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之光3.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83|回复: 4

[主线事件] SA413.3.25 银色迷雾

[复制链接]

游戏主控制CPU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管理者

携带金
251 GP
活跃度
0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0 TP
存在感
1132 BP
发表于 2019-5-28 20:2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A413.3.25 银色迷雾

  森林在雨中沉默着。无尽的黑暗的树海。江水逶迤,一道苍白、纤细的线,仿佛深渊中撕裂出一道虚空。
  
  在那深渊与虚空的边际上,有一点什么载沉载浮,像是黑夜海面上的月光。
  
  “已经完成了。”卡梅莉塔说,“所有的术式已经三次核验完毕,确认无误——当然,仅限于理论上的。”她补充说。
  
  “这样就可以了。”他说,“谢谢你,卡梅菈。”
  
  伊斯雷·阿尔卡纳透过舷窗,凝视着那座塔。它是以圣盾塔之名兴建的,却全无一座圣盾塔所应有的令人鼓舞的形象。他们只来得及让它具备最基本的功能,就是说,承载起仪式所需的术式和一套镜英石增幅系统。它没有一点装饰,甚至没有封顶和外墙。在茫茫林海中,它裸露的单薄的结构就像是一副骨架,一座久远的废墟。
  
  在这样的祭坛上,真能够获得希望吗?
  
  “仪式安排在二号,已经向各方通报了。但是……”卡梅莉塔没有说下去。
  
  伊斯雷知道她在担忧什么。依照格尔希因的计算,CDSOE系统的修复将在四月五日完成,从那个时点往后的任何一个时刻,『麦比乌斯』都可能从沉睡中苏醒,但最后一名使徒却仍杳然无踪。
  
  “格尔希因说过会想办法。”他说。他不相信奇迹,但是他相信格尔希因。
  
  卡梅莉塔望着他,似唏嘘,又似无奈地摇了摇头。
  
  “塞尔索那边数出来是三百二十七人。”她说,“这些水平高低不一定,不过,有镜英石系统的协助,加上又从骑士团找出八十一个,应该是足够了。现在的问题是护卫骑士的数量——理魔法精英都要参加仪式,骑士团的整体战斗力会大幅下降。护卫的人数和方案,还得好好斟酌才行,万一……”
  
  伊斯雷望向漆黑的地平线。万一——假如事情发展到最恶劣的地步:假如他们打开们放出的不是希望,而是无尽的恶魔……但那又如何?他曾经无数次这样眺望这片广袤的土地。那时他觉得人类渺小如同玻璃球里的人偶。现在他知道,他们比那还要更可悲。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只有走下去,不能问成败,也不能问凶吉。

  
  她坐在灯光里,静静地回望。她的人新洁如同初落的银雪。在阴灰的雨天的空气里,她的眼睛仍然像晴朗的海,那种无底、无垠的碧蓝。
  
  太像了。穆雷·伯雷塔想。他们自己没发觉吗?他侧过身,看看身后的人。
  
  “那么,殿下,我就在门外,您可以随时叫我。”
  
  银发青年点点头。“谢谢你为我带路。”
  
  门关上了。房间里一时只剩下雨的气息。潮湿、沉默的空气,轻轻地颤抖着,仿佛有什么将要发生,又仿佛是什么刚刚结束了。灰色的、冰凉的空气,就像是两年前的那个深秋。
  
  “佳思妮不肯合作,她只听你一个人的,所以我想还是该和你解释清楚,”格尔希因说,“我们现在要做的事,还有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知道的,已经有人和我说过了。你们想要打开『门』。假如不这么做,世界就会毁灭。”安洁妮尔说。
  
  “我想说,从你们的角度来看,打开门等于打开了你们返回人世的通道,无论如何不是损失。而如果不这么做,这个星球就会灰飞烟灭。不论你们与人类一直以来有着怎样的纷争,在『麦比乌斯』面前,双方别无选择,只有合作。”
  
  安洁妮尔微微一笑。
  
  “这个,也有人说过了。”她说,“我一个字都不相信。”
  
  “你憎恨人类到这样的地步吗?”
  
  “不,”她的目光平静,近乎温柔,“我不恨人类。而且我知道殿下您在人类之中已经是最好的那一类。您虽然说从我们的角度,问题在于,你们和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格尔希因回望着她。
  
  “你真的知道你自己是什么吗?”
  
