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楼主: 伊斯雷

[正史] #魔巢线#SA412.8.29 夜莺 [复制链接]

远京朱雀殿藏书阁主事

NPC

Rank: 1

难度
支援
奥兹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0 GP
活跃度
0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0 TP
存在感
1 BP
发表于 2014-7-11 22:10:24 |显示全部楼层
这份埋在深处的感情……还有大皇子的回复………
天哪!萌了!(等等
船到桥头先拆桥。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爱の传教士」

战斗力⑤⑨⑨的贤者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18947 GP
活跃度
24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178 TP
存在感
3975 BP

理魔法A 魔导开发A 格斗A 匕首A 烹饪A 键盘乐器A 赌博A 商业A

发表于 2017-2-15 14:51: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柯瑞森特 于 2017-2-15 15:41 编辑

因为脱口而出任性台词的电脑先生太可爱了,我决定冒kuanggong死moyu真的这么干
择日不如撞日,再犹豫魔法的效果就要消失了!
全文不过五千余字随便看看,随便看几次都行,随便看几次都不厌。
短小精炼,唯美隽永。

啊,真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写出精简点的回复吧orz……。
文的话我已经放弃了(。)




你仍将歌唱,但我却不再听见--  
你的葬歌只能唱给泥草一块。  
永生的鸟呵,你不会死去!

  夜莺颂,所以是夜莺。直接取了一个不知道译者的版本,感觉怎样意境都已经到了。英语的原文也的确更加优美,放置在文前就好像是某种咒语一般。

  在晓之钟里会贴心给出引用来源的伊斯雷团长不晓得是出于怎样的考量,这篇里并没有。

  忍不住读了一遍全诗,忍不住想要去读更多的诗歌了。

  诗歌真好啊,翻译得好的诗歌也真好啊,真不该对着莫名其妙小段子一样的诗集叹气就放弃了追寻,人果然还是要多看点书长点文化的啊。

  因为诗人名字有些中式就好奇搜了一下,度娘百科的介绍里有这么一句:

幻想在“永恒的美的世界”中寻找安慰。

  那瞬间心就跟着颤抖了起来……因为在我给碧落之声的回复里,也是从这个角度里肆意地猜测了伊斯雷的念想。这未必就是答案,这也大可不是答案——答案根本不重要,重要的东西我觉得我早已经得到了。

  夜莺,歌声,泥草,好像所有的意象都找到了栖息的点,有了解读的方法——例如从深深深深埋藏着文书秘密的墓地之中得知什么小孩子,痛苦地想着能够给予他慰藉的挚友的音容,一直一直想要到他的身边去,去倾诉,去拥抱,去看着他,去听着他——可是他停下了,他知道他已经再也不能这么做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很快会回到深深深深的泥土中去,连歌声都无法传送的地方。他为自己做好了决意。

  ……可以这么解读,但是并不想继续这样下去啊。把原文的朦胧用掸子拨开,再柔软的羽毛也可能造成伤害。而伤害是不美的。说到底,侦探和诗人本来就是不同的职业。预言家又更是另外的事儿了。

  而且我觉得我必定找不到一一对应的意象。既然hint说是角色,那么圆月或许指的不是想要推开的【门】,或许是指代贤者吗?那么荆棘指的是祭坛吗?那也又不是人物了……其他角色仿佛就是指代需要寻找的使徒们,可是数量上对不上。这边加上死去之人和夜莺不过10人,而使徒是11人。就算是对上了恐怕我也找不到——我实在是不太擅长记住NPC的名字,大概只能用查阅列举法。而且在这里真的对上了,猜对了,也是乏味之极,追寻答案的旅途比起清爽的答案更要迷人。就随意我去绕几个弯路,邂逅新的风景吧!

