后面两头却借同伴的尸体避过了冲击波。凯东提剑格挡,将将又挡下这一只的利爪,但是另一头却在空中一个拧身,森白獠牙袭向他的侧腹。
  
  千钧一发之时,金发少女纵身疾扑,匕首齐根没入魔物的后颈。她随着魔兽的尸体一起飞了出去,重重摔落在地。
  
  凯东连忙跑过去扶起她:“塞缇,要不要紧!?”
  
  “小心……”塞缇丝顾不得喘息,挣扎指天:“快开护盾!……”

  
  风阵消失了。水晶蝙蝠再无桎梏。半空中,涌动的波光化作星雨,浩浩汤汤,飞流而下。
  
  凯东全力张开护盾。无数荧光落在透明障壁之上,四散飞溅,但更多魔蝠前仆后继,他能感到手上不断增加的重压,而地面上第二波敌人已经袭来。塞缇丝挥匕抵挡,但气衰力竭,甫一交锋,匕首竟被一只刺猴一爪打飞。
  
  “塞缇,用我的剑!”凯东吼道。
  
  但魔物已经不容塞缇丝再抽身。刺猴嘶嚎着抓向她的面门,两只骨狼则绿涎横流,直扑小腿和腹胸。“不要管我,你坚持住!”似乎意识到凯东心中所想,塞缇丝大声说道。她的魔力已竭,此时连方寸的护盾也再开不出了。她以手蔽护头脸,然后闭上了眼睛。

  
  真宙。

  
  而凯东维持着术式纵身扑向塞缇丝和魔物之间。
  
  当然是你比较结实,阿德利诺。他只顾得上这么对自己说。

  
  就在他准备好迎接疼痛的时候,前方泛起一阵剑光。

  
  魔兽不及哀号,化为尸块四散纷飞。黑发少年并不收剑,顺势向外围疾走逼退后继来犯的又一波魔物,然后回头伸出手来。“你没……”看清面前之人,他顿了顿,手又收了回去。“……吧,法卫先生?”
  
  “没……”凯东姑且还是回答了。他让开身。
  
  金发少女一言不发,扑进朝灵少年的臂膀。
  
  “对不起,魔物太多,在后面耽搁了。”真宙轻抚着她的秀发。“没事了。”他柔声说。
  
  “那个,没事还早呢。”凯东小声说,“而且你得带塞缇快点离开这儿,你在这儿,我的护盾要撑不住上面了。”
  
  “不能把凯东一个人扔在这儿!”塞缇丝抓紧真宙的衣襟。
  
  “不要担心。”真宙安抚道,转向来路的方向。“岁魈师父!!”他高声喊道。
  
  话音未落,自不远处的高树上,数枚带火箭矢疾射而出,直奔他们头顶上空。
  
  火焰与荧光碰撞,如烹油般瞬间炽燃,迅速蔓延,生成一团又一团的巨大火球。这些火球没头没脑地疯狂冲撞,但这不能减轻它们的痛苦,反而将火焰传递到同伴身上。光波迅速变为火海,满载着无数痛苦的嘶嗥,还有腥恶的焦臭味道。真宙取出手巾为塞缇丝掩住口鼻,转向凯东。
  
  “法卫先生,”他说,“在他们掉下来之前,收护盾,开弦力,跑!”

已有 7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敏特·艾格斯 + 1 效果拔群
塞缇丝 + 1 效果拔群
柯瑞森特 + 1 收那个护盾啊开那个弦力啊跑那个跑呀~&#983.
艾米莉娅 + 1 狗粮真好吃
阿德利诺 + 1 治愈系

总评分: 存在感 + 7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伊斯雷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7009 GP
活跃度
3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79 TP
存在感
1173 BP

剑S 理魔法S 空艇驾驶 魔导开发C 机械工B 潜行

发表于 2017-12-14 15:08:04 |显示全部楼层

—— 4 ——


  一片黑暗,一片寂静。
  
  格尔希因手提长剑,屏息前行。从入口进来之后便是一段长而昏暗的走廊,沿路排列着一个个壁龛。那里曾经是偶像的居所,但如今已经被蕨类和苔藓所覆盖。有些地方向里塌陷进去,于是形成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从里面可能窜出任何东西——一只壁虎,一支冷箭,一道泛着青光的刀锋……
  
  但是,一路行来,没有任何动静。没有魔物,也没有恶魔。他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还有不知何处传来的极轻、极缓慢的一点水声,滴答——滴答。
  
  走廊的尽头是一扇门。
  
  准确说,是门的残骸。曾经高大、沉重的石门,左边半扇已经不见踪影,右边上半截也坍塌了,只有下面一半还看得出曾经精美、现已模糊难辨的雕饰。从这些残骸和砾石之间看过去,有隐隐的青烟一般的光线。
  
  格尔希因开启护盾,绕过石门的废墟。
  
  石门之后是一个高大、开阔的空间,只是许多立柱都倾倒了,它们支撑的屋顶也随之坍塌,从那里伸进来许多树枝藤蔓,还有几缕阳光。地上一片狼藉,四处散落着砖石、断柱,还有侵入、盘虬的树根。经过数百年的时间,木与石已经彼此纠缠,难解难分。
  