  “我是赛兰的圣女,疗愈与复活的银色恶魔。”她说。
  
  “在那之前,你在‘圣迹会’。”格尔希因说,“我看过了所有关于‘圣迹会’的资料:在‘黑王’还在门的那一边,而『深蓝』刚刚转生的时期,它没有什么更深的背景,你就是唯一的幕后操纵者。那时的你虽然也以‘圣女’为名,却并没有什么神奇的力量,你施行的那些‘神迹’,全是借助奥法道具的效果。你附身的宿主直到二十三岁之前都是夏维朗一个平凡的商人的妻子,说明你当时还只是羽级的恶魔。在剿灭‘圣迹会’的那场激战中,你应该已经被星士消灭了。”
  
  安洁妮尔垂下目光。不是消灭,是被斩成一段一段的,手,脚,躯干,头颅……她记得。星士们干起这种事可真在行,就像小孩子切断一只青虫一样在行。
  
  “但事实是,你活了下来,并且完成了一次‘晋升’——”格尔希因继续说,“你成为了一只牙,获得了奇迹的力量,摇身一变成了『深蓝』——特瑞弗·斐利的得力干将,然后,在特瑞弗行将覆灭的时候,你又抛弃自己的主君,跟着吉尔格逃离。”他说,“是谁在你濒死之际救活了你,给了你力量?我想,绝对不会是被你背弃的『深蓝』……”
  
  ——你真正的主人,究竟是谁?
  
  安洁妮尔抬起眼。静谧的碧蓝的双眼,无浪也无风。
  
  “我不会告诉您的,殿下,就如我不会相信您一样。”她说。

  
  走出房门,面对穆雷询问的目光,格尔希因摇了摇头。
  
  “要命啊……”穆雷叹道,“那头的佳思妮也是,完全不肯配合,非要我们放了安洁妮尔。她知不知道到了必要的时候,伊斯雷真的会杀了她?”
  
  格尔希因沉吟了一会儿。
  
  “看来,只有一个人能和她们说得通。”他说,“得尽快找到他。”
  
  他说出那个名字,穆雷眨眨眼,自去安排了。格尔希因回望着安洁妮尔的方向,想起她刚刚说的话。
  
  「问题在于,你们和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完全不同的东西……真的是这样吗?他在内心自问,蓝晶的眼睛垂下,露出深思的表情。



◇关联情报◇
伊斯雷·阿尔卡纳:森染骑士团团长。致力于寻找使徒,从而复活贤者。
格尔希因·奈特:克莱维尔的末裔,经由返祖获得了圣灵骑士的记忆。
穆雷·伯莱塔:赏金猎人,伊斯雷的使徒同伴。
安洁妮尔:牙级恶魔,赛兰的圣女。
卡梅莉塔·艾泽特:DBK魔导技术开发部成员。是伊斯雷复活贤者计划的重要协助者。

◇关联事件◇
SA413.3.10 昏黄之刻
SA413.3.20 西格那

◇NPC人权保护协会申明◇
角色扮演请用其他颜色字体明确标注;非扮演发言请和谐讨论,谢绝嘲讽、攻击及过激语气。



◇BGM:《絶望の果て - 伊藤真澄》◇

评分

参与人数 1存在感 +1 收起 理由
柯瑞森特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查看全部评分

载入初始恒星系统。
载入信息导航系统。
欢迎你链接恒星计划最新升级的一级战略型CPU。现在,勇者之光的Network尚在重启阶段,各方面有不成熟的地方尚请玩家原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战斗力⑨⑨⑨的传说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2252 GP
活跃度
81 AP
技能点
13 SP
剧情点
1324 TP
存在感
4403 BP

理魔法A魔导开发A格斗A匕首A烹饪A键盘乐器A赌博A商业A

发表于 2019-5-28 21:57: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柯瑞森特 于 2019-5-29 21:01 编辑

这个伊斯雷!这个伊斯雷!

对低龄女性报以笑容,对成年熟悉女性使用亲昵的称呼(并且不加尊称!——大概是因为地位高低但是还是好亲!)

