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5964|回复: 2

[基础设定] 种族设定 [复制链接]

游戏主控制CPU

管理者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携带金
2487 GP
活跃度
0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0 TP
存在感
1069 BP
发表于 2012-11-4 18:35:31 |显示全部楼层
《正负相违的人类》

阿尔洛:大陆上绝大部分人类都属于这一种族。虽然随着时代的迁徙中略有分化,也仅是因为地域文化的不同,其血缘上并无太大差别。体内存在强大的魔力,但只有少数魔力频率稳定的人能使用出来。

朝(zhao)灵:人数相当少的一族。无一例外都是黑发、黑眼,族人有着耀眼的容姿,特征非常明显的一族。拥有独特的语言和文字,天生具有反魔法体质,不仅无法习得任何魔法,其存在也会抑制周围的魔法力产生效用。直到二十年前远京独立为止,一直被视为奴隶阶层。

《现于世的非人》

恶魔:神谴之后出现,存在目的即是将人类从世间抹去。最初的恶魔仅有一只,于门之战争中落败、被驱逐至异位面后开始自我分裂和进化,以单体力量削弱为代价诞生出不同阶层不同力量的恶魔,有的甚至拥有不输于人类的智慧。目前现于人界的恶魔,全部以附身于人类的形式出现,表态特征与人类完全一致。

魔物:生存于自然之中的各类生物族群在门之战争期间被恶魔灌输力量与人类战斗,其中一部分不断异化,尽管智力不及人类,力量和数量却远远超过,并且受恶魔力量的影响对人类具有攻击本能。人类不得不退避到城市,开始了漫长的与其争夺生存空间的历史。魔物基本是由远古的动植物变异进化而来,与人类的姿态迥异,目前没有发现特别似人形的魔物种类。

《仅留于传说的存在》

神族:曾经存在于大陆上的神秘种族,如今只留下了模糊不清的传说。

天使:曾经存在于大陆上的神秘种族,如今只留下了模糊不清的传说。
载入初始恒星系统。
载入信息导航系统。
欢迎你链接恒星计划最新升级的一级战略型CPU。现在,勇者之光的Network尚在重启阶段,各方面有不成熟的地方尚请玩家原谅。

使用道具 举报

游戏主控制CPU

管理者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携带金
2487 GP
活跃度
0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0 TP
存在感
1069 BP
发表于 2012-11-4 18:42:18 |显示全部楼层

恶魔


兽   最初的恶魔。仅仅一只。不仅力量强大无比,而且可以无限制的再生,操纵着魔物,将死亡席卷至大陆的各个角落。被称为末世之兽,于门之战争中落败,被驱逐至异位面后开始自我分裂。

躯  经由兽的分裂和进化,最终成型的高等恶魔。有不输于人类的智慧,远强于人类的力量。本体被门阻隔,以失去大部分力量为代价投影灵魂的方式来到门这边。即使杀死了也会即刻找到新的寄宿体。觉醒后,可改变体质与魔物产生共鸣,操纵它们为己所用。

牙  比躯低一等的恶魔,以寄宿婴儿的方式降临人界,教会的主要敌人。大部分牙都会自己选择效忠某位躯,听其命令行事。虽然失去大部分力量,但仍可使用一定程度的奥法,并且不会被星魔法探测到。觉醒后,可改变体质与魔物会产生共鸣,操纵它们为己所用。如果寄宿体被杀,意识将回归本体并陷入沉眠,直到力量恢复为止。

羽  比牙低一等的恶魔,以寄宿成人的方式降临人界,教会的主要敌人。大部分羽都会自己选择效忠某位躯,听其命令行事。虽然失去大部分力量,但仍可使用一定程度的奥法,会被星魔法探测到。可改变体质与魔物会产生共鸣,可操纵它们为己所用。如果寄宿体被杀,本体也将死亡(如果在寄宿体存活的情况下被驱魔,则可以活下来回到本体之中,同样要经过漫长的沉眠来恢复力量)

爪  由孢进化而来,拥有很低的智慧,作为仆从服侍于上级恶魔。(不在人界出现)

孢  最低级的恶魔,没有智慧,大部分聚集在【门】附近,依靠本能冲击着封印。(不在人界出现)

