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之光3.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10|回复: 5

[主线事件] SA413.3.18 “祂”的真意

[复制链接]

游戏主控制CPU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管理者

携带金
251 GP
活跃度
0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0 TP
存在感
1132 BP
发表于 2019-5-3 17:4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A413.3.18 “祂”的真意

  蓝月升起来了。
  
  放眼望去,天幕与大地一片漆黑。只有地平线被月亮映照,隐隐约约露出铅灰色的凹凸不平的地表。但蓝闪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再过两天(自然是以人类的计算习惯),月亮完全升起,目所能及的整片大地都将沐浴在蓝月的光芒之下。
  
  每到这个时刻,被他称之为“王”的那一位便会坐在最险峻的峭岩上,长久地注目着天空。蓝闪不太能理解“王”对蓝月的这种钟爱——虽然他也是在蓝月下诞生的,并因此得到了蓝闪这个名字——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喜欢热烈燃烧的太阳。
  
  「比起看月亮,您难道不想到“门”那一边的世界去看看吗?」尽管还没有任何一位躯穿过“门”,但他相信对“王”来说并不是问题。
  
  听到他这样问,“王”微微皱眉,露出一丝仿佛是笑、又带点困扰的表情。
  
  「现在还不是时候。」“王”说。
  
  「不是时候?」
  
  面对他的疑惑,“王”注视着地平尽头的蓝色弧光,悠然地回答:「等我想明白了,也许就是时候了吧。」

  
  这世上离奇之事如此之多,穷尽恶魔的一生也未必能解开十之一二。吉尔格那时猜不出『王』需要想明白的是什么,如今也猜不透被他们视为『根源』的存在究竟作何打算。他倒还沉得住气,阿比索却已经急的跳脚。
  
  “先是庇护那两个人类小孩,还化成人形跟他们亲亲热热,现在干脆连成年人类都可以随随便便进来了!我的帕奇却不行!”阿比索愤愤不平。他遵照蓝闪的命令暗中观察绿洲里的情况,虽然不至于遭到跟自己的魔宠一样被禁止进入的待遇,但眼看着『根源』跟那两个人类亲密无间,却完全无视他,心里早就惴惴不安。这次蓝闪和两个人类进入绿洲,本以为“根源”会像以往对其他人类一样予以抹杀,谁知那两个人竟也平安无事,还很快跟俩小孩打成一片,其乐融融,在绿洲里四处溜达,碍眼得很。阿比索越看心越凉,虽然没有什么新情况要报告,还是忍不住用暗号把蓝闪叫出来,问他怎么办。
  
  “总不能跟同族斗了半天,最后却叫人类摘了桃子!”他嚷嚷。
  
  吉尔格很无奈。
  
  他们的王跟其他躯行事截然不同,不喜欢招揽部下,也不轻易接受恶魔的效忠。跟在王身边的他们这几个,都是与他有一些渊源的。也因此,在能力和性情上就谈不上择优而选了。阿比索还很年轻,又孩子气,心理年龄或许还比不上他口中的“俩小孩”。
  
  “好了,好了。”他伸手摸摸他的头,“至少我们已经完成任务,排除了可能来自‘深蓝’的干扰。使者也派回去了,我想王很快会有新的命令过来。再等等吧。”
  
  “又把我当小孩!”阿比索不客气地拨开他的手转过身。但那只手再度揉上他的头,他气愤地瞪过去,愣住了。
  
  不是吉尔格,而是一个孩子,比他矮些,就像……
  
  就像哈兰·艾略特一样。
  
  也是柔软的淡金色的短发,眼睛则是介于蓝与绿之间。初看之下,几乎以为那就是哈兰,但是渐渐地,那眉目却又仿佛倾向了名为斯塔茜的小女孩的方向……是祂!阿比索想要后退,但当他试着挪步时,有什么东西猛然间涌进了他的身躯:灼热的,奔腾的——一时间他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在沸腾。他的太阳穴炸裂了。他周身剧痛,仿佛每一根神经都在燃烧,燃烧殆尽……就在他化为灰烬的同时,他看到了一道彗星般的光尾——不知道为什么,阿比索清楚地知道,那是他自己的灵魂,它向着某个地方游去,像回溯的鱼,像入海的河川……他看到了更多,更多的灵魂,像飞舞的萤火,像群星陨落的轨迹……
  
  然后他感到了宁静。
  
  流光消失了。在长河的尽头,在大海的上空,太阳与月亮静静地悬挂着,照耀着他,他的影子,他的二重身。痛苦消失了,阿比索感到前所未有的宁静。
  
  望着这一切,吉尔格发出一声叹息。
  
  “……您究竟在想些什么呢?”他看着祂踮起脚,一遍又一遍抚摸着阿比索的头顶,就像自己对阿比索做的那样。他意识到祂是在模仿自己。“您希望的,究竟是什么呢?”
  