一定是那种和格尔希因一起陪女孩子们出去玩虽然大家都喜欢格尔希因但是最后一致认同结婚对象还是要选伊斯雷这样的看起来又老实意外还擅长出其不意地甜人一甜的type!

太可怕了这是什么和格尔希因同仇敌忾统一战线恢复关系(!?)精神松懈之后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天然贵族弟气息?!

被论坛粉色泡泡气氛冲昏头脑的碎碎念.jpg


N8酱已经简单粗暴被命名成祭坛了!外来旅客可以路过去看看吗.jpg

这历史小灶开的也太好了!葱蛋蒜藕鹅系统已经能不饶舌地念下来了!等下四月五日???难道还要4.2先失败一次大家站在4.4的黎明迎接世界末日and第十三章吗????

他不相信奇迹,但是他相信格尔希因。



难道魔物没有统统朝着天空岛进发也还是会来……啊对了圣盾塔吸引魔物——恩???所以说天空岛吸引了阳炎酱是不是因为它其实开了个超大的圣盾????

  她坐在灯光里,静静地回望。她的人新洁如同初落的银雪。在阴灰的雨天的空气里,她的眼睛仍然像晴朗的海,那种无底、无垠的碧蓝。
  
  太像了。穆雷·伯雷塔想。他们自己没发觉吗?他侧过身,看看身后的人。

恶魔转阵营好容易以及这令人不安的相像是怎样!神使PAPA你到底有几个好孩子!但是被恶魔附身了肯定不是骑士血统——所以真的是很行人返祖吗???

所以使徒是佳思妮……只听珍妮的话了吗……(看天)

  “我知道的,已经有人和我说过了。你们想要打开『门』。假如不这么做,世界就会毁灭。”安洁妮尔说。

是吉尔格大大说的吗……

其实麦星干掉了人类恶魔不是刚好大愿得偿吗……人家房地产在月球难道也会被轰吗(((

  “看来,只有一个人能和她们说得通。”他说,“得尽快找到他。”
  
  他说出那个名字,穆雷眨眨眼,自去安排了。格尔希因回望着安洁妮尔的方向,想起她刚刚说的话。
  
  「问题在于,你们和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完全不同的东西……真的是这样吗?他在内心自问,蓝晶的眼睛垂下,露出深思的表情。

是谁呢,应该不可能是珍妮前未婚夫那位大哥吧他手里牌都烂透了诶(

吉尔格的话……根本无从找寻啊……


……要再翻一遍圣者的行进吗不过怎么回事都是好早之前的材料了这是中间空白了几年吗||||

这里的话真是意味深长……很行人返祖和很行人融合体与阿尔洛人通婚的返祖后代的差异应该……还挺大的吧((((

不考虑是很行人的原因的话……那就是和贤者有关的原因?

说起来当年圣迹会那个骑士后裔是直接路人了吗(……

天之印是什么好像也没说过……是不是开门的钥匙来着……

嘛至于吉尔格大大也好圣女大大也好这种恶魔身份的超然态度我……如果他们都是白银的手下所以才能超脱某种【咒语】也许可以解释吧,也可能就是牙の余裕之类的!已经都是牙了想成为躯也没那么容易而且我好喜欢我的领导我给他干活就很开心了所以才能看起来特别无欲无求吗!所以说到底恶魔还是工作爱好者???

那么强如深蓝大大,腹黑如深蓝大大,更是为了给人类找麻烦降下灭顶之灾而辛苦工作的啊!

深蓝大大就是社畜们的王.jpg!

话说回来,佳思妮拒绝的是作为使徒帮助吗?所以说这个祭坛要上使徒召唤贤者(?)还要当事人本人同意???这么短时间那个心智缺失的可怜孩子来得及学懂吗??? 杀了佳思妮的话转移方向能控制吗?能控制就做呗……世界都要灭亡了还要考虑哪位大小姐的心情也太日式轻小说鸡汤展开了吧我简直不敢相信……凭什么嘛!好气哦!被伊斯雷和格尔希因两大重磅烦恼这什么女主位好羡慕哦!(x) 对佳思妮没有什么好感.jpg

伊斯雷、韦森特、这里这个倒霉娃子,那里的孕妇,老太太,莉莉小姐,A了的穆雷……(掰手指)……还差三个???啊对了韦森特先生没填的坑里应该也带了一个名字很少数民族的。那还差两个???恩对了还有圣女带着的!所以是,十一缺一了吗?!还是齐活了我少算了谁?!(点点点点

