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之光3.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05|回复: 5

[主线事件] SA413.3.30 最后的使徒

[复制链接]

游戏主控制CPU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管理者

携带金
251 GP
活跃度
0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0 TP
存在感
1132 BP
发表于 2019-6-7 20: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A413.3.30 最后的使徒

  吉尔格坐在深绿的阴影里,慢慢呼吸。空气冰凉如水,迥异于带着咸味的海风。他想起小时候阿斯特利拿给他的那片树叶。尝尝看。
  
  那是清晨的露珠。甘甜而沁新。对吧?这是我最喜欢的……我没有别的,所以这个送给你,当作回礼,谢谢你……送我的角马。
  
  骗子。吉尔格想。你不喜欢。你就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我给了你那么多,为了教其他人羡慕你,为了教你超过他们,与众不同。可再珍贵的东西,不论谁要,你转手就又送给他。我曾经那么努力,一个人类孩童幼稚、拙劣的努力……那些都过去了。可他至今记得那露水里阳光的味道。这里没有阳光。
  
  会客室的门开了,他站起身来。
  
  “感谢您拨冗,侯爵——”他顿住了,看到伊斯雷·阿尔卡纳身后的银发青年,“……殿下。”
  
  格尔希因对他笑了笑。年轻的侯爵就没那么和颜悦色了。他消瘦得厉害,苍白,严肃。“罗兰小姐主仆二人现在情况如何?”不等吉尔格开口,他率先问。
  
  “他们平安无事,只是那又是另一段长话了。”吉尔格说。
  
  “好吧。”伊斯雷说,“请先说您的来意吧。”
  
  吉尔格看了一眼格尔希因。“请原谅,我接受的指示是与您单独谈。”
  
  “那不是给我的指示。”伊斯雷说,“格兰森公子,您要么当着我们两个人的面说,要么就请回地牢去吧。”
  
  吉尔格叹了口气。您不知道我为您带来了什么,侯爵。他拿出一张纸。那是他从月虹——就是『王』新遣来的使者——那里拿到的。那黑皮小姑娘虽然偷听了他和阿比索的对话又打昏了他们,却不知道还有这张纸。这才是使者带来的关键。他把那张纸递给伊斯雷。
  
  “这是我的主君让我转交给您的。他说您看了就会明白,然后我们再谈。”
  
  伊斯雷接过来,在自己和格尔希因面前展开。那上面只写了一行字:
  
  『你要跟从我,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
  
  格尔希因不明白。他看到那张纸的手颤抖起来。他看看伊斯雷的脸,那苍白的脸色更苍白了。
  
  “…………这是『贤者』对祂的第一个门徒——也就是我的先祖所说的话——只有『贤者』和『秘仪』才知道的话。”伊斯雷低声说,抬起头盯着吉尔格,克制着自己的声音。
  
  “你的主君是谁?”他说。
  
  吉尔格笑了。
  
  “我的主君乃是恶魔中的先知、『躯』中的至大。”他说,“我的主君,是『白银之王』。”
  
  伊斯雷攥紧了那张纸,沉默着。吉尔格微笑着看着他。
  
  “最初的使徒,阿尔卡纳,”他说,“你曾经与之立下这誓约的主人的话,你要不要听?”
  
  格尔希因扶上沉默着的伊斯雷的手臂。
  
  “『贤者』与『白银』在门那边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这姑且不论。”他说,“他要你来说什么?”
  
  吉尔格侧侧头。还是这位殿下好说话。“他要阿尔卡纳把『门』打开——不惜一切代价,尽早一刻。灾厄将至,在那之前,一定要把『门』打开。”他说。
  
  格尔希因和伊斯雷对望了片刻。
  
  “那正是我们在做的。”伊斯雷说,“而且我们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吉尔格眯起眼。“所以人类和恶魔不谋而合?这么巧?”
  
  “巧合也好,其他怎样也好,都无所谓了。”格尔希因说,“重要的是你已经在这里了,吉尔格。我们正需要你帮忙。”

  
  “……所以,你要我帮助人类?”
  
