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1443|回复: 17

[主线事件] SA413.3.14 神造之神 [复制链接]

游戏主控制CPU

管理者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携带金
2444 GP
活跃度
0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0 TP
存在感
1044 BP
发表于 2018-10-16 21:55:33 |显示全部楼层

SA413.3.14 神造之神


  传令官步履匆匆踏入小谒见室,向坐在上座的苏尔蒂皇子报告:
  
  女神——如果那真的是女神的话——下了天梯后,果然朝着尼恩格兰的方向去了。原本骑士团的牵制作战还算成功,将女神的脚步确实地压制在了天梯上。然而从凌晨开始,牵制忽然失去了作用。女神行进的速度大幅加快,目前已经接近蓝减区。伊斯雷团长他们即将执行最终方案,也请殿下和王都的诸位大人早做准备。除此之外,在晓光与尼恩格兰之后,森染与时茵也发生了教会信徒的骚乱,当局正在尽力控制局面……
  
  少年皇子表情还算镇定,低声说了一句“知道了,下去吧”便挥退了令官。反倒是大臣们脸色凝重许多,围绕在桌前指着地图继续先前的激烈议论。
  
  他们也没什么可议论的。安飒尔想。如果圣盾对女神不起效,或者和晓光一样全城失控,他们能做的无非是将一切有生战力转移到夏维朗或森染,再重新组织部队对女神发起冲锋——直到所有战士死去,直到最后一座城市陷落,如此而已。
  
  但如果往乐观的方向想。如果他们在所有城市破灭前耗死了女神——如果圣盾能够阻挡女神——如果伊斯雷的作战就能成功消灭她——
  
  “你会在什么地方死去呢……”他轻声自语。
  
  “安飒尔,你说了什么吗?”皇子看了过来。
  
  安飒尔笑了笑,站起来。“我先去团里做准备了。殿下,恕我告辞。”

  
  他离开谒见室,沿着长长的回廊慢慢穿过中庭。已经是三月,花园里春色点点,一派明媚气息。日光照上廊柱,将地面分成光与暗的间隔。安飒尔就这样一脚明一脚暗的走着,一直走到这条回廊的尽头才停下。他带着一丝茫然抬头。面前是一个岔路口。继续往前,是天泉宫的前庭;往左是花园小径,通往白色礼拜堂。
  
  他眯眼望着一片葱郁中的白色尖顶和星芒十字,想起两天前发生的事。为将两位王族迎回夏维朗,他亲自带着骑士们将天泉宫从里到外清查了一遍,排除皇宫内的一切不安全因素。就是在那时,一名部下悄悄向他报告,说在礼拜堂发现了一间暗室,里头还挂着格尔希因殿下的画像。
  
  安飒尔迈开脚步。不是往骑士团,而是向礼拜堂大步走去。
  
  花园深处的这座礼拜堂所在的位置,曾经一度是『骑士』的圣所。夏维朗·克莱维尔将建国后,拆掉圣所,以一座纯白色教堂取而代之。据说在星芒圣域建成前,『女神』便栖息在这里。长久以来,这里都是王族作祷告的地方。后来,这里成了艾尔温皇帝追思先皇后凯芩的去处,阿欣娜皇后便不再踏足。
  
  安飒尔推开暗室门,举起从外厅顺手取下来的灯烛,一眼望见了正对面墙壁上挂着的大幅画像。银发,蓝眸,正是已遭废黜的前皇子,格尔希因。
  
  ——这里一直都是艾尔温皇帝的独处之地。而对格尔希因厌恶入骨、亲自下令处理掉格尔希因一切所有物品的皇帝又怎么会允许在这个地方留有他的画像?
  
  安飒尔凝视着这张画像。画上的青年乍看之下似乎就是格尔希因本人无疑,但如果像这样近距离仔细观察,便能察觉二者的不同。格尔希因今年不过十九岁,还没能完全摆脱少年人的影子;画像之人却有二十四五岁左右,已完全是个成熟青年的样子了。不仅如此,画像之人的眼神也与格尔希因截然不同。安飒尔从未见过格尔希因有过这样凛然、肃穆、哀悯……俯览世人的眼神。
  