我算错了!上面加起来是十个!真的还有一个漏掉了!哇哇哇哇!为什么这么丢脸的问题没有人告诉我果然我写太长了都没有人看_(Xз」∠)_超丢脸的请忘记吧!
……以前倒是确实有个人会告诉我的呢……唉……
已经是太早之前的过期的星星了,记忆不太行……

现在 回忆起来我就是不怎么喜欢佳思妮虽然她很真实但是就是找不到喜欢的点啊! 虽然也是个不幸的可怜人,但是个性这样大概也只有珍妮出于负罪感或者别的什么牵绊能受得了了吧……有没有真正的直男(?!)能get到佳思妮的优点分享一下我真的想找一下入手点(((

可能当时看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觉现在反而加强了……啊!一定是女主位的错!(x

其实按血统来说也不是应该珍妮是的吗,所以说是觉醒后印记自动跳到佳思妮身上之类的?


说真的光看圣女老跟着吉尔格我就以为只不过是恶魔中的互帮互助了。因为恶魔的设定就有写不会为了人类迫害恶魔同胞,加上之前群里有过讨论,恶魔对待恶魔同胞还是有同胞情的来着毕竟数量就那么多?虽然深蓝和黑王见面剑拔弩张的,但我从来没想过还会需要卧底这么斗争的吗……而且圣女的卧底有什么用吗????她是把怎样的消息卧底到并且传达出来了呢???这个卧底行为又算不算是背叛同类呢?——大概不算,圣女工作也挺认真的只是没有救深蓝并且和深蓝同进退而已。

…………工作狂恶魔实锤了!

然后圣女的“我一个字也不信”到底是村姑感不相信科学还是她自己本身清楚恶魔是不会被物理因素消灭的所以安静准备坐享其成也很有的讨论。

【对人类本能的恨意——我不恨人类。】和电脑先生讨论了一下。我就把我的思路照搬一下吧——不恨人类肯定不等于就要爱人类或者对人类好,就是普通的那样。我纠结的点不是对待人类的态度而是“本能的恨意”是否是真实存在的,哪怕是之后可以更改减轻的,只要是真实存在的,确定的设定我就no problem thank you I love you do not forget the most important point了!我自己是没有想过圣女说的话不一定是实话——恶魔的确是会骗人的嘛!——而且圣女这个说法是可以成立的。她还是羽的时候心智应该不如牙(根据设定),可能就也想不了那么多凭着本能作恶;然后被杀死转生后可能就是接受了白银的力量并得知了”什么“,作为牙的她已经可以理解并且深以为然,而她再作为赛兰圣女(吉祥物歌姬.jpg)帮助深蓝搞事情也可以用为了卧底蓝组而不是她自己还继续痛恨着人类而搞的事情。人类即使不是作为被痛恨的对象,想要达到目的必须做什么还是得做的。这个就算是小锁头也要狠心杀掉珊宁的。这算是一种对本能的控制和减轻吧!(只是我个人建立在圣女说话为真前提下的思路,不一定是官方意思请以那个为准!

……写着写着想起一些为了写柯莉莉而收集的育儿素材(……),这种从羽到牙从而心智成熟能够更多地控制自己的情绪感觉还真像是小孩子的大脑成熟后能够控制自己行为的感觉一样……emmm所以说总有人说人之初性本善是错的小孩子本来都是邪恶的……啊思路跑远了打住打住!

精神好一点就再谈谈吧!我才发现原来有过这样的内容因为我【】再没一次点进去那个事件所以我从来不知道哦!||||

引用一下吧:

  吉尔格很清楚,伪神教典存在着一个巨大的谎言:恶魔以人类惧恨为食。『四王之战』结束后,他曾被『白银』派遣至人界。在人界停留的数十年间,他遵照王的吩咐,穷尽手段让许许多多的人类陷入仇恨、痛苦、恐惧、悲伤……但不曾伤害一人性命。等回归门外,他的状况正符合『白银』的推想——他的本体所获得的力量微乎其微。可见,若只是为了力量,恶魔并不需要这些人类的负面情感。只有消灭人类本身,才能让恶魔获得力量。
  
