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4751|回复: 18

[主线] #黑澜线#《 Murphy 》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难度
支援
尤里安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3245 GP
活跃度
2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55 TP
存在感
476 BP

神学 医药学A 农艺学C

发表于 2015-2-26 22:00: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潘豆顿 于 2015-3-13 14:51 编辑

【全名】

墨菲·潘豆顿

Murphy Pendleton




真正的秘密不能谈论,不能书写,只能存在于人的头脑中。即使思索也要在夜深人静时;一旦从唇齿之间溢出,一旦从笔尖之端流淌,那就不再是秘密,而变成了交头接耳时的嗤笑,呈堂证供时的罪行。



墨菲这个名字,还是有人叫过的。

有两个。一个是潘豆顿在神学院认识的好友A。一个是潘豆顿在夏维朗当司祭时,认识的普通官员友人B。(为了保护当事人的权益,这里用到了化名)

既然是到了称呼名字的地步,那必然是非常亲密的关系。好友A见证了潘豆顿怎样从一个傻不溜及的自闭儿童,长成一个开朗活泼的骚包少年,无他,多吃多睡就成。虽然他们不在一个班级,所擅长的科目也大相径庭;年轻的潘豆顿觉得身边的人都是笨蛋,不过A好歹算是这愚蠢世界中可与之交流的对象之一。

比如——
“墨菲,昨天给你那小册子你看了吗?”
“看了看了,带感!而且女主角画的好像神耀班的XXX,太下流啦!”
“哎哟我也这么觉得,我要是能有这样的女朋友就好了!还有圣恩班的OOO,如果她们都喜欢上我可怎么办?”
“呵呵,你实在想的太多。”

又比如——
“墨菲,我们教廷干的死恶魔吗?”
“分分钟的事。不过我总觉得,恶魔说不定也不是那么可怕的生物……”
“哇你也太大言不惭了!小心点,这些话可够你在惩戒所关上一晚上的。”
“嘿,也就跟你说说。我小时候……总记得,有些断断续续的印象,恶魔应该是……有一双美腿的美人儿!”
“……比起腿来我更喜欢胸啊。”

从神学院毕业后,好友A回到了自己的商人家族。而潘豆顿在度过了见习司祭的无聊一年后,遇见了友人B。如果说好友A是潘豆顿在俗世的牵绊,友人B就是他精神层面上的舞伴。十七岁的少年,正值一生中最中二的年纪,遇到了另一个中二青年,合起来的战斗力可以干掉整整一个城市的恶魔——如果是用脑洞和无病呻吟来战斗的话。

他们大量的谈话,一有空闲就结伴出游,引经据典,高谈阔论。好像自己无所不能。一起嘲笑身边的笨蛋(这两个人都认为身边的人都是笨蛋),追逐同一个女人,往往最后都是潘豆顿得手。——对此友人B经常感到无法理解,潘豆顿的解释是:“闭嘴,处男。”

然而时至今日,已经在主教的位置上待上一年的墨菲·潘豆顿,却想不起来他曾经和友人B说过哪些有趣的对话。此刻他的身边有很多人,有得力听话的下属,称呼他为「尊敬的老师」;有怀抱崇敬之情的教徒,在他身边虔诚的歌唱着「主教大人」;有立场不同而敌对的陌生人,恶狠狠的叫着他的名字「潘豆顿」;有性感可人的秘密情人,温柔的低语他为「 我的小黑兔大人」。

然而再也没有人叫他墨菲。


当上主教后,潘豆顿衣锦还乡了一次。同样在尼恩格兰的好友A没有来见他。潘豆顿待了一个礼拜后就走了。
今年九月,好友A来到了森染。A在这些年并没有好好的继承家里的事业,总是把时间花在跟各种男男女女纠缠不清上,为此潘豆顿在二次见面中狠狠的抨击过他,也试图给他出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是的,二次见面,在这五年中,他们只见过了二次。

和这第三次见面一样,每一次都是A在被家族嫌弃,女人也抛弃了他之后,他才会想到潘豆顿。诚然,潘豆顿也不是纠结于这点小事上的人,只是当他最终被A的无可救药弄的厌烦了之后,‘只有在必要时才想起我’就变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墨菲,我的父母根本不理解我,是,他们是供给我吃,穿,用,但那些都无法填补我。我不想过他们要求的日子,但是,我也不知道我想过什么……唉,不过我觉得我可以去做个护卫,或者是话剧演员?哦不行太累了……“
潘豆顿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会强人所难,如果A的意愿就是浑浑噩噩的生活下去,那他又何必为了他的事焦虑?

