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之光3.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78|回复: 11

[连载] SC:【黑链丨Black chains】

[复制链接]

第十二星士

Rank: 7Rank: 7Rank: 7

监督者

支援
阿齐斯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1477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6 SP
剧情点
130 TP
存在感
1169 BP

潜行星魔法A链刃S匕首C水性野外生存

发表于 2019-7-22 14: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艾米莉娅 于 2019-7-22 15:12 编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4携带金 +125 剧情点 +6 存在感 +3 收起 理由
莫德雷德 + 1 效果拔群
神秘男子 + 125 + 6 奖励发放
柯瑞森特 + 1 摩多链条摩多!(????
修·德米安 + 1 效果拔群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第十二星士

Rank: 7Rank: 7Rank: 7

监督者

支援
阿齐斯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1477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6 SP
剧情点
130 TP
存在感
1169 BP

潜行星魔法A链刃S匕首C水性野外生存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15: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米莉娅 于 2019-12-13 10:07 编辑

    黑 链丨Black chains


       -0-

       艾米莉娅梦见家里的蔷薇花开了。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开了,只是梦里开得特别的好:层层叠叠的枝条绿叶和红色的重瓣花把整个花架都遮住了,还觉得不够似的在不停地延伸,简直像一条蜿蜒的小河。艾米莉娅顺着这条花流前进,感觉走过了很远的路,时间好像过去了很久又其实只有一小会。爱莎席地而坐的背影突然出现在前方,艾米莉娅惊喜地小跑起来,但是蔷薇的花流也一下子涌动起来,像是开了闸的河水般轻而易举地拦住了她。爱莎在荆棘的那边站起身来,似乎完全听不见艾米莉娅的呼喊,她没有回头,只拍拍裙摆,逐渐远去了。
       就在艾米莉娅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时候,她被轻柔地摇醒了。梦境褪去,她从空艇座椅上这场不怎么舒适的睡眠中睁开眼睛。
       “到了吗?”她揉着眼睛咕哝,往旁边的窗户看了一眼。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只有最远处的地平线上还留着那么点太阳的橙色,与海滨之城风格截然不同的城市早已亮起了灯火。
       “我们到了,”格莉德把女儿在睡梦中蹭乱的头发梳去脑后,用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脑门,“这里就是尼恩格兰,妈妈的出生的地方。你小时候……大概八岁左右来过,还记得吗?”
       艾米莉娅朦胧地想了一下,情绪却始终陷在刚才的梦里没法抽身,她问:“姐姐就在这里?”
       格莉德闻言微微苦笑起来。类似的问题艾米莉娅已经问过不止一次,在收到哈尔曼的信时、在登上空艇出发时,还有现在。她知道女儿是想要个用于安心的保证,但她又能保证什么呢……?
       “我也指望着有人能给我个保证呢,希望她在。”洛奇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说出了妻子的心声,末了把女儿的小背包往她腿上一放,再一拍她的后背,“好了,下空艇吧,你舅舅应该已经在等我们了。”
       空艇是准点到达的,而哈尔曼已经等候多时,格莉德与自己弟弟拥抱时能感受到来自他斗篷上微弱的凉意。哈尔曼和姐姐姐夫打过招呼,架着艾米莉娅的腋下把她捞起来,脸对着脸笑道:“长这么大了啊小粉团!还记得我吗?”
       ……不太记得了。艾米莉娅涨红了脸,偷眼瞧瞧自己爸妈,见两人都一副面带微笑不打算开口的样子,只好小声地重复已知事实:“舅舅好。”
       被喊了舅舅的人一副被这声招呼治愈了的样子,捞着她转个半圈才把她搁回地面,还顺手揉了一把女孩子毛茸茸的发顶:“饿了吧?我带你们去吃饭!”
       舅舅是这么亲密的存在吗?艾米莉娅有点茫然地摸摸自己的头顶:“还、还好,吃过午饭来的……”
       “午饭?那都过多久了,现在吃晚饭都嫌迟了!”哈尔曼牵过她的胳膊,一边走一边问,“你想吃什么?能吃辣吗?我觉得你肯定是个吃辣好手,毕竟你爸妈吃辣都可厉害了……”