  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的,是一具具鲜血未干的死尸。
  
  一路察看,全是阿尔洛人,年龄、装束各异,兵器散落身旁,其中甚至还有一两个女人。它们有的是被劈砍而死,有的则是要害被贯穿,横七竖八,竟有十数具之多。其中一具尸体高挂树枝之上,鲜血兀自滴落,滴答——滴答——
  
  在大殿尽头,没有神像的台座下,一个黑发男人垂首倚坐,半身染血,无觉无息。
  
  格尔希因蹲下身,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没有任何反应。男人的脸色极度苍白,嘴唇已经发青。他的身边掉落一柄单刃直刀,也是血迹斑斑。
  
  格尔希因迟疑了一下,伸指去按他的侧颈。
  
  未及触手,余光中斜刺里寒星一闪。
  
  一声铮鸣,却是男人手挟一枚十字银标,重重击打在护盾之上。这一击距离切近,却迅猛非常,加之格尔希因魔力受阻,护盾竟一击即碎,寒光继续逼近直指喉间。好在只这一顿,已经足够举剑。金石再响,格尔希因以剑立在脸前,堪堪挡下了这毫无预兆的一击。两人贴面切近,闻得到男子口中的血腥气息。他的眼睛黑的漆黑,红的血红,但是盯着对面的银发青年,从黑红之间,渐渐地有了一点清明。
  
  “…………格尔希因皇子……?”
  
  “我是。”格尔希因答道,手上未敢放松,“你是?”
  
  男人骤然脱力。银标锵啷坠地,他像一只空口袋一样垮了下去。
  
  “……我是神雁。”他哑声说。

  
  神雁是在深蓝下令撤离时猝然发难的,他很清楚,以深蓝的盘算,此去必定直奔塔菲沉睡之处,待到他唤醒魔物领主,无人再能挽救远京。然而,在深蓝身边潜伏多年,他究竟还是低估了这只恶魔的狡诈心机——就在他出刀的同时,一旁的巴风特也突然出手。
  
  相较之下,猝不及防的那一个竟然是他。
  
  “当年是西加尔把我荐到他身边的。”神雁淡笑道,“没想到,这么多年我为他恶事做尽,跟他走到这个地步,他仍然不曾放下戒心……”
  
  巴风特的匕首刺穿了他的肺叶,却没能置他于死地。深蓝急于抽身,巴风特自然也不能恋战。收尾的工作交给了猎兵团的精锐。神雁撑着一口气,拼死将对手一一反杀,但也重伤难支,无力再去追赶深蓝了。
  
  “我吊着一口气,是没脸去见封硝,”神雁的声音愈趋微弱,“他们此时恐怕已经乘上飞行魔物,来不及了……”
  
  “星士们去追了。”格尔希因握住他的手,“你也一定要坚持住,我这就带你出去,有人为你医治。”他把神雁扶起来架在肩上,摇晃着向外走。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神雁在他耳边微声说,“趁现在,赶快问吧……”
  
  格尔希因迟疑了一下。
  
  “有一个长得像朝灵的阿尔洛赏金猎人,”他说,脚步不停。
  
  “啊,那神叨小子。”神雁笑了,“原来他是自己人。”
  
  “他,还有佳思妮小姐和圣女,他们和深蓝一起走了吗?还是……”
  
  神雁摇摇头。
  
  “他们比深蓝跑得还早,不知什么时候就没影了。”
  
  “那,有没有一个朝灵少年?在时茵和你们交过手。”
  
  “没有……”神雁简单、微弱地答道。他闭上了眼睛。
  
  格尔希因咬了咬牙,架着他向外面的战场走去。

  
  就在格尔希因冲入遗迹,而凯东和塞缇丝被魔物所困的时候,深蓝正以手轻抚坐骑的头顶。形似鹏鸟的魔物低下脖颈,闭起眼,发出轻轻的啾鸣声。
  
  深蓝满意地叹了口气,环顾四周。
  
  这里曾经是一个庭院,至今仍留存着一潭池水,还有一道新月形的廊柱的遗迹。高低参差的断柱倒映在水面上,连着树影纵横,分外静谧清幽。“难为西加尔给找了这么个地方,”他说。
  
  巴风特没有答话。他上前来,搀扶主人登上鸟背,自己跳上另外一只。魔物扬起羽翼。风吹皱了水面,石柱、树影、天空纷纷破碎,交融,涌动,
  
  两道身影自彼端而来,划破了黑色的涟漪。
  
  深蓝当即呼哨为号。魔物蹬地振翅腾空而起,然而星士们来得太快,转眼已经到了他们正下方。阿斯特利一言不发,双手疾扬,四柄飞刀分两路激射而出直指两只魔物暴露的腹部。这种短刀形似柳叶,极窄而无柄,但锋锐非常,配合星士的爆发力,可以轻易贯穿魔物粗硬皮毛。巴风特所乘的那一只腾挪回旋,堪堪躲过,但深蓝那一只却闪避不及,两刀皆中。魔物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先是竭力想要上冲,但随即气力不继,连着背上的深蓝一起向下坠落,而地面上昝妮亚蹬着树干高高跃起,双手短枪一亮,直指他的要害。深蓝当然不可能避开星士的全力一击。然而巴风特自自己的坐骑上飞跃而至,接连两声厉响,他竟以短短一柄匕首拨开了这致命的双击。昝妮亚一击不中,重又下落,与此同时深蓝再次呼哨。未受伤的那只魔物一声啸唳,斜掠回转而来。巴风特把深蓝抛到它背上,自己也要跟着跃上,但阿斯特利的飞刀此时却又已经袭来,不是投向巴风特,而是再次指向魔物腹部。避无可避,巴风特当即改纵跳为横跃,飞身自魔物下方穿过,叮叮当当,将暗器尽数击落。
  
  “主人先走!”落向地面时他大声道,“我来掩护!”
  