“墨菲,你已经跟我是不同世界的人了……主教大人,嘿,真是想不到。我之前没有去见你是因为我真的有事走不开。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大概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不愿再注视你的未来。潘豆顿想,你所坚持的混乱无序的未来,我不愿再知道任何一点消息。

“墨菲,我回去了啊。常……常联系。”
不,不会联系了。潘豆顿想。你其实也从不会联系我,而我今后也不会了。


如同蜻蜓在水面上若无其事的点了一下,失去A,失去潘豆顿,对他们两人的生活来说都无足轻重。即使作为商人也只算不上及格线的A,和颠簸流离最后却风光无限的区域主教,他们之间从来没有任何的利益交集。没人知道潘豆顿还有这样一个好友,反而是同样在神学院长大的,那些当年被潘豆顿认为是愚蠢世界一部分的同僚们,如今或多或少分布在潘豆顿的职场生涯中,成为他今后道路上必不可少的助力。

唯有A,彻底的从潘豆顿的生命中消失。少年时的陪伴,同窗时的友谊,在总是漫长到无聊的童年时光中的点点滴滴,今后将再不被人而道知了。


秋天过后,主教潘豆顿开始把一些有病宣言挂在嘴边,比如:
“我想要的从来不是朋友,而是狗腿。”

============================================

附录《    》第6页



【TBC】

--------------------------------------------------------------------------------
神学院制服的领子真难画……每格都不一样 <( ̄ ﹌  ̄)>
为什么是乱码呢,因为阿泽兰大陆的文字无法在现世正确显示(。
……初来乍到,也没什么剧情,就上点私货塑造下人物形象好了<( ̄ c ̄)y▂ξ



已有 17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萨那 + 1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格雷格.金莫 + 1 效果拔群
格尔希因 + 1 效果拔群
耶米利 + 1 效果拔群
墨翎 + 1 治愈系

总评分: 携带金 + 100  剧情点 + 2  存在感 + 16   查看全部评分

I was born sick
but I love it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难度
支援
尤里安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3245 GP
活跃度
2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55 TP
存在感
476 BP

神学 医药学A 农艺学C

发表于 2015-2-26 22:00: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潘豆顿 于 2015-3-1 13:38 编辑


这并非是对人类的不信任才由此结论,而是对人类充分的了解过才明白的道理。人类是一种充满了好奇心与交流欲的生物;想要了解他人,想要被他人了解,这是人类活着最重要的欲望。而就是这种欲望,让人类无法忍受‘秘密’的存在;无法忍受身边存在着‘秘密’。



跟友人B的决绝,却是在更早的409年。

虽然他与他在一起只有短短的三年,却在心灵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迹。但是心灵——那是多么飘渺而又捉摸不定的东西啊;今天它还是心花路放着的,明天又变得如暴雨般冰冷——你甚至不能证明它真的存在。就如潘豆顿与友人B——你甚至无法证明他们曾经相识。

他们曾一起走过夏维朗的每一条街,诉说过对方的每一个秘密;潘豆顿经常会在一个黑暗的梦中醒来,有奇怪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在那个梦里,还有女人连绵的歌声。那歌声即如摇篮曲一般温暖,又好像人临死时的悲鸣般痛苦。潘豆顿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他挣扎着从梦中醒来,跌跌撞撞跑到友人B的住所,把他从熟睡中敲醒了起来。他们于是在街上漫步,友人B默不作声,直到潘豆顿被冷汗浸湿的卷发重新变得蓬松,才开始说一些漫无边际的话。

“你看……恶魔。”潘豆顿指着天空中那颗红色的小星星,现在的他已经不会再说出恶魔有着大长腿之类的话了,那只是被恶魔侵蚀的肉体的大长腿,“像染了血一样。”
“它一直都是这样的。”友人B说,“看着就像烂掉的红豆。希望别又有什么可怜虫看多了它发狂。”
“要发狂找什么理由都可以。比如旁边的女神之眼,”潘豆顿指着恶魔边上蓝色的星星,“太大太亮了,感觉像是监视眼……真恶心。”
“…………墨菲,你身为一个传播福音的祭司,正能量是不是太少了点?要不要考虑转职?”
“相信我,和其他两个部门比起来,福音省绝对是需要正能量最少的地方。”潘豆顿耸耸肩,“女神对我们的要求只有嘴。”
“这个说法听起来也不太妙啊……不过我不想多问了。”