  在数群极其庞大的恶魔一族之中,能够进化到羽的恶魔少之又少。而只有羽级以上的恶魔,才具备跨越门的能力。由于星士的活跃,羽之中又有相当一部分折戟于人界。依靠杀戮人类、从羽进化至牙的恶魔屈指可数,而本体被隔绝、力量的感应和运用都大打折扣,无从分辨的情况下,连恶魔自身也被教典中似是而非的说法欺骗,忘了绝大多数恶魔都是靠吞噬同族而得以进化的事实。然而,『深蓝』的出现,又证明了在人界的确存在超出『兽』之外、更为强大的力量源头。
  
  ——那么,这力量又从何而来呢?在门之战争结束后,无论是“抛弃一切离开的造物主”抑或“复又归来的女神”,都没有理由再给予恶魔继续壮大的力量。
  
  由此可见,教典只不过是伪神为了粉饰自身而编造的谎言。
  
  在门之战争前创造了恶魔的“神”从未离开,由始至终支撑着恶魔一族——“是这样的吧……吾等一族的根源……造主——神。”

……这什么理科男实验狂人白银大大。真的是在研究各种事情的贤者吧【x】。所以这就是吉尔格大大养成爱挖苦人的恶劣性格的根源吗???白银大大您的育儿方针不对啊!!!(不是)这会导致孩子性格扭曲恋爱之路不顺畅的!

所以深蓝大大到底是怎么晋升为躯的…… 竟然还是个未解之谜吗……有意思。

我们来看看有什么不同——塔菲啊。会不会是塔菲作为置换器把吞噬人类的生命能量给了深蓝大大?

又或者说那个时候绿洲已经开始苏醒,并没有意识地传送了力量给深蓝大大——而深蓝大大因为也是刚从牙晋升没意识到这一点?

恶魔擅产健忘的鸽子吗.jpg

说起来月球上有没有mana呢……

于是,恶魔杀掉更多人类就能得到力量提升这条公式应该……也还是没错的就是效果并不好?可是这条公式本身存在的理由和一个合理的原理会是什么呢……

说到底爱骗人的编年史大大口中的兽输送力量给万物让他们魔物化,又是怎样?是不是让魔物成为了某种载体,通过魔物杀戮可以提纯能量,所以兽就源源不断地变强?——但是通过魔物杀戮的应该也不少,所以还是深蓝巨巨能够和塔菲这样的魔物领主合作所以特别有效果,还是单纯杀戮的人数太多了?

又或者比起杀戮人类得到的力量,从塔菲那边直接传给深蓝大大的力量才是他晋升的原因吗?恶魔取回了兽遗留在其他物种上面的力量……?

这样就能一个躯的话那完整的兽岂不是要等于十几个躯|||

我想看兽巨巨vs麦星和他的三个女朋友!!!


白银大大您实验做完全控制好变量啊!快让吉尔格大大找希瓦去!(X

这可是误会。恶魔和人类最大的区别就是不会视自己与人类平等。这样一来,只要人类一方屈服,故事就会皆大欢喜。

看看吉格尔大大之前说过的话,这不就很像是很行人上身:我们很行人就是你们阿尔洛人和朝灵人的“神”!……这种感觉吗!


又又又等一下????还记得阿尔洛人是拿来置换很行人的吗?会不在在阿泽兰这件事能超现实、魔法程度地完成?

就像是格尔希因恢复骑士的记忆一样——虽然他的身体还是阿尔洛,但是他的记忆却属于很行人了,属于西格那——只是西格那本身并不去掠夺格尔希因的心智。

那是不是其实所有恶魔都是因为条件合适,【神选之人】,然后因为一些诱因被置换了惨死阿泽兰的很行人灵魂成为了那样???