  圣灵的眼神。
  
  这是『骑士』。
  
  安飒尔一时被自己的发现震慑住了,想了想,又叹了口气。
  
  也许艾尔温·奈特就是看到了这幅画像,才对格尔希因起了疑心。
  
  不过事到如今,这已经是无关紧要的事了。
  
  两天前,安飒尔就察觉到这幅画似乎另有机关。只是当时诸事缠身,不方便仔细调查。如今人人都一心在等尼恩格兰战场的消息,倒不会有人来打搅了。安飒尔将灯挂上墙壁,借着昏暗的灯光看了眼四周。这里在他上回来时,已经大略看过了。整个房间不算大,陈设也少,一张宽大的书桌,靠墙一排书柜,看起来像某个人的书房。地上没铺地毯,装饰性的摆件一件也无,书桌上也只有一个空荡荡的笔筒。到处都是厚厚的灰尘。这个房间的陈列之朴素,简直难以想象会是白色礼拜堂的一部分。相比之下,墙上的画像倒是镶嵌在雕饰得格外华丽的金色画框中,与整个灰白的房间格格不入。
  
  简直就像为了遮住什么而从别的地方拿过来的一样。
  
  安飒尔握住画框的两端,轻轻地把画拿了下来。出乎他的意料,画像背后的墙面上光滑如镜,什么都没有。他伸手抚摸,仔细地一一敲击。手下传来的感触和声音钝实,看起来毫无异样。
  
  安飒尔皱起眉。上一次摸到画像时,他的确感觉到了某种异样。如果不是墙上有什么,那就是……
  
  他蹲下身,仔细查看被他放在墙边的骑士画像。他很快发现这幅画的不同之处:它的背板和画框的材质并不是木板镀金,而是金属的;两者也并非分离的可拆卸式,而是全然一体。也就是说,想把画从这个金属画框里取下来是不可能的。
  
  他眯了眯眼。假如这个画框里藏着什么……它的全金属画框,重量本就与普通画框不同,这就难以察觉里面还有东西;而背面封死,正面却是一幅无比珍贵的圣灵画像……没有人会想破坏这幅画,无论是出于画的价值还是对圣灵的敬畏。
  
  安飒尔取出随身携带的小刀,毫不犹豫地划了下去。翻开画,里面果然有一个嵌层,放着一本薄薄的笔记本。他取出笔记,走到壁灯下翻看起来。
  
  「卡特·拉米雷丝」
  
  「埃莉诺·科林」
  
  「汉娜·穆尔」
  
  「索菲亚·泰勒」
  
  ……
  
  笔记上最先记载的是十一名年轻女性的资料。每一个名字下面写着年龄和魔法频率,还附有一张小小的素描画像。第十二页写着:
  
  你们的名字不为人所知
  
  你们的牺牲不为人所知
  
  但你们的灵魂铸成圣灵
  
  你们的意志与女神同在

  
  安飒尔下意识捏紧了笔记本。顿了一顿,再往后翻,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不为人知的十一名女性。牺牲。铸成。
  
  在夏维朗·克维莱尔建造的这个王宫的圣礼拜堂的暗室中,在圣灵骑士的画像里精心藏匿的这份机密笔记里记载的内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过了多久,他回过神,慢慢合上笔记。

  
  ——没有人知道女神从何而来。
  
  教会说,女神是古神的化身。是贤者与骑士完成各自的使命而消失后重现于世的真神。
  
  但如果、她只是借由谁之手,通过十一名人类祭品所“制造”出来的神?
  
  神是可以被造出来的吗?
  
  被造出来的神……又算什么?
  
  安飒尔想起苏尔蒂昨天的话。我若不做皇子,还能做什么?
  
  然而,又有什么是不能做成的呢?皇子也好,骑士后裔也罢,哪怕是女神,是圣灵……这个世界,本就是如此虚妄、任人操弄的东西。安飒尔静静坐在黑暗森冷的暗室中。他面无表情。但是,有什么响起来,从他的内心深处,从冥冥之中——
  
  那是最悲哀、也最愉悦的笑声。



◇关联情报◇
安飒尔·巴特拉姆:夏维朗骑士团团长。在皇宫礼拜堂的深处发现了惊人的真相。

◇关联事件◇
SA413.3.13 重返天泉宫

◇NPC人权保护协会申明◇
角色扮演请用其他颜色字体明确标注;非扮演发言请和谐讨论,谢绝嘲讽、攻击及过激语气。


◇BGM:《赤与蓝的命运 - 将门狮子吼》◇



已有 4 人评分存在感 收起 理由
阿德利诺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格尔希因 + 1 效果拔群
天狼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柯瑞森特 + 1 安大爷:我怕不是该转行情报贩子了。