“而且——”潘豆顿说,“这些东西是真是假都说不定。说不定只是谁拿了罩子把我们罩起来,然后在上面点上了灯。”
“我总是很佩服你的想象力。”友人B用手划了一个圈,“不过,就算是假的也没关系。只要好看,看了让人开心,不就足够了吗?”说罢他笑了起来,金发在街灯下闪闪发光,“虽然墨菲你是傻的,但是因为能让我开心,我也愿意陪你在这个时侯夜游,不是一个道理嘛?”

“呵呵,我傻。你完了,[][][]。”潘豆顿拉起了嘴角,“听说你最近看上了花店的老板娘?”
“救命,求您别出手,墨菲大人!我是真心喜欢她的!”

一直到潘豆顿离开夏维朗,友人B也没有追上老板娘。他写了无数缠绵悱恻的情书,但一封都没有勇气寄出去:“我的内心是很矜持的。”
潘豆顿哈哈大笑,“你只是胆小鬼而已。”

那是他们相识的第一年,总说对方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我们如此相识。”他们说。
在他们认识的第二年,潘豆顿从尼恩格兰又搬家到了时茵。他如同漂浮在空中的羽毛,总是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然而他的内心充满了偏执和奇怪的妄想,并且都建立在一个稳固黑暗的地基上;与之相反的,友人B在表述自己是多么沉重的一个人的时侯,他的本质确实轻飘飘热闹闹的浮在空中的。所以他们其实并不相同。甚至说恰恰相反。(明明从他们追求女性的方式就能看出来)

到第三年,友人B平步青云,他的任职地点是潘豆顿的故乡。

“那地方有什么好的?”潘豆顿嘲笑道,“相信我,你这个夏维朗的小公子哥不会喜欢那里的。”
“是吗?我倒觉得那里不错。我可以去你出生的孤儿院参观参观。而且那里的人我也很喜欢。”友人B洋洋自得。
潘豆顿不喜欢自己的家乡。没有原因的他厌恶那里;他没有出生时的记忆,即使在孤儿院里他过的并没有多不如意,可是他还是不喜欢那里。他原本的理想是做一个云游四方的吟游诗人,可是他也想像个正常人一样生存下去,从教廷管辖范围内的孤儿院考入神学院可比别人容易多了,就算神职人员不能有自己的财产,但潘豆顿本来就是一个没有财产的人,所以他不在乎。
“我记得你完全不会吃辣。”
“我可以不加辣啊。”
“呵呵,那里没有不加辣的菜。”

出人意料的,又或者不出意料的,友人B在潘豆顿的家乡如鱼得水(除了饮食),即使潘豆顿因为厌乡情节很少再来看他,他却找到了相处起来更愉快的朋友。潘豆顿大为恼火,怎么看B怎么不顺眼,新烦旧厌一起涌上心头。比如,他太懒惰,又比如,他在浮夸的表皮下为什么会这么卑微,再比如,他为什么要跟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们混在一起,好像很喜欢他们似的。(他的确是喜欢那些家伙,而且别人也不是没有建树的人)

“[][][],如果你和每一个人都成为朋友,那你就不是任何人的朋友!”潘豆顿对B说。
“墨菲,你给人的压力太大了。”
“去你的压力!”潘豆顿大喊,“我又不是你老婆!你这个傻X,O蛋,没OO的XX……”

虽然潘豆顿大声反驳了,不过那句话却深深印在了他的心里。也许是从那时起,他对和人类交往这件事便失了兴致。太接近的,总会厌恶。太疏远的,又谈不上真心。哎,要是我的朋友都是无父无母的就好了,潘豆顿有时会想,这样他们就不会花那么多时间在那些无意义的事上了。哎,不过,潘豆顿继续想,他们其实只要不和我做朋友就好了。

潘豆顿不再接受友人B的邀约,而友人B也有了更多的朋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当潘豆顿一路跌爬打滚坐上主教的位置时,友人B也在他的家乡混的风生水起。他们在公开场合相遇了几次。他彬彬有礼的称呼他潘豆顿主教,他落落大方的以[][][][]阁下回应他。点头,致敬,再见;他连多看他一眼都绝不会去做。他们是藏着相同秘密的陌生人,在这茫茫的人海中。
小样,混的挺好的嘛。潘豆顿心想,果然还是跟那群人在一起。哼,哼…………算了,比起我来,那些人更适合他。