  深蓝此时已经升至半空,略一思索,他不做留恋。
  
  “交给你了,”他俯身道,“巴风特,再会。”
  
  一语未毕,鹏鸟振翅,直冲蓝天。
  
  “六号,开星痕!!”
  
  阿斯特利也作如是想,但未及反应,刚刚落地的巴风特已经蹂身而上,匕首瞬闪疾刺咽喉。这一击势如雷霆,阿斯特利不得不先行回避。昝妮亚抢上掩护,双枪连环突刺,但巴风特身影如鬼似魅,脚下几转,闪开枪尖的同时竟转到了昝妮亚身侧,翻手直刺她的后颈。昝妮亚连忙旋身仰翻,分毫之间避开这凶险一击。只这一进一退之间,深蓝所乘的那只鹏鸟已经远在高空,化作小小一个黑点了。
  
  而在地面上,池水重归平静,映出银发恶魔的身影,极静,极凶。他的双眼与匕首一样,散发出所向披靡的寒光。

  
  阿斯特利慢慢拔出匕首。
  
  太静了,静到他能听到自己脉搏的鼓动,还有另一边昝妮亚的呼吸。昝妮亚呼吸得很慢,很悠长,这说明她的每一寸肌肉、每一根神经都极度紧张。星士乃是猎杀者。昝妮亚和他,搭档十年,他们不知手刃了多少恶魔,然而此时此刻,与这个小个子遥遥相对,他却感到隐隐刺痛——那是对方的杀气有如刀锋抵着他的皮肤。恶魔的紫色凶眼仿佛在追迹他体内血液的流动,手中短刃隐隐作响,如有龙吟。
  
  然后是空气的破裂声。
  
  即便开了星图,也只能捕捉到恶魔的残影,在普通人眼中,巴风特的移动想必根本无迹可循。然而阿斯特利仍然后发而先至——他既不避让,也不挺身相迎,全力一掷,匕首笔直向巴风特肋下射去。巴风特不闪不避,挥匕想要将它击落,但两只短兵甫要相交,阿斯特利的匕首忽然一挑,调转方向,斜斜抄向巴风特腕间。原来星士这把匕首柄端连有一根极细的线,是以高雪蚕丝混入玉钢和真砂的粉末熔炼而成,柔韧难断,盘绕自如。这边阿斯特利手上一抖,匕首打了几个转,已经连链缠紧了巴风特的右腕。他遽然发力,将恶魔直拖向自己身前,同时,不待示意,另一边昝妮亚已经抢到,双枪一前一后袭向巴风特身后。
  
  这时,阿斯特利忽然感到手上一热,无数针刺,顺着手臂蹿流而上。
  
  “我去……这家伙不能碰!!”
  
  他高声示警,然而晚了一步——其时巴风特已经匕首换手,弯腰拧身,被软链缠住的那只手用力回扯,同时侧肩闪过昝妮亚前枪,匕首洗向后一支的枪身。切近之间只见短刃上隐隐有青白光芒游动,昝妮亚心中一凛,待要回枪趋避却已经收之不及。强烈电流自枪身冲至手臂,她只觉得半身麻痹,连忙松手。单枪锒铛落地。另一边,阿斯特利的软链也脱了手,划出一道抛物线向前飞去,正落入风特手中。
  
  恶魔目无旁骛,将星士的兵器连匕带链甩落在地。他盯死了星士,双眼似刀锋,似凶星。他的短刃乃至周身不时爆出白炽耀眼的电光。
  
  “啧,这家伙是雷系的吗……”
  
  阿斯特利暗暗咋舌。星士们与巴风特曾经几次交锋,但从未见他施展奥法——光是一柄匕首,便已经神鬼辟易,更何况就战斗而言雷系是所有奥法属性中最难缠的一系。不比理魔法可能殃及自身,恶魔对于自身施放的奥法完全免疫,一个雷系恶魔不仅可以在毫无顾忌地在手执兵器上附加电流,就连其躯体本身都能持续放电,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接触都会使对手感电,麻痹乃至昏迷。对付雷系恶魔,最好是要在其未及反应的情况下一击致命。这本是星士擅长的路数,但巴风特之凶悍迅猛,更在星士之上,想要孤注一掷,实难成功。“开星痕吗?”他低声对撤到身边的昝妮亚说。
  
  “不行,外面魔物铺天盖地,脱身已经很难,没人顾得上扛咱们。”昝妮亚说,“你还有武器吗?”
  