总评分: 存在感 + 4   查看全部评分

载入初始恒星系统。
载入信息导航系统。
欢迎你链接恒星计划最新升级的一级战略型CPU。现在,勇者之光的Network尚在重启阶段,各方面有不成熟的地方尚请玩家原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5

难度
支援
洛蕾塔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5023 GP
活跃度
61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31 TP
存在感
253 BP

占星学 历史 哲学 文学C

发表于 2018-10-16 22:19: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康拉德 于 2018-10-16 22:22 编辑

沙发???

虽然之前的事件文章只有少数的看了。然而在不知道黑王离世之前捣了什么鬼让女神暴走的现如今。这个隐秘的真相令人炸裂?!

女神竟然是个artifact?

虽然不知道是如何编写编译出来的,但十一位女性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安大爷面前。而且11这个数字……果然是个神圣的数字呢!

联想到之前黑王在这个宫殿里作威作福那么长时间,估计他早就发现了这个秘密。所以才成功的暗中破坏了吧??不……等等……如果黑王曾经看到过这个那么应该会被毁去的吧……?

那么黑王到底是知道了怎样的奥秘让女神暴走的呢……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柯瑞森特 + 1 artifact!
艾米莉娅 + 6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6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难度
支援
伊斯雷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988 GP
活跃度
3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509 TP
存在感
1168 BP

剑S 理魔法S 空艇驾驶 魔导开发C 机械工B 潜行

发表于 2018-10-17 16:04:34 |显示全部楼层
电脑写角色的感情总是又隐晦又直接。就是表达很隐晦,但要表达的却是很直白的感情。

对安飒尔来说,如果作战不成功,女神要灭世,大家都会死,阿尔也难免一死;如果作战成功,女神被消灭,星士——阿尔多半照样会死。哪一边都是噩耗,哪一边都是离别。这样的话,结果就不是那么重要了——或者,越晚知道结果越好。所以在这个人人胆战心惊地等待前方战报的时候,跑去调查什么密室、画像。

虽然阿尔活了下来,但总觉得这两人往BE的路上越走越远啦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天狼 + 1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但还是要抱希望!
艾米莉娅 + 6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6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5

难度
支援
姝妧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320 GP
活跃度
3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79 TP
存在感
358 BP

魔导开发A 剑C 空艇驾驶 理魔法A

发表于 2018-10-17 17:36:29 |显示全部楼层
在讨论剧情,猜测伏笔什么的之前……
我必须——必须要吹一波这个描写!!
 他离开谒见室,沿着长长的回廊慢慢穿过中庭。已经是三月,花园里春色点点,一派明媚气息。日光照上廊柱,将地面分成光与暗的间隔。安飒尔就这样一脚明一脚暗的走着,一直走到这条回廊的尽头才停下。他带着一丝茫然抬头。面前是一个岔路口。

这种利用环境,将人物内心外放成视觉化的手法,一明一暗,正是安飒尔人生的写照!
他幼年为了活命,去偷去抢,却能在凛冬中将唯一一双鞋让给阿尔。
与恶魔合作,促成法泽雷尔回归,又在宫变败露后保下了夏维朗骑士团。
与星士合作,将夏维朗光复,却在尼恩格兰为难时抽身事外……
他的一生都是如此,行走在一明一暗的光中。
或身不由己,或逆天改命。
人人都以为他是为了向上爬,恐怕就连他自己偶尔也会有这样的想法。
可是从光与暗中一路挣扎着走来的,是安飒尔这个人的本心。
无论是对阿尔,还是对夏维朗。



果然一本正经地写这种东西有点羞耻啊啊啊……

咳……那就来说说这个信息量超大的剧情!!
我的老天鹅呀女神居然是被制造出来的吗????!!!
十一名女性!连频率都记载了!!
不会就是因为这个才决定了星士适格者的频率要求吧???!!

最初是因为什么制造女神的?
守护人类??
之后被教会扭曲成这个样子了吗???!!