即使他曾经见过他最狼狈的梦醒时分,即使他曾一言不发陪着他在街上走过;星光下他叫他的名字,而这些他们都不在乎了。



以后的日子里,潘豆顿偶尔会幻想着友人B痛哭流涕的回到他的面前,说着墨菲我错了你才是我的心灵归宿他们都是坏蛋云云,这种没逻辑没道理的幼稚幻想总是让潘豆顿心情愉悦,比起真的友谊重建,他觉得还是脑内一下就够了。

直到412的夏天,天隼号的劫机事件后,便是友人B从人间蒸发的结局。

============================================

附录《    》第27页



【TBC】

--------------------------------------------------------------------------------

第三部分就等286的主线啦,希望主线发布的时候……我还有劲来填这个坑(。




已有 12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格尔希因 + 1 效果拔群
耶米利 + 1 效果拔群
尤菲娅 + 1 效果拔群
索伦 + 100 + 2 奖励发放
艾尔贝雷希特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携带金 + 100  剧情点 + 2  存在感 + 11   查看全部评分

I was born sick
but I love it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难度
支援
尤里安
所在地
森染
携带金
3245 GP
活跃度
25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55 TP
存在感
476 BP

神学 医药学A 农艺学C

发表于 2015-2-26 22:01:0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潘豆顿 于 2015-3-13 16:15 编辑


所以,秘密一旦显示出它的形状,也就是它消失的瞬间。闭紧嘴,让那火石一般滚烫的秘密从喉头滑落,咽入腹中;焚烧着自己的心灵,一直到焦黑的枝干遍布身躯。



雨下个不停。

和死亡一样避无可避。“雨和谁都不是朋友,谁在外面淋谁。”潘豆顿想到这么一句谚语,他没有撑伞,只是裹紧了披风;破晓时分,街道一片死寂。海啸过后,紧接着就是尸毒,但是,尸毒的爆发有那么快吗?潘豆顿不确定,从森染赶到晓光后,他马不停蹄的加入到救援医疗中,仍然赶不上死亡收割生命的速度。人们纷纷死去,如同没有活过一样死去,毫无价值,毫无价值;悬挂在窗边的十字架是死亡,来不及传递的食物与草药是死亡,倾斜在路边的残骸也是死亡,这天与地已被死亡连成一片。

“啪嗒,啪嗒。”雨从屋檐滚落,在泥地上溅起污浊的痕迹。
“好痛苦……好痛苦……”低语在泥地里翻滚,消失在昏黑的天际。

潘豆顿不停的向前走着,他不害怕会忽然冒出魔物,那些可怖的怪物永远不会让他恐惧;他没有叫随行的法祭。在同僚们好不容易得到片刻的休眠时,潘豆顿悄然无声的离开了他们。他心神不宁,每当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做同样的事时,他就会忍不住想从中逃走。我要去往何方,他问自己,我哪里也去不了,他回答自己。这一刻他不是森染的主教,亦不是女神的子民,他只是他,在黑暗中匆匆行走的灵魂,茫然而无措。

他不知不觉走到了鱼市广场,这里被心知肚明的人们称为墓地;然后他便听到了那歌声。

那是从他的梦里传来的歌声,潘豆顿驻足聆听,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身在梦中,或者他根本没有外出过,或者他现在正躺在床上,在疲惫中沉沉入睡——如若不然,为什么那歌声会响起?如果不是在他的梦中,那歌声又从何而来?