  “还有一柄,但对这家伙也没法用,白白让自己挨电。”
  
  “动脑筋。”昝妮亚说。
  
  两人对望一眼,身形齐动。昝妮亚飞身掠向林间,阿斯特利则冲到廊柱下。他的飞刀在狙击深蓝时消耗殆尽,此时抄起一把碎石,漫天花雨向巴风特掷去。
  
  虽然是小小石子,在身被女神加护的星士手中一样有伤人取命的威力,但巴风特毫无顾忌,不但不避,反而加速冲刺,身形闪烁,匕首翻飞,连闪带挡,片石未曾沾上,霎眼间已经贴身,匕首森森,再次闪袭而来,而星士手无寸铁,这一刀眼看就要见血封喉——
  
  一声清响,不见血花,而是火星四溅。星士手执一块石砖,堪堪挡下了这一击。
  
  巴风特似乎是笑了——他舔了舔嘴角,膝盖猛地顶向星士心口。
  
  阿斯特利不敢与他肢体接触,闪身躲避,而巴风特如影随形,匕首复又烁烁而来。阿斯特利且挡且退,呼吸间利刃与石砖已经十数次交击。这神殿使用的石材坚固非常,接连砍削之下竟纹丝不动,但石砖毕竟笨重,不比匕首运用自如,阿斯特利的头脸、手臂已经挂上血痕,手上稍稍一滞,对面匕首立时钻进破绽直刺咽喉。多亏闪避及时,这一刀擦着侧颈划过,假如慢上两秒,恐怕已经血溅五步。其实阿斯特利最擅近身搏击,距离如此切近,若是普通敌人,早已连擒带打,反守为攻,但面对巴风特周身游走的电流,他实在无处下手,只有一味招架躲闪而已,而越是躲闪,越是险象环生,脚下略慢,巴风特已经又一次贴身,带着电光的匕首直刺心窝。
  
  这一次阿斯特利沉肩撤步,双手齐扬。一声磬响,他两手各执一块石砖,将刺来的利刃牢牢钳在中间。
  
  巴风特皱了皱眉。抽刀不动,他轻啧一声,匕首继续前刺想要突破石砖钳制,同时另一只手毒龙般直捣对手腹部。上下夹击,阿斯特利既无法松手,也无法抽身回避,眼看这挟风蓄电的一拳就要重击在身上——
  
  这时,一道寒光破空而至,却是消失一时的昝妮亚重又现身,仅剩的一柄短枪直刺巴风特后心。
  
  巴风特目不斜视,反手抄去,如擒蛇七寸正抓住枪头之下。青白电光大炽,沿刚金枪身向昝妮亚蹿去。如此强烈的电流,应能立即致人麻痹倒地,但昝妮亚竟似无知无觉,短枪继续全力突刺——
  
  电光之中她的双手骨节泛白,所握的却不是刚金枪柄,而是一截枯木插在枪柄之后。
  
  虽然如此,电流并未彻底隔绝,相持之中仍有阵阵针刺传来,愈密,愈强。昝妮亚只觉得双臂剧痛而麻,手心滋滋作响,已经闻得到焦糊气味。她咬紧牙关,拧腰纵身,灌注全力,枪身一拧、一抖,挣脱桎梏,直抵巴风特肋下。
  
  随着一声清咤,枪尖没入恶魔体内,鲜血直标而出。
  
  与此同时,木头柄也在昝妮亚的发力之下破碎了。
  
  然而巴风特并未倒下——恶魔仿佛毫无痛感,连哼也不哼一声,将短枪自肋下拔出顺手向前一送。破碎木柄深深扎入昝妮亚侧腹。紧接着电光游走,笼罩周身。星士剧烈颤抖起来。她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吼,右手再扬。一点寒星在电光之中微弱一闪,没入巴风特的胸膛。
  
  只要是星士,都是有匕首的。
  
  巴风特摇晃了一下,捂住了胸口——这次他没有把刺伤他的兵器拔出来。鲜血汩汩而出,与先前肋下的出血一起染红了他的半身。但是,昝妮亚先失去了知觉。她不再发出任何声音,倒在他身前。
  
  恶魔踉跄了一步,扬起匕首。
  
  这时,又一道寒光袭来,自后而前贯穿了他的心脏。
  
  他低下头。逐渐黯淡的紫色凶星只映出一道极细的线。
  
  那是通往门之彼端的归途。

已有 7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敏特·艾格斯 + 1 效果拔群
塞缇丝 + 1 效果拔群
柯瑞森特 + 1 大黄:我去外面待机(不是
艾米莉娅 + 1 昝妮亚——!
阿德利诺 + 1 帅呆了!

总评分: 存在感 + 7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伊斯雷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7009 GP
活跃度
3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79 TP
存在感
1173 BP

剑S 理魔法S 空艇驾驶 魔导开发C 机械工B 潜行

发表于 2017-12-14 15:09:40 |显示全部楼层

—— 5 ——


  恶魔不会消灭。当所寄宿的躯体死去,他们只是回归到门的另一边。在那边倒是有被同类吞噬的危险,但即便这样也不是消灭。败者的能量会成为胜者的一部分继续存在下去,就像这个世界其他最本原的事物一样。就像光,或者像风。
  
  就像涓涓细流汇入大海。
  
  深蓝想要成为的是海。
  
  他离那里只有一步了。西加尔在远京失败了,但并不是他的失败,只是一切提前发生。这在现在的时点上未尝不是个好的选择。加上晓光一起,他将获得远远凌驾于“白银”之上的强大力量。他将成为恶魔无可置疑的王。
  