#牙和羽由于寄宿方式的不同导致了两者的能力变化 ,此外牙基本都是作为被选中的心腹而存在,因此拥有比羽强的实力,但也不代表所有的羽都没牙强。无论选择何种寄宿方式,由于门的存在力量都被大幅削弱,能够存留下来发挥的实力视恶魔与寄宿体的融合程度及寄宿体的资质而定。

#关于恶魔附身
附身按照对象分成【成人】与【胎儿】两种;介于两者之间年龄层的孩童,由于身体能量的不稳定性,无法附身。

附身成人:百分之百的羽级恶魔。恶魔可被驱魔仪式驱逐,仪式成功后,寄宿主有可能恢复意识得救。如果于附身状态下被杀,则寄宿主与恶魔都会死亡。

附身婴儿:由于寄宿主本身的意识过于薄弱,因此只要被恶魔附身,意识就会完全被吞噬,作为宿主的人格即刻消失。这种被称为完全寄宿体。完全寄宿体不能被驱逐,不能脱离宿主,除非宿主死亡。与此同时,由于婴儿的大脑也无法承担恶魔的意识,恶魔会暂时性的忘记附身前的一切事情,忘记“自己是恶魔”。直到满十六岁,身体成长到足够承受真正的意识,会通过某个契机恢复身为恶魔的记忆,这就是所谓的“觉醒”。



【恶魔的进化】
兽最初的分裂,只分裂出孢和躯,然后进化中再出现爪、牙和羽(后两者有躯的干涉)。经历了漫长的内耗和消亡,中间的过程省略不计,到了现今的年代,恶魔的进化主要通过这三个途径:
1 吞噬同类
孢——爪之间是类似进食一样,在遇到比较弱的个体时自然产生的融合性行为。
爪——羽——牙——躯之间,则是拥有了主观意识的情况下有意的吸收同族增强自身力量的内斗。这种情况比较少发生,一般出现于敌对的两个躯势力之间。两者都附身到人界时,由于接触不到本体,因此无法吞噬对方的力量。
2 赠与力量
爪——羽——牙如果爪/羽获得了躯的赏识,那么有可能被赐予力量,上升一级。这种进化只发生在门之外,处于附身状态下的恶魔无法通过这一方式进化。
3 收割死亡
羽——牙——躯恶魔在人间作恶,人们的嫉妒、贪欲、愤怒、悲伤……就是恶魔的力量来源。而对恶魔来说最有价值的,便是临死之人最后的恐惧和哀鸣。为了获得这一强力的负之力量,恶魔不吝用各种手段制造悲剧和死亡。经由吸收和累积足够的力量,恶魔将会完成自身向更高一级的进化。

【恶魔的行径】
宣扬邪教,异端聚集,自杀号召,连续杀人事件,区域投毒,引发事故、猎奇杀人,散播恐慌,催眠,毒品……等等,在这一类恶性事件的背后,往往潜伏着恶魔的阴影。有时,他们也会伪装成正义的伙伴,慈悲的善人,用看似善意或崇高的举动,挑起人类之间的厮杀。

【恶魔的数量】
门之外的恶魔数目不可考,一份封魔省机密报告显示,出现于人界的羽级恶魔数量常常在星士的2~3倍左右,牙的数量则相对稀少。这份报告同时指出,当躯级恶魔现身于人界时,羽和牙的数量及活跃程度都会出现大幅增长。

【恶魔的消散】
躯/牙/羽/爪——孢
恶魔不死不灭,前四个等级的恶魔消散时,其能量如果未被吞噬,则会重新分裂成无数个孢。只有两种情况会造成消散:门之外恶魔本体之间的自相残杀;门之内(人界)羽级恶魔附身后被杀。