       几人一边寒暄着一边由哈尔曼领进了旅店,二楼是客房,一楼是用餐大厅。哈尔曼提前订好了房间,又领着姐姐一家入座。离上次见面已经隔了好几年,为几人难得的相聚,他又要了瓶酒。
       但晚餐的气氛终究不是多么轻松愉快。
       他们相聚于血亲的缺席。
       今年一月,芙莱姆家的长女、艾米莉娅的姐姐,爱莎•芙莱姆像人间蒸发一样地消失了。失踪前她正卧病在床,床头柜上甚至还剩着半杯没喝完的药,温着的——简直让人意识不到这是失踪,她可能只是躺着无聊,出去透透气……但意识到也就是迟早的事。在芙莱姆一家动辄一切寻找女儿的四个月后,格莉德收到了弟弟的来信,信中说有人在尼恩格兰的蓝减区见到了很像爱莎的身影。消息的来源是一个当时午觉刚醒的猎户,传播途径是曲折的碎嘴闲聊——总之相当不可靠——哈尔曼在信中用双下划线强调。但那又怎么样呢?总好过大海捞针。为人父母丢了孩子,一根稻草也能成为希望的支柱,就算告诉他们这消息是路边一朵神奇喇叭花说的,他们也会去试上一试。
       艾米莉娅的认知则有些偏差。她总觉得到了尼恩格兰就能见到姐姐了,即使父母已经解释过不会那么简单,但——他们去尼恩格兰见姐姐——女孩总是擅自把事物拗成跟自己脑回路一样直来直往的形状。晚饭过后,没有见到姐姐的艾米莉娅陷入了期待落空的沮丧里。
       “到这儿来,艾米莉娅。”格莉德坐在床上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今晚和我们一起睡吧?”哈尔曼订的房间是双人床,但刚刚失去一个女儿的母亲不愿意再跟孩子分开哪怕十步的距离。
       艾米莉娅乖乖地坐过去,脱掉鞋子身子一偏,躺倒在了母亲的大腿上。“我以为能见到姐姐了。”她咕哝,这纯粹是撒娇了,一家人彼此都心知肚明。
       “我也很想见她,所以我们都失望了。也许我们还会失望很多次……你会因此放弃吗?”
       艾米莉娅一下子抬起头:“当然不!”
       “我们也一样。”洛奇说。
       “我不能向你保证什么,但有一点我可以承诺,”格莉德抚摸着女儿的脑袋,温和地立下誓言,“在找到爱莎之前,我们永远不会放弃。”
       “……恩。”
       艾米莉娅得到了安慰,重新伏下身子,睁着双眼睛放任思绪到处乱飘。
       “姐姐其实不喜欢吃秋葵吧?”她突然说。
       洛奇“咦”了一声:“你知道?”
       “猜到的。我还猜她不喜欢吃苦瓜,苦的东西她都不喜欢,所以她也讨厌喝药。虽然我也讨厌喝药。”艾米莉娅翻了个身,从母亲腿上咕噜一下翻到了床上,脸朝下闷闷地说。“但是她总是叫我别挑食,什么都吃才能长个子,所以才自己也什么都吃。”
       “她这姐姐当的,”洛奇失笑,“还真是辛苦啊。”
       “明明可以不用这么辛苦的嘛。”
       “爱莎说的没错,挑食确实会长不高。不过等我们找到她以后你还是可以直接跟她说,免得她端得辛苦。”格莉德好笑地拍拍女儿的后背,挠着她的腰身逗得她翻了个面。“督促你们不准挑食的任务交给我们就行了。”
       “没关系,我喜欢秋葵,也吃苦瓜……”
       艾米莉娅逐渐放松下来,安稳地睡着了。


      这次她依然梦见了家里的花园,但不是空艇上的那个梦。她和父亲在给蔷薇修枝,母亲和姐姐在旁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天气很好,阳光非常明媚,照在身上温暖极了,简直像是浸泡在温热的液体里,艾米莉娅在这股温暖中忍不住蜷缩起身子。但那股暖意很快就退去了,取而代之的是黏腻的冰冷。阳光褪去,庭院不知何时变得空无一人,蔷薇花依然是那副茂盛得过了头的样子,红色的花朵沉甸甸地簇拥着垂落到地面上。刚刚她和父亲明明修剪了半天啊?艾米莉娅茫然地站在原地,抬头看见乌云聚顶,大雨滂沱而下。蔷薇像是被烤化的蜡烛般融化流淌,漫过她的脚踝……
       艾米莉娅猛地一个哆嗦,惊醒过来。
       她的眼前依然是一片猩红,甚至比梦里的更加刺眼,铁锈般的腥味灌满她的喉咙和鼻腔。艾米莉娅呆了呆,在湿滑黏腻的触感中僵硬地移转目光,看见暗淡的光线勾勒出母亲的侧脸:她的面容靠得很近,平静、安稳,睫毛纤长、发丝垂落,和睡梦中的模样毫无二致。
       但那张面容是没有一丝血色的惨白灰败。
       血色全部在她的身下。
       那些暗红色的液体浸透艾米莉娅的衣服,像沼泽般包裹住她的皮肤,把寒意灌入每一个毛孔,再攀附上骨骼经脉,悄无声息地侵入骨髓……这让她觉得自己像是一棵被什么寄生的植株,比如菟丝子,或者野菰……疯长着扼取了一切。她睁着眼睛,躺在冰冷的血泊里,与闭目的母亲面对相望。她像被冻僵了似的保持着蜷缩的姿势,长久地、长久地、一动不动。
       ……
       我醒了吗?
       我醒了吗?
       我醒了吗?
       ……
       终于,艾米莉娅慢慢地、慢慢地……
       眨了下眼睛。