  而他曾经那么微不足道,就像一滴水滴。
  
  深蓝闭上双眼,伏下身。风并不冲击他的头脸,只是温柔地抱拂着他,充盈着他。林海在他身下滚滚逝去,他能听到前方传来塔菲隐隐的沉睡的吐息。

  
  突然,有什么东西直刺进这一切之中。

  
  深蓝起初只是感到风被扰乱了。然后他才听到那尖锐如流星破空的声音,与此同时他直起身。下一秒,他的坐骑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嗥——自他刚才伏着的位置赫然刺出一枚箭簇,带着鲜血,闪着凶光。
  
  深蓝来不及后怕,也顾不上向下方搜寻——莽莽林海看不到半个人影。他只顾得上尽力阻止坐骑惊痛之下的狂舞。他知道这枚银箭刺穿了它的胸腹。它已经撑不到目的地了,但是他要把它控制在既定的方向上,让它以最后一口气带着他平安落地——他希望如此。但它坠落太快,像断了线的纸鸢一头斜扎进树林中。他紧紧伏在它身上。身边无数树枝折断噼啪声如爆竹,然后是一声沉重的闷响。他被抛了上去,然后又落下来——落在泥泞的腐土上,而它擦着地继续向前冲去,直到撞上一棵大树才停下来
  
  深蓝挣扎着起身。着地的半边身体酸麻,他扶着树干慢慢走到它旁边。它的脖子折断了。但是在那之前,它已经没了气息。
  
  贯穿它胸膛的羽箭的箭尾在着地时已经折断了,不知所踪。
  
  “还没给你起名字呢,”他叹了口气,“安竹。”
  
  狙击究竟是何人所为,他不想去管。虽然遭此波折,但这里离目的地已经只有一步之遥。只要再召来一只新的坐骑,不出一刻钟,他便能抵达塔菲身边。趁现在,趁着狙击者还没有追来……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脸上的微笑凝固了。
  
  他睁着眼睛,出了一回神,然后又慢慢地环顾四方。紧接着他重又笑了,摇了摇头。
  
  在他身边,一张青色鬼面一闪而过,没入林间。
  
  他看到了它,但是并不去追赶它,也不躲避它。他摇晃着迈步,走向深幽的森林,走向塔菲。
  
  当他走过赤杨林时,红白狐面注视着。
  
  当他走过山楂和稠李时,破碎的蝴蝶注视着。
  
  当他走过冷杉从时,黑银的半月注视着。
  
  ………………
  
  他走过森林,走过所有这些。它们并不靠近,只是静静地目送他。很快他觉得有点累了。他停下来,在一棵倾倒的云松树干上坐了一会儿。在他休息的时候,秋芒的假面在乌荆子的枝条后面看着他。
  
  他安然地坐着,直到体力完全恢复,才继续向前走去。
  
  又走了一会儿,他来到一块空旷之地。
  
  这似乎是被落雷和野火开辟出的空间,遍地漆黑灰白枯木纵横,在那之上又开出小小的白花。在那中间,一个红衣女子伫立着,等待着。阳光毫无滞碍地洒落,照亮她仍然美丽而历尽沧桑的面容。
  
  “你就是深蓝吗?”她说。
  
  他笑了。
  
  “你见老了,织芳。”他说。
  
  她也笑了。
  
  “因为我是人类。”她说,“你收到我儿子的礼物了,对吗?”
  
  他恍然。“——你的儿子!”他说,“这太难接受了。你知道吗,当年我在罗连身边第一次看到你——从那时起我就认定你绝不会属于任何一个人。”
  
  “但是可以成为你的傀儡,对吗?”她说,并不愤怒。“我属于千千万万的人,我属于我的朝灵同胞们。——你收到他们的问候了吗?”
  
  深蓝笑着摇了摇头,似无奈,似赞许。“这没什么新意,织芳。”
  
  “但是足够让你动弹不得,走投无路。”织芳说,“从你坠落的地点直到塔菲所在之处,树木之后,灌木之中,处处都有我的同胞。你已经无法再召唤你心爱的魔物们了,也无法施展你神秘的奥法。你如果还有什么新意,就在这里让我见识见识吧。”
  
  “你老了,但没变,还是这么好强。”深蓝说,“为什么让我一路走到这里?你想亲手杀死我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是要说,”他柔声说,“你已经老了,而我是一名年轻男性的身躯。至少你,赢不了我。”
  
  织芳望着他。
  
  “我不想杀你——至少没有到非要亲手杀你的地步。我没那么恨你。”她说,“被你利用是我愚蠢。但无论如何,你毕竟为朝灵开辟了一条道路。至少在这一点上,我想我应该感谢你。”
  
  深蓝摊开双手。“所以你会放我走作为报答吗?”
  