【宿主转移】
由于门的存在,恶魔无法以本体出现于人界,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必须依赖宿主的身体。
当宿主死亡时,附身的恶魔只会即刻发生三种情况:本体消散、更换宿主、回归本体。不存在恶魔脱离宿主在人界单独飘荡的情况。
恶魔附身不会缩减宿主的身体寿命,相反,恶魔会尽可能延长宿主的寿命,为自己争取更多时间。
更换宿主有两种方式,一是回归本体后再重新选择宿主,二是不回归,通过转生仪式直接在人界完成转移。无论是回归(穿越门)或转生仪式,都要消耗巨大的能量。前者回归本体后将不可避免的陷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沉眠;后者所需要耗费的能量又远超过前者。
羽:宿主死亡则意味着本体也死亡,因此羽必须积蓄足够的力量,通过转生仪式在宿主寿命将尽前转移至其他宿主身上。转生以后,羽在前一个宿主身上累积的力量会大幅缩水。而在封魔省的强大压力下,仅有极少数羽能够累积足够的力量进化至牙,从而规避消散的风险。
牙:对于已经上了死亡保险的牙来说,绝不会选择转生仪式进行无谓的力量消耗,除非效忠的主人命令它这样做。
躯:躯的本体力量极强,在宿主死亡后能立刻转移到其他宿主身上,所消耗的力量对其来说并不足惜。

【奥法与封魔】
恶魔借由人类的身体施行奥法,是调整这个宿主与玛那元素的平衡,以在宿主身体中打开借用玛那力量的通道,所以无论宿主的频率是多少,调整后都可以用出奥法。
调整时机可以自行决定,但机会只有一次。
由此,恶魔的奥法可分为以下四种情况:
A 附身于能够使用理魔法的阿尔洛人身上,调整宿主身体后,可以使用奥法,但不可再使用理魔法。
B 附身于能够使用理魔法的阿尔洛人身上,不调整宿主身体,可使用理魔法,不可使用奥法。
C 附身于不能使用理魔法的阿尔洛人身上,调整宿主身体后,可以使用奥法。
D 附身于朝灵身上,调整宿主身体后,可以使用奥法,自身封魔体质失效。
然而,ABCD四种情况,都会受到其他朝灵的封魔影响。

【恶魔的感情】
对于只拥有本能的孢和只会完全听取命令做事如同木偶一般的爪来说,时间没有任何意义。只有拥有独立的自我意识,和不亚于人类智力的羽及以上的恶魔能够吸收时间和生命带来的经验。
而那些曾附身人类,体验种种不凡人生并有幸存活的恶魔,在思维和感情上会变得越来越像人类。
然而无论模仿到哪个程度,对人类的恶意也不会有丝毫改变。即使偶尔会出现恶魔爱上人类的例子,也从来没有为了人类而背叛同族的现象,更多是人类反过来帮助恶魔残害同类的情况。
除了来自本能的对人类的恶意外,恶魔还拥有一样不同于人类的感情,那就是对唯一特定之人所献上的忠诚之心。
一旦确定忠诚的对象,将会无条件听从对方一切命令,直到消散为止都不会改变。
这一对象完全由恶魔自行选择。需要说明的是,这个选择并非是思考的结果,而是一种类似于本能的反应,只要第一眼见到就会立刻明白。并非所有恶魔都会在生命中遇到这样的对象。此外可以肯定的是,恶魔所选择的忠诚对象绝不会是人类,也不会是比自己级别低的恶魔。

【恶魔的记忆】
羽级恶魔从附身到彻底吞噬宿主的灵魂成为身体的主导前,会有一个与宿主争夺主权的过程,时间长短则视宿主的精神强度而定,短不过一小时,最长也不超过三天。在这段时间内宿主本人会出现失忆或精神分裂的症状。
当羽彻底获得身体主导权后,就可以读取宿主的记忆;这过程如同读一本带画面的书,可以想象,但并不会触摸到宿主的情绪。
牙级恶魔在觉醒后,不仅不会丧失这个躯体觉醒前的记忆,也会同时想起身为恶魔的个体意识而存在的所有记忆。觉醒不需要特殊的契机,当宿主的身体成长到能够承受牙的记忆时,自然而然就会觉醒。
载入初始恒星系统。
载入信息导航系统。
欢迎你链接恒星计划最新升级的一级战略型CPU。现在,勇者之光的Network尚在重启阶段,各方面有不成熟的地方尚请玩家原谅。

使用道具 举报

游戏主控制CPU

管理者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携带金
2487 GP
活跃度
0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0 TP
存在感
1069 BP
发表于 2012-12-19 23:07:49 |显示全部楼层