       艾米莉娅从梦中苏醒。
       从此于现实的噩梦中永不苏醒。



       哈尔曼牵着艾米莉娅的手站在街头,长久地沉默着。
       女孩乖顺地任由他牵着,那只被他握在掌心的小手在无法抑制地颤抖,哈尔曼焐了这么久也没能焐热。他沉默,她也安静,只一动不动地低着头,半湿的长发披散在身后,微微打湿了新换的棉质长裙。
       哈尔曼想起他拨开堵在门口的人群后看见的景象。满身鲜血的女孩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像是被从血里捞出来的一样——“像”这个字或许有点多余。她哭得那么响亮、那么伤心,那么声嘶力竭,脊背弓成虾米的模样,颤抖地像是要折断。哈尔曼甚至第一次意识到,一个人的眼睛里居然可以有那么多的眼泪。几名警备队员在调查现场,唯一的女性警备队员试图安慰恸哭的女孩,徒劳。女孩的父母仍躺在床上,只是被盖上了白布,白布之下除了尸体,还有已经被染成了红色的床单。
       现在的艾米莉娅如此安静,她没有哭,像是之前栽倒下去时被按下了某种开关,或者是眼泪的总储量已经全部耗尽。女性的警备队员一边叹息着可怜,一边为她清洗身体并换上干净的衣服。现在艾米莉娅又是白花花的干净模样了,天也已经大亮,但哈尔曼猜测她的心可能还停留在那个血红色的夜晚,并且会停留很久。
       “你冷吗,艾米莉娅?”哈尔曼打破了沉默,轻声问。
       女孩摇摇头。
       “头还晕吗?”
       女孩摇摇头。
       “要不要吃点东西?”
       女孩仍然摇头。
       “……你愿意跟我走吗?”
       女孩终于抬着双通红的眼睛看过来。当然那双眼睛本来就是红色的,现在是又红又肿,瞳仁看上去像是倒映在水面上的太阳,随着水波晃动。
       “你看,姐姐……你妈妈她……还有你爸爸……以后没法继续照顾你了。”哈尔曼组织着语言,说,“但你还小,需要有人照应。你可能不太记得我了,但我是你的亲舅舅,你妈妈的亲弟弟,就像你跟你姐姐那样。”
       “……”艾米莉娅看着他,“真的没法再见到爸爸妈妈了?”声音又沙又哑。
       应该怎么回答呢?哈尔曼再次沉默了。他想一个十三的岁孩子应该不至于对死亡的含义一无所知,何况她今日苏醒于死亡鲜红簇拥的怀抱,但她仍然问了,在明知答案的前提下。我真的不能再吃一块蛋糕吗?我真的不能不做功课吗?我真的不能……不能再见到爸爸妈妈了吗?孩子为什么总在明知故问?要被否定和拒绝多少次,才能学会沉默地接受现实呢?
       但这也许是最后一次了。哈尔曼又想。从此她会明白,向既定的现实提出质问是一件多么徒劳又无用的事情。
       于是他看着女孩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回答:“是的,你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艾米莉娅目光一颤,然后视线垂落,重新低回头去,极轻地“恩”了一声。
       “你要和我走吗?”
       “恩。”