  织芳没有回答。她望着他,后退一步,转身。她朱红的衣裙很快消失在苍茫林间。
  
  深蓝望着那空无一物的林间。
  
  他再一次试着催动魔力,但是和之前一样,他仍然感不到一丝玛那的波动。他甚至感不到身边风的存在。这会儿他又觉得有点累了,就在一截树桩上再次坐下来。
  
  这时,有人从方才织芳消失的方向走过来。
  
  深蓝在树桩上转过身,看着那个人走过来。那是一个老人,他的身躯高大,但是微微佝偻着。他的须发雪白,眼睛曾经是碧绿,如今已经变成了很深的褐色,在那里面没有光,没有火,但是有一种很沉、很重的东西,就像经年累月的落叶。
  
  就像经年累月的悔恨和疯狂。
  
  深蓝站起身。
  
  “——伍隆大人?”他含笑问。
  
  一时之间,起了风。无边落叶萧萧纷飞,在夕照之下赤红如血海翻涌的波涛。
  
  “卡拉米·泰勒。”老人说,仿佛对他,又仿佛对自己,或者某些已经不复存在的东西。“我记得这个名字。我记得这张脸。”        
  
  深蓝笑了。
  
  “我是深蓝。”他说,“所以你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对吗?”
  
  老人沉默着,浑浊的眼睛看着他。
  
  深蓝走向老人,一手按着自己的胸膛。
  
  “我是深蓝。我是卡拉米。我是特瑞弗。”他说,“当塞拉斯和其他五万人死去,他们彻底死去了,但是我不会。我会回来。那时候您,伍隆大人,您又在哪儿呢?五年之后,远京又在哪儿呢?可悲的人类啊!”他说,“你们注定要毁灭,你们的营造全是徒劳。你们愚昧的仇恨,可怜的眷恋,你们的胜利,你们的坚持,你们的————”
  
  他微笑着看向天空,血从他的嘴角流出来,从他手按着的胸膛的地方流出来,渗过他的指缝,顺着银白的枪身,蜿蜿蜒蜒,流到克里蒙多·伍隆的手上。
  
  当恶魔流血时,它流的是人类的血。鲜红的,温热的血。
  
  没用的。他诚恳地、无声地说。
  
  克里蒙多颤抖了一下,撤步,拔枪。
  
  失去支撑的躯体慢慢地倒下了,像枯叶飘落在地一样无声无息的死亡。克里蒙多望着那张脸。从失去颜色的眼中,一滴泪流下来。
  
  浑浊的泪,比血炽热。
  
  这是血宴的终焉。

- FIN -

已有 6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敏特·艾格斯 + 1 效果拔群
神秘男子 + 1080 + 54 奖励发放
塞缇丝 + 1 效果拔群
柯瑞森特 + 1 十分安静的终焉
乌秋 + 1 我要诵读这段一百遍!一百遍!!

总评分: 携带金 + 1080  剧情点 + 54  存在感 + 5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伊斯雷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7009 GP
活跃度
3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79 TP
存在感
1173 BP

剑S 理魔法S 空艇驾驶 魔导开发C 机械工B 潜行

发表于 2017-12-14 15:10: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格尔希因 于 2017-12-14 15:31 编辑

文中出现的魔物设定:

火树银花
无人得见其貌的神秘植物型魔物。分布在烬月森林深处,向经过自己的动物散播细小花粉。花粉起初无色无味,但极易吸热,在森林湿热的环境下燃点更低,一旦接触生物的皮肤便会迅速升温,转为黄色,继而趋红,产生爆燃将目标化为焦炭,不仅如此,轻微的摩擦、碰撞也会导致同样的结果,可以说一旦沾染,便无幸免的可能。

水晶蝙蝠
借用伊斯雷《浴火而归》里的设定。栖息在烬月森林的魔物。性情凶暴,爪牙都有剧毒。周身分泌一种黏液,选择性吸收部分光线,使其与幽暗的森林融为一体,肉眼难以分辨,因此得名。但是,在强烈光照下反而会产生反光露出破绽。不过对于昼伏夜出的它来说,这本来不应该成为问题。
*黏液易燃,但看来无论是当时的伊斯雷还是现在的塞缇丝都不知道这一点。还是师父老辣:)

写的时候有很多感想,但写完后有种长吁一口气的感觉,顿时觉得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远京的朝灵们风格独特自成一统,描写起来对我来说不是很有把握,反复修改后还是用了这样的表现手法。
谢谢观看到这里的大家。
已有 4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神秘男子 + 860 + 43 精华奖励
塞缇丝 + 1 效果拔群
柯瑞森特 + 1 辛苦了!
天狼 + 1 兴奋地跑来跑去!

总评分: 携带金 + 860  剧情点 + 43  存在感 +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岁魈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9384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4 SP
剧情点
1007 TP
存在感
1700 BP

二刀流 野外生存 潜行 生物学C 剑S

发表于 2017-12-14 15:13:3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狼 于 2017-12-15 18:47 编辑

!!!!!!!!!!!!!!!!!!!!

看完这篇很兴奋!虽然中之人挺喜欢深蓝和巴风特的,看到他们这样死了,心情也颇复杂……不过因果循环,总该有个终了。就像最后一句说的,这是血宴的终焉——这段故事该结束了。

深蓝自身,不管在门那边还是门这边,战力都非顶级,但他仍从一滴水汇成了一条河,距离大海或许只差一步,很了不起。现在来看他的失败,具体在这次行动上,也不是布局不好,只是防线扛不住,某种程度可说是战力碾压