  “祂”收回了手。
  
  阿比索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如梦方醒。安宁和痛苦都消失了,他现在只感到无比的惶恐,令他想要拜伏于地。吉尔格也屏住了呼吸。然而少年只是静静地望着他们,如有言,又仿佛无所求。恶魔们屏息静气,等待着……不知过了许久,少年终于张开嘴,似乎要说什么——
  
  那话语没能成形。
  
  取而代之的,是一声从喉咙深处逸出的呜咽。吉尔格和阿比索近乎本能地想要抢步上前,然而少年仰起头,目光越过他们落在夜空的彼端,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吉尔格却分明感受到了一种跟刚刚截然不同的颤栗——某种让人全身发抖的恐惧,从少年身上传递给了他们。他们不由得止了步,扭头,顺着少年的视线望去。
  
  ——昏昧漆黑的夜空之中,只有一颗星闪烁着,散发出淡淡的绿光。
  
  “麦比乌斯……”
  
  对天文学也略知一二的吉尔格,曾经无数次眺望这颗位于第七重天壳上的绿星。然而不知为何,今夜的麦比乌斯似乎格外明亮,格外低近。这会是祂恐惧的原因吗……?吉尔格想着,转回头。在方才的地方,少年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请问,您在找什么呢?”哈兰仰着头问道。
  
  树上的少女一惊,低下头,透过枝叶的间隙与树下的两个孩子视线相遇了。少女略一踌躇,向对面树上的同伴做了个手势,从树上跳下来。
  
  “吉尔格先生不见了。”她简略地说。她还没有把吉尔格的真实身份告知两个孩子。这里毕竟是神秘绿洲的内部,她不打算轻举妄动。
  
  斯塔茜眨了眨眼睛。他们半夜醒来发现大人们都不见了,因为有点担心就找了过来。
  
  大人们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为什么那么在意吉尔格叔叔?”她第一天就察觉到这三人之间的气氛很微妙,“——是三角恋?”
  
  “不是!”
  
  嘭!
  
  就在塞缇丝急忙否认的同时,不远处响起重物落地的声音——听上去像是真宙所在的方位。该不会是笑得从树上掉下来了吧?塞缇丝脸颊微红地转过去,看清情况时,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
  
  被恶魔称之为“神”的少年面无表情站在树下。真宙伏倒在他脚边,表情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喉咙,竭力挤出一丝声音——
  
  “快、逃……”
  
  魔力比意识更快汇集到指尖,术式的光芒即将亮起,但在那之前,少年抬起一只手臂,张开,下一秒塞缇丝已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着脖子悬在半空。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哈兰慌张起来,他下意识地看向斯塔茜。红色头发的小女孩握住他的手,朝他点点头。他深深吸了口气,也对她点点头。两个孩子手拉手走向“他”。
  
  “你怎么了?”他们柔声问少年。
  
  少年看向他们,眼里的情绪混沌不明。但他们并无畏惧,继续一步步走到少年面前。
  
  “你看,我们就在这里。告诉我们吧,发生了什么?”哈兰说。“他”没有下死手,也没有攻击他和斯塔茜,说明“他”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他已经能够明白,“他”跟他们是一样的。“他”会难过,也会“害怕”,如同稚童一般,不善表达,但所有的哭闹都事出有因。
  
  “是因为什么生气?还是哪里不舒服?”他耐心地问。“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但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们原因,也许我们可以帮助你。”
  