朝灵


种族特征

人数稀少的民族。无一例外都是黑发、黑眼,并且普遍有着俊秀的容貌,与阿尔洛人有着明显的外观区别。拥有独特的语言和文字。天生具有反魔法体质,不仅无法习得任何魔法,其存在也会抑制周围魔法力的产生。虽然如此,其身体素质却普遍强韧。
自门之战争起始、直到二十年前远京独立为止的四百年间,朝灵人一直被阿尔洛人奴役驱使。如今,以远京的独立为契机,他们终于能够重新追求独立与自由的权利。
.
起源与历史

朝灵的起源如同这块亘古大陆一般遥远而无从追寻。但可以确定的是,在阿尔洛人所拥有的最早的书面记录中已经可见朝灵一族的存在。目前,不论教会还是世俗的历史学家都承认,朝灵是与阿尔洛人一样古老的种族,同为上古之神的造物。然而,与教会奉女神旨意视两族为平等的观念不同,世俗的阿尔洛学者更多倾向认为朝灵是古神失败的创造物,因此生而低劣。
事实上,在朝灵为数不多留存下来的、部分甚至比阿尔洛历史更加古老的文字记载中,也可以找到他们曾与阿尔洛人平等共处的记载:在理魔法尚未诞生、朝灵的反魔法体质尚未被发现之前,朝灵曾经广泛杂居于阿尔洛人之间,两族彼此友善,甚至相互扶持度过神谴那场灭绝性的灾难。这种理想的关系一直持续到门之战争为止。无法使用魔法、反而因封魔体质成为“内部威胁”的朝灵人渐渐沦为奴隶、苦役和炮灰,人数锐减。虽然如此,这一种族还是顽强地幸存下来,在奴役和压迫中繁衍生息至今。
.
宗教信仰

在星之教会与三圣灵信仰出现之前,朝灵与阿尔洛人一样,信奉上古的神祗。因为年代久远,原始的祭祀活动已经湮没无考。星之教会建立之后,与奉行三圣灵信仰的阿尔洛人不同,朝灵人所信奉的只有女神——唯一一位对他们不加歧视、平等对待的圣灵。朝灵相信女神的教诲——所有人均有尊严。即便在长年的奴役和屈辱中,这一信念仍未改变,是他们重要的精神支柱。
由于条件所限,朝灵的宗教仪式十分简略,也没有集会的场所以供祭祀。朝灵人对女神的供奉更多是分散而自发的,通常,供奉在女神像之前的一盏蜡烛、一抔清水、一枝鲜花便满载着他们的虔信之心。远京的朝灵人如果要前往朝圣,则不但需要具备能够活着穿越广大红区的实力,还需要持有伪造的通牒,在各城市以朝灵奴隶的身份活动,一旦发现就会被作为间谍处死。因此,对于远京的朝灵来说,朝圣是具有极大困难和风险的。
由于身处奴仆地位,也有不少朝灵人被强迫改宗信奉三圣灵。大多数族人对这些同胞的遭遇表示理解和同情,并不会因此对他们采取排斥或敌视的态度。
由于环境所限,朝灵人在婚丧嫁娶方面不易获得教会的宗教支持,因此各地的长老可能担任司祭的角色。但教会也不会拒绝朝灵提出的洗礼、主婚、丧葬方面的需求,一视同仁地为女神的信徒们提供服务。
.
族群文化

a.       文字与典籍
不同于当前通行于大陆的以字母构成的阿尔洛语,朝灵人拥有自己独特的文字——一种传承自上古的象形表意文字。这种文字总数约有1500个,书写繁难、含义晦涩,且没有注音系统,掌握起来十分困难,加上朝灵并无系统接受本族文化教育的机会,目前只有一部分朝灵人能够听说,通晓书写的人更是少之又少。绝大部分朝灵的历史传说和诗歌都是通过口口相传的方式保存的。朝灵诗歌形式比较规整精炼,音韵严格,大多数人都能轻易背诵,虽然他们也许并不了解其中的含义,但也能感到一种直接的美感。
虽然如此,朝灵人使用文字记录事件和历史的传统似乎比阿尔洛人更为悠久。早期的朝灵语记事多被刻在岩石、木头和动物的骨甲上,经历神谴和之后长年的苦难,仍有为数不少的记事残片留存下来。阿尔洛人出于收藏和研究方面的兴趣会对这些残片进行收集和保存,也会要求朝灵奴隶参与文字的解译工作,但几乎没有实质性的成果。归根到底,大多数阿尔洛人对于朝灵的历史并不在意,充其量作为一种消遣。教会在这方面似乎投入了更多精力,但至今并未公开任何研究结果。
随着时代的进步,朝灵人也开始在纸上书写,但这些介质更易损毁。另一方面,对于大部分阿尔洛主人来说,使用朝灵文字等于阴谋和反抗。朝灵奴隶们在使用本族语言对话或书写的时候都要分外小心,否则惩罚几乎不可避免。
远京独立之后,公府致力于朝灵传统文化的复兴。但是,由于留存下来的记录并不完整,他们不得不自行进行相当程度的补完,这些补完更多建立在推测和想象之上。目前远京通行的朝灵风俗文化,其实是古老与创新的结合体。