  “不是帮助人类,而是执行王的命令,使恶魔的根源免于毁灭。”
 
  安洁妮尔垂下眼。睫毛长而密,吉尔格看不到她碧蓝的眼睛,也看不出她脸上的表情。
  
  “明白了。”她说,“我去和佳思妮说。”
  
  “不止如此。不只是佳思妮一个人。”吉尔格说,“你要成为最后的使徒。”
  
  银发少女抬起头。“我……?”她笑了。“我可是恶魔啊,『蓝闪』——和你一样的恶魔。”
  
  “当你上一世行将消灭之际,是王将力量灌注给你,使你苏生、晋升,展现奇迹。时至今日那力量仍然留存在你体内。按照格尔希因的说法,那正是『贤者』的力量。在第十一名使徒遍寻不得的如今,只有以那力量代替,才能使『钥匙』完整,开启『月之门』。”
  
  安洁妮尔把手放在胸膛上。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轻盈、稳定的节奏。生命的节奏,奇迹的力量……
  
  “所以,王是『贤者』吗?”她说,“我们一直以来以生命效忠的,却是人类的圣灵?”
  
  “我不知道什么『贤者』。”吉尔格说,“想想吧,安洁,你和我一直以来所看见、所侍奉的是谁?毫无疑问是最高贵的恶魔,『白银之王』。相信你自己的眼睛。我不知道『贤者』和王之间发生了什么,也许王在某种情况下知道了人类的事……以王的智慧,这又有什么不可能呢?”他说,“只管让他们打开『门』,到那时,降临人世的只有一位。那不会是业已消散的『贤者』,而只会是我们的『白银之王』。”
  
  当他这样说的时候,安洁妮尔望着他,目光里既有怜悯,又有羡慕。
  
  “『蓝闪』,你在『这边的世界』太久了。所以你才能这样说出连你自己也不相信的东西。”她说,“我在这边没有你久,但我已经学会了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的话,要想想对方为什么这么说。”
  
  吉尔格笑笑。“你想说什么,安洁?”

  “我只是觉得,你想说服的并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安洁妮尔说,“在烬月森林的遗迹时我也有过这样的感觉。我们本该尽早撤离,你却说为了掌握蓝组的情况需要看到最后——可即使我们躲得远远的,也能通过『塔菲』是否醒来判断整场战斗的胜负,何必冒着被星士发现的巨大风险?又好比刚才,你何必要和我说那些鼓舞的话?恶魔不会拒绝主人的命令。不管『王』是不是『贤者』,只要他仍然是『白银之王』,我就只有服从。你却忍不住跟我说了那些,让我觉得……你真的非常想要拯救这个世界。”

  她望着吉尔格,“为什么呢?因为对王的忠诚?还是因为你对这个世界有着特别的眷恋,对这个世界的某个人……就像人类一样。”

  吉尔格不知何时起已经不再笑着了。
  
  “既然如此,你想说的究竟是什么?”他说。
  
  安洁妮尔起身,走到窗前。窗外是灰色的世界。混沌、虚无的世界。冥冥之中一点雨落在她脸上,是遥远的海的讯息。

  “别担心,我会如你所愿的。”她说,“反正对我来说,没有分别。”  



◇关联情报◇
伊斯雷·阿尔卡纳:森染骑士团团长。致力于寻找使徒,从而复活贤者。
格尔希因·奈特:克莱维尔的末裔,经由返祖获得了圣灵骑士的记忆。
吉尔格·格兰森:真名蓝闪,效忠白银之王的恶魔。
安洁妮尔:效忠白银之王的恶魔。

◇关联事件◇
SA413.3.25 银色迷雾
SA413.3.26 日落日出

◇NPC人权保护协会申明◇
角色扮演请用其他颜色字体明确标注;非扮演发言请和谐讨论,谢绝嘲讽、攻击及过激语气。



◇BGM:《真実の行方 - 下村陽子》◇


评分

参与人数 1存在感 +1 收起 理由
柯瑞森特 + 1 舍得众筹揍翠翠吗我可以出TPder!(够

查看全部评分

载入初始恒星系统。
载入信息导航系统。
欢迎你链接恒星计划最新升级的一级战略型CPU。现在,勇者之光的Network尚在重启阶段,各方面有不成熟的地方尚请玩家原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第十二星士

Rank: 7Rank: 7Rank: 7

监督者

支援
阿齐斯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1477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6 SP
剧情点
130 TP
存在感
1169 BP

潜行星魔法A链刃S匕首C水性野外生存

发表于 2019-6-7 21: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米莉娅 于 2019-6-8 22:38 编辑