       大街上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女孩刚刚大哭一场耗尽了体力,步子迈得又小又慢,哈尔曼牵着她的手在人流中慢慢地走:“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把你安顿下来后我估计暂时不能怎么陪你……不过你有个妹妹,我的女儿,叫妲菲娜。”
       “……妹妹?”
       “对,是表妹,她比你小三岁。艾米莉娅有没有想过有一个妹妹?”
       “……我不知道。”哈尔曼感觉到掌心里的那只小手微微攥紧,“我还没找到姐姐……”
       “用不着紧张,你们一定能处得来的。”
       哈尔曼说着,松手按了按艾米莉娅的肩膀:“我要去买束花,你在这里等我就好,店里人太多了。”他走向路边的一家花店。
       花店里的人确实又多又挤,长长的队伍从店里一直排到大街上。今天可能是什么节日或者祭典?艾米莉娅木木地想着,感觉自己大脑放空,思想与现实之间像盖着层阻隔彼此的厚毡布。她盯着地面出神,脚下是灰色的石板路,粗糙又厚重,和她家门口轻薄的浅青色石砖路截然不同。……还能再踏上那条路吗?问题戳在厚毡布上,没了下文。
        艾米莉娅被鼎沸的人声从放空中拉回,她发呆太久,刚一抬头就突然被人头攒动的队伍淹没了。这只盛大的游行队伍浩浩荡荡地占据了整条街道,有孩子也有老人。“愿女神祝福你!”“女神与我们同在!”人们唱着圣歌,笑着欢迎每一个加入队伍的人,拍打彼此的后背,将手中的花朵互相分送。
       ——四月,尼恩格兰盛大的女神祭开始了。
       这支前往星芒圣域的队伍像揉面团那样吞没了艾米莉娅,拥挤的人流推搡着女孩不断前进,不管她愿不愿意。不断有人碰撞到她的肩膀或者踩痛她的脚跟,无数张陌生的面容在她眼前晃动。艾米莉娅慌张起来,试图留在原地或挤出人群,但女孩娇小的体格与沙哑的声音都淹没在汹涌的人流中,仿佛她成为了一片漂浮在急流中身不由己的落叶,再也无法决定前行的方向。

       急流最终带走了她。

—tbc—



评分

参与人数 3存在感 +3 收起 理由
莫德雷德 + 1 效果拔群
柯瑞森特 + 1 加油啊!一起——(看得心颤我先填坑之后再.
修·德米安 + 1 呜初来尼恩格兰却只有悲伤回忆qvq揉揉粉团艾.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战斗力⑨⑨⑨的传说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2252 GP
活跃度
81 AP
技能点
13 SP
剧情点
1324 TP
存在感
4403 BP

理魔法A魔导开发A格斗A匕首A烹饪A键盘乐器A赌博A商业A

发表于 2020-2-4 23:2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巴克了巴克了就按照很——久之前的原定计划把黑链子顶上来!

虽然我已经忘了我当时和艾米聊了啥但是仿佛还记得又有谁是要倒霉了so有没有别的路线放过■■■?!

这个飘雪也挺适合这张头图的呀!

说起来我还记得我原本想回啥(就一点点内容所以没发了),就是感觉这个背景应该是橱窗呸应该是彩绘玻璃的那个部分……嗯 怎么形容好呢……有些“粗糙”?

看起来就有点像是彩色窗花,就一张纸那种感觉,没有厚度也没有光影明媚(?)的感觉。

感觉可以描个边或者投影一下加强边框感会更好……?by一个用滤镜效果直接乱糊彩绘玻璃er

那么那么、最后会撞破那个框和背景的玻璃吗


说起来虽然是凭兴起标题的艾米,这个黑链大概也是有某种【不详连锁】的寓意吧……


之前没注意原来八岁的小艾米莉娅还不记事吗?!=口=

小艾米·什么都吃·莉娅! 爱莎姐姐竟然没有发现然后变成“姐姐不爱吃都给你吃”呢!

某种意义上某个部位的发育是胜过了姐姐……这就是不挑食的好处啊!(柯·不挑食·怎奈何ry·莉莉)

说起来确实姐姐在晓光失踪的话艾米莉娅又是怎么变成尼恩格兰的走失儿童顺拐了eg2的呢……这是填这中间的故事吧?

以及爸爸妈妈退场太快了!!!怎么回事啦!这已经不是发刀片的问题是绞肉机的问题了!||||

虽然写的很诗意但是肯定是很惨烈的现场?是在大街上?旅馆里?看起来不像是在舅舅家里?而且竟然我还没搞清楚舅舅的娃是不是有一个白发红眼艾米就这样走!丢!了!

你可是十三岁啦小艾米!

啊,【十三的岁孩子】《——抓个小虫!