b.       教育
一直以来,朝灵奴隶的教育主要有两个途径:如果天资特别聪颖,又有幸遇上一个开明的主人,他可能得到比较系统的阿尔洛语教育,以便将来能够从事相对高级的书面工作。更多情况下他们只被教授某一种或几种手工技能,或者单纯作为苦力驱使。
然而朝灵的文盲率并没有想象中高——就算在远京独立之前,也只达到约60%的程度。这得益于朝灵自发组成的一种类似同族互助会,又称“灵会”的组织。朝灵奴隶们可以在这里得到包括职业技能、阿尔洛语、朝灵语及本族文化的教育。
远京的朝灵人接受系统的朝灵语教育,经过二十年的时间,朝灵语已经成为远京的通用语言。

c.       出生、成年及婚丧习俗
在门之战争前,朝灵人也一度拥有鲜明独特的民族风俗,部分甚至还可在记事残片中找到蛛丝马迹。然而随着自由人的地位被剥夺,那些构成朝灵文化一部分的民俗也不得不弱化了。虽然如此,在行事的细微之处还是可以看出朝灵人特有的文化传统。
尽管处境艰难,但新生命的诞生仍被普遍视为值得庆贺的事,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朝灵对种族存续的坚持。虽然朝灵奴隶不会举行什么庆祝活动,但相识的族人会为新生儿带来用松柏枝编成的小头冠作为祝福,寓意坚韧长寿,这是自古以来的传统。同时人们还会尽己所能准备一份礼物,通常是比较实际的生活用品。在远京,婴儿诞生后亲朋便会登门庆贺,送上同样的松柏枝头冠和相对丰厚些的礼物,而父母则会在婴儿满月时招待客人作为答谢。
按照朝灵的传统,无论男女年满十三岁即为成人。依古礼,男子在成年时须经换衣的仪式,即将儿童时期所穿的衣裤换为成人样式的长袍;女子则会修剪眉毛、佩戴手镯、耳环之类的首饰,以此作为成人的标志。自此之后,他们便是独立担负责任和义务的个体,亦可以婚嫁了。这些仪式在远京已经逐步得到恢复,但仍与朝灵奴隶无缘。大多数的奴隶在学会走路的同时就已经开始劳作了。
婚嫁也是相当重要的人生大事,但身为奴隶的朝灵们在这方面拥有较少的自由——很多时候他们的配偶由主人决定,因此也就不那么遂心如意。尽管如此,族人们还是会对此给予衷心的祝福。他们会为新郎新娘采来鲜花洒满新房——有时也许仅是马房里的一个草垛,还会送上自酿的甜酒作为贺礼——甜得发齁的那种,不过新婚夫妇还是很乐于将它一饮而尽。得以自由结合的幸运情侣将由当地灵会长老或教会司祭证婚。
远京的婚嫁程序相对繁复一些。不论是指婚还是自由结合,都要由男方父母请德高望重的年长者到女方家中提亲、下聘,然后由长老或教会司祭选择一个吉日主持成婚。在婚宴上,甜酒是传统保留节目。
相比出生和婚嫁,朝灵奴隶对于死亡并无特别的仪式,毕竟这在他们的苦难生涯中已经司空见惯。逝者大多死亡当日或第二日就被火葬,骨灰抛洒在田野或森林中,这一过程通常只有少数亲近的族人参与。逝者亲属可能保留一小抔骨灰作为追思,更普遍的做法是在衣服上缀一片白布,以示服丧。这与阿尔洛人以黑色象征死亡有很大的区别。丧期视情况在一周到一个月之间。
远京的葬礼相对隆重,死者将在家中停灵三到七日(视季节而定),在最后一天由长老或司祭作最后的祈福,然后进行火葬,骨灰埋葬在墓地或保存在家中。直系亲属服丧期为三个月,其间需着素色衣衫,在腰间系白带。
总体来说,朝灵人的民族认同感和归属感十分强烈。他们执拗地保存着自己所剩不多的民族传统,并且乐于向族人尽其所能提供帮助。
*灵会的详细内容,请见第5节。