  就姑且,只在这篇文之中叙述一些事情吧。

  我一下子就清楚了为什么看碧落之声我一秒就想起了夜莺。明明我自己就记得不甚清晰,在注视之前,在眨眼之后都不曾记得任何景色,任何描述,甚至连这篇有提及两人的过去这点都淡忘了——我记忆中这篇是非常,非常可怕的东西。如诗一般的语言,如预言一般的画面,如画面一般的过去,而过去又成为了诗歌。从头到尾,沉重至极又仿佛随时都会爆发,自由、随心所欲地随着歌声高飞的绵绵情意……读完之后比起优美,比起朦胧,比起想要探寻的暗喻,我或许是手心先有了冷汗。

  每一句话或许都有着两种三种的解法,整个故事或许就是一场盛大的,虚幻的,精神世界的精美演出……这真的是,非常可怕啊。

  所以我之所以回想起它,大概也是,仅仅只是,听到了歌声而已吧。

  过去轻灵又遥远的孩提时光,那些美好的凝固的回忆的标本,那些景致和经历,即使不知道是什么也依然觉得熟悉,然后,果然对上了一些,对不上的,或许只不过是更多不得而知的回忆。回忆这种东西必定不是只存在说出口的话语之中,更多的应该放置在心里呀。

  其实一提到羽毛我就会想到格尔希因,因为我画过,柔软的银发蓬松,柔顺地垂下来,手感应该比起羽毛更要舒适。但这里的羽毛又不是每一片羽毛,它们随时随刻在偷偷改变着,做着小孩子一样调皮的,可爱的游戏,这样的变幻让人眼花缭乱,更感觉到无法进行抵抗的甜蜜的恐惧。

  在我还不是现在这个状态的时候第一次读它,不是很懂,真的不是很懂,甚至还会因为卡字常常就停滞了。最初产生的疑惑是“这篇和魔巢线有什么关系呢?”,和,“小孩子的时候和现在能差这么多吗?”

  关于后者,我不知道是不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渗透到了我的思考之中,现在我已经能充满温情地看待这一段两人天真而可爱的过往了。我甚至可以随手就甩上一段“论环境变化对幼儿成长的影响”来滔滔不绝我在这方面的思考,感悟,灵感和下定的决心。我没有追逐过,不知道为什么也走到这里了。

  而至于前者,我直到打出这句话的后半段才突然明白过来。我之前疑惑的点源于我总觉得魔巢线里格尔希因失去讯息,伊斯雷即使表面镇静,内心必然也是波澜万丈,焦急的,期待的,悲伤的,压抑的……有一些我捕捉到了,有一些却始终不明白。

  也就是刚刚我想打出“这真的是魔巢线期间的内容吗?真的不是更早之前,在伊斯雷做出疏远决定时候的心境吗?”“如果的确是,为什么格尔希因出事了,他却反而是这样忧伤朦胧地回忆过往,一种认命了的感觉呢?”“如果真的认命了,为什么又觉得哪里就是不对,是悲伤太过诗意就不够浓厚吗?”时我突然想明白了。

  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和确实存在的东西,和自己最后得到的东西,总是不一样的。

  这确实是魔巢线的支援文,毋庸置疑。答案也一开始就写好了。



  伊斯雷是,想要,几乎按捺不住自己,甚至已经在内心深处将自己放逐,远至N7之下,去追寻他的歌声。



  别说什么悲伤,什么压抑,什么认命,他只是想要,他仍旧觉得他必须去寻找格尔希因而已。他知道他总能找到,他知道那歌声一定也还在那里,只是他这次不能去找了。

  我总觉得这个姿态,莫名高于了所有。

  够了,够了。意会即可,何必言传。




  捏紧的手指冰凉,却仿佛又有了冷汗。




  伊斯雷必然还是幸运的,他所期望的鸟儿又唱着歌,在他的头顶盘旋。但是这份幸运对于他而言,对于夜莺而言,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又是如何?又该如何?

  我觉得那简短的,截取的三句诗歌,竟仍然与许久之后事件中的伊斯雷贴合,升华……毛骨悚然,真的是毛骨悚然。

  这大概也是阿泽兰神奇魅力之一吧。

  时光夺走了许多,却也让深埋的砂砾化作闪闪发光的钻石。

  边种田,边去开矿吧——!