  少年依然沉默。但哈兰察觉到“他”的眼神似乎有一丝动摇。这时,斯塔茜踮起脚、抬起头摸了摸他的头。
  
  “别怕。”她说。



◇关联情报◇
吉尔格·格兰森:效忠于白银之王的恶魔,真名为蓝闪。
阿比索:效忠于白银之王的恶魔,阿比索是其真名。
真宙:塞缇丝的恋人。与她一同进入绿洲后的第三天,不知为何又再度遭到绿洲之主的攻击。
塞缇丝·罗兰:植物学者,不知为何再度遭到绿洲之主的攻击。
哈兰·艾略特:被困在绿洲中的少年。
安娜斯塔希亚·沃林:被困在绿洲中的少女。

◇关联事件◇
SA413.3.16 意外迫降

◇NPC人权保护协会申明◇
角色扮演请用其他颜色字体明确标注;非扮演发言请和谐讨论,谢绝嘲讽、攻击及过激语气。



◇BGM:《最果ての树 - Falcom Sound Team jdk》◇



评分

参与人数 1存在感 +1 收起 理由
柯瑞森特 + 1 ????????????????????.

查看全部评分

载入初始恒星系统。
载入信息导航系统。
欢迎你链接恒星计划最新升级的一级战略型CPU。现在,勇者之光的Network尚在重启阶段,各方面有不成熟的地方尚请玩家原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战斗力⑨⑨⑨的传说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2252 GP
活跃度
81 AP
技能点
13 SP
剧情点
1324 TP
存在感
4403 BP

理魔法A魔导开发A格斗A匕首A烹饪A键盘乐器A赌博A商业A

发表于 2019-5-3 22: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柯瑞森特 于 2019-5-5 11:54 编辑

我还要消化一下先说一串猜测吧。
1)蓝月=地球

没啥依据也挺正常的(。)好像我心中都快默认月球=门所在,恶魔是被放逐到外太空(卡兹大人——x)而不是单纯的次元区别?

科幻企划、科幻企划勇者之光…… 心情就好像面对废弃公主的Ending一样呢……

这个乖乖的蓝闪酱有点可爱的……大白银和深蓝一样说话神神叨叨神棍风范MAX这就是王的本事吗.JPG

大白银是不是有观测眼不仅仅是看着蓝色的月,而能够看到现在被叫做阿泽兰的那片大陆上的各种事情呢?

2)帕奇哈哈哈哈哈

……咳。梗穿越了。

但是魂END我可以的!我真的可以的!(呐喊.gif

3)阿比索

你们恶魔起名字怎么就没个规律的哦不过说起来好像就是蓝闪大大不符合规则更多一点(……)其他人好歹还是西式的……

我懂了!你就是恶魔中的“朝灵”!(X

其实大概就和阿尔卡纳偶尔也被叫做秘仪差不多吧,一种介于多人翻译不同感和理解不同感中的微妙有趣(。

说起来看到这只小恶魔一说话我脑子里就“哦,这台词大概是翠翠/电脑先生写的吧”,后面看到桃子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正的猴子,虚假的恶魔x

4)祂

这个字真讲究。

5)背刺kya!

……我觉得真宙先生被攻击大概因为祂认出这家伙是朝灵=隔壁提过的管理员(?)后代=有封魔可能对绿洲也好使?

希望没事呢……

6)麦……麦比乌斯

麦比乌斯
这颗苍白泛绿的星星,也不知被谁如此随意地命名,并流传下来了。“麦比乌斯”听起来像几个毫无意义的音节组合,但朗朗上口,因而很容易记住。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命运”。阿尔洛人认为这颗星与地上万物的命运息息相关。朝灵人称它“镇星”。

……Destiny哒!

难怪是企鹅罐了.jpg




久  等  了  ——

我  来  编  辑  啦  ——

懒得见缝插针了我就直接想到什么说什么好惹。

7)太阳

蓝闪大大喜欢太阳,也就是说恶魔生存的那个星球还是能看到日出的。不过这个月亮一来就好几天……这个到底是更靠近还是远离太阳??还是单纯星球比较大自转比较慢?……阿泽兰天文我不太懂啦。

说起来这里的蓝月还是轮新月呢……也会有阴晴圆缺吗?那就好像又不是地球了……从蓝闪酱的叙述方式来看蓝月和门似乎也不是同一个东西……emmm

即为新月,亦为弧光,吗……啊呜——////本以为仅是我流的浪漫,结果是共通的浪漫,呜呼——(滚来滚去.gif)

8)拟态

说到底为什么绿洲大大要在哈兰和斯塔茜中间切换着拟态啊……先不说他究竟有没有一个固定的,属于自己的形态,哈兰就哈兰斯塔茜就斯塔茜为什么要换来换去!你是捏人爱好者+优柔寡断难以决定患者吗!