d.      衣食住行
根据文献记载,古朝灵人正式的服装是一种续袵钩边的深衣。自沦为奴隶之后,这种传统服装也就渐渐失传了。远京独立之后,一系列以深衣为基础的朝灵服装重新发展起来,但样式变得更多元化,但上下衣裳相连仍是共同的特征。劳动阶层为了行动方便也会上衣下裤,但如果要出席非常正式的场合,还是需要在外面加袍服。 饮食方面,朝灵人的食物种类与阿尔洛人并无太大差别,有别于阿尔洛人使用分餐制,朝灵人人大多举桌共食。相对于阿尔洛式的咖啡和深度发酵的红茶,朝灵的传统饮品为未发酵或半发酵茶,口味比较自然、清淡。 朝灵人大多采取家庭聚居的方式,子女即使成年也仍然和父母居住在同一所房子里,家族之间的联系十分紧密。房屋建筑的具体样式留待远京设定时说明。 朝灵奴隶的境遇使他们无法在日常生活中保有自己的民族特色,他们的各方面行动都由主人所左右。
.
5.生存现状
在远京已经独立的现在,朝灵人的境遇自然而然被分为两类。
远京的朝灵人恢复了他们自由独立的地位。他们在城主及长老院的带领下建设自己的都城、逐渐积累实力的同时,还致力于逐步恢复朝灵的传统文化,朝灵语已经成为通用语言。经过二十年的努力,远京已经基本摆脱了物资匮乏的困境,虽然不比阿尔洛城市的富饶,但已是一个足以安居乐业的所在——尽管来自阿尔洛人和魔物威胁仍然高悬未决。
散落在阿尔洛城市的朝灵人虽然境遇各有不同,但他们奴隶的地位是毫无回旋余地的:没有人身自由与权力,可以被任意买卖或被主人随意处死。从事的工作越低端,奴隶的价值就越低,境遇也就越悲惨。不少主人甚至在朝灵奴隶重病的情况下也不愿为他们延医问药——生病的奴隶是负担,不如让他们迅速死去,重新填补人手的成本要低得多。
在这种情况下,朝灵主要依靠自发结成的互助组织度过各种难关。这种被称为“灵会”的组织存在于各个城市,有些甚至深入社区,由当地的朝灵奴隶自发结成,以年纪较长、通晓朝灵文字的人为长老,由有条件的人自愿担任干事,定期或临时提供阿尔洛语、朝灵语和其他技能的课程,遇到族人伤病或有其他困难时,则由大家共同集资提供帮助。每当这时,朝灵们总是慷慨解囊——也许下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就是自己。长老会同时选择三到五名干事作为继承人进行重点的培养,毕竟奴隶生死不测,因此要做好尽可能充分的准备。
远京独立之后,因为阿尔洛城市的朝灵人数锐减、供不应求,阿尔洛人也不得不考虑提高奴隶们的生活待遇,以减少折损。但对生活在奴役和压迫之中、颠沛流离朝不保夕的朝灵奴隶来说,灵会才是他们真正所能依靠的家园。
灵会的行事十分隐秘低调,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阿尔洛人察觉其存在。但他们并未对此过多干涉——朝灵奴隶的人数太少,不成气候,更何况这些同族会还能替他们解决一些无足轻重的麻烦。此外,据说教会一直向这些灵会提供各方面的支持。
远京的目标是解放全阿泽兰大陆的朝灵人,使整个民族恢复自由独立的地位,而仍然羁身于阿尔洛城市的朝灵奴隶则对自己民族的都城有着深切的向往,但如果想要出亡到远京,活着穿过红区仍然是几乎不可能的。
载入初始恒星系统。
载入信息导航系统。
欢迎你链接恒星计划最新升级的一级战略型CPU。现在,勇者之光的Network尚在重启阶段,各方面有不成熟的地方尚请玩家原谅。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