已有 3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夜霾 + 18 认真回帖奖励
格尔希因 + 1 效果拔群
伊斯雷 + 1 衷心感谢

总评分: 携带金 + 18  存在感 +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格尔希因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6668 GP
活跃度
5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717 TP
存在感
1364 BP

理魔法SS 剑S 空艇驾驶 历史 政治C 兵法B

发表于 2017-2-16 12:52:04 |显示全部楼层
我震惊了。没想到这么长的长评还有第二篇………………
而且竟然是夜莺,作为作者来说喜出望外。因为这一篇虽然并不长,但是大家往往望而却步,“哈哈哈哈”。六总——包括少主经常对我说“你写成这样没有人会明白。”但我还是忍不住写了。除去过剩的自我主义意识,其实也是抱着“也许有人会懂——懂的人自然就懂”的淡淡的希望。
如今就有了新月小姐。

我很高兴新月小姐没有执着于索隐,那几个化身式的指代是对格尔希因的人生有着重大影响的人(们),但其实倒是小小把戏。我真正希望表达的,已经全部被你看到了。
伊斯雷梦里最后的“绝望的景象”,我没有明确写出来,其实结合夜莺的意像,是格尔希因被荆棘刺穿了心脏的情境。伊斯雷会梦到这个景象,因为在他心里,格尔希因是牺牲。是他为达成自己的夙愿做出的牺牲,也是在将来翻覆的命运(法泽雷尔回归)中被牺牲的那一个。牺牲格尔希因,这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是现实。但是在他心中还是抱着另一种希望,那就是格尔希因不会受损,会活下去,是不死的鸟。这是他摒弃一切理性、取舍和筹谋所怀的希望,不论在魔巢线时,还是格尔希因逃亡后,他都是一直这样毫无凭据地盲信着,这也是他内心深处狡猾、软弱的地方,如果不这样相信,他就无法抑制自己追寻那歌声而去的冲动。
从另一方面来讲,他想要匡正世界,从某种意义上是为了把它留给格尔希因。他必须相信格尔希因还活着,这样他才不会绝望。
格尔希因没有死,经由艾莉卡的到来确认了这件事后,伊斯雷就得到了安宁。所以他在碧落之声里会对格尔希因说,“如果我们到那里为止就好了”。真是非常一厢情愿自说自话的家伙(
以上是伊斯雷心理完全个人化的部分∅∪︶

诗没有注出处,因为觉得这个比较像"梗",正儿八经地写个出处有点不太好意思哈哈哈(奇怪的耻点)……这首这么有名,大家会比较容易找到原作!

点评

伊斯雷  楼下秃头鹌鹑不要太羡慕哟☆  发表于 2017-2-21 11:07:16
乌秋  我的天,你们好像行走千里的蚂蚁……突然相遇,愉快的用天线交流。  发表于 2017-2-19 14:36:10
柯瑞森特  事件累积起来的熟识度和一直未曾改变的心意一定是最棒的钥匙!昨天自己想通了缘由今天可使劲儿高兴啦!我也十分感谢伊斯雷团长的坚持和信任!戏里戏外都!  发表于 2017-2-16 15:09:22
柯瑞森特  也只有在现在,看了碧落之声再看这篇文才有种恍然大悟,清楚自己抓住了什么的感觉……我觉得之前应该也是能看出来的,但是我对伊斯雷的印象过于先入为主,单薄,大部分时候他都不像是主角像是打个招呼的串戏外挂【。  发表于 2017-2-16 15:07:20
已有 3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夜霾 + 10 认真回帖奖励
格尔希因 + 1 治愈系
柯瑞森特 + 1 对的上十分十分地开心!////

总评分: 携带金 + 10  存在感 +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第十五星士
└「弗尔斯厨」

守护者

Rank: 5

难度
支援
希瑟·亚德里安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186 GP
活跃度
6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346 TP
存在感
1704 BP

枪S 星魔法S 匕首A 二刀流 投掷B 野外生存 格斗C 潜行 棍D 杂耍 剑E

发表于 2017-9-30 23:52:16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头补主线的时候想起了这篇文还没有看过,便找出来试图寻找两人突然疏远的理由——实际上主线中简单的几句描写已经很明显了——是出于什么缘由的,单方面的行为。
看完全文便印证了这一点
也是主线已经进行到当下这个时点,也或多或少能理解了一些里面的意思——因为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有些意外文章竟用了如此文艺甚至有点抽象的手法来讲述这段回忆,阅读的时候确实也费了一番功夫——倒不是解读什么,而是本能一样地想在脑海中复原那梦幻般的场景。
结果就像是罩了一层纱般朦胧——我擅自把它称为森染的晨雾。
不过回忆大概也就是这样的东西吧

点评

伊斯雷  今天没分了,只能这里谢谢敏特小姐的感想,身为作者,已经很满足:)  发表于 2017-10-8 16:58:10
已有 1 人评分携带金 收起 理由
夜霾 + 6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6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岁魈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8046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4 SP
剧情点
1034 TP
存在感
1671 BP