咳。

也许这样稚嫩软软更符合电脑先生心中萝莉的形象吧……柯莉莉还真是,毕竟是太早当家了,完全不一样。

再讲讲现在重看的时候稍微有点感悟吧。

我还在思考那个,为什么我就觉得艾米莉娅没在思考的问题的(……)。然后首先在想是不是我自己习惯名字后+一堆【她】而艾米每次都是艾米莉娅艾米莉娅地开头所以显得更第三方(明明都是第三方?)更冷一些。但ctrl+f了一下好像也没这个毛病。于是又看了几遍后有种感觉……

是不是,那个,艾米莉娅很少有明确的感情倾向,或者说有自己的想法,会说出来那种?

比如说虽然没见到姐姐会不开心,但那句“我以为能见到姐姐了。”如果作为撒娇真的是太乖巧了……甚至没有委屈地大哭,或者更任性地说父母骗人那种展开?虽然爸爸问话回答的很坚定,可是那是她对父亲指出的一条路的认同和决定,父母死去再不哭也太奇怪了但是之后也很冷静或者说无反应,直接【“真的没法再见到爸爸妈妈了?”】地认命了,完全不会有那个什么,悲伤的几个过程的开头那几个,【拒绝】【愤怒】之类的。就很直接地【接受】,然后平静下去了???

所以才会觉得她没怎么想没怎么自己思考过吧||||其实情感真的不激烈,甚至很多认知和决定都要别人来替她决定,她只做一个【yes/no】的选择题……所以只是太乖了吗????||||

无论怎么说,感觉还是和狂信徒的那个艾米莉娅一脉相承的!这点完全不一人千面挺好的!

记得接下来是eg2糖来着?www为什么写好了一直没更新呢?!

——啊这么说来父母的离奇死亡感觉也该有文章啊|||小艾米莉娅你倒是想一想是不是有人杀了你爹妈这个问题啊||||动动脑子啊啊啊啊啊(摇晃

点评

所以你倒是写/画哇——!(摇晃艾米.gif  发表于 2020-2-13 02:47
就我个人想表达的意思,不是因为接受了所以平静,也不是因为乖,不如说反过来,正是因为冲击过大无法接受事实,所以把自己藏起来了不面对现实,才会显得冷静。与其说是冷静或平静,不如说是拒绝接受现实的麻木……吧  发表于 2020-2-10 16:12
以及柯莉莉又get了!我写文时确实喜欢第三方视角而不喜欢过多的带入角色本身写具体的心理感情什么的,感觉从第三视角的观察理解会更有意思一些,不过像是这么想,写的人和表达和读的人的理解又是一回事了2333  发表于 2020-2-10 16:01
为了弄丢一个13岁的孩子我真是很努力了【咳】关于十三岁了都能丢【?】父母的死亡原因后续是会有解释的,大概……不过艾米莉娅也确实菜啦!从小被宠大自强能力差劲的很【什】  发表于 2020-2-10 15:59

评分

参与人数 3携带金 +14 存在感 +3 收起 理由
莫德雷德 + 1 效果拔群
艾米莉娅 + 14 + 1 认真回帖奖励
修·德米安 + 1 不挑食+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旅行药师/业余游侠

Rank: 5

战斗力⑨⑨的精锐

所在地
尼恩格兰
携带金
132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13 SP
剧情点
153 TP
存在感
293 BP

催眠术豪饮口技野外生存

发表于 2020-2-5 13:3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修·德米安 于 2020-2-5 13:35 编辑

はい——
既然颗粒粒已经拿下沙发了我就来坐板凳啦,刚好回了FC来接着SC( *  ̄︶ ̄ )
楼上的评分手误写错惹qvq艾米莉娅小姐8岁时来过n3所以不是初来||||果咩!!

是姐姐失踪之后的故事了啊qwq...整篇都弥漫着让人揪心的气氛——这就是“后边虐起来更有底子”吗!
【不知是不是我家提前煮了汤圆的缘故,总觉得看这第一章的小艾米莉娅,就像在看一团软软糯糯的团子被置于案板刀刃上了一样(?)


梦境里姐姐什么也没听到,只是拍拍衣服就走掉了的画面,好落寞啊好难过啊。本来梦境像是空的一样缥缈寂静,但因为爱莎姐姐一人的存在而真实起来(至少是梦境主人本人都想要相信它是真实的?)结果唯一的真实也走掉了,总感觉之后的小艾米莉娅也有种变成了空空的感觉(?)