可惜这里没有关于十一名女性的完整信息……
不知道至今还能不能找到关于她们血裔的信息了……
(说起来为什么要找……咳)

安飒尔:我就想一个人静一静,大新闻砸脸上谁都拦不住啊!
已有 3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伊斯雷 + 1 效果拔群
阿斯特利 + 1 被发现了!
艾米莉娅 + 10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10  存在感 + 2   查看全部评分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帕默斯看不到恶魔杀第二天的太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5

难度
支援
阿齐斯
所在地
星芒圣域
携带金
275 GP
活跃度
1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05 TP
存在感
1004 BP

潜行 星魔法A 链刃S 匕首C

发表于 2018-10-17 21:44:19 |显示全部楼层
事到如今出生什么的已经阻挡不了我中之人对女神的爱了!

我就想知道她们是不是自愿的……

点评

艾米莉娅  啊QvQ感动又悲伤  发表于 2018-10-17 21:58:45
阿斯特利  意志与女神同在这句话不只是赞美的虚词。被强迫殉死的人是不会造出现在这个女神的  发表于 2018-10-17 21:49:13
阿斯特利  对!那种东西根本不重要!另:是完全自愿的!  发表于 2018-10-17 21:47:32
黎明将近之时,我从长夜中醒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占卜兼穿孔店“Perforating”店主

战斗力⑤⑨的前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难度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1902 GP
活跃度
12 AP
技能点
3 SP
剧情点
92 TP
存在感
125 BP

占星学 匕首D 弩C 伪造C

发表于 2018-10-19 23:47:07 |显示全部楼层
女神这,这算啥???人(shen)体炼成???????
所以说女神发疯的超绝影响力莫非也和这个诞生方式有关………(瞎说
I call it shadow, you call it season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爱の传教士」

战斗力⑤⑨⑨的贤者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18393 GP
活跃度
233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172 TP
存在感
3928 BP

理魔法A 魔导开发A 格斗A 匕首A 烹饪A 键盘乐器A 赌博A 商业A

发表于 2018-10-20 00:50:09 |显示全部楼层
是说……反正也出的差不多了电脑先生考虑不考虑整理一下现在确认的使徒名单啊和星士名单一样那种……!或者是列出出处之类的ry
理论上没有太多依据但是不知道为何一看到这个名单就条件反射想去翻翻使徒名单看看是不是一家人……但是一是没找到准确完整的黄昏文书译文部分,二是……姓氏是会改变的呀其实并没有多少意义!

……不过,深蓝的前世就是叫做卡拉米·泰勒,诶?! 不过泰勒真是个特别普通的姓氏了啦

  但如果往乐观的方向想。如果他们在所有城市破灭前耗死了女神——如果圣盾能够阻挡女神——如果伊斯雷的作战就能成功消灭她——
  
  “你会在什么地方死去呢……”他轻声自语。

如果不是看大黄回复里提到隐晦和阿尔,我还以为这里的【你】首先指伊斯雷,然后是女神,最倒霉也是他本人……结果是阿尔吗?!太隐晦了吧?!你是月色真美派吗!?发现真爱夏维朗后就害羞起来变得更文艺了吗!?【x

说起来在这个点内心稍稍有些奇怪的思绪……我还是不能理解领取别人设定的NPC扮演的乐趣所在……虽然,好像看完月背隐隐约约理解了一些……还是,觉得很奇怪 就好像是从话题作文变成命题作文的感觉。

怎么说好呢,就好像因为人不是完美的一样,可能会有擅长的部分和不擅长的部分,而当一个角色从单纯的个人扮演变成有点企划设计的时候……团队合作指不定能够更好地优美体现角色应有的长处?…… 好像还是想得太多了||||
明明不是错过多久的事情,竟然已经想不起这么多了啊……嘿呀嘿呀。
比对爱好者好想看格尔希因自己看到这幅画时候的表情哦!(大概也不会有啥惊讶的吧毕竟有记忆了……),可是!安大爷!对着大黄的脸就下手了!果然是不懂的怜香惜玉(?)的男人!