“我不应该在这里。”潘豆顿喃喃自语,“可是已经来不了……”他循着那歌声前进,直到亲眼看见了她。

她是死亡。
是站立着的,行走着的死亡。
闪闪发光的银发是死亡。
包裹着曼妙躯体的白纱是死亡。
透过纱帘仍然能看见的如同海洋一般的眼睛是死亡。


她亭亭玉立,唱着潘豆顿梦中才有的旋律。在她脚边匍匐的尸体重新站了起来,他们开始说话,摇摇晃晃的聚集到她的身边。(不,你们已经死了。)潘豆顿想,(你们认为自己是活过来了吗?你们是确实的死了,你们难道看不出来吗?你们竟然走向真正的死亡;这一次你们会被挂住脖子,放干所有的血,然后送入她的口中。你们会如同牲畜一般死去;甚至连灵魂也逃脱不了。)

他试图张开嘴,但雨水如同鞭子一样抽打在他的脸上,将他的灵魂都冻结了一般;手指在发抖,全身都在发抖,他连自己什么时候跪倒在地上的也不知道。
“是女神……”
“女神显灵了!女神现身了!”
他听到身边的人群在欢呼。

(闭嘴,闭嘴。)他大汗淋漓,(你们这些愚蠢的东西,别靠近她!)
“你知道什么?”他仿佛听到人群这样回答他,“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他从肉体到灵魂都感受着刀割般的剧痛,
“你什么都不知道。”人群的倒影在他身边摇晃,他们一起随着歌声摆动了起来,“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知道……!)潘豆顿大喊,那喊声没有发出一个音节。
(我知道她!!)

(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是她!!!!!)

那歌声把黑暗撕裂,云层中显出一丝丝的微光,而潘豆顿的脑也被撕裂,埋藏在他记忆深处的,那些只有在梦中才会露出一个边角的记忆碎片,和微光一样迫不及待的冲过来,深深的插入他的胸膛。

……有小孩从他面前跑过,六七岁的小男孩,卷曲的黑发,长长的睫毛,他跑过了他,奔向了一个女人的怀抱。

那女人抬起了头,
那女人对着他笑起来:“……墨菲……”

“妈妈……”潘豆顿嘶哑的喉咙中,发出了晨曦中的第一个词。





潘豆顿没有关于七岁前的记忆,他能记得的开始是自己是一个孤儿,生活在教廷管辖内的孤儿院里。那么这就是进入孤儿院之前的记忆了,潘豆顿想,这感觉真奇怪,他的肉体还在泥地里匍匐着痛苦不堪,而他的灵魂却像一根羽毛一样漂浮在空中,平静的泛不起一丝波澜。他静静地观看着原本属于他但一直被遗忘的记忆。

在这陌生的记忆中,他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他有无数的兄弟姐妹,从年迈的老人,到出生的婴儿,都相互称对方“兄弟”。他们有着共同的主人,圣主,圣主大人,还有圣女。美丽的,温柔的,如同春风般迷人的圣女安洁妮尔;孩子们聚集在她的身边,男人们跪倒在她的裙角,女人们为她捧起白纱。(圣迹会……愚蠢的东西,漂浮在空中的潘豆顿想,我竟然是从那里诞生的,在那样一个大型的养殖场中;和那些肉体上屈服于圣主力量,精神上听从于圣女哄骗的人们一起。你们就这样放弃了自己思考,潘豆顿想,只有被圈养的猪才会放弃思考,而猪的命运是什么?)

神怎么能做到公平的爱每一个人呢?即使是恶魔,也会有自己的偏好。有个小男孩被圣女特别宠爱,她上哪都带着他,也许是因为他有张漂亮的脸,也许是因为圣女需要一个替她提着裙子的小东西,也许只是因为他总是悄悄叫她妈妈,而她给了他一个名字—— 墨 菲 。

“墨菲,乖孩子……来这里。”她轻轻的呼唤他,如同有一只温柔的手抚摸过他的脸颊。
小男孩雀跃着,奔向他最喜欢的女人的怀抱。他们亲如母子;潘豆顿看着这温馨的画面却无法感同身受。他对于亲情似乎天生匮乏理解,原本以为是因为自己孤儿的身份,但现在看来,童年时他也曾经扮演过‘儿子’这种角色——(那就是妈妈?不,她的眼神多么冰冷。潘豆顿想,她看着小男孩的眼神与她看着草地的眼神一样,与她看着天空的眼神一样,与她看着盘中的食物的眼神一样。)