  • 火树银花被硬破。
  • 一堆魔物遭轰杀。
  • 卧底单挑十几个。
  • 贴身保镖又留下。
  • 一箭射穿小飞机。
  • 人头都不算什么。

真的,最后被克里蒙多捅一枪,相比之下都不算什么了(当然对人类而言,这一捅还是里程碑式的胜利,是克里蒙多应得的荣耀)——碾压得太厉害,他别无选择。

每一步都走得那么好,奈何对手太强。

不过深蓝作为恶魔,原本最擅长的并不是硬碰硬,而是出其不意、借势而行,落到被各方(S级)敌人联起手来打进家门本就是失算,之所以会到如今的地步,我觉得最大的原因还是漏算了少主。

少主暗中组起十二支,拉拢鸣泉,结识伊斯雷、格尔希因,和织芳之间血浓于水,每一样都是他未曾注意、未曾想到的。那些碎片一块块拼起来,最终拼出了他的败局。

  “你见老了,织芳。”他说。
  
  她也笑了。
  
  “因为我是人类。”她说,“你收到我儿子的礼物了,对吗?”
  
  他恍然。“——你的儿子!”他说,“这太难接受了。你知道吗,当年我在罗连身边第一次看到你——从那时起我就认定你绝不会属于任何一个人。”

天哪,深蓝大大!我也是这么想的!看到过去的织芳,我也觉得她不属于任何一个人,即使嫁人生子,她也是远京城主,任何人都拘不住她的心。

可是织芳的儿子让你很难接受?这又是为什么呀?难道她就不该有儿子吗?恶魔对“不属于任何一个人”的理解难道是“不会结婚”吗?

一瞬间觉得特别萌。

但可惜,应该不是这样理解。

他当然知道乌秋的存在,之所以提前返回远京就是因为乌秋。

恐怕深蓝难以接受的是,织芳言语间对自己的儿子投入的信任,母子二人在此事中扮演的角色。

织芳曾经是一个精于计算的荷官,能认清利弊,不绊于俗世中的情感。深蓝自己则是利弊游戏的老手,擅长在这方面蛊惑人
、操纵人。他选择织芳,未尝不是因为织芳具有这样的特质,省心又好用。为了朝灵利益,织芳理应是可以与恶魔合作,不吝牺牲儿子的——事情似乎确实也这样发展了。

乌秋和阿尔洛人接触,要给远京一条退路,这事超出了织芳的容忍线,几乎等于叛徒了。在深蓝那边,他收到的禀报可能是:织芳逼乌秋喝了毒酒,朱雀殿大火,织芳受惊卧病不起。

然而现在她能站在这里(而不是卧病在床等着刺杀),像当年一样布下封魔大阵,阻止自己去塔菲巢穴,是因为乌秋活着?乌秋不仅活着,还隐藏了实力(能一箭射落他的小飞机安竹),织芳知道吗?如果织芳知道(远京叛徒是危险的弓S),却不告诉导师,她是什么心态?那二人之间本应没有回寰余地,织芳却在他面前明示,她和儿子联手了?

我都能感觉到深蓝的不解。

是什么让这二人恢复关系?血浓于水的亲情?——在深蓝眼里,恐怕这个答案实在是太荒谬了。

但织芳确实凭此脱出了他的算计。

他小看了人类,也小看了织芳。

深蓝不恼,只是觉得无奈,还赞许……仿佛只是一时想不清楚,打算花时间好好理一理——这个深蓝大大,真是很萌。

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机会,下次成长起来又是什么风格。

伊斯雷要开门了,白银大大就快露面了,也许等不到新的小深蓝长大了。

  “卡拉米·泰勒。”老人说,仿佛对他,又仿佛对自己,或者某些已经不复存在的东西。“我记得这个名字。我记得这张脸。”     

这张脸?克里蒙多眼里,特瑞弗和卡拉米竟然长一样吗?应该只是神态相似吧?
下次投胎长好看一点吧,深蓝大大!


……

被深蓝大大抢镜占去了这么多篇幅,其实我最想喊的是(大家肯定都知道)

师父一餐吃两个饭团!!!

抱着一堆布丁大哭,好想念师父啊,师父——想和师父吃一样的东西——!!!

可恶,我一定会回去的!


  阿斯特利想了想,把他嘴上的布条解开了。那个人立刻把头挨到他手边。阿斯特利挪开两步。“别急,我把手给你解开,你自己吃。”
  
  影烟揣着手踱过来。“何必呢。”
  
  “都到了这里,他的任务也完成了,也不用捆着他了。”
  
  “要我说呢是,都到了这里,他的任务也完成了,也不用留着他了。”影烟懒洋洋地,用他一贯的那种认真开玩笑的口气说。朝灵人重感情,讲义气,为了同胞和朋友可以赴汤蹈火,相应的,他们对叛徒的恨也格外深刻、格外痛彻。
  
  那个人颤抖起来。他知道,如果没有这些阿尔洛人,由十二支来处置他,是绝对不会放他生路的。他望着星士,满眼乞求的泪光。
  
  “把你的饭团也分半个出来,”阿斯特利对影烟说,“话这么多,可见还饱着。”

要是我在,我肯定支持烟烟不给那个人吃饭团!!他说得对呀,都到了这里了,任务完成了,干嘛还分东西给他吃!(还不如留给我吃)

  “没有。”狩猎人苍老的声音不带一丝情绪,“但是找到了别的东西,我想殿下和星士会想看看,”他说,看向不远处靠在石头上晒太阳的影烟,
  
  “——还有他。”

师父!!!!!!!!!!!