……所以小狼基本都奶中了……!
圣女的主人确实是白银,白银的力量=贤者的力量,白银和贤者确实是……呃,要么是一体要么是夫妻(什么)
……
想想看不管是哪种,好像都不奇怪啊!
月亮上什么都没有,兽和贤者上了月亮,光秃秃的就你我两个人,日久天长这么多年过去了,不发生点什么反而很奇怪啊!无非就是要么你死我活打一架你吃了我我吃了你,要么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当年阿泽兰那么惨是恒星人的锅不是阿泽兰人的锅报仇也要讲基本法,要么就互相谁都不理谁老死不相往来……但月球上就这两人,又能抱有什么秘密呢!
日出日落里说贤者死了以后兽重生,但因为力量不足所以分裂成了恶魔,所以白银之王会不会是吞噬了贤者那部分而诞生的躯的……?所以白银比别的躯都强大,但是却又不像别的躯那样急吼吼地只想着毁灭人类。
哎我突然觉得吉尔格明明也是兽的碎片之一绿洲ELF的造物,拜见绿洲时却被轰出去,该不会是因为披着人类壳子,绿洲只觉得是自己害怕的人类不认识了吧…………不好,结合一下绿洲一开始没意识到小少爷和小小姐就是人类幼崽这件事来看,好像可能性还蛮大!
这个星球意志怎么这么……这么……先是分不清罪魁祸首恒星人和阿泽兰人,然后分不清人类幼崽和人类,现在分不清自家孙子(啊?)和人类……这么、这么懵懂的吗!【好纠结用词啊说低能仿佛会被打

敌我同源的桥段又出现了.jpg
绿洲恶魔同源,恶魔(白银)贤者同源,贤者人类同源,搞了半天自家人打自家人,真累啊……
不过终于到了解开一切谜底,共同携手对抗恒星人(的遗产)的时候了!!!

——————————————————————————————————

吉尔格好惨一恶魔啊!!!
这只恶魔的心思感觉都人尽皆知了啊,先是真宙,然后是圣女,基本离敞开天窗说亮话就差那么一点点了【熊猫比手指.jpg】,自己的小心思被各路人马昭然若揭的感觉……场面一度十分尴尬.jpg

听说这章是伊斯雷团长写的,不知道《碧落之声》是不是也是伊斯雷团长写的???我看着这个送露水的撩汉套路,和伊斯雷给大黄送夏雪梧桐花的花汁儿好像啊???
不娶何撩啊???
眼看着恶魔星士携手的画面似乎确实越来越近了,这章仿佛也实锤了什么吉尔格和翠翠的CP,但怎么就一股BE的味道呢……!

吉尔格好惨一恶魔啊!!!!


评分

参与人数 2存在感 +2 收起 理由
伊斯雷 + 1 楼下一错眼看成腿两米半,吃惊……(x
柯瑞森特 + 1 艾·两条腿有两条半站恶魔·米!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赏金猎人学徒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战斗力⑤⑨⑨的贤者

支援
岁魈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9749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4 SP
剧情点
1007 TP
存在感
1713 BP

二刀流野外生存潜行生物学C剑S

发表于 2019-6-7 23:2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狼 于 2019-6-10 22:17 编辑

之前和绿毛说,你还没跟吉尔格道歉呢!绿毛:需要道歉的?!

……

品品!!!

吉尔格明显还在生气。“骗子。你不喜欢。你就没什么喜欢的东西。”三个句号,看着就能感觉到特别气。露水对他来说是珍贵的回忆,可他珍惜的东西,他觉得绿毛都不知道要珍惜。绿毛从小就会浪费他的感情,不久前又开口就把他和别的恶魔归成一类,仿佛他们之间只是普通的星士和恶魔的关系,仿佛他自己对他的在意,对他用过的心思都是自作多情。

我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吉尔格要跟真宙说“恶魔与人类最大的区别就是不会视自己与人类平等”“只要人类一方屈服,故事就会皆大欢喜”——当他是人类时,对方不懂他的心情,浪费他的好意,他无可奈何;而他其实是恶魔,天然跟人类不对等,不管对方怎么想,他不需要放在心上,不需要怄气(根本气不完),只用考虑自己愿不愿意放手,剩下的只是让对方屈服——这样就简单多了。

他觉醒之后对绿毛做过的所有事,可能都是基于这样的想法。知道自己喜欢绿毛,但并不打算平等地对待绿毛,而是将对方当成需要驯服的宠物。否则,以人类和人类之间普通的(“稚拙的”)相处方法,他觉得效率太低,还傻。

至于为什么从人类到恶魔都这样执着……我猜是因为他喜欢太阳!还在月亮上的时候,蓝闪就非常喜欢太阳。现在的他走了这么多地方,见过这么多恶魔和人类,大概真的没有谁能再像绿毛一样,能让他从心底尝到太阳的味道。

所以尽管这么生气,他还是要对真宙说,我不生气(“恶魔与人类最大的区别就是不会视自己与人类平等”);尽管被绿毛放话要杀一万次,他还是要告诉自己,我没有理由放弃(“只要人类一方屈服,故事就会皆大欢喜”)。

太苦了。

难怪圣女对他又怜悯又羡慕。圣女看出他心中有牵挂,而这样的牵挂,无论身份、种族如何,总是可遇不可求的。

先猜猜不知道对不对,更多细节只能等填坑了!!!!