但是,对于小墨菲来说,她却是最棒的存在。在那个小小的养殖场里,她象征着温暖,权威与世间万事。她带着他去过古老的遗址,魔物们在她的歌声中如同温顺的绵羊,小墨菲抚摸过长满鳞片的怪物的背脊,然后咯咯的笑起来。(有什么好笑的,蠢孩子。潘豆顿想,你以为这些怪物为什么任你亵玩?那是因为你的主人是更大的怪物。潘豆顿又想,难道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对魔物缺乏恐惧?)在波光粼粼,如梦如幻的湖畔,她牵着他的手走进圣殿,逆光下迎接他们的圣主的容貌模糊不清。(别光顾着看圣女的裙子,看看四周,那些纹路……)潘豆顿在心里暗暗着急,但小墨菲只是仰头看着圣女的侧脸,对他所处的环境毫无兴趣;于是潘豆顿也只能看着圣女,奇怪的石壁与图案在她的背后若隐若现。忽然,有奇怪的东西袭击了圣女和小墨菲,那是一种潘豆顿从来没有见过的生物,或者那根本不是生物,然而还没有等潘豆顿好好看个清楚,这一段的记忆便向沙子一样被风吹散了开来。

惨叫声猛然在潘豆顿的耳边炸裂,火光,剑影;他跟着撞撞跌跌的小墨菲一起奔跑着,冲进了往日人们集合在一起的大厅;
小墨菲尖叫着,潘豆顿在他背后皱起了眉头——他们都看见了圣女,和追赶她的蒙着眼睛的男人。

圣女朝他们奔跑过来,有人从后面抓住了她的头发,她的腹中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剑从那口子了钻了出来;然而她很快就将伤口复原了,像她平日治疗众人一样。
“按住她。”
“这样杀不死她!”
“斩断她!不能让她恢复!”
她在他们面前被分成一段一段的,手,脚,躯干,血沫从她的口中喷出,她和她乱七八糟的肢体一起仰躺在地上,如同一只被碾碎的蜘蛛,展露给人们观看欣赏。

“墨菲,拜拜。”她的嘴微微张合了几下。
而她的眼球最后滚动了一下,看向了飘在空中的潘豆顿。





“呕——————————————”潘豆顿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吐了出来,他的灵魂重新回到了他的肉体中;(恶魔……转生……)潘豆顿想大笑,如果这一阵阵的抽搐到最后没有把他的内脏吐出来,他一定会哈哈大笑,(我竟然……被那样的东西抚养过……)圣迹会覆灭后,他和其他孩子一起被送进了教会的孤儿院,他忘记了一切,唯独记得的只有自己的名字,圣女给他的那个名字;他像一个普通的孤儿一样长大,孤儿院给了他一个姓氏。之后他考入了神学院,和身边的人一起歌颂女神的光辉;唯有在深夜,那些碎片化为梦魇再次包围住他,让他惊醒在无边的黑暗中。他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怀疑,徒劳无功的寻找着能理解自己的人。如今这些都在歌声中荡然无存;他只是听到了她的歌声,就想起了一切。

此时此刻,即使潘豆顿已经感受不到幼年时对于圣女的依恋和信任,他却能感觉到熟悉。
他熟悉她,熟悉她的歌声,微笑,眼神,和死亡。

鱼市的人们还在狂欢,这是另一个圣迹会的开始。潘豆顿慢慢站了起来,他仍然打着寒颤,却没有回头再看她一眼。(不用看他也知道是她,不用看他也知道一切已经开始。)他退到了墙边,“是要匆匆地死亡,还是恶魔吞噬灵魂而活,我不能为这些人做决定。……连神也不能为他们做决定。因为这是人唯一可以自由选择的瞬间。”潘豆顿轻轻的说道,“这世间充满谎言,但至少我们能自己决定去相信哪一个谎言。……是吧,妈妈。”

他悄悄的离去,在人群的叩拜和欢呼声中:
“塞兰女神……塞兰女神显灵了!”
“晓光受难了……晓光有福了……”

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清晨,潘豆顿想,我的过去如此精彩,真想与人分享一番。
不过,他忽然意识到,他已经没有可以告知这些趣事的友人了。
原来如此,本该如此。潘豆顿顿了顿,重新往前走去,

(我从这黑暗中孤独而来,我也将从这黑暗中孤独而去。这便是我的路。)

雨珠从潘豆顿的睫毛上滚落,划过他苍白的脸庞,而他却是笑了。



…………
…………


人们俯身下拜,额头紧紧贴在地面上。在他们如痴如醉的祝祷声中,那位银白的女性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她轻轻转动了一下身体,看向了一个更遥远的地方:


“……墨 菲?”