其实比起遮住什么……我反而在意它原本是在哪里从哪里拿过来的了(((

虽然说是机密笔记……但是不看最后一页还以为是谁拿给骑士的相亲名单他看不上就给藏起来省的被人追问了呢……||||倒是真的写一点机密啊!最后一页的内容,感觉就好像是这十一名女性的墓志铭似的……倒是写一点可以救世的秘密啦! (虽然落入安大爷手里也是,不晓得能不能用上【。

这个世界,本就是如此虚妄、任人操弄的东西。


盯——

操弄历史的不就是你吗,纳 塔 先 生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阿斯特利 + 1 是,是我!
艾米莉娅 + 10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10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岁魈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8923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4 SP
剧情点
1034 TP
存在感
1659 BP

二刀流 野外生存 潜行 生物学C 剑S

发表于 2018-10-20 23:05:5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狼 于 2018-10-21 20:27 编辑
  “你会在什么地方死去呢……”他轻声自语。

第一反应就是阿尔的我,狼骄傲!!!

其实应该是很容易想到的,因为阿尔的死在安飒尔心中留下了那么深重的阴影。他害怕他再死一次,重逢以来那种恐惧从未消失。不管《融雪》还是《最漫长的一日》都证明了这一点。

而现在,因为女神发疯,这种可能性前所未有地放大了,几乎已经丢在他面前了。圣域已成血海,谁知道里面有没有阿尔的血和尸体?女神在天梯上经受了何等攻击,围绕在她脚下的人类岂能不受波及?等最终计划启动,为了保证法阵能顺利运转,见到星士就要放信号弹,将他们围攻击杀——阿尔能活下来吗?有可能活下来吗?

难怪他要去做点别的什么事情。不管什么,总比那些无谓的讨论、无谓的准备要好——

结果他发现了女神的秘密。

真的是很恶趣味了,命运这个东西。

如果说,第一次他失去阿尔,是因为身位卑微,无力保护喜欢的人,第二次失去阿尔,是因为对手是女神——纵然爬到人类世界的顶端,又怎能与圣灵争?

可现在他知道了,原来圣灵也是人类制造出来的。

如果能早一步知道,或许阿尔就不用跟着她死,就像如果能早一步摆脱困顿,阿尔也没有必要离开他——这当然是没有任何意义,也不具备现实合理性的假设,但这一切或许又告诉他一个事实:

人类的顶端,也就是命运的顶端了。

安飒尔,世界观被震塌后,行动力会再次突破下限(上限)吗!

不过,阿尔还活着啊!!!!

人类虽然能制造圣灵,但绿洲和恶魔可不是人类制造出来的!!!!

——所以,悲哀和愉悦都太早了!!!!

但这些都是安飒尔不知道的事情,正因如此,才会有趣。

所以我对阿安还是抱着一线希望!虽然安飒尔要不好了,但世界马上要更不好了!在他彻底崩坏之前,快来拉他一把,阿尔!

……

艾尔温竟然是这么发现格尔希因不是亲生儿子的。

想想也是挺惨,“你是谁”“我儿子呢”“我老婆拼死才生下的那个儿子呢”——那么多年,又不能跟别人说,不扭曲才怪呢。

现在见到凯芩了吗?开心吗?幸福吗?

什么时候带着凯芩去梦里拜访一下那个让你们团聚的厨子吧?



…………

举着小黄花们在女神的出生地祭拜女神。

我永远喜欢她!!!!!!!!!!!!!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阿斯特利 + 1 YOU GET IT!
艾米莉娅 + 10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10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难度
支援
拉祖莱
所在地
夏维朗
携带金
2355 GP
活跃度
30 AP
技能点
1 SP
剧情点
149 TP
存在感
319 BP

匕首E 潜行 开锁C 陷阱C 水性 口技 弦乐器C 读唇术 易容B 偷窃A

发表于 2018-10-21 18:07:21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一串名字的时候,以为是初任使徒名单……
然后就是出乎意外的发展……女神竟然是造出来的。
看了帕默的脑洞,或许这跟星士们的频率和由来有关。
换句话说,这11名年轻女性某种意义上的初任星士。(如果猜想对得上的话)

安飒尔的剧情永远是一种期待。
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在他身上会发生什么,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就像欧亨利的结局。
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






已有 1 人评分携带金 收起 理由
艾米莉娅 + 6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6   查看全部评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饿到昏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岁魈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8923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4 SP
剧情点
1034 TP
存在感
1659 BP

二刀流 野外生存 潜行 生物学C 剑S

发表于 2018-10-22 17:35:0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狼 于 2018-11-5 09:49 编辑

今天编辑不完再世的回复了!趁着有榜首再占一帖!上次说漏了一个东西可是已经发玉米了!