记得小时候老是会因为不确定某某亲戚到底是不是该叫“舅舅”什么的而怯生生地不敢说话qvq就算记事也会因为不确定、害怕出错而愣是不说话(因为家里亲戚间走动很少很少啦),直到父母讲出了自己内心的答案后才有种“哼我明明知道的”...的不甘感qwq


“妈妈死去时面目安详”

哇很好奇凶手到底是怎样潜进旅馆动手的,才能让妈妈死去的时候没有一点察觉或者痛苦(?)是用了迷药什么的吗?【你

一连串的“我醒了吗?”一连串的排比摇头效果很奶思!
感觉现在的小艾米莉娅所会思考的是对现实究竟是否真实的质疑,而非探究发生这样的现实的原因?对(未成熟的)小孩子来说还是太难承受了吧(?),还无瑕冷静到会去思考背后的疑团?毕竟啊,思考谁杀了爸爸妈妈的前提是,已经接受了爸爸妈妈真的被杀死了的事实啊......【兔斯基捂胸口.jpg

也有可能这就是被动的孩子和主动的孩子的不同之处?这么说似乎也不太恰当,仅仅列举一种可能性叭!尽管同样失去了所珍视的,被动的孩子所想的或许是为什么要做这种残忍的事等等沉浸在被强加的痛苦悲伤中,而主动的孩子所会想的是谁敢这么做(?)等等要去夺回或者以牙还牙等等吧是想要主动挣脱这种被强加的悲伤当中的(?),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莱赫雅小小姐||||用幼狮和温顺的鸽子作比较的话,不同的孩子脑内对应的会作什么反应对比应该就会很明了啦><

或者孩子也可能是真被吓住了,愣怔魔怔的感觉(?),大脑被血淋淋的事实挤满,加上又是那样一个单纯稚嫩的女孩子..?姐姐失踪已经拿走她一(大)部分内核了(?)爸爸妈妈又....
哇忽然有种小艾米莉娅是用家人填充的孩子(?啥)的感觉,就是,组成自己的个人部分所占很少,家人才是她的世界,换种说法似乎就是个人部分的存在感很薄弱透明(?)


艾米莉娅目光一颤,然后视线垂落,重新低回头去,极轻地“恩”了一声。

当然是会有情绪波动的,只是它所占的比重太小惹(?)

想起了隔壁楼里艾米所讲的,艾米莉娅是很普通的“会随波逐流”的那种孩子,来什么接受什么(?),这点和不得不杀死“姐姐”时的心境(?)也是很统一不变的?
普通又不普通,有点和隔壁特里埃感觉一样,多年以后艾米莉娅还是艾米莉娅——

不千人一面√

我要去买束花,你在这里等我就好,店里人太多了。

......哎呀花店买束花难道不是正戳艾米莉娅小小姐痛处吗qvq?(虽说乖巧懂事(?)的小艾米莉娅肯定会优先舅舅的事情放下自己的情绪呢)
以及这种让人原地等待总是满满的flag感啊!!

唉,艾米莉娅小小姐被【女神祭】的湍流带走,也是种冥冥中注定的了啊(?)
接下来会是流浪生活的开始吗?
能见到【划掉】不存在的【划掉】未来男友伊格尔吗?


点评

噗大脑当机放弃思考是很鸽啦!【诶嘿也蹭蹭蹭><!【于是又到了填坑的季节了【小ye花口水.jpg】[s]艾米莉娅小姐上山还会远吗[/s]  发表于 2020-3-17 21:52
然后舅舅问话时其实是处于一种物极必反【?】的状态里了,或者说是因为情感波动太大甚至到了有危险的地步、大脑的自我保护状态里?所以反而显得平静了x和乖倒是没啥关系只是单纯大脑当机放弃了思考【。  发表于 2020-2-10 16:08
暂时无暇接受现实并进一步思考凶手等问题√情绪波动有的√怎么说呢,刚发现父母死去时艾米莉娅的情绪波动其实是很大的,哭的超凶的猛鸽落泪【不是】甚至哭晕过去了  发表于 2020-2-10 16:05
艾米莉娅的个人部分存在感薄弱透明——这句话真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蹭蹭!愣住魔怔也生动形象233差不多就是那么回事哒!【比划】  发表于 2020-2-10 16:02

评分

参与人数 2携带金 +16 存在感 +2 收起 理由
艾米莉娅 + 16 + 1 认真回帖奖励
柯瑞森特 + 1 女神:就等着拐新打手呢.jpg(x

查看全部评分

——给我的心里、洒满繁星的流体宇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