二刀流 野外生存 潜行 生物学C 剑S

发表于 2019-1-16 18:55:3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狼 于 2019-2-13 12:51 编辑

在继续回月背十二节之前,感觉还是得先回一下这边。

虽然我把对夜莺的大部分理解都放在十一节的回复里面了,可有一些想法在那边不好展开。

魔巢线是我参加的第一个主线副本,某种意义上可能也是游戏态度……或者说对主线的积极程度的一个转折。尽管我们师徒在申请角色的时候其实就接过一个跟主线有关的任务,但后来不知怎么搞的(……)AFK了一阵,回来那个任务已经不需要我们了。于是86说:“我正在给大皇子找小伙伴,来报名魔巢线吧!”

那时候出于惯性,我还懒洋洋的,并不怎么投入。直到报名快截止了,86猛敲:“你们真的不打算报名吗!!!”我:“糟糕,忘记了!!!”

幸好赶上了呢,大概。

我是那种(经常也渣渣的)没有惊喜就没有干劲的类型。加入调查队之后,大黄给了我很多惊喜。亡者道标下篇的沙发可能是我在3.0交出的第一个长评(天呐我给师父第一篇文的回复竟然只有三个字,师父回了我五个字),那时候连长评是啥都没概念,却被文章本身触动,不知不觉写了(在当时看来)很多的字。

但是,因为刚刚才学会(去注视除了自己和师父之外的人的内心),当时的我没有看懂夜莺,根本不知道要怎么看懂。

就觉得和童话似的,有树蛙先生、猫头鹰先生、独角仙先生(在我眼里这些和人没什么区别),白蚁先生(伊斯雷说不对,其实我也觉得不对,白蚁们比较像群众演员),可疑的荆棘(有杀伤型武器,可能是敌人),奇怪的树叶(镜头给得很多,像是藏了什么秘密)……还有一头黑鹿(竟然把伊斯雷戳死了……!但按套路这种反而是友军)!

(至于他们是谁,好麻烦喔,就让他们当蹦蹦子,当咕咕,当虫力士,当鹿神不好吗?)

所以没有细看,也没有细想。其实如果不是要回月背十一节,我可能根本不会重翻它。而初读月背下半篇,直到“原来你在这里,伊斯雷,我赢了。他猛地转过身。那里什么也没有。游戏早已经结束了”,我才恍然意识到夜莺的存在。

重翻夜莺,仍然没有看懂,只是直觉它很重要,尤其对十一节。

月背回复的初稿写了半个多月,十一节始终没写完。然后整理回帖,初稿渐渐变成大纲,再渐渐连大纲都不是。因为捋得越多,就会发现越多漏掉的东西……(真羡慕读一遍就能印象定型的人啊)

整理到第十一节,我终于看懂了。

前因贯通,终于知道如何看懂了。

夜莺虽然是梦境,但剧情层次其实非常分明。

开头小伊斯雷在森林里艰难前进,寻找格尔希因,他嗓子喊不出声音,又被法则限制,不可用剑劈开森林,唯一的线索是遥迢不知所向的夜莺歌声,但他分不清歌声方向,也不知歌声从何而来,是从别处某个地方,还是他自己的脑中。

然后歌声消失了,“他的温度逐渐消退了。他当做他从未到来过。”

他没找到人,虽然他以前总是可以找到人,这就接上了下面的回忆。

回忆到底只是回忆,还是新的梦境呢?我倾向认为梦中所想也会展开成画面,所以回忆也是梦。

伊斯雷曾经无数次找到格尔希因,从玫瑰花藤里(格尔希因背后扎到刺刺,就被他说成喷壶,好损啊!),从鸽房中(由于被糊上许多羽毛,格尔希因成了他口里的羽毛枕头),从面粉桶里(同理,成了面团,掺水揉揉就能烤成面包了)……

他们的回忆就像沙漠里的沙子一样多,每一个回忆里都有一个亮晶晶的格尔希因,所以“每一粒沙都折射出一个太阳”,“灼干了他的眼瞳”,他必定是眨也不眨盯着它们看。

这个捡拾回忆的过程也是一个梦,也许贯穿于单独闪现的回忆之中,每当他经历一次过往,就拾起一粒沙(似乎更像细小的玻璃球),最终他把它们放进笼箱,尘封起来,当箱盖“咔哒”阖上的一瞬间,歌声霎止。