话说我好喜欢圣女啊。她身上有一种奇妙的不在乎的气质,不在乎别人,不在乎自己,不在乎毁灭。她似乎总是知道该做什么,总是知道最理智的判断应该是什么,既不恐惧后果,也不期待更好的结局。

穆雷觉得她和格尔希因长得像,我想更可能是银发蓝眼的美人在好看的视觉感受上比较相似。但圣女的内心与银光闪闪的外表是相反的吧?——那里仿佛有一个巨大的空洞,一个深渊。

超吸引人的,喜欢这样的圣女。

就是佳思妮有点可怜……珍妮对佳思妮而言肯定是特别的。即使珍妮觉醒成恶魔,佳思妮仍然愿意和她在一起。在佳思妮心里,圣女始终是珍妮。但圣女自己会这么想吗?她是安洁还是珍妮呢?她会把佳思妮视作特别吗?太难了。

不过她们最后能一同作为使徒上祭坛,也可以看作糖吧?好吃!

——————————————

终于听到BGM了!满是叶子的味道。本来想补充一点对其它细节的想法,但果然这次事件的主角还是吉尔格,重看了事件,又想到一点别的。

首先就是,圣女对吉尔格说的话。

“为什么呢?因为对王的忠诚?还是因为你对这个世界有着特别的眷恋,对这个世界的某个人……就像人类一样。”

吉尔格对绿毛的“特别的眷恋”,到底特别到什么程度呢?

经提醒我发现,在绿毛失忆的期间,他好像什么也没干过,没有借机施加对自己有利的影响,反而给失忆的绿毛喝安琪拉,让对方想起自己的星士身份,与身为恶魔的自己对立。

喝安琪拉是有风险的,一个搞不好就玩完了。他能接受这样的风险,绿毛死了也没关系吗?

如果当时绿毛死了,没有援军的他也有可能会被西加尔杀死。

要么一起活,要么一起死——他抱的是这样的心态吗?(没证据)

圣女说蓝闪在这边的时间比她长,在吉尔格之前可能还有好几次人生,如果吉尔格死了,绿毛也死了,相当于这一世的羁绊被切断,这是他能为放弃付出的最大代价。

而如果绿毛活下来,恢复记忆,知道他是恶魔,会不会是他更乐于看到的呢?(没证据)

他和失忆的绿毛撞见完全是偶然,所以才会落寞地说“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会不会是不愿意面对这种可能性,才不主动和失忆的绿毛见面呢?(没证据)

这样想的话,他喜欢的就是原本的绿毛,是那个不知道珍惜他的好意,不把贵重当贵重,纯天然的,不受影响的,和他有共同羁绊的笨蛋。

但烬月森林里,绿毛无视他本人,用对待所有恶魔的态度对待他,大概真的伤到他的心了。

所以他要对真宙说那些话,那是他的心里话,也是气话,是恶魔理所当然的价值观,也是他眼中唯一的解法——可在事情演变成如此之前,绿毛不要屈服也许才是他更希望的。(没证据)

比起宠物,绿毛对他来说,或许更像一只特别喜欢的、放养的野生动物吧?

不需要占有,只要知道对方仍然活得像自己喜欢的模样就好了,这样就能给吉尔格带来莫大的愉快。

相反,如果长歪了,就会让他很难受。他似乎还不知道绿毛之前那样是受女神的影响,但那个样子肯定不是他喜欢的样子了。他是不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实在不行就要不择手段迫使对方屈服呢?

我觉得吉尔格真要做的话,还是做得出来的。虽然那样一来,两人之间大概率BE。

不过绿毛现在已经脱离影响了,又能符合他的喜好了吧?但之前讲得那么过分,吉尔格真的会咽下那口气,当作没发生吗?

(感觉绿毛真的欠一点教训,虽然吉尔格也欠教训!快快,互相教训教训!)

(以上想法来自一只特别想看热闹的狼!)

to 伊斯雷:
原来一开始真的想抓成宠物!?后来抓不住才放养野生的吗?好奇!!绿毛快填坑!!!

to 艾米:
这样!!有可能!!