说起来阿比索难道在绿洲里潜伏挺久围观了挺久(还负责粮食补充吗)吗……这么看他虽然急得跳脚但更像是和吉尔格大大撒娇呢……意外还是很沉得住气的!是好小猴子!

9)幻象

大概看到第一眼我内心就有种定论了:关于回归本源——重回还是兽的时候。就是这么觉得的了,理由反而不太好描述。

然后就是那个,所谓的痛苦是不是恶魔的灵魂和他们讨厌的人类身体不匹配产生的厌恶和痛苦?还是单纯把灵魂抽出的痛苦?

二重身的说法也挺暧昧的。我不太记得这个词的具体含义了……好像有个看到二重身=你要死了的说法?又和双子不太一样了,虽然双子偶尔也会用这个说法的样子呢。

10)绿光

触电般不可思议 像一个奇迹♩

划过我的生命里♫

不同于任何意义 你就是绿光♬

如此的唯一♪


……咳。

该不会那个才是贤者大大注视的目光吧? 我老说月亮是门贤者在月亮上……结果是边上散落的星星?

还是那句:搞不懂阿泽兰的天文学。

顺带一提怎么shift+ctrl+x还能左右翻转编辑框的???

11)危机

说起来,看之前的描述觉得其实绿洲大大杀人挺干净利落的,环保不留痕的。

而这次竟然……就是那个,掐脖子掐脖子掐脖子……(rex调)

都这样了肯定要救得下来的吧?!|||||

说真的如果真的是绿洲=兽大大的伟大复生,我觉得比起儿童玩伴,是不是先给他找个娘带着比较好……比如说那个大白银啊,大白银啊,和大白银啊……

………………说到这个,大白银那么不喜欢收小弟还收了阿比索,也是很奇妙的个性呢……

评分

参与人数 2携带金 +16 存在感 +2 收起 理由
伊斯雷 + 1 效果拔群
艾米莉娅 + 16 + 1 认真回帖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赏金猎人学徒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战斗力⑤⑨⑨的贤者

支援
岁魈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9749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4 SP
剧情点
1007 TP
存在感
1713 BP

二刀流野外生存潜行生物学C剑S

发表于 2019-5-3 23:5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狼 于 2019-5-5 17:47 编辑

蓝月是地球的说法我觉得还是挺有道理的……确切讲,是阿泽兰所在的那颗星球。虽然目前阿泽兰的人类连大陆都没能探索完,可已知的各种情报都说明这颗星球与地球高度相似,尤其是天文环境。所以它极可能也是一颗被海洋覆盖的星球,在太空就像蓝色的月亮了。

传说『门』在月亮上,这个事件里描述的“凹凸不平的铅灰地表”也容易让人联想到月球的景象。

但我们都知道,由于潮汐锁定,月球永远只有一面朝向地球,也就是说,从月亮上永远看不到蓝星的升落——地球的月亮如此,阿泽兰的月亮当然也是如此。(否则月背就不存在了,那是绝对不可以的)

因此我倾向认为,『门』确实是一个空间通道,通道那边是与这边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世界。

这样的话,蓝月可能与阿泽兰没有任何关系,也可能有一点关系,谁知道呢?毕竟恶魔们所在的空间与阿泽兰紧紧连接在一起,它们可以投影过来,那它们眼中的蓝月,会不会是阿泽兰所在的蓝星的投影呢?如果它只是一个投影,不是真正的天体,其升落就不需要遵循公转和自转了,说不定是另一套力量法则造成的现象。

比如,火山会定期喷发,星球自身的力量(MANA)或许也遵循一定的规律涨落,当力量缓缓上涨,蓝月就在那边升起,反之则要降下……

随便猜猜而已啦。



话说看到蓝月,我第一反应是编年史里的蓝月报告——圣历148年,有一个名叫蓝月的王家首席魔导士提出了一份报告,指出“理魔法的人才凋零与祈理石矿脉有着莫大关系”,因此“不应一味将城市建立在安全的平原之上,而应往东部矿脉丰富的储地扩张”;他还主张近亲通婚,以保持圣灵血统的纯净。