其实主要是因为吉尔格那段发言下面就接着阿尔洛朝灵的主仆观,一副“我们是不同的物种”而且“我们是主你们是仆”(这部分是自由联想没实锤)给我个人(重音)带来的一股子傲慢感太讨人厌了。然后西格那里面……怎么说好呢。因为柯莉莉毕竟还是阿尔洛人,我就站在阿尔洛人的角度想了想——实际上即使是西格那这个组织本身也没把阿尔洛/朝灵看做和自己一样的。说到底都是好一点的很行人和更自私的很行人的内部斗争罢了,从他们的争端中阿尔洛得到了什么呢?天灾,神谴,大量的死亡和痛苦。何其无辜。被无端地重新唤醒、诞生、繁衍,再被无端地利用、杀害、带来不清楚缘由的痛苦。

被诞生本身也可以成为一种痛苦。何其无辜、何其无辜。

我个人觉得人和人与人和黑猩猩还是不同的。能够用同样的语言沟通交流相近的外貌和只能靠猜和培养感情推断外貌差异明显也是不同的。(当然人把人看做奴隶、交易品、比动物更低劣的消耗品也都是历史上发生过的,人性的恶劣。)但是对于西格那们来说,他们其实也不是与哪一位阿泽兰人交流意识到他们作为人的存在,还需要另外登陆阿泽兰仿佛也都没有真正地了解、接触过阿泽兰人民,可能就是看看监视器听听故事程度的了解?然后从自己的经验常识来决定了自己的意志。他们(在成为骑士之前)最后可能也没有与哪一位阿泽兰人真正地交流过,贤者是个”所有人”的代表,却不能等同于所有人,他无法超出阿泽兰人太多,既然能够与他交流想必很行人翻译器对古代语言还是很OK的。他们其实是可以交流的,但是西格那也并不想做——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这还能说他们是为了爱吗?其实更多是自己相信“正确”和“好”的东西。然后幸运地胜利了可以强加给阿泽兰人了而已。而对阿泽兰人来说,虽然不能说被圈养是幸福的,但是对那些在神谴中同样失去了爱人亲人的真正身为人的一个个存在而言,他们真的不无辜吗?

很行人的行为中完全看不到阿尔洛/朝灵的踪迹。也许暴力冲突是唯一的办法,比起教育他们认为落后的人类知识教会他们巧妙地反抗和掌握自己的人生,他们首当其冲把这颗星球夺回来,再交给阿泽兰人就好……其实,也挺一厢情愿的、短期目标的吧。

但是话又说回来。我们并不了解很行人社会是怎样的结构,更不了解很行人的价值观了。其实并不适合妄加猜测。因为也许对于殖民过很多星球的很行人来说,将一颗星球留给落后的种族本身是一种非常伟大的怜悯,这件事本身超出一切。然后就好像自然保护区一样,他们不该对这些人多加干涉……也是有可能的。这是他们认为最“正确”和“恰当”的,是可以接受的。(不站在阿泽兰人的立场上。)

我甚至都在想,如果西格那们不紧张地操心把兽搞出去,会不会兽和贤者最终会成为一种平衡,其实并不需要他们这些并不出生在这颗星球的外力帮助,这个“自然”本身就会平衡生命。即使灭绝,本身就不是原生生物,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无怨无悔。

唉。不过我挺确信GM没想那么多那么复杂。这就是个很清爽很简单直接的日式科幻企划。是我太麻烦了。

说到底,人类的未来要人类自己去争取啊……【神族】什么的,总而言之我就想说我觉得无论是西格那还是坏很行人,他们确实都和阿尔洛/朝灵人感觉上是完全不同的东西,符合圣女的自述。这也是为何我在想恶魔与很行人是不是有所联系了,毕竟都是冲上太空——也有可能恶魔不是从门那边逃逸,而是那些死在阿泽兰的很行人统统转化成恶魔进行附身而已?就像黑王是突然诞生的一样,恶魔也都是突然诞生的?

不过吉尔格大大都还有月球看阿泽兰的记忆……应该真的有通道存在吧?

继续白银贤者说.JPG

这么说来恶魔本体长啥样至今也还是个谜诶……(虽然黑王在我脑内已经那样的刺头团子了(((

总之,女神都消散了,到底会不会成为将这个世界真正交给阿泽兰出生的那些孩子们的故事呢……大概这就是我现在比较关心的了吧。

题外话!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点评

They thoght (were still) kids not thet :3  发表于 2019-6-11 01:24
Thus! Only lolicon makes him a nature girl-like normal young man!(X)...just kind of a cold joke XD All couplings are fine in my eyes!( a soft, kind... Ok it's already another new hard-to-laugh joke  发表于 2019-6-11 01:22
Is, INCREDIBLE WOMAN KILLER, ray! However most of the ladies around him were elder, and women were likely to be kind and soft with whom thet thougt kids...Just in my personal view!  发表于 2019-6-11 01:18
I have to clear it's not about position...not every girl under me would I address her by her nickname...! (sounds even worse)  发表于 2019-6-10 12:08