……………………

写了很多都删掉了。

其实是怎么想都还是觉得不公平。我所认识的『神』,没有一个像她那样,一生为『人』而活,最后还被人抛弃。

这没道理,如果她是神,着实没道理——举个例子,假如你每天给一窝蚂蚁带糖吃,还帮它们和别的蚁群打架,在蚂蚁眼里,你是伟大的遮天之手。它们垒了一个小土包,在上面供奉了半颗米,世世代代拜祭你。然后有一天,你得打扫院子了,得把蚂蚁窝铲掉了,蚂蚁们非常震惊,拼死和你战斗,最后当然还是力不从心被你铲得干干净净的。你也许会叹息一声,但会为蚂蚁自杀吗?

当然,那不是一回事。

她是为人类而生的,她生来就深爱人类。投注了四百年的感情,或许更像一个忍受着病痛之苦的母亲,听到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对自己说:“你好丑,好可怕,怎么还不去死?”

圣灵之心不会像人类一样怨憎,于是她真的去死了。

这是神吗?

普罗米修斯为了人类,甘愿天天被秃鹫啄食肝脏,但如果人类对他反目,他会怎么做?重做吧……

某位唯一至高七天创世,人类也是他的造物,但当他发现那群人的生活方式不合他的心意,他是怎么做的?大洪水

无论她的心智有没有被扭曲,如果她是神,对错的裁决应当在她,那正是她被授予的权柄。

以行事原则来判断,她的做法哪里有错?现身保护信徒,没错;消灭进攻圣域的异端,没错;自卫,没错;想去城市看看,有什么不行?

唯一不好的是,很多人会因她而死。其实连这个判断都未必做得出来,她也许只看到了自己被所爱的人类排斥、不需要。

也就是说,她把『人类』放在原则之上了。

虽然可以用爱来解释,但作为一个神,因为『爱世人』而作出这种决定,怎么想都挺惊悚。就像一个极爱蚂蚁的人类,被一窝蚂蚁拒绝就否定自己的存在价值了。他的生命中只有蚂蚁——选择这样的生命是他的自由,但看在眼里不是很惊悚,很悲催吗?

——活得根本不像个人,对不对?

——对,所以我觉得女神根本不是神。

她是被人制造,被冠以神之名的异仆。

由于那十一名牺牲的女性,她的心性已经提早奠定了,对人类的感情也是。作为一个新生的生命,这是不公平的。(虽然是情势所迫)

勤勤恳恳四百年,不收一分报酬(都被教会拿了),无条件为人工作工作再工作,最后还不讨好,被客户逼死……

和已知的别的圣灵相比,比如格尔希因——格林,某些方面有相似处,比如性情纯粹,比如不在意报酬……如果女神能化成正常体型人类去冒险,估计也是让小队万年缺钱的类型。但她没有这个机会。格林的天性有圣灵的一面,而作为人间的生命,他也有许多自己的喜好,比如吃好吃的食物,还有与特别的人的羁绊。女神有喜好吗?四百年了,直到发疯才第一次出门,单纯得如同一张白纸。既然她那么喜欢人类,能与她沟通的人(比如历代神使)倒是多讲讲人类世界的事情给她听,关心一下新生儿的心理成长啊?!就算她都看得到,神使那种人精级别的讲解员也是不可多得的现世老师,把女神养精明一点不好吗?说不定黑王就没那么容易得逞了…………感觉现在的女神就像一名高级童工,被白白压榨了四百年,想想就心酸。

明明不是神,却被人用神的眼光看待,用神的标准要求。

做不到就一顶一顶帽子扣过来——

心酸。

我对她的喜欢,绝不是对『神』的喜欢。

虽然她力量强大,远超人类,但她实在是凡世造就的一个悲剧生命。

生于最美好的心念,死于最纯粹的爱意。

还不怎么值得。

唉,意难平。

但换个思路想,这是在阿泽兰特有世界观下才会发生的故事——能让人意难平也是故事设计的成功之处吧?

点评

艾米莉娅  唉说的真好QvQ基本跟我想的差不多  发表于 2018-10-25 09:55:42
已有 3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伊斯雷 + 1 治愈系
希瑟·亚德里安 + 1 特别同意。
艾米莉娅 + 12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12  存在感 +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