评分

参与人数 2携带金 +18 存在感 +2 收起 理由
艾米莉娅 + 18 + 1 认真回帖奖励丨除了外貌,大黄=骑士返祖=贤.
伊斯雷 + 1 宠物太精准了哈哈哈(虽然后来放弃驯养(打.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战斗力⑨⑨⑨的传说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2252 GP
活跃度
81 AP
技能点
13 SP
剧情点
1324 TP
存在感
4403 BP

理魔法A魔导开发A格斗A匕首A烹饪A键盘乐器A赌博A商业A

发表于 2019-6-8 01: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柯瑞森特 于 2019-6-9 19:09 编辑

太纯情了我要死了…………!!!!

翠翠你怎么回事啊翠翠!这是什么空手套白狼穷小子追求白富美令白富美惊奇的不按常理出牌平民贫穷的效果拔群行为!这什么虽然我没有钱但是我有浪ai漫qing呀?!这什么这滴露水我最喜欢了——你那个省略号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就差一句因为和你的眼睛一样的清澈你看多好看呀但是因为人比较傻想到了说不出来所以只能……啊!?

天呐我要死了你们怎么回事啊!!!!!(疯狂摇晃脖子)

而且不是回过礼了就能把别人的礼物随手送人了啊天呐你是孤儿(字面。)没办法可能你姐姐也没时间教过你可是你读一下空气看看吉尔格大大的表情好吗!

换谁不气死就是素养好或者心大了.jpg倒是和吉尔格大大学点客套和礼仪啊!!!!

我趴在席子上想了想。凭什么啊?为什么啊?想做什么啊?图个啥啊?是其实不怎么喜欢那些东西还是比起物质更喜欢看到他人精神上的愉悦还是单纯地烂好人和心大????互相伤害有意思吗!x还是不要送我东西了我们一块儿去玩???到底这个翠翠在想什么啊总不会是觉得吉尔格人这么好不会介意的我一个人感受到吉尔格的好不行我要大声向全阿泽兰宣布吧???别啊???被自己平常不得不彬彬有礼的态度反而害了吗这么可怜的吗???翠翠粗神经感受不出吉尔格大大那种仿佛纯情大小姐的小心思实在是,太直男太翠翠了!吉尔格大佬您得自己争口气自己行动起来啊????虽然我琢磨着你自己也因为是初恋根本不明白状况恋爱使人智商下降吧!(暴言)

就那种你以为你是要翠翠知道自己的好乖乖按自己的想法变特别,却不知道翠翠已经在自己心里太特别了,自己只是拼命想对翠翠好却以为自己只是想要翠翠感谢自己臣服自己之类的?

恋爱使人盲目。(扼腕)

圣女大大(同情的目光)都看出来了啊!快说破啦虽然这种事情在主线里揭露也太歪了……!可我想看吉尔格大大到底是恍然大悟坦诚吐露表白直球还是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继续会错意!

我又躺着想了想。翠翠童年这段就人设几行字一些碎片都称不上的碎屑飘散在主线事件里。397年认识399年大火后同居(X)四个月后渣斯特利(……)就出家了……送露水应该是同居之前的事,不然没有“他们”的存在…………要不是吉尔格大大那会肯定没觉醒是个好少年我都要瞎猜孤儿院的火就是他放的了说起来唐突我有病娇雷达的这个很有潜质啊!那么虽然不是收养但那也是伯爵家诶吃好穿好还有喜欢的好人吉尔格翠翠为什么想不开偏偏要去当星士啊???失忆前的翠翠难道是那种特别追求实现个人价值的人吗?还是更单纯地,不喜欢欠人情?不喜欢贵族的气氛?觉得和自己玩很给吉尔格丢脸?不喜欢只当吉尔格的附属品?或者对恶魔有什么仇恨或者……招生的圣域老师特别能忽悠把小翠翠说的一愣一愣的以为自己是要去普度众生的不是去受苦的???

你看,缺了这么一大片,太难了。想不通想不通。

其实想想,清晨的露珠估计要起早去找好可费劲,确实也是相互示好却电波不合没法承恩不说,没准互相还有什么奇怪的误会才导致翠翠遁入空门x想不通,反正吉尔格大大太惨了,又很多有自作自受的感觉……能不能不要互相伤害啊!


星士和恶魔,不能的亲亲。这边建议亲亲购买特浓的安琪拉灌下去呢(❁′▽`❁)……呢个头啦!!!!

(顺便我才发现吉尔格大大的人设还更新了真的是长期掉线因为快乐逃追杀啊???)

唉不过明明知道是恶魔了还用格兰森公子称呼还是贵族之间的客套……连同不断用高贵来形容自己的王,感觉确实世俗化很厉害。

同出同入格伊组,awsl。(冷静的……扶手臂哪有“翠翠这个大猪蹄都不知道ry”刺激啊。(ㅍ_ㅍ)

这张纸是口信转写还是真的费劲千辛万苦从月球寄过来的???好厉害哦阿泽兰邮政学一学啊!这种特别古怪的行文感觉真的是很有圣经的感觉了!