【END】


附录《    》表纸




--------------------------------------------------------------------------------

因儿时记忆的恢复,墨菲·潘豆顿从412/10/28之后,对蜘蛛、螃蟹这类节支类的动物产生了巨大的、生理上的不适。







已有 16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穆雷 + 1 效果拔群
威尔瑟 + 1 效果拔群
格尔希因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神秘男子 + 640 + 16 奖励发放
耶米利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携带金 + 880  剧情点 + 22  存在感 + 14   查看全部评分

I was born sick
but I love it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爱の传教士」

战斗力⑨⑨⑨的传说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1202 GP
活跃度
25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257 TP
存在感
4085 BP

理魔法A 魔导开发A 格斗A 匕首A 烹饪A 键盘乐器A 赌博A 商业A

发表于 2015-2-27 00:11: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柯瑞森特 于 2015-2-27 02:34 编辑

主教一回来就是图文并茂的大坑0口0?!

先占了看完编辑!



看完了觉得我还真是占了一篇很沉重的东西的沙发orz……虽然说主教的灰字还是那么调皮www

感觉三章难道是讲失去友人A 和友人B什么关联 墨菲先生自己的事情这样?

插图的台词打码为什么我想的不是想不出台词而是台词太【——】而消音呢orz再次觉得不愧是雷古团长先生的导师啊#你对雷古团长有什么误会系列#

但是昨日少年青春时光的笑容真的是好明亮好闪耀真正发自内心的吧_(:з」∠)_……所以觉得这篇好沉重啊……曾经以朋友相称以为可以以名字相称结果是这样的结局……简直比生离死别都要虐……
因为真是太现实了……

是感情自己在变淡,变得乏味,变得不像以前那么重要了……虽然我也好在意小黑兔大人这个称呼啊好可爱❤

明明就是很平淡的点很平淡的细节很平淡的描写怎么就这么虐我…………orz………………

“自己的角色是怎样的人物形象”……感觉又学到了一课呢><非常感谢!

点评

莉蔻  确实学习了很多呢!  发表于 2015-3-13 17:56:55
柯瑞森特  (深沉)……不,主教你打开了柯莉莉的隐藏开关……(/深沉)  发表于 2015-2-28 23:02:35
潘豆顿  每次都抢到沙发的颗粒好可爱啊……有种兴致勃勃抢到然后看完变得黯淡的感觉233333  发表于 2015-2-28 22:53:11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雷古勒斯 + 1 其实小漫画就是关键词“神耀”
夜霾 + 6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6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缇可
所在地
时茵
携带金
15565 GP
活跃度
7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796 TP
存在感
2347 BP

理魔法D 弓S 兵法B 潜行 水性

发表于 2015-2-27 09:29:3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雷古勒斯 于 2015-2-27 09:30 编辑

幸亏我已经提前被虐过一次了……但重看还是好心塞,这份现实的沉重不是单靠血浆与泪水,而是以充斥在心中难以言喻的煎熬与孤寂压榨出的墨汁写就,我对这种实在没有抵抗力……(抓心)
我很怕A这种一边哀叹着自己的不幸与痛苦,一边又不肯辛苦自己做出改变的人,因为一个不小心,我也会变成这种人,就是站在悬崖上看着已经摔下去的肉渣的心情啦。

您的文还是那么洗练又入口即化,您的图也是千锤百炼精致又优雅,但最让人揪心的还是您那一去难复返的纯洁璀璨的笑容。

我尊敬的老师,因为难以割舍这份敬意,我难以轻松惬意地直呼您的名字,但出于对您的喜爱与敬意,我很乐意做条狗腿——虽然对您来说好像太长了(被糊脸)

点评

雷古勒斯  呃啊啊啊啊?!  发表于 2015-2-28 23:35:37
潘豆顿  折起来就不长了。  发表于 2015-2-28 22:53:41
已有 1 人评分携带金 收起 理由
夜霾 + 6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6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第十七星士

战斗力⑤⑨的前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难度
支援
拉戴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402 GP
活跃度
0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14 TP
存在感
172 BP

二刀流 刀B 星魔法C 潜行 偷窃A

发表于 2015-2-28 21:45:16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第三章!我都没有看过!
小!黑!兔!《——这个称呼有点萌。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幼崽和少年体是美好的((果然成年男人都是蔬菜吗
一个我失恋了我又失恋了的故事(。

点评

潘豆顿  谢谢你的点评哦!!  发表于 2015-2-28 22:52:09
“威尔瑟,这是小饼。”“小饼,这是威尔瑟”
“啊呜”
《我在这世界上看到的最后一个人》