下面关于彼此约定和夜猎的前情,我觉得都是在箱盖阖上的一瞬间从他脑中闪过的,原委式的叙述,实际上在捡拾回忆的时候已经演绎过了。之所以这么叙述,或许是为了把夜猎时睡着的画面和森林里睡着的画面叠合起来,好让黑鹿出现。

因为当歌声被切断的时候,他心里必定是难受的。他一难受,旧的梦境不能不崩塌,新的梦境就会形成了。

梦总是为了弥补遗憾,为了拯救失去之物。

黑鹿是他使命的终点,只在那个时候,他才能放下负担,重新拥有它们。或者也许他是破罐子破摔,不顾使命与责任,选择了那份回忆。

总之,他这么做的时候,身体已经被鹿角刺穿,而歌声重新响起。

他看到了最让自己害怕的画面。一轮苍月,一株荆棘,“血自被漆黑荆棘刺穿的心脏流淌而出”。可想而知是格尔希因的死亡。

这一切是因为他找不到格尔希因,于是梦又改变,让他可以找到他。改变的代价是,他与现实背离(他已经死亡)。

所以我觉得送葬的行列其实是为伊斯雷送葬。他在夜露深重的森林里睡着,体温流失,与死亡越来越近,等到被黑鹿的角刺穿,确凿无疑已经死了。他如同一个死者的灵魂,走在为自己送葬的行列中。树蛙、萤火虫、猫头鹰、独角仙,都知道他的灵魂要往哪去。

但就像月亮注视着心脏被刺穿的荆棘,也许他其实早就找到了,他只是不愿意正视。他的灵魂重新走过回忆的沙漠,最终走向了那个永恒之景。

格尔希因在他心中永远不会死去,他让追随着歌声的自己埋葬于此。

        无论你去到哪里,我都会把你找到。
        当伊斯雷•阿尔卡纳醒来时,这句话停留在他的嘴里,冰冷,沉重。
        仿佛人们放在逝者舌上的玉石一样冰冷而沉重。

……

        对不起,格尔希因。我不能再去找你了。
        他想,阖上眼帘。

所谓死亡,亦即“不存于现世”。夜莺里的死亡,是死亡最美好的形式。

很多人都说伊斯雷文艺,说这篇是文青思维。我不太懂什么是文艺。我只觉得,只要仔细看了他写的东西,即使对具体意象的理解不一定正确,感情上的共鸣也肯定不会少。因为他简直把心都剖出来给我们看了。

——“他不能呼唤他。他的声音会变得嘶哑、破碎。”

——“百转千回的歌声弱化成为一声叹息,好像呵在深冬窗玻璃上的一片白色雾气,在他的缄默中无声消褪。”

——“他当做他从未到来过。”

——“每一粒沙都折射出一个太阳,灼干了他的眼瞳。他以一种近乎疯狂的执着将那些东西逐一拾捡起来”

——“血自被漆黑荆棘刺穿的心脏流淌而出。而歌声仍然唱响着,自北,自东,自西,自南,自一切他无法触及的方向。”

——“在它粗而沧桑的树干上,曾经的伤疤在愈合后留下一个心脏形状的洞,闪烁着银的光芒。”

——“仿佛人们放在逝者舌上的玉石一样冰冷而沉重。”

也许只有文艺的人才能写出这些,因为如果对人的感情不够敏锐,体会不够细腻,就不能清楚地将它们描述出来,让人(和狼都)感同身受。

我很高兴能体会到这些,虽然花了这么多时间,但就像从月背中得到的收获一样,能够体会它们,说明自己确实有所成长。最大的惊喜莫过于曾经见到这些人,还见到了他们的心。虽然我理解月背中的很多信息都是靠的伊斯雷视角,但反过来我也会从自己的角度回嚼,发现很多东西。

这都要多亏伊斯雷,锄出一块鲜活的土地,才能让里面长出各种各样的植物。夜莺虽然只是月背的一小块碎片,但它正正镶在伊斯雷的心脏位置,让人觉得美丽极了,也沉重极了。

先写到这里!去继续回十二节了!要是再有新的想法,就放到月背的最后一起说吧!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伊斯雷 + 1 神奇的小狼!
夜霾 + 18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18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