威鲁尔爹爹你到底传话了多少内容【……】有那种阿尔卡纳幼童必备诗选吗?

格尔·熊而强硬·该干啥干啥绝不含糊·希因!


圣女大大好可怜哦,会不会世界上只有佳思妮希望她活着觉得她活着真好呢,连她自己也对自己的性命兴趣缺缺……而且莫名有种,哎,如果没办法像人类一样觉得他人更重要的话自己是否死去都没有区别……莫名讽刺的是她曾经那样看重过佳思妮诶……虽然有记忆却不再有那样的感情?

所以羡慕自欺欺人的吉尔格?

顺便吉尔格大大夸自己的白银头头的时候夸张兴奋得仿佛小迷弟……真的很崇拜白银大大啊


而那句话又会有什么特殊含义吗?死人是谁?被埋葬的死人又是谁?是谁杀死了知更鸟?是说让注定要成为骑士而死去的很行十一人埋葬他们的科技吗?说不通,加重了感觉有点不安………………真的会顺利吗?


以及始终漏网的使徒到底是谁?会带来什么变故吗?使徒和恶魔不能共存……而还有,既然白银能将贤者的力量月棱镜威力长途传递给圣女,为什么这次就不能直接再传过来呢?是说难道其实也只有那么一点剩余都给了圣女吗?why???

不过白银是和贤者一体也好还是附身贤者知道贤者的知识得到了心智本质仍旧是恶魔也好,其实他的部下,吉尔格没伤害过人(除了翠翠的心?),圣女也是给骑士后裔打工(?)或者卧底中,真的很难说白银对待人类的态度是恶魔的啊。


这一章只剩四天了!!!!


摸到电脑了我随便搞一点:
SA412.10.2 从背叛者的噩梦开始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他叫你蓝……”

  “吉尔格。”紫发青年微笑接口,眼中流露一丝落寞,“……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D

吉尔格大大这时候心里怕不是刷满了“这个大骗子”,“说好的朋友呢”,“他根本就没把我放在心上过”之类的吧(……)


  “我这位仇人这次带了这么多高手,看来是对我的性命势在必得。但我也没打算束手待毙。而且,我既然救你,也绝不会让你死。”名为吉尔格的紫发青年望着阿斯特利轻声道,“只要你相信我。”

  面对那双柔和的紫色眼睛,阿斯特利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吉尔格微微一笑。

邓摇.gif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震声.GIF


2.15无声的微光表面上暂时成为同伴的塞缇丝因缘巧合偷听到了吉尔格与恶魔同伴阿比索关于绿洲的对话。



  迦德娜想起半个小时前被自己打昏的那两个小朋友。白银之王的手下毫无防备,在对话中把任务透得干干净净,却完全没注意她在旁边偷听。而她来到绿洲,本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期待,只是想单纯凑凑热闹而已,但眼下,事情可比她想象的有趣得多了。

白·关于我不爱说话所以所有部下都成为了爱剧透话叨的事·银.jpg

说起来恶魔好像没有自己的语言(使用mana的咒文除外?)……果然因为起始是那个【兽】没有这么多文化吧(……

SA413.3.10 昏黄之刻

  茫然的沉默之中,一个冰冷的声音乍然响起。
  
  “向恶魔问话是徒劳的。”
  
  是阿斯特利。“他们只需被消灭,任何沟通都是徒劳。”绿头发的星士带着一贯开朗的表情转着匕首,“殿下,我可以动手了吗?”
  
  格尔希因微微愕然,而吉尔格自顾自笑了。
  
  “我倒还有话要问你,阿斯特利——不,第六星士阿斯特利·巴布莱克!”紫发青年高声道,声音不复柔和,竟仿佛微微发抖。“你一心除我而后快,但你凭什么杀我?为什么要杀我?”他不顾其他人惊讶的神色,上前一步,平素温柔的双眼灼灼逼视着星士:“我知道你已经详细调查过我——敢问,我可曾做过任何一件恶事?你找不到我犯下的任何罪行!我是无辜的!即使如此,你也要杀死我吗?”
  
  “你的存在,即为罪行。”第六星士毫无容赦地闭上眼睛,那是发动星魔法的征兆——“我知道我杀不死你。但是没有关系。今天我会杀你第一次;二十年后,如果再见,我会杀你第二次;四十年后,我会杀你三次,四次,一百次,一千次……!”
  