使用道具 举报

魔导士学徒
└「爱の传教士」

战斗力⑨⑨⑨的传说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支援
斯帕达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21202 GP
活跃度
25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257 TP
存在感
4085 BP

理魔法A 魔导开发A 格斗A 匕首A 烹饪A 键盘乐器A 赌博A 商业A

发表于 2015-3-1 01:07: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柯瑞森特 于 2015-3-1 11:48 编辑

其实我是看了更新的(2)的…………不不不不我并不是准备进入duang的回帖模式啦XD

主要是看到主教先生说希望这贴沉下去就想着等用电脑了再在沙发编辑一下感想好了,但是既然小饼先生顶上来了我也不客气好了XD。

又是很现实的话题呢。……其实画得就很像了啦!XDDDD

至于文的话……怎么说好呢,就好像看见三人行,其中一定有两人有说有笑另一人只能勉强跟着最后默默离去的样子呢。好像仅仅说论朋友保持联系的重要性七年之痒第三年的见异思迁都不太对……总之就是很现实,大概每时每刻都在现实世界发生的很微小的事情吧……这次要说虐的话也不至于是虐……反而是无奈更多吧……

那是只靠一方努力没办法挽回的事情呢^^

感觉更加了解主教先生一点了w期待一下第三章不是萝蔓团长side的故事好了~

点评

潘豆顿  名侦探颗粒……我觉得我的脸要烧起来了!!!!(  发表于 2015-3-1 10:44:26
已有 2 人评分携带金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莉蔻 + 1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夜霾 + 6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6  存在感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远京书院学监

战斗力⑤⑨的前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难度
所在地
远京
携带金
862 GP
活跃度
2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21 TP
存在感
113 BP

匕首D

发表于 2015-3-1 10:36:0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暗语 于 2015-3-1 10:38 编辑

人生中总是有人来来去去 有人再也不见
人和人的相处总是摩摩擦擦的
有的人就像花蝴蝶在人群里飞来飞去 却从不交心
有的人就像勤劳的小蜜蜂同样的在人群中来去自如 却也会为了朋友用生命去交付一次保护
主教大人!请收下我的膝盖!~你值得更好的!~

点评

潘豆顿  全都收wwwwww!  发表于 2015-3-2 23:38:30
暗语  (°ー°〃)下次会收下我给的其他东西吗?  发表于 2015-3-1 19:23:12
潘豆顿  接过膝盖(咦  发表于 2015-3-1 19:20:33
已有 1 人评分携带金 收起 理由
夜霾 + 6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6   查看全部评分

Bonner journe,les inconnus.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难度
支援
岁魈
所在地
野外红区
携带金
8362 GP
活跃度
4 AP
技能点
4 SP
剧情点
1007 TP
存在感
1690 BP

二刀流 野外生存 潜行 生物学C 剑S

发表于 2015-3-1 12:11:0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狼 于 2015-3-1 13:38 编辑

这样坦诚地描述内心的主教真可爱,不过虽说福音省的基本要求只是,但要做到主教的位置,单凭一张嘴就不够了——还得有才行。

主教,注定要做主教。

点评

潘豆顿  原来帮助我登上成功舞台的是……颜!!(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发表于 2015-3-1 13:41:58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难度
所在地
夏维朗
携带金
107 GP
活跃度
0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51 TP
存在感
790 BP

理魔法E 理魔法D 魔导开发D 理魔法C 理魔法B

发表于 2015-3-1 16:44:40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有趣!

看完倒没有觉得很虐或者消极,主教大人真是棒啊!像猫一样,有点和日常脱节,孤立却不孤独
奥兹奥兹觉得让秘密生长然后被秘密吞噬时爆炸的人生也很不错,虽然结果不会好,但是有秘密的人是不需要结果的!(好像已经变成和本篇没关联的感想了……

点评

潘豆顿  身为一个养猫人,我觉得猫是比我黏人100倍的生物呢ww  发表于 2015-3-1 19:21:14
已有 1 人评分携带金 收起 理由
夜霾 + 6 认真回帖奖励

总评分: 携带金 + 6   查看全部评分

&amp;#9827; | 500/013
&amp;#9827;| 500/061
瘦弱的燕子 请教导我吧  如何才能飞向那空中的坟墓  哪怕你既无尾羽也无翅膀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