起初我愣了愣,想到师父对黄组、绿毛、影烟和昝妮亚说话,用本音似乎也没什么问题(想听师父的声音)——但随即又想到,唉,那不是还有个已经没用的、又占着饭团的外人吗?
然后又觉得,师父用这个声音,和自己的心情不好可能也有关系,师父—————— 师父等着我!!!


后面看得特别热血沸腾,想参加一起打!塞缇和真宙BlingBlingBling!神雁也很不容易,希望他能救回来!师父轰——!!!

想想深蓝真惨……这些布置对付普通人绰绰有余了,对付大部队也很有效了,但是大家都仗着厉害强攻强破。精英都被卧底干掉,最可靠的巴风特又带不走,自己也算是个奥法S了,还要被封魔……

干得漂亮,干得漂亮。


  “那,有没有一个朝灵少年?在时茵和你们交过手。”
  
  “没有……”神雁简单、微弱地答道。他闭上了眼睛。

他肯定亲眼看到我被丢进水里喂魔物的,等他醒了好好问问呀!(竖着尾巴转来转去)



最后,辛苦组长了!!!狼抱——!!!!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夜霾 + 20 认真回帖奖励
阿德利诺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携带金 + 20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难度
支援
三缺
所在地
远京
携带金
540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22 TP
存在感
314 BP

情报专家 易容B 野外生存 匕首A 潜行 生物学D 口技 催眠术 阿尔洛语 二刀流 投掷A

发表于 2017-12-14 15:21:20 |显示全部楼层
赶紧把昝妮亚带回来治疗!她还能抢救一下!
欢迎洽谈商务合作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艾德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1238 GP
活跃度
4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05 TP
存在感
1390 BP

弓C 理魔法A 神学 朝灵语 易容C 陷阱C 催眠术 豪饮 野外生存 潜行 格斗C 医药学C 毒药学C 烹饪A 魔导开发D 空艇驾驶 开锁C 剑S

发表于 2017-12-15 01:54:41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可真不够意思!”阿斯特利叫道,“既然这样,我才不告诉你们前方东北一千二百米有个遗迹,还有人出没,保不齐深蓝就……”
“……咦,”他挠挠头,“我要告诉你们什么来着?”

翠翠真可爱!真可爱!!非常想摸摸头了

深蓝的陷阱,真正是机关算尽,无所不包。

这一段实在惊心动魄。
说实话死线前一周我天天磕着这一段打鸡血再写我自己的文。
【为什么只看这段?不是我自恋,实在是因为殿下只给了我这段而已。】
然而再看的时候,莫名脑内了这个bgm~

什么妖魔鬼怪
什么美女画皮
什么刀山火海
什么陷阱诡计
~~~~
什么魔法狠毒
自有招数神奇
八十一难拦路
七十二变制敌


举目仰望,头顶仿佛倒悬有一泓粼粼湖水,满目相逐游动的荧光。

短短一句话,非常有画面感。又危险,又美丽。

黑发少年并不收剑,顺势向外围疾走逼退后继来犯的又一波魔物,然后回头伸出手来。“你没……”看清面前之人,他顿了顿,手又收了回去。“……吧,法卫先生?”
“没……”凯东姑且还是回答了。他让开身。
金发少女一言不发,扑进朝灵少年的臂膀。

咳咳咳……
被塞了一口狗粮的感觉真……微妙……
(虽然我也有在我的文里给这一对发糖啦)
尴尬.jpg

这一仗打得真是荡气回肠,瓤表示看着太过瘾了。
然而还是很想吐槽一下结尾——“要是知道火攻有用,我刚才为什么不用爆炎……”

神雁真是神一样……身受重伤还能一个人干掉猎兵团十几人,这是何等的实力。(凯东和小狼两个S突袭营地也不过才干掉了十一二人而已。)
“没想到,这么多年我为他恶事做尽,跟他走到这个地步,他仍然不曾放下戒心……”

又是短短一句话,藏了多少辛酸隐忍。过去的很多故事,似乎都有了合理的答案。

巴风特vs翠翠+昝妮亚真是巅峰对决,看得人喘不过气来。
原来星士这把匕首柄端连有一根极细的线,是以高雪蚕丝混入玉钢和真砂的粉末熔炼而成,柔韧难断,盘绕自如。

继“竞技场的白色恶魔”之后,链刃的传奇又有了完全不同的新篇章吗?
没想到翠翠竟然抄了板砖,果然是万能神器。
只要是星士,都是有匕首的。

总觉得槽点很大2333

当他走过赤杨林时,红白狐面注视着。  
  当他走过山楂和稠李时,破碎的蝴蝶注视着。  
  当他走过冷杉从时,黑银的半月注视着。

太帅了!太帅了!!太帅了!!!
简直无法言语。
“你收到我儿子的礼物了,对吗?”

少主啊啊啊啊啊!给你打call!


我设想过千万次与深蓝的决战该是何等的场面,没想到会如此安静,却又让人如此心潮澎湃。
结束了。
就这样,也很好。

后面凯东他们赶到的时候大概是收拾残局吧……


感谢殿下带给我们的精彩!辛苦了!!
已有 1 人评分携带金 收起 理由
夜霾 + 12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12   查看全部评分

很高兴一路有你。
【情商Z】【串场S】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