  话音未落,他已化为一道黑影冲了过去。吉尔格抽剑奋力抵挡,却被一脚踹在胸口,口吐鲜血,摔倒在地。阿斯特利右手一扬,系着银丝的匕首朝不远处的安洁妮尔激射而去。

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

如果不是女神慌了这里有干扰到翠翠,翠翠还会这么大猪蹄子吗?感觉这里的吉尔格真的是难得的感情震动大啊……因为太强烈了还以为是演戏在拖时间之类的现在想想当时真的好伤心了吧……“我认识的翠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翠翠“”那些情和义呢,都木得了!“这种感觉吧……

SA412.10.10 从背叛者的瞳孔中

阿斯特利躺在床上,凝视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

  空无一物,唯有黑暗。累积了一个漫漫长夜、仿佛墨水瓶底凝结的碳素那样滞重的黑暗。在那其中既无形象,也无声响。昝妮亚在遥远的东方,此时此刻,只有他孤身一人等待仿佛永远不会到来的黎明。

  他想着他曾经以为有过的朋友。

  比如吉尔格。

  比如特纳森。

  也许是之前睡了太久,他这两天全然无法入眠,因此有足够的时间回想自己作为“赏金猎人阿斯特利”度过的两年。摸爬滚打的两年仿佛一个悠长梦境,自己在其中懵懂的挣扎几次令他莞尔,而那些曾苦苦追寻的答案,如今却呼之欲出。

  比如珊宁的死。

  比如“安琪拉”。

  自己会在那个时点突然觉醒,毫无疑问是受到那瓶药液强烈致幻作用刺激的缘故——如今想来,那恐怕就是海温西因丢失的“安琪拉”。这样危险的禁药为何会落到吉尔格的手里,对阿斯特利来说已经不是首要的问题了,真正令他在意的是那些杀手喊出的名字:

  “蓝闪”。

  他从来不知道吉尔格还有这样的名字。他不能想象吉尔格竟会与那样的恶徒有怨,更不能想象他冠以此名时是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不,他不是不能,只是不愿——而他作为星士的理智无情地提醒着那个无限接近于黑暗、无限接近于事实的可能。可以的话,他真想立刻冲到吉尔格面前,揪着他的领子问个水落石出。他知道吉尔格也许会敷衍搪塞。他会向他露出那一贯温柔,然而难以捉摸的微笑。他不会给他他想听到的答案——

  他想听到的究竟是怎样的答案?


你倒是揪着领子问个清楚啊.jpg

无论是假的还是真的答案你都不想听吧要求太多啦!

讲真这里的思路也满无情的,吉尔格如果有个别的异名/代号之类的他肯定要知道的,他不知道就肯定有什么特殊关系,然后比起吉尔格其实不是那种温柔的人其实私下和杰贝兹一样是个坏贵族啊,一肚子坏水之类的想法他甚至都没去考虑,挺直接地觉得他是不是被恶魔附身了所以才会“变坏”的。挺星士的想法,也挺相信以前的吉尔格的吧(。

可是你倒是去问啊.jpg

唉吉尔格大大未必真的会回答的就是了。

大概就是那种“阿斯特利,你一定不懂吧”.jpg呢!

SA412.10.15 另一种神迹

  吉尔格·格兰森……

  不。

  「蓝闪」。

  阿斯特利转过身,在海风中眯起双眼。海面在夜色中消失成为广大的虚无,然而他知道,听到,感受到——

  无边无际的漆黑,一阵一阵涌上来。

然后翠翠就确认了呢(。

但是其实吉尔格大大和蓝花的赛兰教会……应该不能算一伙的吧。

但是能治好肯定都是圣女干的,就是从蓝组立场还是白组立场就不得而知了呢……(感觉是蓝更多吧)

恩……所以说翠翠私下把吉尔格当成蓝组的了(你们恶魔也分派系的吗我不知道啊.jpg),所以觉得他也坏事干尽,两人又没有坐下来好好聊天的机会,不是一个被追杀就是另一个被脑控疯掉了(……)……唉。

无论是不是误会都越来越大了,难解、难解。

点评

"We only care about creating deathes while the burying work is for the ones who are left to die someday in the living future..." maybe sth like that XD  发表于 2019-6-11 01:12
one word missed...but surely you got it!  发表于 2019-6-10 11:32

评分

参与人数 2携带金 +20 存在感 +2 收起 理由
艾米莉娅 + 20 + 1 认真回帖奖励丨好粉啊……!
伊斯雷 + 1 那句话的意思主要是我们贤者派都是管杀不管.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森染骑士团团长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战斗力⑤⑨⑨的贤者