评分

参与人数 2携带金 +20 存在感 +1 收起 理由
伊斯雷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艾米莉娅 + 20 认真回帖奖励丨这表情毒性洗脑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赏金猎人学徒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战斗力⑤⑨⑨的贤者

支援
岁魈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9749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4 SP
剧情点
1007 TP
存在感
1713 BP

二刀流野外生存潜行生物学C剑S

发表于 2019-5-28 23: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狼 于 2019-5-29 11:06 编辑

说到411年的深秋,我去回顾了一下《SA411 圣者的行进》,拉到沙发就看到“我们森染还能不能有春天了”,哈哈哈哈(

印象特别深的森染事件也都在下雨。

只有骨架的圣盾塔(祭坛)好帅!!

伊斯雷是透过舷窗看到它的,舷窗应该是飞艇的舷窗吧?有点在意这是要上哪去,是去祭坛那边检查工作吗?毕竟剩下的最后一名使徒……到现在还找不到,应该来不及了吧?

说是交给组长想办法,但是组长也没法凭空变一个使徒出来啊。

结果他去找了圣女,要圣女去说服佳思妮?奇怪,现在是去干这种事的时候吗?难道圣女说服佳思妮,佳思妮能变一个新使徒出来嘛?

再看他和圣女说的话,似乎就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思了。我怀疑说服佳思妮只是个借口!圣女是最后一个使徒的突破口!

  “「你」是谁?”
  
  格尔希因再问了一遍。
  
  这个问题实在过于莫名,莫名到了提问的人都露出了困惑之色。所有人都意识到格尔希因问的并不是关于她众所周知的身份。只听格尔希因喃喃地,仿佛自言自语:“你身上有「他」的气息。为什么?”


现在可以确定这个『他』一定是贤者了,因为圣灵骑士也是贤者的力量促成的,骑士必然对贤者的气息很熟悉。

但是圣女,她上次被杀是在396年,而珍妮今年17岁,可见被杀的同时立刻转生。

396年,黑王已经逃到门这边,门那边活着的躯只有白银;门这边法泽雷尔2岁,特瑞弗6岁,都还没有觉醒——让圣女升级成牙的是谁,答案不是很明显了吗?

我曾经怀疑过深蓝觉醒前有没有可能用别的未知手段让圣女转生,但既然她上一世只是个羽,圣迹会又没有别的背景,不是卡拉米养的,这个可能性也就不用考虑了。

圣女只可能是白银的卧底。

但是为什么她身上有贤者的气息呢,白银和贤者有什么关系,蹲等下一集!

评分

参与人数 2携带金 +10 存在感 +1 收起 理由
伊斯雷 + 1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艾米莉娅 + 10 认真回帖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第十二星士

Rank: 7Rank: 7Rank: 7

监督者

支援
阿齐斯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1477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6 SP
剧情点
130 TP
存在感
1169 BP

潜行星魔法A链刃S匕首C水性野外生存

发表于 2019-6-17 11:3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像了。穆雷·伯雷塔想。他们自己没发觉吗?他侧过身,看看身后的人。


我想,除了圣女和大黄都是银发蓝眼的外貌上的相似之外,可能还有……力量源头的原因?
圣女是贤者(白银)给予了力量变成了牙,大黄是骑士返祖,而骑士也是由贤者塑造的,两人身上都有来自于贤者的一些部分,所以感觉很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技术开发专员

Rank: 6Rank: 6

战斗力①⑤⑨的英杰

支援
姝妧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99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94 TP
存在感
416 BP

魔导开发A空艇驾驶理魔法A剑B

发表于 2019-10-22 13: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怪不得安杰妮尔两辈子都可以做“圣女”这样人物……
这种博爱却不爱任何一个个体的性格可真是……
天哪一个恶魔居然还能转换阵营这种事,在现在看来也太不可思议了!
其实到最后安杰妮尔看起来也像是被迫合作的样子,不知道她追求的理想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