当时的皇帝凯内尔姆·克维莱尔接受了他的建议,与自己的妹妹结婚,于是有了第一个返祖的皇子阿斯方·克维莱尔,继而有了森染。

结果当然是好的,但现在想想,近亲结婚真的是圣灵返祖的必要条件吗?阿斯方之后,直到圣历344年,才有第二个皇帝效仿凯内尔姆。整整两百年,圣灵血统依旧不断与外姓结合,纯度早就不可控了——蓝月报告仿佛只是提供了一个希望,让人们相信近亲生子能成为召唤奇迹的祭仪。

实际上,这个仪式生出阿斯方根本是侥幸,出现像狂王那样先天残缺(他肯定不是一个体质健康的人,所以精神才那么不稳定)的后代才是更普遍的情况——如果那个后代同时又是王位继承人,会发生什么事呢?

而且,向东部扩张城市,建城的难度大大增加,死的人也更多——这难道不是恶魔乐意看到的吗?

如果阿斯方不返祖干掉泪眼,森染不可能开拓成功,返祖又是个小概率事件。如果蓝月真的是恶魔,那他绝对倒霉极了,彻底败给了人类的天运。

但他的成果也不是毫无意义,至少给卡拉米铺了一条好路。

其实我有点怀疑蓝月是不是深蓝本人,因为卡拉米的成功几乎复制了他的思路。可深蓝在血宴之前只是一个牙,他能主动制造狂王出现的局面(让厄维利决定近亲生子),再作为卡拉米去影响狂王吗?而且蓝月失败后,整整两百年深蓝没搞出大事?怎么想都不大可能……

他更可能只是理解了蓝月的意图,然后把握到属于他自己的机会而已。

不管怎么样——

白银也太可爱了吧!困扰的样子有点天然系!

还不喜欢招小弟,不轻易接受效忠,对经营势力根本不上心嘛!结果另两个躯还被他吃了!剩下一个躯被他吓跑了!哈哈哈哈!

感觉是那种——不想打架,懒得打架,为什么要找我打架,好麻烦,吃了就行了吧——的类型!

这种性格和绿洲应该很合得来。(所以哈兰才会和绿洲成为好朋友吗?)

但我又想了想,觉得哈兰不一定是白银的投影……至少不像雷二那样,是躯完全的投影。

因为如果哈兰是白银,等于说白银十几年前就过来了——比黑王还大的一个躯,女神没理由不会察觉对吧?

但哈兰做的那个梦又太奇怪了,金色大山羊也很奇怪,我觉得他怎么看都不像人类,当然也不像普通的恶魔——会不会是白银有什么特殊能力,能用另一种方式做出不完全的投影呢?那种投影的力量比较弱,不会被女神锁定,又能达成他的某种目的。

具体什么目的就不知道了,不知道吉尔格知不知道。

吉尔格觉得阿比索的心理年龄搞不好还比不上哈兰和斯塔茜,哈哈哈哈哈哈,同情了吉尔格!

我喜欢这个阿比索,说不定会跟他很合得来!

差点以为他被绿洲杀了!!!魂都飞了!!!原来是幻觉!!!

不过绿洲既然是『根源』,这个幻觉就很好理解了。阿比索的躯壳是人类,灵魂是他自己作为恶魔的灵魂,绿洲又是所有恶魔的根源——那不就说,他是从祂而来的嘛?

……就在他化为灰烬的同时,他看到了一道彗星般的光尾——不知道为什么,阿比索清楚地知道,那是他自己的灵魂,它向着某个地方游去,像回溯的鱼,像入海的河川……他看到了更多,更多的灵魂,像飞舞的萤火,像群星陨落的轨迹……
  
  然后他感到了宁静。
  
  流光消失了。在长河的尽头,在大海的上空,太阳与月亮静静地悬挂着,照耀着他,他的影子,他的二重身。痛苦消失了,阿比索感到前所未有的宁静。

太美了。

『门』的另一边是那么荒凉的景象,恶魔们互相争斗、吞噬,投影过来也要作为自身厌恶的人类活一辈子甚至几辈子,用全部生命去制造伤亡。

想想看,能够与自然相连的美好生物,过这种生活其实是很不正常的。但大部分恶魔已经将其视为理所当然。白银是不是察觉到这一点,才派部下去寻找根源呢?