支援
格尔希因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938 GP
活跃度
57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517 TP
存在感
1426 BP

理魔法SS剑S空艇驾驶历史政治C兵法B

发表于 2019-6-10 11:54:17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写完最后一个事件了我可以来浪了!(X

我很高兴翠翠接替我成为了新一代人人喊打的渣王……这个(从我头上解下来的)麻袋就送你了,收下吧!
这么想想我到底怎么就渣了,正史渣主线渣就算了,写个PARO也……。

说真的写这个事件我心里是苦的,一个两个都这样,动不动就”跪下"……
TO艾米小姐:是的碧落是我写的!小P孩儿,玩玩儿泥巴就行了!(不
认真来说的话,一方面确实小朋友们的就是玩泥巴的(我小时候也玩,伊斯雷捣鼓那个就是我小时候捣鼓过的,只不过我没有个小基友可以撩一撩),另一方面,从伊斯雷和格尔希因的角度来说,他们是天璜贵胄,“拥有整个世界”,所以物质的东西对于他们根本没意义嘛XD
当然翠翠不是,翠翠只是因为穷(
所以吉尔格你届不到主要还是因为太物质了知道不,你送翠翠个你自己精心祸祸的泥巴水试试,你看他还转手送人不?送谁谁揍他(

TO新月小姐:其实不用担心太基因为恶魔都是没性别的据说……(想象了一下性转吉尔格,呃……
昨天还跟6总说白银大大部下少是有原故的,传一个话就得抹一次脖子,这个损耗率也太高了(蜡

关于长长的月棱镜这个猜想吧……我觉得是这样的;
圣女上辈子是羽,灵魂在人界,本体在月球。
羽在这边被杀死的时候,在月球的本体也会死亡。
所以圣女在这边被星士剁的时候,月球上的本体也就要挂掉了。
然后出门遛弯儿的白银大大正好看到,就随手把她拉活过来了。
所以复活圣女这个事是在月球上发生的哈。要是他手真有这么长,我们还折腾图个啥,我要回老家了!


TO小狼:因为圣女是真·圣女啊XDD
就是那种“爱所有所以谁也不爱”的……
我觉得这和她被白银直接重捏有关系。
说“我不生气”的吉尔格画面感太强了,仿佛看到他额头在爆筋哈哈哈

点评

m. And the power of ORACLE used in the Saint could be the last storage, or sth Mr. WS did not recognize but thought interesting so he just made an experiment XD Just as what he did to poor Gill.  发表于 2019-6-11 15:28
With the description an image of Mr. WhiteSilver's daily life on the moon came to my mind! The days on the moon may be vocations for these creatures XD When back to AZBALL, only heavy work awaits the   发表于 2019-6-11 15:24

评分

参与人数 4携带金 +10 存在感 +3 收起 理由
阿斯特利 + 1 都是朋友你咋这么客气,来来来,这麻袋你还.
柯瑞森特 + 1 是漫步的异想天开实验员白银大爷!
艾米莉娅 + 10 认真回帖奖励丨哈哈哈哈
天狼 + 1 ?!我有疑问!我!忍住!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技术开发专员

Rank: 6Rank: 6

战斗力①⑤⑨的英杰

支援
姝妧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99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94 TP
存在感
416 BP

魔导开发A空艇驾驶理魔法A剑B

发表于 2019-10-8 22: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宣布吉翠CP粉头非安洁妮尔莫属
咳,从上帝视角并且恋爱脑的我看来,这个事件确实是疯狂发糖甜到牙疼,什么老夫老妻的大黄伊斯雷,什么千里追妻爱上天敌的吉翠……但是吧……
从角色的角度来说,这个事儿是真的尴尬……
伊斯雷:我好难。我单知道贤者在门的那一边,没想到贤者就是白银,我突然成了秘密最少X格最低的一个。好嘛,你们说啥就是啥吧,心好累。
吉尔格:我好苦。我单知道王很强,我以为很强的恶魔都很有个性,王是最强的必然最有个性,没想到王是贤者。算了,我不听我不听,王就是白银。
安洁妮尔:呵,男人。

另外这个使徒啊,找不着居然还能当场造一个吗?!白银大大经验丰富啊竟然准备了备用钥匙!
伊斯雷唱了十一章《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终于,终于可以开门了!
感天动地!

最后,安洁妮尔是货真价实的白组恶魔,那她在蓝组的时候算啥?
跳槽?
挖角?
潜伏?


评分

参与人数 1携带金 +8 存在感 +1 收起 理由
艾米莉娅 + 8 + 1 认真回帖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