找到根源,就会明白自己应该是什么样子。

不过这个根源自己好像也不清楚自己应该是什么样子!(×)

吉尔格看上去很冷静,心里不知道有没有慌过——根源的心理年龄明显连阿比索都不如啊!!!

真宙会被攻击,是不是因为听到斯塔茜说三角恋,心里气不过,被根源察觉到负能量了?

然后塞缇一急,根源就觉得她也很危险……这个反应简直就是女神的“谁打我我打谁”的升级版:“谁不爽我我揍谁”(!

多亏了哈兰和斯塔茜,现在揍才是优先级,真宙和塞缇应该不会有事!

但是接下来会怎么样呢?

评分

参与人数 2携带金 +20 存在感 +1 收起 理由
伊斯雷 + 1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艾米莉娅 + 20 认真回帖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森染骑士团团长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战斗力⑤⑨⑨的贤者

支援
格尔希因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938 GP
活跃度
57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517 TP
存在感
1426 BP

理魔法SS剑S空艇驾驶历史政治C兵法B

发表于 2019-5-6 09: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角恋……………(失语
想了想那吉尔格还真是男二的标配哈哈哈
不过爬树被发现的塞缇丝小姐真可爱/ v \

我天文特别差。我就是觉得麦比乌斯这四个字看起来就很糟糕……(不知道哪辈子的心理阴影

吉尔格每次都踩到绿洲的尾巴,上次帮白银大大传话就被打出去了,这次打个岔又……是说他跟绿洲这么八字不合白银大大你换个人好不好(

都说深蓝树獭我觉得这个白银更树獭啊!所以恶魔是越树獭越厉害的吗……!

评分

参与人数 2携带金 +6 存在感 +1 收起 理由
艾米莉娅 + 6 认真回帖奖励
柯瑞森特 + 1 哪辈子的心理阴影wwwww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第十二星士

Rank: 7Rank: 7Rank: 7

监督者

支援
阿齐斯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1477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6 SP
剧情点
130 TP
存在感
1169 BP

潜行星魔法A链刃S匕首C水性野外生存

发表于 2019-5-27 17: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完蛋了新剧情大爆炸以后我反而更不知道小少爷和小小姐的身份了……毫无头绪,叫人头秃。
难道是雷安和他爱人的转世吗【一顿瞎猜】

猜测绿洲就是星球意志,因为
灼热的,奔腾的——一时间他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在沸腾。他的太阳穴炸裂了。他周身剧痛,仿佛每一根神经都在燃烧,燃烧殆尽……就在他化为灰烬的同时,他看到了一道彗星般的光尾——不知道为什么,阿比索清楚地知道,那是他自己的灵魂,它向着某个地方游去,像回溯的鱼,像入海的河川……他看到了更多,更多的灵魂,像飞舞的萤火,像群星陨落的轨迹……


这段就很像西格那降临阿泽兰时,麦比乌斯和三女神疯狂扫射炮击,也就是【神谴】的那个画面……!而祂会有这个记忆、或者说这种几乎感同身受像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的感觉,感觉就是星球意志了吧……

而恶魔之后感到宁静,又让我觉得恶魔和祂同源……

哎嘿那照这么说,如果绿洲是星球意志,小少爷小小姐真的是西格那转世【不可能的】,星球意志能接纳曾经舍命帮助过自己的西格那也有可能?【自己说服了自己】【虽然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转念一想西格那要帮助的本质上还是星球上的阿泽兰人,星球本身反而因为他们的到来被轰炸的满目全非,好像又有点不对……

真叫人头秃.jpg

评分

参与人数 2携带金 +6 存在感 +1 收起 理由
神秘男子 + 6 认真回帖奖励
柯瑞森特 + 1 恶魔会是登陆失败的很行人吗!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技术开发专员

Rank: 6Rank: 6

战斗力①⑤⑨的英杰

支援
姝妧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99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94 TP
存在感
416 BP

魔导开发A空艇驾驶理魔法A剑B

发表于 2019-10-22 14: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天这实在是太科幻了…………
不过你们这一个两个都说话只说半句,吉尔格实在是太难了……
天,绿洲这到底是……为什么是这样天真无邪又残忍的感觉!
还好有小少爷和小小姐,不然要出大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